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道场上。血

    发青年气势喷薄,目空洪荒,那气场镇压虚空,将其强势一面完全呈现出来,这让洪荒道场中的执事长老等直皱眉,这样的人物,就是他们年轻的时候也未必能够镇压。

    不得不说。今

    届的确是井喷的一年,当世奇才纷纷出世,竞争压力相当大,而在这样的世道中,洪荒道场竟是没能拉拢到奇才人物,这倒是让他们着急万分。

    而且。他

    们并不知道凌风的实力到底有多么恐怖,否则应该会做梦都要笑醒吧,因而在这个时候反而生出担心来,毕竟凌风的对手是寒星的第六课“星辰”啊。“

    洪荒道场不过尔尔!”

    血发青年傲世八荒,冷冽的说道:“我夏冬一个人便可踏平!”“

    我已完成九胜,你们洪荒道场还有没有人了?”夏

    冬傲气崩云,说道:“再出来几位吧,让我在这洪荒道场中铸造奇迹战绩!”“

    夏冬,你太过分了!”

    虚空中,一位老人气不过,脸上青筋暴跳,洪荒道场被逼迫到这个份上,让他们这些老人脸色难看,可不得不承认在一级天神中,洪荒道场的确没有与夏冬抗衡的人物。“

    挑战我洪荒道场九位天神,还不够吗?”有人郁闷的喝道,这实在是丢脸的事情。

    “不够!”夏

    冬强势的说道:“我奉命而来,自然要踏平这洪荒道场!”

    “你奉谁的命?”一

    位老天神质问道:“是寒星道场吗?”“

    呵呵,我虽然在寒星道场,那还没有落魄到要听命于寒星道场!”夏冬凛冽的说道:“至于是谁,你们似乎还不够资格知道吧?”“

    你!”

    要不是自身境界过高,而压制到一级天神也未必能够敌得过夏冬,他们现在就向冲上道场,就这货拾掇一顿,嚣张到这个地步,真当洪荒道场没人收拾他了吗?忽

    然间。他

    们凛然起来,望向那夏冬神目开始变味道,夏冬乃是寒星第六颗“星辰”,而能够让其奉命而来,证明对手的来头很大,应该是相当强势的人物,而在寒星似乎仅有一个人能够做到。

    “难道是他?”一

    些人物禁不住皱眉,洪荒天道中的一些事情他们也知道一些,似乎那个人与道主似乎有点复杂,而现在夏冬奉命而来,也意味着那位人物要强势压制局面。

    那真的是一位棘手人物啊!“

    九胜么?”

    正在人们噤声之际,一道声音响起,在这个时候就显得很奇特,而后人们的神目便落在那位正一步步走向道场的斗篷哥身上,而那特有的沙哑声,更是让其与众不同。

    “正主还未上场,仅凭着麾下便想横推洪荒道场吗?”

    凌风淡漠的说道:“不过就是九场胜利而已,真觉得自己能够横推洪荒道场吗?”“

    斗篷哥?”

    四周众神禁不住一愣,而后便想起这个人物来,当初凌风于这座道场中,将一位三胜天神秒杀,虽然声势不大,但还是让他们这些老人心颤与兴奋。

    显然。

    斗篷哥是位不可多得的奇才人物,极其可怕,能够秒杀一位天才人物,他便是深不可测的妖孽,先前他们一直在等的正是这一位啊。而

    现在,他强势而至!

    “小斗篷?”夏

    冬声音就变得玩味起来:“来之前,我就曾研究过洪荒道场,你的那场激战的确不错,但就凭你也想压制我吗?”“

    而且,你真的要参与到这种事情中来吗?”

    夏冬目光灼灼,说实话要是可能他并不想对上这么一位深不可测的家伙,虚天域中藏龙卧虎,就是那位能够让其奉命的人物,也不敢说能够在这里称尊,更何况是他呢。

    天知道会不会碰上十六个顶级势力中的顶级奇才人物?

    “奉命而来,本质上与你相同!”凌风淡然的说道。“

    你奉命于她么?”夏冬神目一沉,这是个危险的信号,要是让那位知道将是一场血雨腥风。

    “我奉至宝、资源的命!”凌

    风懒洋洋的说道:“而且,我并非是洪荒道场天神,我要寻找强势的对手,而洪荒道场正巧能够满足于我,仅此而已!”“

    呵呵,那便让我知道,你这样的人物能够深到什么程度吧!”

    夏冬不再废话,脸上洋溢着强烈的战意,体内战血在燃烧,只因他知道只要镇压这位斗篷,洪荒道场就再也没有压制他的力量与人物,皆是那位道主就没有任何退路了吧?女

    人!就

    该回家生孩子!

    “那你可要尽力,只因你要是打不死我,我就会打死你哦。”凌风像是在蛊惑的说道。“

    找死!”

