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秒杀!

    那是盖世的镇压,是不可一世的狂放!凌

    风正用真正的实力,让那些气势汹汹而来的至虚星众神闭嘴,即便刚刚问道成功,他的力量亦可完成那许多天神做不到的程度。

    而且。他

    姿态相当的狂,嘲讽间直面至虚星众神,在问你们还敢再说一遍吗?威

    压!更

    是在镇压!

    此刻,他就在这里,满天的众神来吧,你们敢开口,他便在今天彻底镇压。

    不得不说。

    凌风那狂放的姿态真的让至虚星众神心虚,这个时候的凌风竟然强势到这种程度吗?那是以何等境界问道出世的?即便是当初的三大奇才亦不过这般,莫不是这是第四位奇才么?先

    前,那两位天神虽然实力不够厉害,远非虚空道老天神那般强横,但这轻而易举间便秒杀的凌厉,着实让他们感到棘手,只因人们吃不透凌风,不知道这个人的真正实力到底可怕到什么程度。吃

    不透才可怕!

    “此届天神大不如前!”

    东方诗诗失望的说道,仅仅是气势威压,便让他们失色,这样的天神还有什么前程可言?

    更重要的是。此

    届至虚星天神真的不行啊,而山村星辰天神正在展现出其傲骨一面,这个人就是一柄利刀,正在劈开至虚星脆弱的一面。

    大不如前的何止是众神,还有整个至虚星啊!忽

    然间。

    她神目闪烁,觉得自己先前的对策是错的,她力图逼迫凌风投靠向她们,可从未想过凌风这个人,至少她研究的还不够透彻,这样的人物真要被逼迫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要是成功,她能够得到她想要的,但要是失败了呢?要

    是有一天这个人真的要与三大奇才人物并列,得到虚空道重视,乃至于展现出至道力量呢?

    那时,她与东方家还有任何选择吗?“

    那就努力与其做朋友吧!”东

    方诗诗嘀咕道,像凌风这样的奇才人物,不会受她的控制,但她看得出来凌风是个重感情的人,只要找到其弱点便可对症下药。这

    正是东方诗诗擅长的。“

    垭口?”凌

    风有些愣神,至虚星就这么点气势吗?他们酝酿了这么久,难道就要这么结束?那

    他先前铸造出来的气势与局面就这么浪费掉?

    “要是没什么事,便回去吧,这里风大!”凌风咧嘴笑呵呵的说道,完全将至虚星天神当成阿猫阿狗,而其真正目的则是在鼓励他们。

    他的意思是说:你们快来啊,哥已经等不及要干掉你们了!

    果然。在

    凌风话音落下时,至虚星众神满脸赤红,呼吸急促,像是受到莫大侮辱,连颈项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他们直视着凌风,神目中有压制不住的怒意。“

    凌风,你太猖狂了!”

    一位中年天神怒不可遏的说道:“我等此来是要镇压你的!”

    “说的没错,汤酒乃是我兄弟,兄弟受辱被废,我这个兄弟自然要尽绵薄之力!”另一位中年人说道。

    “侄儿受辱,感同身受,今天爷要与你至死方休!”白

    玉衡的叔叔开口,声音冷冽而张扬,他们不可能任由凌风这般下去,气势上应该被他们压制,而且现在凌风才刚刚问道成功,要是他们还压制不住,那后面就更没可能。

    现在便是镇压时刻!

    然而。就

    在他们开口之际,凌风便像是一道幻影,骤然一闪,利拳汹汹,直接轰向一位天神,而且打得还是对方的脸面,这一刻他动用寸神急速,闪电而至。

    而且。隐

    晦间,在其利拳上还闪烁着体域空间的气场,这种力量已在于洪林面前暴露过,因而凌风便没打算一直隐藏下去,是时候让人们知道他的凶狂,是时候给山村星辰天神一点信心。

    嘭!

    一声巨响,夹杂着骨裂的声音,一位面庞宽厚的青年倒飞而出,身上的血肉正一块一块的凋零,虚空中出现一道道血雾,而等到那血雾散尽的时候,第三位天神被镇压,当场迷糊过去。

    凶!何

    止于凶!这

    一刻的凌风便像是老虎出闸,气场盖世,完全压制着至虚星众神,让王者、灵空等满目灿烂,这样的凌风让他们都在心颤与膜拜。

    “镇压他!”

    这时,那汤酒的师兄第一时间飞出,气势盖世,气场正轰隆隆压向凌风,那特有的压制力道正在吞噬八方虚空,而后一道淡薄的空间出现,一道金色的光驱散三千里虚空。

    淡薄如星空!

    鎏金似金龙!

    这是两种不同的空间,可在汤酒师兄身上却完全相融,一道空间力量或许不够,但要是这两道空间相融,那他的力量会发生质变,更进一步。

    “镇!”

