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狂!

    还是一样的狂!

    整个道场形同炸锅一般,人们完全没有想到在被毒打那么多遍后,这位天神竟然还可以这般狂,完全藐视他们,难道他不知道刚才被打的有多么惨烈吗?

    更狂的是这货要毒打他们一顿!

    这就像是捅马蜂窝一般,瞬间就让众神愤懑起来,一个个神目冷冽,恨不得立刻就上场将这货毒打一顿。

    “这么能耐刚才别惨嚎啊!”

    “说的没错,你这么狂,你家人知道吗?”

    “狂哥,我谁也不服就服你!”

    “说的正是,刚才别认怂啊!”

    人们纷纷取笑,被傲娇鸟这种不要脸的精神干败,而且不是每位天神被打这么惨后,还有这么狂的勇气。

    “你你,还有你们,上场吧!”

    傲娇鸟是非常记仇的生灵,在众神嘲笑的时候,他并未开口,而是将那些人物一一记住,现在单个的点出来,并且直言让他们上场。

    “这么狂?”

    其中一位天神笑呵呵的说道:“不要着急,等本尊虚身自道场中杀来!”

    显然。

    这位天神并非是洪荒道场的人物,而是属于其他道场人物,现在被傲娇鸟刺激到,要由其他道场打过来,将傲娇鸟镇压。

    “我等你!”

    傲娇鸟咧咧嘴,他打不过叶魔女,一方面是不敢打,另一方面是因叶魔女真的深不可测,在气场上的进步让他心惊肉跳,而其真正可怕的则是那种伟力。

    至少。

    傲娇鸟并不觉得自己能够压制那等力量,而且这会泄露他们真正的实力,叶魔女上来并未动用那等力量,意味着只是想打他一顿而已,因而他顺水推舟,让其发泄一番。

    但!

    这并不意味着其他天神也可以嘲笑他,本质上他是一只相当狂傲的鸟!

    “炎龙兄出手,那就没有我们的份了!”

    其他几位天神禁不住笑道,显然他们觉得先前那位天神很厉害,以刚才傲娇鸟表现出来的实力,完全就不是炎龙的对手。

    “是啊,让炎龙兄捡个便宜!”另一位天神笑着说道,并且藐视傲娇鸟。

    更是有天神直接说道:“炎龙兄,待会可不要打惨,给我等留点!”

    不得不说。

    先前叶魔女实在是把傲娇鸟打得太惨,直接导致人们对于傲娇鸟的印象偏向于弱,觉得任何一位天神只要动用真正实力都能够镇压他,却并不知道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放心,我会留着他!”

    炎龙的身躯正在变淡,真的要从另一座道场打过来,并且扬言要血虐“西门倚仙”三十三遍,让其跪舔!

    “够意思!”几位天神立刻笑起来,而其他几位天神身躯也在变淡,似乎要由其他道场杀来,他们对于血虐这种事情向来积极,倒是洪荒道场天神直皱眉,虽然对傲娇鸟这种狂傲的态度不喜,但还是没有冲动的要将其

    打一顿嘲讽一番。

    “会不会有问题?”

    老道雨晨禁不住皱眉问道,现在的这位“西门倚仙”似乎很不对劲。

    “应该不至于吧?”

    颜竹菱皱着眉说道,这“西门倚仙”毕竟是在洪荒道场中激战,即便不是洪荒道场的天神,但身上也有烙印,要是他被打的太惨,洪荒道场的颜面亦会难看。

    颜竹菱禁不住望向道场一角虚空,那里正盘坐着一位天神,但此刻却并没有任何表示,这让颜竹菱气的牙痒痒。

    “跪舔?”

    傲娇鸟像是听到最新鲜的词语,瞬间来了精神,说道:“那下一个跪舔的便是你们!”

    他又点出那几位天神,彻底点燃战火,让那几位天神虚身直接便淡,要从其他道场打过来。

    不得不说。

    傲娇鸟在拉仇恨方面要更牛逼!

    “龙炎来也!”

    不多时,一声爆喝,先前那位天神快速而至,直接出现在道场上,手中拎着一柄巨斧,藐视般地打量着傲娇鸟,说道:“你想怎么跪舔?”

    “跪舔的将是你!”

    傲娇鸟彻底被激怒,真当他是泥捏的啊。

    在话音落下之际,他已形同闪电,狂暴而至,手中出现一黑乎乎的器物,直接朝着那龙炎的脑袋上打去,速度奇快无匹,是那龙炎都躲闪不开的。

    “傲世诀!”

    龙炎也知道傲娇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弱,因而第一时间暴杀,动用傲世诀技能,杀出一重重斧光,劈向傲娇鸟,要将其四肢劈掉,只能跪舔。

    但!