    夏冬怒不可遏,这位人物竟是比他还要狂妄,那语气完全像是胜券在握,并不将他放在眼中,这更刺激到他,让其彻底疯狂起来。

    下一刻。

    他一拳轰出,平平无奇的一拳,却铸就无上风姿,四周山河在颤鸣,天地间出现九柄道兵一同向凌风镇压而来,每柄道兵上都雕刻着真龙之子,貔貅,睚眦等一一出世,栩栩如生,而在那紫金色天力空间中,一头头生灵被激活,携带着满天风暴,杀将而来。

    这是九神拳!

    一拳象征龙的九子,威力奇大,在场众神皆有领教,最先的几位天神正是被这九神拳直接轰爆,在力量上夏冬的确有狂的资本。

    “你这是玩呢?”

    凌风有点气闷,拜托你遇到的可是斗篷哥啊,就不能认真一点吗?动

    用血肉的力量,加上点强大的技能便觉得可镇压他吗?这

    是极度的不重视!

    没有压力,如何让他感应与体悟“截”的力量呢?因

    而。

    对于这样的人物,凌风觉得有必要让其知道不重视的代价,几乎就在那那九神拳杀到的时候,凌风眉心一闪,一块石头出现在其手中,漆黑如墨,形成棒型利器,虽然力量并不够强,但胜在坚不可摧。

    这就是凌风要的!呼

    !罡

    风瞬息即至,撕天裂地,让那道场上都惊起一片片涟漪,而刚猛拉轰的九神拳也轰到凌风面前,在这个时候凌风竟然没有躲闪,这让得洪荒道场一些执事长老直皱眉,与一位炼体天神硬碰硬的代价很沉重啊。

    然而咚!

    巨响骤然爆开,那不可一世的九神拳被压制住,而压制其拳头的则是一块如墨的石头棒,看似威力不够凶,可却生生定住了九神拳的势头。

    “你这是在玩吗?”

    凌风嗤笑着说道:“那我便陪你玩玩!”

    说完。他

    抡起石头棒,快若闪电地砸落在夏冬的拳头,那九神拳形成的龙之九子亦在这个时候彻底崩掉,完全挡不住石头棒的风采。“

    啊!”

    夏冬脸色惨变,那施展九神拳的手差点碎掉,剧痛由手直接蔓延向周身。

    显然。

    那石头棒并不简单,在打落下来的时候,还有噬血的可怕能力,专门克制血肉,让他受伤,皮开肉绽,就是那九神拳的巨力都完全压制不住。这

    太可怕!

    然而,可怕的可不仅仅是挨打,而是一直挨打!咚

    !正

    在他躲闪的时候,凌风手持石头棒瞬息而至,直接将夏冬逼迫到近前,一棒子便打了下来,而后夏冬那施展九神拳的手便更剧痛,血骨奋力,白森森的,沾染着鲜血,显得极其森然。

    “你!”

    夏冬脸色再变,急速向后倒飞。

    可!

    凌风如影随形,又一棒子打落下来,让夏冬的那只手再受伤,骨血开始粉碎,湮灭在虚空中,疼的他冷汗直流,觉得那一棒子是打落在心脏上一般。

    他想躲,但还是没能躲开!

    咚!

    第四棒打落下来,夏冬只觉得整只手臂都要废掉,疼的直颤,疼的想落泪,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奇葩啊,竟然在速度上压制他,而且动手更凌厉,完全就不给他挣扎的时间。

    咚!这

    是第五棒!夏

    冬疼的生不如死,压力空前,冷汗直流,再这么下去,他这只手就要废掉了,而失去一只手对天神的影响还是很可怕的,尤其是对上斗篷哥这等对手。

    事实上,惊的仅仅是他吗?四

    周众神完全痴傻,先前还强势的不可一世的夏冬,竟是在此际被人完虐,打的拳头血肉模糊,只能抱头躲闪,这特么是个什么节奏?

    战绩就这么终结了吗?

    输在石头棒下?难

    道说,这根石头棒要平天下吗?

    咚!当

    第六棒落下的时候,洪荒道场的众神几乎要兴奋呼喊起来,这么强势的斗篷简直像个魔王,完全压制夏冬,要是一直压制下去,这夏冬势必要废掉。

    “啊,我要废掉你!”

    终于,夏冬气势爆棚,手中闪过一柄剑,凌厉的劈出,正中石头棒,虚空道一道道涟漪炸响,形成惊空天雷,震的虚空天神都耳膜吃痛。

    凌风的第七棒没有落下,他的压制就这么戛然而止。

    “你够了吗?”夏

    冬神目变得腥红起来,说道:“将我打伤到这种程度,你是第一个,但从现在开始你休想伤我分毫!”咚

    !他

    话音刚落,石头棒便砸落下来,这一次不是手,而是夏冬那张帅气逼人的脸!这

    真是打脸啊!

    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