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至虚星!

    这颗非凡不可一世的星辰,并未因虚天域那头天尊蛟龙出世而出现任何波澜,它形同流水缓慢而平静的趟过,不因任何人而停止,更不因岁月而古老。

    天明!

    这是一座神国,庞大而古老,能够立在虚空道前,意味着他古老而强横,据闻这是大周氏族的一座神国,屹立万年而不老,底蕴深厚的吓死神。

    在这样的古老神国面前,就是顶级天神都要失色几分。

    此际。

    在天明神国中,两位灰头土脸的人物正倚靠在一株老树旁,双目泛着死灰一般的光,即便是身躯上落了几只蚂蚁,正在叮咬他们的血肉,他们亦没有任何反应,形同死物。

    他们的精神上是空的!

    他们的人是废的!

    “嘿嘿,这不是曾经那两位风云人物吗?”

    这时,一位衣着华丽的少年缓步而来,在其身旁整整十位少年簇拥着他,鲜衣怒马,腰间挂着的玉价值连城,真的能够买下一座城来的。

    “可不是嘛!”

    在那少年身后,一位宽脸少年说道:“据闻他们曾经步入虚空道呢,可惜在其中被废掉,现在完全就是废物。”

    “呵,以前这两位人物可是很狂傲呢,以前我远望着他们的背影都是不敢上前的呢。”

    那为首的华丽少年阴森森的说道:“天神啊爱尚小说网,还真是让人神往呢。”

    “然而,现在就是两只死狗!”

    说完。

    那十位鲜衣怒马的少年大步上前,其中一位位冷嘲着说道:“你们猜我现在踹他们一脚,他们会不会跳起来打我呢?”

    “那你可要小心哦,这两位可是天神耶!”

    其他几位少年立马狂笑起来,完全没有将这两位天神放在眼中,要多藐视就有多藐视。

    嘭!

    先前那位宽脸少年上前踹出一脚,正中其中一位人物的胸口,将其踹出三丈远,倒在草地上,身上那本就破旧的衣服,直接砸开一个血洞,而那位人物的血肉亦是皮开肉绽。

    咳!

    他大口喷血,脸色骤然惨白几分,豆大的汗珠淌落下来,捂着胸口剧烈咳嗽,但他的神目则是空洞的,发不出任何光来,更没有任何怒意,只是那微微攥着的双手正在显现出其内心的怒意。

    “呵呵,原来天神失去力量后,连狗都不如啊。”

    那为首的少年冷嘲着说道:“就是一只狗被逼急了都要上来撕咬几口,他们连这种勇气都没有,亏我以前还仰视过他们呢。”

    “真不如狗吗?”

    那宽脸少年身旁走出一位红衣青年,上来就是一巴掌,抽在那还倚靠在老树上的另一位人物脸上,直接将其抽飞出十丈,脸骨都在撕裂,而鲜血正快速喷涌而出,染红这片土地。

    然而。

    那位人物脸上却并没有呈现出任何怒色,就那般仰躺在地上,连脸上的鲜血都没有擦掉,任由其淌落下来,完全像是一位死人。

    “你还别说,抽天神的脸,这对于我来说还是人生中的头一遭呢。”那位少年笑着说道:“真是爽啊。”

    “那就抽两个!”

    为首的那少年上前,反手就是两耳光,将两位人物直接抽飞,脸着地,宛如狗吃屎一般。

    “哈哈哈,他们好像一条狗!”

    十位鲜衣怒马的少年一同大笑,对那两位人物嗤之以鼻,就这般的能耐竟然还是天神,据说曾经还非常强大,可现在看来名不副实啊。

    “太弱,脏手!”

    那为首的少年意兴阑珊的说道,立刻就有仆人递上手绢,为其擦手。

    “那是,灵少焉能与这般人物相等,打他们只会脏手。”十位少年立刻附和道。

    “走吧!”

    那为首的少年在擦手后,便走向不远处的神兽车鸾,而其他少年虽然也想抽那两位人物的脸,但为首的少年都走了,他们哪里有待下去的道理?

    因而。

    他们略显失望的跑过去,很是恭维那为首的少年。

    在那神兽车鸾离开后,那两位人物还是躺在地上,双目空洞地望着地面,哪怕那目光仅有寸长,他们像是对这世上早已厌倦,他们像是已是死狗。

    曾经。

    他们傲世八荒,藐视世间规则,执掌生死,完全没有将这些蝼蚁人物放在眼中,可在这仅仅几个月,他们便由生到死,尝遍人生的悲剧。

    他们被废,势力将他们驱逐,并没有在他们身上浪费任何资源,像是完全不知道他们一般,就是曾经对他们很重视的师兄师尊等,亦没有出现过。

    谁会在废物身上耗费什么心血呢?