    就在这时,那黑乎乎的器物却强势向前,当的一声将龙炎手中的巨斧击偏,而后闪电打落在龙炎的脑袋上。

    咚的巨响。

    龙炎只觉得脑袋吃痛,殷红的血水正弥漫自己的眼睛,而后便觉得大脑昏沉,双眼发黑,一头栽倒在道场上,哪怕是天神都扛不住这样的力量,他的脑袋差点被开颅。

    秒杀!

    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情吗?

    这直接让得先前还张狂的天神瞬间闭嘴,终于知道被先前的表象误导,这位天神并不是那么弱,而是真的很可怕,只是等到人们看清楚那“西门倚仙”手中的器物时,差点没把老血喷出来。

    那是一口锅!

    “平底锅!”

    颜竹菱咋舌,惊得直愣神,她还从未见过天神动用过这等“利器”,更没有想到龙炎竟是这么不济于事,傲世诀被直接碾压,而后便被平底锅拍翻。

    这有比这更丢脸的事情吗?

    “这是进化版的吗?”

    凌风咧嘴直笑,对于这位极品兄弟能够干出来的事情,他并不觉得新奇,要是傲娇鸟不动用锅才真的让他感到新奇。

    咣!

    傲娇鸟拎着平底锅直接朝着龙炎脸上拍出,打的龙炎那张脸血肉模糊,老血直喷。

    “跪舔,懂不懂?”傲娇鸟藐视的说道。

    “你……”

    龙炎迷糊地睁开眼睛,当其看清楚击倒他的器物都当场喷血昏死过去。

    “心里素质不行啊!”

    傲娇鸟淡淡的说道:“有待加强!”

    于是,四周众神都想喷血,奇葩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在这道场上他们还是首次看到傲娇鸟动用“兵器”,只是那平底锅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一个呢?”

    傲娇鸟拎着平底锅巡视全场,坐等那先前消失的几位天神。

    “龙炎兄,你可要慢点啊,给本尊留点血,我要劈他几刀!”片刻后,第二位天神飞至,人还未到,声音便已响起。

    只是。

    等到他出现在道场时,却并未发现满场众神尽在愣神。

    咣!

    一口平底锅从天而降,瞬间打落在那位天神的后脑勺,将其拍翻在地,血流如注,就是脑骨都出现裂痕,要不是傲娇鸟在控制,等着他们跪舔,估摸着就变成开颅了。

    “你!”

    那第二位天神张张嘴,而后一头栽倒。

    “说好的跪舔呢?”

    傲娇鸟相当气愤,处于他现在这个境界,还未将这几位天神放在眼中,一级天神在其面前完全不够看,即便是二级天神充其量也不过是相当于他刚步入二级天神时而已。

    “坐等第三位!”

    他真的盘坐在地上,抱着一口平底锅在那里等着其他三位天神。

    “本尊来也!”

    终于,第三位天神出现,只是他身躯还在半空中,而一口黑乎乎的平底锅便出现在他面前,无视任何防御,更瓦解天力,禁自打落在那位天神的脸上。

    咣!

    第三位天神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便被拍翻在地,而这次傲娇鸟控制的火候到位,并没有将那位天神直接拍昏,而是让其保持清醒。

    “跪舔吧!”

    “我吐你一脸老血!”

    说完,那第三位天神直接倒地,丢脸也就算了,可丢脸在平底锅上,那就是没脸啊。

    “心理素质太差劲!”

    傲娇鸟藐视道:“本尊被殴打的时候,心理上是何等坚强?只因我知道我身上的伤与心中的愤都会在你们身上找回来的。”

    “……”

    众神傻眼,这货是在炫耀吗?

    不久后,第四第五位天神出现,实力强劲,但还是架不住无敌的平底锅,即便天力很厉害,但在平底锅面前还是被秒,生生被打趴。

    只不过他们的心理素质还是很差劲,在看到平底锅的一瞬间便翻白眼倒地。

    “没诚信,说好的跪舔呢?”

    傲娇鸟撇撇嘴,蔑视他们的节操。

    整个场面失音,人们惊骇远比先前傲娇鸟被狂殴更甚,一口平底锅便秒杀五位天神,其中还有两位二级天神,俨然有点横推的味道。

    而且。

    直到此刻,人们还是看不透这位“西门倚仙”真正的力量,这意味着他远比先前表现出来的要更可怕,那么能够压着“西门倚仙”殴打的那位天女呢?

    “天道锅!”

    一位老天神目光灼灼地打量着傲娇鸟手中的平底锅,终于看出问题,猜测到其来历。

    “平天锅!”

    他倒抽一口凉气说道:“连天都能够平掉的神圣利器,即便放在天道级别亦是无解的!”

    刹那间,虚空失音,人们的目光禁不住落在平底锅上,完全没有将其与传说中的那口平天锅联系到一起,但那却是货真价实的平天锅。

    “真的是那种无解的利器!”

    “一口锅可平天下!”人们脸色狂变,失去颜色,这口锅出世,正在揭示“西门倚仙”那强大的背景及来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