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穹落星雨。

    整个天地间充满肃杀的气势,道力镇压星穹,战场上尽是道力在飞散,将四周的虚空空间完全撕碎,方圆六千里的空间与天地皆被这种道力掀翻,灰飞烟灭。

    先前的战场被这种道力打的支离破碎,完全找不到任何气息,唯有那还在飞散的道力。但

    !那

    道力极其寻常,是最基本的力量,发生在任何天道人物身上皆有可能,而那位天道人物身上的特有气质则完全落下,真的很像是一位寻常天道。

    真相湮灭!这

    就是痴鬼二神身后的势力,敢向虚空道天神动手,那个势力会简单吗?

    凌风双目冷冽,杀意盎然,对那个势力恨之入骨,这将是他未来要干掉的对象,更是逆神的首要目标,不将这个强大的势力揪出来,他即便是待在虚空道都不觉得安全。他

    飞到战场前。直

    接动用噬灵珠,夺取道力气息,以及隐晦的细节,虽然他找不到那位天道人物及其势力,但这气息要牢记,一旦在任何地方出现,他将会直接列入血杀的对象。

    当然。

    他还有更疯狂的意图,那个势力出现要干掉自己,而他现在将虚空道、白玉衡拉进来,肯定让那个势力心惊,不过要是那个势力就此隐匿起来呢?因

    而。

    这气息就显得很重要,必要时刻,他不介意给那个势力增加一点血恨及强力的竞争对手。

    “这就是先前的战场?”于

    洪林道目深邃,淡漠地打量着那战场,更多的则是落在那飞散的道力上。“

    是的!”

    凌风气闷地额首道:“不过,那时并没有这等道力,想来是在我离开后,还有一位天道人物出现过。”“

    你推测的没错。”

    于洪林点点头,严肃的说道:“那道力气息才刚刚散开不到一刻,应该与你是先后脚的事情,要是你迟上片刻,如果你速度慢上一些,怕是回不到虚空道。”“

    什么?”凌

    风脸色狂变,极其难看的说道:“可是,在我飞向虚空道的途中,并没有感应到这种道力啊。”“

    要是你能够感应到,他们又如何欺瞒虚空道?”于

    洪林满目肃杀,他先前在猜测凌风在整个事情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这道力与其是不是有关?他一方面打量着战场,另一方面则是注视着凌风,想要捕捉一些细节。

    但!凌

    风表现出来的血恨并非是假象,那深深的惶恐便是证明,这一路飞来,他能够感应到凌风气息波动,虽然伤势痊愈,但那血腥气息还没有完全散尽。

    “天尊能够查到吗?”凌风问道:“这里的气息完全被摧毁,我找到任何东西能够证明。”他

    很坦然。

    完全将彻查的事情交到于洪林的身上,毕竟天道之力太过可怕,还不是他能够触及到的,要是死要颜面,反而会让人藐视。“

    查不到!”于

    洪林皱眉说道:“我们的对手很强大,以寻常道力来掩盖真正道力,可不是普通天道人物能够做到的,至少应该是一位盖世天道,乃至于是一位天尊。”

    “天尊?”

    凌风声音更显嘶哑,狰狞着脸说道:“这样的势力为何要针对我?”

    “这正是我想问的。”于

    洪林转向凌风问道:“你在步入虚空道前,可曾与其他势力交恶?”

    “并没有。”凌

    风毫不犹豫的说道:“要说我得罪至虚星势力,那就唯有在虚空道中。”凌

    风神目坚定,并没有闪烁。他

    知道于洪林在怀疑什么,更知道自己经历过什么,那至道山的事情不可让虚空道知道,不过他在步入虚空道前,的确没有与其他势力发生冲突。

    当然。他

    并不排除在渡虚时,那些被他镇压打飞出来的天神身后的势力是不是猜测到自己的身份,毕竟,他在虚天洞府上逞凶过,斗篷哥的气息能够瞒住天神,未必能够瞒住天道人物。

    而且。

    汤酒、白玉衡的确是被他镇压的,这样的血债,他们当真能够忍住吗?

    痴鬼二神来历神秘,要说是这两位派来的并非不可能,至于痴神吐露出来的“真相”,难道便不是真相吗?他

    吐露白玉衡是真凶,人们会觉得白玉衡是被嫁祸的,因而彻查的方向与重点便不在白玉衡身上,那时白玉衡就是最安全的。

    反而汤酒要凶险的多,在真相没有明了前,任何人都有可能。“

    嗯!”

    于洪林额首,他相信凌风的言辞,初到至虚星,以凌风的能力惹事,那等同于是在找死,要是其真与其他势力发生冲突,根本到不了虚空道。

    “你是用什么利器斩掉那两位天神的?”于

    洪林接着问道:“那利器上应该有那两位天神的气息,或许我们可在这上面做文章。”

    “是!”