    谁会对废物重视呢?

    谁又会对废物多看一眼呢?

    世道就是这般现实,以前他们处于金字塔顶端,能够看到的只是四方拥护爱慕,当他们摔落下来的时候,才能够从正确地角度来看清楚这个世道。

    狗屁的友情!

    狗屁的势力!

    更狗屁的世道!

    他们心灰意冷,早已厌倦尘世,只是他们心中还有股气,没有选择自杀,而是淡然地承受着这一切,他们的心还未死,他们还抱着侥幸。

    他们还想重活一回!

    但!

    半年时间过去,他们要等的希望并没有出现,反而承受着百般欺辱,那些对手跳出来欺辱他们,这可理解,但一些蝼蚁般的人物竟然也过来欺辱他们。

    他们愤怒过,但只是被打的更惨而已!

    他们流泪过,现在泪已枯竭!

    半年后的今天,他们的心真正的死掉,就这般躺着等死,正如先前那十一位少年说的,废掉的天神不如狗。

    “还真是废啊!”

    这时,一道声音响起,形同一缕风,在两位人物的耳畔响起:“曾经的天才人物,竟然颓废到这等地步,我都不知道此来是不是正确的。”

    两位人物还在躺尸,没有任何反应。

    “半年欺辱,应该领略到这时间冷暖了吧?”一位斗篷天神出现,那傲世的气质正在激荡着四周,更镇封四周:“势力驱逐,跌落神坛,意志崩溃,这就是现在的你们。”

    “你们现在活得不如狗!”

    “你们找不到生的理由!”

    “可是,如果我愿意让你们重活一次呢?”那斗篷天神的声音带着冷漠的味道:“重活于世,重新回到以前的境界,这一次你们便带着满天的仇恨活着吧。”

    这时,那两位躺尸般的天神终于有了反应,眼睛眨动,却并没有起身的意思。

    “我知道你们听得到,并且你们只有一次机会。”

    那斗篷天神的声音寒凉的吓神:“其一,在我面前俯首,为我驱使,我会帮你们找回力量与潜质,其二苟且般的活着,生不如死,并且被欺辱到死。”

    “你们可以考虑三息时间!”

    “一!”

    “二!”那正在躺尸的两位天神终于起身,眼睛闪烁着几分灵采来,他们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会出面,顶着个斗篷,意味着并不是其势力中的人物,只因没有这个必要,而那声音嘶哑而陌生,是他们从

    未见过的。

    “你是谁?”白玉衡嘶哑的问道。

    “这不重要!”

    那斗篷天神淡漠的说道:“重要的是我与你们相同,都有个共同的对手!”

    “谁?”

    “难道你们不想知道那幕后的真凶吗?”斗篷天神阴森的说道:“你们是被冤枉的,你们被废活的不如狗,但真凶却还在逍遥,你们甘心做他们的棋子吗?”

    “你到底是谁?”

    提到那幕后真凶,白玉衡、汤酒的神态就变得激动起来,他们直到现在还未死,是在等那希望出现,更是想查到那真凶,他们被废的太冤,他们心中憋屈啊。

    可!

    这个人竟然提到他们的共同的对手,那来人的身份就有点问题,只因与他们共同的对手仅仅是凌风而已。

    “有些事情何必要知道的那么清楚呢?”

    那斗篷天神恢复本来声音,变得清澈而有力。

    “是你!”

    白玉衡、汤酒更激动,完全是被气的,那将他们打废的人物就在眼前,那个让他们饱受欺辱的人正在蛊惑他们,这简直像是见鬼。

    他们完全没有想到那最后的希望竟然出现在一位最不该出现的人物身上。

    凌风!

    “想杀掉我?”

    凌风淡漠地望着两位废物天神,说道:“可惜你们现在没这个能力,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件事情,这可能让你们更生气。”

    “什么?”

    “我早就知道真凶并非是你们,但我还是坚持将你们打废!”

    “你大爷!”

    白玉衡、汤酒气的直吐血,那是真吐血啊,这个不要脸的混蛋,都知道幕后真凶另有旁人,竟然还对他们下手。

    “但,我能够救你们!”

    凌风漠然说道:“这是你们唯一的机会,我知道你们想要杀掉我,但那也要等到你们有这个能力,等到你们找出真凶,现在你们考虑的如何?”

    “你打废我们,还想让我们为你卖命?”白玉衡、汤酒气的要疯。

    “三!”

    “我们答应!”

    凌风翻翻白眼,这就是两个想吃肉还死要脸的贱货,都被欺负到这种程度,竟然还要脸,这又是何必呢?

    要么不要脸的活下去,要么就带着尊严入土,至少这是两位聪明的人物!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