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镇虚天!

    因凌风的强势姿态,整个至虚星众神哑火,被打到没脾气,在三大奇才没有出世的情况,还真没有人能够镇住凌风,而这货一旦将山村星辰的节奏带起来是相当可怕的事情。

    要知道。山

    村星辰这些年也出了一些非凡人物,虽然不及三大势力,但要是神勇起来,的确够他们喝一壶的,那个时候至虚星就没有现在这般气势了。

    “够味道!”山

    村星辰一位老天神眉开眼笑,说道:“这些年山村星辰一直跪着,是时候让一些人物出世,与至虚星天神抗衡,拉开这种节奏。”“

    是啊,要是我们开始时候强势一点,也不至于落到这不田地。”一些天神认同的额首。

    “现在还不晚!”不

    得不说,凌风这一步真的激发出山村星辰天神们的血性,连新晋弟子都这般神勇,他们这些老人要是还跪着怕是要丢脸到底。因

    而。

    一些老天神正在商量,要么不做,要做就做个惊天动地,虽然不至于压制至虚星,但至少也要让至虚星重视,不敢欺压他们。

    而且。他

    们猜测这样的局面是虚空道想要看到的,局势一面倒真的利于控制吗?真的利于虚空道的未来吗?“

    该死!”

    至虚星一位位天神气的直炸毛,那三位山村天神太可恨,竟然将此届新晋基本驱逐出东南洞府,唯有东方诗诗一枝独秀,而一旦这个局面维持下来,一两年或许没问题,但时间太长则差距会加大。届

    时。

    至虚星就真的没有挽回局面的力量。“

    真该让三大奇才出世,先镇压那三位的!”一位天神愤愤的说道。“

    休要胡说!”

    一位老天神脸色一变,厉声说道:“三大奇才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哪里会重视这样的人物?他们那等人物要做的事情,是你能够插嘴的吗?”“

    是!”

    先前那位天神脸色骤然惊变,意识到这是很可怕的事情。

    三大奇才格局与他们不同,目光长远,不会局限于小家争雄,他们要的是整个星空,而且,像这等奇才人物最反感的便是气势威逼,他们想要做什么,谁也拦不住,他们不想做什么,谁也别想威逼。

    否则。

    即便他们镇压凌风三位天神,亦会针对他们的。

    “放心!”

    那位老天神看着四周众神的郁闷表情,笑着说道:“你们还不知道那三位奇才的性格吗?他们不闻不问,并不意味着不生气,现在凌风还不值得他们重视,等到他更进一步时,估摸着就离被镇压不远了。”显

    然。这

    位老天神看的很远,现在三大奇才还没有将凌风视为对手,而等到凌风越来越夺目时,那时就是三大奇才也会坐不住,这是迟早的事情,这是注定的激战。

    ……

    “此届还真是让人惊奇啊,一位山村星辰天神竟然强势到这等程度,堪称亘古未有!”

    虚空道一片神土中。血

    月天道正对着一位人物开口,说道:“凌风、王者、灵空,先前还真没有看出这三位天神的潜力,不过,他们做的是不是太过?将东南两个方向的洞府吞掉,这对于虚空道的影响很大啊。”“

    你想说什么?”那位满面迷雾的人物问道。“

    要不是施压,让凌风等三位天神让出洞府?”血月天道严肃的问道。“

    为何?”那位人物淡漠的反问道。

    “这对于虚空道不利啊,而且这是在挑起两大阵营的战火。”血月天道郑重的说道。

    “要是不挑起,便没有战火吗?”那

    位人物更冷漠,说道:“而且,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不利于虚空道?单单倾向于至虚星便是有利的吗?”“

    这……”血

    月天道冷汗直流,有点看不懂这位大人物的意思,他是在倾向于山村星辰吗?“

    不懂,回去慢慢想!”

    那位大人物漠然的说道:“有些小伎俩瞒不住天下众神!”“

    是!”血

    月天道额头上满是冷汗,胸前更是湿润,因心惊身躯显得颤巍巍的,这位大人物仅仅只言片语,可句句惊心,像是看透他一般。

    小伎俩!

    天下众神!

    这是在说他偏向于至虚星,偏向于那几个势力,进而忽视虚空道的利益吗?不

    懂,回去慢慢想!这

    是那位大人物的警告吗?在

    血月天道离开后,那位大人物望着虚天洞府所在的方向,道目闪烁着奇光。“

    道不通,那便换另一道吧!”

    “虚空不现,那便另辟新空!”

