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虚空道。

    一位天神凌空而立,遥望着远方,虚空中的弯月洒落下无尽银光,将其身躯勾勒的俊朗而洒脱。

    “他接下什么任务?”

    那俊朗的天神开口,脸上蒙上一层阴翳的气息。

    “据闻是五个任务,还真是疯狂呢。”在那俊朗天神身后,一位老人躬身而立,满目敬重地打量着俊朗天神,说道:“而且,其中还有一道天级任务。”

    “天级任务么?”

    那俊朗的天神神目骤然一亮,而后冷笑着说道:“他不会真觉得天级任务那般简单吧?”

    “嘿嘿,那么强势的人物,怕还真这么觉得呢。”俊

    朗天神身后的老人冷冷一笑,说道:“那可是天级任务啊,就是二级天神接下这样的人物都要万分慎重,他区区一级天神而已,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个问题。”“

    嗯!”俊

    朗天神只是微微额首,而后阴森的说道:“不过,我不想出现任何问题,让我们的人准备一下,要是那个人活着回来,便让他永远回不来。”

    “是!”

    那位老人满脸堆笑,转身便消失。“

    王福,仅仅是那面我还不够放心。”俊

    朗天神并未回身,而是接着说道:“你让这面的天神也动一动,不管那位人物的死活,现在这面给他们制造点麻烦,至少要搞得他们灰头土脸。”“

    是!”一

    个声音响起,在俊朗天神不远处,一位中年正安静的立在一旁,而此刻上前说道:“要是有机会,我们不介意杀掉那几位神。”

    “要小心,千万不要让旁人看出是我们动手的。”“

    是!”在

    两位人物离开后,那俊朗天神才幽幽的笑道:“当日所赐,我要你千百倍偿还,你要直面至虚星,那我便让你直面到底!”…

    …

    仙狐山!

    这里终年鲜花烂漫,地面上铺盖着青草,芳香阵阵,虚空中还有花瓣洒落下来,那是由月光形成,在奇门的影响下变成花瓣,并非真实。

    这座山相当浩瀚,古树林立,延伸向天际尽头,一道道天虹在远方掠空,形成斑斓景象。这

    本是圣境。

    但!这

    座山却是一片禁区,不知道多少武修倒在这里,那鲜花烂漫下掩盖着死亡,葬着无尽尸骨,以他们的鲜血才能够形成这般景象。然

    而,置身于这样的山,人们往往会忽略其本质,被这烂漫景象魅惑,直到身死道消。

    数百年来。但

    凡走上这座山的神明人物,没有一位能够活下来,皆死于这座山,哪怕是天神都倒霉,这更铸就仙狐山的凶威,在这些年已经很少有人会走上这座山。然

    而。

    就在人们觉得只要不上山便不会出问题的时候,仙狐山四周的势力及城池却发生一桩桩血案,武修的一身力量尽数被抽空,形成一具干尸,让人发毛的是,哪怕是死掉,那位人物还是满脸堆笑。

    他们在最开心的时候被吞噬!

    这是解不开的谜团,多年笼罩着四周众多小势力,直到一位强势人物飞上这座山,才揭开真相,这座山乃是仙狐的老巢,她们以魅惑之术来压制武修,让他们面带微笑而死。她

    们更以武修的精血与力量为生,以他们的血与力量来打造无上武道。

    这属于魔道!

    而且,那些仙狐非常狡诈,在这些年来,一些强大的人物先后登山,想要灭掉那些仙狐,可皆被她们跑掉,这座山中有非凡奇门,要是不能够将仙狐引诱出来,即便是天道人物亦斩不掉她们。遇

    强则遁,遇弱则吞!这

    样的仙狐让人非常头疼,一些天神倒是想以己身来引诱,要么是太强吓跑仙狐,要么便是太弱被吞噬,不过,人们逐渐摸索出仙狐的实力深浅。顶

    级天狐应该刚刚步入二级天神!

    这是虚空道找到的真相。

    把这样的对手放在天级任务中,简直是疯狂,这等同于要跨级战斗,寻常天神根本就没有这等能力,也唯有虚空道敢这么干。

    显然。

    在虚空道大人物眼中,这些天狐还是不够看的,以吞噬武道力量来壮大己身,完全不及己身祭炼出的力量,不够扎实不够强大,虚空道强势的一级天神在武力上完全可以压制。

    但!

    真正可怕的则是那魅惑之术,就连顶级天神都要着道,那并非是武力强大便能够压制的,而是神魂与意志力。

    ……恒

    星西落,天际尽头似乎点燃着一片烈火,壮丽而斑斓。

    忽然。就

    在这仙狐山上响起脚步声,斑斓的鲜花正向前飞舞,彩蝶横飞,花瓣正洒落在一位青年身上,他神目平静而淡雅,正一步步向着仙狐山顶端而行。

    他脚步很慢,可一步落下时已在远方。一

    步三十里!

