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幻象碑!这

    是凌风猜测出来的更复杂的问题。

    母子碑可以理解成凌风攻击子碑,因而母碑生气,在对其动手,可问题是青铜古碑乃是死物,哪怕是诞生出生灵,应该不至于诞生出母子碑这等逆天神物。而

    且。这

    种青铜古碑本就稀少,世间能够寻到一面都很惊世,更何况是两面青铜古碑。但

    !

    幻象碑则完全不同,那面碑可幻象出一道类似于虚身的画面,乃至于能够演变世间万物,扭曲空间,让他们看到海市蜃楼一般的奇景。要

    真的是幻象碑,那现在他们看到的都是幻象,而他们则是被困在青铜古碑上。“

    是不是太过离奇?”傲

    娇鸟头顶上的那撮毛直颤,心中直打寒颤,要是母子碑他们倒是能够对付,但幻象碑完全找不到对象啊,就像是前面立着一面镜子,他们对着镜子打有什么用?而

    想要劈开这重重束缚,就要对青铜古碑下手,可问题是首先他们要找到青铜古碑在哪里。

    “你猜测是哪一种?”王者心中苦啊,但情况已经这般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选择。

    “第二种!”凌

    风严肃的说道:“幻象碑,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幻象,只是这幻象太过厉害,真实的让人怀疑不起来,但对于天尊来说并不是问题。”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灵空皱眉问道。

    “劈开!”

    凌风简单直接的说道:“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将这幻象劈开,将这重重束缚劈开!”

    “怎么劈开?”

    王者望着四周,为难的说道:“我们直到现在还不知道真正的问题是在哪里呢。”

    傲娇鸟、灵空亦在皱眉,他们看不透这幻象,便劈不开这可怕的牢笼,凌风虽然猜测出来,但还是看不透,这种情况下,做多错多,而要是什么都不做,他们也只能老死在这里。

    “我们看不透的幻象,那便直接看本质!”凌

    风凌冽的说道:“青铜古碑的本质是什么?”“

    扭曲空间!”

    他并未等其他三位天神回应,便直接开口说道:“我不知道那面青铜古碑是如何扭曲空间的,但哪里便是力量的来源,我要劈开它,看到真相。”

    “这……”三

    位天神彼此对视一眼,神目是满是忧虑,先前凌风就被那些青光重伤,而他们更是如此,要是还血拼到最后死掉的可能是他们。

    “不要冒险啊。”傲娇鸟提醒道。

    “我知道。”凌

    风等到伤势恢复过来,这才说道:“只要打开这道门,我们就能够看清真相,到那时自然能够克制,而且我不会莽撞去劈开那青铜古碑。”话

    音落下时,他已在那面青铜古碑面前。

    “打不过,那就寻找克制的办法!”凌

    风嘀咕道,接着一块块如墨石头飞出,分列在其四周,一石头如神锏,一石头似凤凰,而当它们劈出的时候,整个天地间都带着一种沉闷的巨重味道。

    嗡!

    时空颤鸣,罡风狂暴,而当这股力量落下的时候,正中那青光,两者间迸射出无穷无尽的力量,将这天这地打爆,形成山谷形波澜向四周俯冲,惊得三位天神倒飞。

    轰隆隆!

    可怕的音波在虚空中激荡,凌风动用全力祭出九重石中的七重,巨重直达三十亿公斤,那是连四级天神都扛不住的巨力,那打出来的气浪能够将一位天神当场崩死。但

    !

    就是这样的巨重,却在青苔面前俯首,愣是不能向前压出,而是被顶住,不过此刻七重巨石却并没有被湮灭,那巨石上虽然发出沉闷惊世的巨响,但古老的力量并不会被毁掉。

    显然。九

    重石的来历非凡,哪怕是天道力量亦不可废掉。与

    此同时。凌

    风身后青光七道,直接杀将而来,奇诡而没有任何声音,更没有任何气势,要不是凌风早知道,怕是此刻真的要被其废掉湮灭。他

    快速躲闪,动用寸仙急速,这才堪堪躲闪过。下

    一刻。

    那青光在徐徐的散尽,而天地间的颤鸣声还在持续,王者等脸色惨白,担心凌风会在那可怕的力量中死掉。“

    九重石克制不住青铜天碑!”凌

    风叹息,九重石的神威还远远没有发挥出来,单纯的力量想要威胁到法则这种神奇的力量,首先要达到这个层面,而一旦步入究极程度,那法则亦可直接碾碎。

    这就是力的可怕!

    当然。力

    ,这种力量,到后期的进步速度远不及法则、道韵这些,因而许多天神会直接放弃,另辟蹊径,毕竟坚持炼体是一件相当痛苦的事情。

    但!