    ……

    第一座逆字洞府!凌

    风正处于洞府中,望着那正在恢复的秦枫与妙语,微微额首,两人的气息已正常,再过几天时间就应该能够醒来,届时,在洪荒气息中应该会更进一步。

    “落雨,你什么时候可步入天神?”凌

    风笑呵呵的问道,落雨的情况有点不同,生灵进行问道天神本就逆世,而自落雨吞掉那神奇至宝后,便没有进一步的变化,这让凌风疑惑不已。“

    不知道!”落

    雨皱眉说道:“我的道不同,需要那神奇至宝进一步熔炼,形成唯一天功,独属于落雨的,皆是便可直接问道天神,而现在时间还不到。”

    “唯一天功?”凌风愣住。

    “是的!”落

    雨认真的解释道:“这是我族知道的秘密,但史册上并没有记载,怕是要等到其形成后才知道答案。”“

    这么说,龙竹血与众多至宝是在孕育一种盖世天功?”

    “应该是的。”

    “不会几百年吧?”凌风瞪大眼睛,什么样的天功需要这么多资源啊?“

    应该不至于吧?”

    落雨有些心虚的说道,仙灵这一族本就没有走过这一路,只是模糊的给出这种可能而已,要说孕育个几百年并不奇怪,不过,这洞府洪荒气息对她也很有利,她觉得能够加快孕育过程。

    凌风拍拍落雨的肩头,示意她要加油。而

    后。

    他便走向洞府中心,在那里有一座祭坛,其上摆放着的并非是果盘等,而是一枚古老的石盘,那石盘中心有一道印迹,与凌风手心中的烙印相同。

    那是虚天镯的烙印!而

    且。

    在那祭坛上刻着三个浩瀚惊空的古老字迹,其中透射出无尽道韵,仿佛要将人的心吞噬一般。虚

    天域!那

    是极尽压制,依旧闪闪发光的可怕字迹,应该不是天道人物手笔,至少也是一位天尊人物才能够雕刻出来。

    毋庸置疑。这

    便是通往虚天域的祭坛,通过妙语先前的言辞,凌风知道只要将虚天镯打向这道烙印,便能够激活这座祭坛,进而将他送向真正的虚天域。不

    同的是,那被送过去的并非是真身,而是一道虚身,至于其他妙语知道的并不多,但只要他步入其中,自然会知道真相。

    在镇压至虚星众神后,凌风虽然表面上表现的风淡云轻,可心中充满压力。他

    要尽快成长起来,唯有立于天神巅峰,才能够镇得住至虚星众神,也唯有达到那个程度才能够直面虚空道,而等到他证道成功,就是虚空道也休想压制他。

    更重要的则是逆神。本

    来,他想等此事结束,便将秦枫放出去,让其全力打造逆神这个势力,却没有想到出了这个问题,而与至虚星对峙的过程中,亦让他深刻体会到至虚星的可怕,真神境的秦枫放在至虚星完全不够看啊。因

    而。他

    想等到秦枫问道天神后再放出,那是古武绽放出其应有的威力,可直面王者、灵空这样的人物,届时要打造逆神会更容易一点。而

    现在。

    他想看看虚天域到底有什么不同。

    “落雨,我要进虚天域,这里要是发生什么事情,可向王者灵空求援,亦可将他放出来!”凌风立于祭坛上,神采飞扬,现在他气势正盛,正可在虚天域中闯荡一番。“

    哥,你要小心!”落雨额首,示意凌风不用担心,在三大奇才不出世的情况下,还真没几个天神敢踏足这座洞府。

    “嗯!”凌

    风额首,而后手心闪亮,虚天镯骤然出现,闪闪发亮,缓缓融入到那道印迹中。下

    一刻。

    整个洞府都被照亮,通天彻地,整个祭坛发出剧烈的轰鸣声,而后,一道光打落在凌风身上,与凌风分出的一道虚身相融,闪电间离开祭坛,穿梭千万里,消失在至虚星。

    咚!

    一声清脆的巨响声在一片荒野中炸裂,凌风的那道虚身落在坚固的土地上。不

    同的是。

    这道虚身将真身的全部力量带来,更将凌风的意识带过来,留在那洞府祭坛上的不过是一具没有意识的强大血肉而已,这意味着这道虚身与凌风真身等同,无论是力量还是其他方面都是完全相同的。不

    过,要是这道虚身被毙掉,凌风的真身并不受损,只是会很痛苦而已。毫

    无疑问。这

    样的虚天域是让人敬畏的,以虚身激战,却能够展现出真身的完全力量,又不至于让真身殒命,让天神的意识、力量不受任何束缚与影响,这般更能够直面整个星空的对手。

    更让凌风心惊的是,他的噬灵珠、天道凶刃等也被映射进来,虽然并非是真正神物,但威力相同。

    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