    “这里便是仙狐山吗?”凌

    风一面疾驰,一面打量着这座奇山禁区,就景象来说,即便是虚空道亦不可并论,可惜的是这斑斓景象却是由无尽鲜血形成,要是看透真相,估计就没人会觉得这里美丽了。嘻

    嘻!一

    声娇笑自远方而来,天空中花瓣飘荡而下更多起来,整个天地斑斓的让人想一口吃掉,要是一些花痴女在这里,估计要目眩神怡。

    鲜血生长,成片而出,拱卫在凌风四周,像是托着他前行一般。

    而就在远方。一

    位清冷少女出现,皮肤不够白皙,却呈现出健康的淡灰色,她眉清目秀,正在撒花,那双眼睛格外有神,嬉笑间尽是满足的笑颜。

    整个画面骤然质变,四周的花瓣消失,成片的荒草出现在凌风面前,一间茅草屋在风中颤动,门前的风铃在风中清灵作响。

    荒山茅草屋!仿

    佛在那一刻已回到灵武学院,那位少女正提着花篮采摘鲜血,可眉宇间带着深深的忧虑,眼睛的方向便是凌风。“

    姐姐……”

    凌风身躯骤然一僵,神目变得模糊起来,泛着莹莹泪光,透过那泪光望见荒草尽头那娇俏单薄虚弱的身躯上。凌

    清!那

    时,她天真烂漫,以为捡回来的便是整个天下,可是没想到却是悲剧的开始,凌风体弱多病,需要她用尽全力来能够暖活,才能够让他一点点长大。

    那时,凌清一直在笑,只因唯有笑才能够暖和孤苦相依的两姐弟,只因那笑才能够给凌风力量。“

    小风!”远

    方的凌清幽幽而笑,满是痴爱,像是要将凌风拥入怀中,用尽全身的力气。她

    向凌风这个方向跑来,单薄的草鞋飞了,身上的摞满补丁的衣裳在荒草中扯裂,那微黑的脸上布满莹莹汗珠,可她却是满心欢喜。

    她是那么真实,又是那么亲昵,就连身上的气息也与当初的凌清相同。

    “姐!”

    凌风看着正在狂奔而来的凌清,望着那因虚弱而变得有些惨白的笑脸,泪禁不住落下,那时的凌清就是这般情景吗?自己便是她的所有。

    啪!忽

    然,凌清被绊倒在地上,脚踝上直冒寒气,让四周的荒草都变得寒凉起来,那瘦小的身躯直哆嗦,可她却用小手挡住,不让远方的凌风能够看到,嘴角无声的咧咧,痛得嘴角直抽。然

    而。

    当她站起身来的时候,在其脸上却找不到任何疼痛的痕迹,而是满脸幸福的微笑着。

    “姐!”

    凌风心脏在抽疼,情感瞬间喷薄,他记得这一幕,那时他只是以为凌清被绊倒而已,却并不知道从那时起,寒冰魄就已出现,只是她以强大的意志力忍住。要

    是他重生晚点,崛起的迟点,可能凌清就要一命呜呼。凌

    清是他深埋在体内的骨与血,那是他的脊骨,无论多少风雨岁月,她亦夺目斑斓,那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女人,是他最致命的地方。

    不知不觉间。他

    完全置身于凌清那娇俏的倩影中,完全无视四周的一切,仿佛那就是他的生命。片

    刻后。凌

    清再次奔跑起来,向着凌风这个方向,那单薄的身躯正因着剧烈奔跑而显得气喘吁吁,而在荒草掩盖下,那时的凌风并不知道凌清跛脚着,蹒跚着。但

    。

    现在的凌风却能够清楚地看到这一幕,因而心中更痛,他被这个倔强而伟大的少女征服,被她的意志力与深爱击倒,她是那般柔弱,又是那般无敌。“

    小风,今天学院派发两枚丹药了呢。”凌

    清跑到凌风面前,笑嘻嘻的说道:“姐姐当场吃掉一枚,剩余的一枚姐姐给你留着呢,快吞下吧。”

    说完。

    凌清自怀中摸出一个小玉**,小心翼翼地将其中一枚丹药倒出,放在凌风嘴边说道:“张嘴,啊……”

    “姐!”

    凌风已泪流满面,他的成长史便是凌清的血泪史,那位少女用瘦弱的肩膀撑起他的一片天。

    她无怨无悔!她

    满心幸福!

    她用尽了自己所有的一切啊!“

    不要离开姐姐!”凌

    清一脸微笑,张开怀抱要将凌风拥入怀中,温热的体温正在唤回凌风对于少年时的所有记忆,而凌风则是享受着这温馨的感觉,脸上布满泪痕,可也洋溢着笑容。

    “还真是个情种呢!”

    一位柔媚的女子正微笑的望着怀中的男人,而后薄凉的玉唇便向着凌风嘴巴吻过来。

    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