    凌风神目一亮,没有任何犹豫祭出天道凶刃,顿时间,一道流光闪亮于洪林的道目。“

    好利的凶刃!”于

    洪林道目一惊,打量着天道凶刃,感受到其中可怕的凶力,禁不住称赞起来,他能够感应到的是顶级天道利器的锋芒,这是许多天尊都眼红的。但

    !虚

    空道的人物需要觊觎天道凶刃吗?虚空道的利器太多,不亚于天道凶刃的凶兵更是不少,于洪林虽然称赞,但却没有旁的心思。

    “将这凶刃激活!”

    “是!”

    凌风额首,心中淡笑,连闻老、焚天尊都看不透的天道凶刃,这于洪林看不透很正常,这也正是他毫不犹豫祭出来的原因。

    接着。他

    空洞力量俯冲向天道凶刃,将其完全激活,闪亮亮的,其中凶力惊颤,一缕缕气息正快速波荡而出,让于洪林暗自额首。

    “不属于至虚星任何势力特有的气息!”于

    洪林阴沉着脸说道:“显然,这两位天神应该不属于那势力正面人物,而是其一手培养出来的暗刀,专门执行刺杀任务,需要彻查。”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凌风点头说道:“那痴鬼二神敢来刺杀,便说明他们做好准备,定会抹掉所有痕迹,只是他们没想到我的命比他们想象的更硬一些。”

    “先回去吧。”

    于洪林满目肃杀,真的被激怒了,那个势力做的还真是厉害,竟是让他都束手无策。但

    !有

    一点能够肯定。

    凌风执行虚空任务,本是很秘密的事情,能够知道的几乎没有,而那痴鬼二神竟然能够追踪下来,说明他们提前便知道消息,这就大有问题。

    显而易见。

    那真正的元凶应该就在虚空道中,唯有他们才能够知道凌风去过哪里,有没有走出虚空道,而最值得怀疑的对象便是自己啊。“

    天下小子皆该杀!”在

    回到虚空道后,于洪林气闷的说道,因为嫉妒或者担心至虚星颜面受损,便对刺杀一位天神,以为这样就能够挽回至虚星的颜面吗?

    那只会让人耻笑,颜面是打回来的,不是靠刺杀回来的。

    而且。这

    不是凌风个人荣辱生死的问题,而是整个虚空道的荣辱生死,凌风能够遭到刺杀,那下一个又会是谁呢?凌风能够活着回来,那其他人也会这般侥幸吗?

    要是那暗中势力仅仅是针对凌风,影响倒是会小上一些,要是针对的是整个虚空道……后果不堪设想。“

    彻查到底!”于

    洪林放出声音,强势无匹,一位天尊开口,那就是虚空道其他几位大人物亦被惊醒,而当他们知道此事后,一个个暴跳如雷,这是在打虚空道的脸啊。

    万古前,虚空道便强势而起,五万年前就没人敢挑衅虚空道的底线,没想到今年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不管凶手是谁,一定要查出来,不可让我虚空道弟子寒心!”一位大人物开口。

    “正大光明的来,我们欢迎,但这般刺杀不可原谅!”另一位大人物发声,极其强势,勒令虚空道执事、长老尽快找出真凶。

    “汤酒、白玉衡要查,他们身后的势力更要查,还有其敌对势力!”于

    洪林阴森的说道:“这些年来,至虚星大不如前,内斗正在升级,就连三大氏族都不太对劲,要查那就查个彻底,将所有的祸患斩个干净。”“

    嗯,这也正是我们的意思。”几

    位大人物开口说道:“洪林,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吧,务必尽快找到真凶。”

    “好!”于

    是,整个虚空道变天,让人们预感到一场风雨即将落下,特别是汤酒、白玉衡等先前针对过凌风的人物,先后被招到万重楼中,由于洪林审问。就

    是东方诗诗都被传唤,这让人们吃惊,难道这件事情还与东方氏族的这位天女有关吗?事

    实上。

    东方诗诗先前曾针对过凌风,汤酒、白玉衡强势而至,不正是东方诗诗透露出来的意思,她想逼迫凌风投向她,却没有想到事态的演变比自己预想的要糟糕。

    显然。东

    方诗诗是聪明的,她不可能像于洪林透露出东方氏族的意图,至道力量太过非凡,虚空道一直很重视,要是让他们知道,那东方氏族将增加一个强劲的对手,大周与上官氏族更会知道。更

    可怕的是,这更能够说明她是最有可能刺杀凌风的那个人。

    ps:卡文,请让我继续不要脸的一更,最近的状态一直很不好,加上这个局细节太多,留香在尽可能地完善。晚

    安大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