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至虚星沉没!这

    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光是想想至虚星众神都要发疯,而现在这个人正在向着这个方向推动,笑神此刻成了他们唯一的希望。

    但!那

    大笑声都已被顶住,人们不知道凌风用何种力量来顶住,但他们看到结果,他并未受伤很重。这

    还不够可怕吗?现

    在,人们担心的是凌风到底深不可测到什么地步,要是匹敌二级天神的程度,达到曾经三位奇才的高度,那就别打了,结局只会更丢脸。“

    恒天星辰,凌风!”

    山村星辰众神彻底记住这个名字,能够把至虚星打到这个程度的这位可称第一,望着至虚星众神那抓狂扭曲的表情,他们便爽快不已。“

    真心可怕,藐视笑神,这怕是恒古唯一!”

    “顶住道韵,难道说大音已形成道韵了吗?”

    山村天神们正在谈论,这种可能性不大,但并不意味着不存在,真正的天才人物旦夕可成道,古往今来多少例子,特别是道韵这种力量。

    靠的不是时间!有

    时候一息间便可体会到大道真谛,而有时候穷其一生亦不可窥破真谛,靠的是潜力与体悟。

    至虚星众神呈现出一面倒的哑火。

    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强大到这种程度的笑神,竟然压制不住凌风,难道说凌风对于道韵免疫吗?还是说他体会到的大音道韵,正克制笑神道韵?

    “这一步错了!”

    东方诗诗直皱眉,心情烦躁,先前她虽然重视凌风,却并没有将其放到至虚星天神这个级别人物当中,乃至于在设局的时候,她还在想着凌风会无法应付这个局面,而愿意出来力挽狂澜的就她一位。届

    时。凌

    风自然会投向她。但

    !

    事情从凌风出现便朝着她不可预测的方向推演,先是废掉汤酒,接着顶住笑神,以无比狂放的姿态要镇压至虚星一级天神,更直接对上汤族那位六级天神。

    这是个可以低调到不起眼,亦强势到夺目的超级家伙!

    而让东方诗诗郁闷的是,正是她将这个低调变态家伙的怒火逼迫出来,将其逼迫到至虚星的对立面,要是凌风真的做到那一步,至虚星许多天神要恨她吧?没

    事找抽啊!败

    笔!

    这对于东方诗诗来说还是头一遭,哪怕是三大奇才亦在其布局中受损,这是不可想象的。“

    他到底要干什么?”

    东方诗诗看不透凌风,他的低调莫名其妙,他的疯狂更是突如其来,性格上的极端性是她不懂的,不过,她觉得一个不能很好控制自己情绪的人很难成大器。“

    虽然失策,但正可借此机会看一看你的庐山真面目!”东方诗诗在心中说道。…

    …

    “这……还真是新奇啊!”笑

    神傻眼片刻,而后望着凌风,嘴角微扬说道:“你是第一个能够顶住我道韵的人物,不得不说我很庆幸,你能够坚持到这个时候,否则……”

    “否则什么?”凌风撇撇嘴问道。

    “否则,我不知道还要隐瞒到什么时候!”笑

    神白玉衡放声大笑,十年前他步入天神,十年前他便可放声大笑,而十年后的今天呢?“

    微笑、奸笑、狂笑,那么接下来就是变态笑了吗?”

    凌风傲世笑神,要是汤酒拥有这种力量他倒是还会忌惮几分,毕竟那是纯力量的,但笑声这种道韵本就属于天音的一部分,他要做的不是克制,而是包容。“

    ……”

    笑神嘴角直抽,心中不禁一惊,虽然凌风字字诛心,可那“变态笑”三个字正是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说的更直白一些便是……疯狂。疯

    狂笑!

    整个人处于狂放不顾生死的状态,那笑声道韵会被其发挥到不可测的地步,与大笑完全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而凌风接下来的一句话更是直接。“

    来吧,让我看看你变态疯狂能到什么地步!”凌

    风背负着双手,谈笑间傲世虚空,而直到这时人们才注意到,凌风从未祭出利器,更未动用过真正的力量,就是这般汤酒被生撕,笑神被压制。这

    是妖孽吗?“

    那便让你死!”