    汤酒师兄宝相庄严,手中飞出一支判官笔,处于两道空间中心,而此时那空间更像是两座砚,而判官笔则是在其中浸润,而后泼墨作画,勾勒世间肃杀。呛

    !汤

    酒师兄手中的判官笔在淡薄的星空空间中浸润,而后抬笔勾勒,一横便是一柄不可一世的天神兵器,横斩向凌风,快若闪电,力不可防。

    毫无疑问。汤

    酒的师兄与汤酒走的是不同的武道,一则以酒为道,而另一则以字为道,一滴酒可葬天地万里,一笔中更孕育着至高天道。

    这样的判官笔让人禁不住脸色惊变,哪怕是凌风都有些心惊,这种另类武道更容易成道,远没有炼体入道艰难,不过,这种武道到后期会显得更无力,但只要迈过便是无穷尽的可怕。此

    际。汤

    酒师兄正在呈现这一面。

    凌风利拳迎上,强大的力量横推八荒,硬生生将那一笔碾碎,发出嘭音巨响,而后他大步向汤酒师兄而行,要逼迫其尽全力。呛

    !

    汤酒师兄神态肃杀,又在虚空中刻画一笔,一竖而成,石破天惊,在其中似乎有万道虚影,有山河地势,更有古老的天神在禅唱。

    嘭!凌

    风利拳迎上,强势压制,但分明感到吃力,这一竖要比先前强大五倍,仅仅是一笔而已,就有这等威势,着实让人惊心。

    “十,可封天!”终

    于,汤酒师兄大喝一声,在淡薄星空空间浸润,刻画一横,又在鎏金空间中浸润,刻画一竖,一横一竖间,一字肃杀的“十”形成,充满天地韵味,孕育着顶级血杀。嗡

    !

    与先前不同的是,这个“十”没有轰天的声音,唯有颤鸣声在炸响,而当这样的力量爆开,整个天地似乎都在塌沉,而虚空中因那“十”飞过,而呈现出如墨黑洞。

    这是湮灭!

    这是十字杀!毋

    庸置疑,在那时天地间的肃杀暴涨十五倍,让许多老天神失色,这样的一个字世间有多少二级天神能够顶住?又有多少天神能够力压呢?“

    有点门道!”

    凌风笑呵呵的说道,汤酒的师兄在此道上浸淫远比汤酒要更深,而且已经在走向二级天神的巅峰,那威力自然不是汤酒能够匹敌的,而现在他正在直面这样的人物。但

    !

    处于二级天神的凌风完全没有惧意,这一刻他要让天惊!“

    何止是有点门道!”汤酒师兄狂放的笑道。“

    但,还是旁门左道!”凌

    风完全蔑视,他抬起拳头,一拳轰杀而出,那一刻体域空间终于展现出应有的锋芒,气势夺空,惊慑世间,尽管还处于隐晦中,但虚空道中的大人物们皆看的清楚。东

    方诗诗亦能够感应到。“

    要输!”她皱着眉说道。

    “是啊,凌风还是不及至虚星天神的,自然要输!”灵韵笑眯眯的说道。

    “输的将是元尽!”东方诗诗身旁一位美妇开口。

    “”

    下一刻。

    那凶戾的拳头碰上那不可一世的十字杀,长拳如龙,生猛地压制过去,摧枯拉朽地毁掉十字杀,那画面要多么壮观就有多么壮观,仿佛亘古。嘭

    !十

    字杀彻底湮灭,而那拳头则是凶猛如龙,生生打落在元尽的身上,让其身躯似瀚海扁舟,被骇浪直接拍飞,胸前坍塌一片,血肉模糊。十

    字杀被秒!这

    简直要惊爆天,人们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天知道那一拳狂野到什么程度,处于二级天神巅峰的力量就这么被摧枯拉朽的灭掉。匪

    夷所思!至

    少许多天神是想不通的,而真正知晓这种力量的,则是觉得元尽输的不冤,能够在体域空间压制下活着,已经是很不容易。灵

    韵张张嘴,愣是吐不出半个字来,妙语闭口不言,但神目中却闪耀着不同的神光,她们曾经立于同一起点,而现在命运开始变得不同。“

    这怎么可能?”元

    尽快速起身,那一拳几乎将他的五脏六腑全部打碎,但却并没有毁掉他的胫骨与丹田,这意味着他的力量并没有丧失。

    “弱,本身就是一种错!”凌风懒洋洋的说道,说实话元尽的这种道是不错的,但浸淫远远不够,像这种武道唯有体会出道韵才会将真正的威力体现到不可一世的地步。

    因而,凌风对这种道没有什么期待,他期待的是元尽的未来。

    “想要镇压我,至少拿出点诚意吧?”凌风笑眯眯的望着元尽,更望向四周至虚星众神。p

    s:第二更稍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