    这种坚持是有道理的,只要力量攀升到究极,便能够压制法则、道韵等,像凌风领悟出的体域力量,一旦打落下来,同级别的天神直接碾死,而高一个级别的天神亦要惨死。藐

    视道韵!藐

    视任何技能!这

    是在真正的无解!要

    是凌风处于天尊境界,区区幻象算什么?在体域面前任何力量都要被摧枯拉朽,可问题是现在他的境界还不够,距离天尊太远,因而体域压制不住青铜古碑。“

    那便换一种!”

    凌风神目灼灼,呛的一声祭出天道凶刃,在无尽神光中,万法皆空出世,携带着雷霆万钧的巨力打向青铜古碑,天道凶刃在此刻迸射出万般锋芒,肃杀出无上天音,压制而出。呛

    !天

    道凶刃劈向前方,却在还没有碰触到青铜古碑的时候,对上青光,天道凶刃像是劈落在天道至宝上面,发出沉闷的金属声,进而那股巨力喷薄而起,形成万重光,将四周虚空崩塌。不

    得不说天道熊恩的威力是非凡的,在打出的那一刻,竟是将其中一道青光劈碎,四散而开。

    但!

    天道凶刃在此刻还是不够看,哪怕是加持上万法皆空还是不行,仅仅能够劈碎一道青光而已,而这青铜古碑上有多少青光呢?

    更何况,青光不过是青铜古碑及那生灵散发出来的光而已,要是它们本体开始发光,那是天道凶刃及万法皆空亦劈碎不掉的力量。下

    一刻。

    凌风宝相庄严,动用神相天盘进行压制,那生死八卦运行起来,禁自横推向青铜古碑,其上力量因凌风步入二级天神而发出惊世气息,惊世让那青光都变得扭曲起来。嗤

    !青

    光方向被扭曲,禁自打向另一个方向,颇有逆乱的意思,但这远远不够啊。

    神相天盘等级很高,就连焚天尊都惊叹这等至宝,但现在凌风都还没有步入天道境界,还不可驱动这等至宝,因而其力还不及天道凶刃。接

    着。凌

    风身躯一闪便躲开那轰杀过来的青光,满脸肃杀,他觉得这个坑应该针对的是天道人物,想要劈开太难。

    “再来!”

    他冷喝一声,身上的力量进一步沸腾,而后他双目变朦胧,一种别样的意境正俯冲而出,在他体内酝酿,而后便狂野而出。

    呛!不

    是天道凶刃,却正在发出金属颤音。

    咻!

    不是利箭却刺穿虚空!

    那光正在穿透万里长空,一种奇异的力量正因凌风单手劈落而狂暴起来,刺啦一声响起,于无声无息间,湮灭万道,就是那青光都在这种力量中瓦解,而那道光则是斩向青苔。叮

    !一

    声脆响,那青苔簌簌而落,被斩掉了几片茎叶,就是那青铜古碑都发出轻微的脆响。“

    克制!”

    凌风神目骤然一亮,他最害怕的就是没有力量能够克制那青苔及青铜古碑,但现在截的一道,竟然能够伤到青苔,更能触动青铜古碑。这

    意味着截的力量能够伤到那青铜古碑的本质,而只要瓦解青苔,青铜古碑的秘密就会完全暴露出来,届时他们将直面真正的肃杀。但

    !

    至少比活生生困死在这里要好的多。“

    但这力度还是不够啊!”凌

    风迅速闪身,躲开那可怕力量的肃杀,而后变得皱眉起来,青铜古碑上青苔千万道,想要彻底将其湮灭,仅凭着这一道截的力量,只怕要活活累死,而且还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他

    们等不起啊。

    “那便借你悟道!”

    凌风沉吟片刻,神目变得强烈起来,这青苔的压制力远比其他天神要可怕,直面生死,在这无穷无尽的压力下,凌风的气势正在喷薄,他要在这压力下,体悟真正的截的力量。何

    谓截的力量?

    在失去截天匕、截天蝶后,凌风体内的那种力量正在苏醒,意境喷薄,形同一个门槛打开,让他气势完全不同,只因那是真正的截天术!这

    种古老的神术,比再生术还要惊世,要是真正的体悟出来,一刀一剑便可截断星空,臻至化境,可藐视天地万道,唯我独尊。凌

    风不知道截天术的尽头在哪里,但就其展现出来的一道来说,要是臻至化境,他的力量将攀升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地步,至少同级别将再也没有对手。

    要是这门奇术出世,那青苔与青铜古碑都压制不住他,更何况他还有涅槃天火及盖世绝壁,届时会是何等画面,连凌风自己都满是期待。晚

    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