    笑神白玉衡彻底疯狂起来,先是放声大笑,进而变得阴沉阴森起来,那笑声便哭丧还要难听,夹杂着尖叫的声音,x像是一位死者正在悲鸣,像是凤凰正在泣血。那

    笑声响起的时候,人们只觉得头皮发麻,浑身冰冷,像是要被冻结一般。周

    遭天地骤然变色,狂风大作,气势激荡。

    嗷……轰隆隆……狂

    炸天的震荡波穿透三十三重天压落而下,虚空中闪电雷鸣,范围并不大,仅仅百里,可这正巧笼罩凌风,粗大的电蛇形成金灿灿的人形。

    这是天罚!

    由笑声引发的天罚,进而形成天地异象,估计是千古罕见。

    更何况。

    那威势可不止这点,地面上罡风形成利刃,天地形成恐怖景象,彻底压向凌风,接着天际惊雷滚滚而落,完全是毁天灭地的画面,力量太过宏伟,正在跨过一级天神这个级别,向着二级天神迈步。

    “这就够了吗?”

    笑神白玉衡阴测测的笑道,声音变腔,细腻而尖锐,像是劈开的鲜嫩竹节发出的声音,而后他丹田喷薄,一座气势巍峨的山力压而出,融入到笑声中,更是将那笑声推向巅峰。

    多重力量下,就是笑神都控制不住。

    这是失控的力量!

    “这就是你的疯狂吗?”

    凌风终于扬起眉宇,神目锐利地打量着虚空中的盖世力量,而后无声微笑,以他的性格真要想毙掉一个人,不会这般费事,真如那汤族天神不敢将他毙掉一般,他亦不敢在虚空道大开杀戒。

    但,废掉一个人却是可以的。

    怎么才能废掉一位天神呢?那

    便在其最狂放最自信的时刻,将其摧枯拉朽的干掉,在其最自豪的地方!呼

    啦!

    凌风双手向前推,一道剔透的力量出现,形成一根琴弦,也就在那个时候,无尽力量以压迫到他面前,没有任何躲闪的可能性。下

    一刻,他便要殒命!下

    一刻,他便要喋血虚空!

    可惜!没

    有这种下一刻!

    “风太烈,我不喜欢!”他

    双手落在那根琴弦上,轻轻一拨,那由天力形成的琴弦坚固而不朽,却在他指尖弯曲,当其崩直的时候,一股淡淡的波动推荡而出,奇诡的是却并没有任何声音响起。天

    音无形更无声!这

    才是顶级道韵!

    张嘴便是毁天灭地,回眸便是虚空塌陷,凌风本不需要这么做,但他更喜欢这种原始的快感。

    时空静止?并

    不是!

    那正在观战的众神还在眨眼,那四周的天地还在激荡,那远方山河还在蒸腾着灵雾。可

    !在

    凌风四周,那狂潮巨力却戛然而止,定格在其面前,惊雷止息,山河停住,还有那不可一世的疯狂笑声,竟然在这一刻湮灭。

    没有任何征兆,没有任何力量,就连凌风手上的那根琴弦都已消失。这

    一幕亘古永恒!凌

    风背负双手,傲视天与地,而在其四周无尽力量汹涌而至,没有伤到他,反而正在衬托他。下

    一秒!

    那无尽力量倒涌而出,形同时间倒退,于顷刻间瓦解,风吹云散,天际雷断,大地重归于平静,但真正的危险才出现,那正处于傻眼懵逼状态的笑神白玉衡骤然惨嚎,仰天栽倒,整个身躯正在撕裂,血肉横飞。

    “啊!”

    他凄厉的让人头皮发麻,浑身抽搐,脸色惨白。接

    着。他

    的血肉一片片的被削掉,他的手臂一寸寸被斩掉,双腿被锯,胸膛血肉模糊,而后笑神的头颅便横飞出去,颈项无声被斩。整

    个过程快的让人咋舌又眼花缭乱,直到笑神白玉衡肢体四分五裂,人们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

    !

    至虚星众神的脸色则是彻底发白,他们知道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笑神白玉衡惨败,下场比汤酒还要凄惨,而更可怕的是直到此刻他们还不知道凌风的力量到底是什么。未

    知才最可怕!

    “弱智!”凌

    风蔑视笑神白玉衡,冷对虚空众神,完全不顾及他们的感受。

    “麻烦要来了!”东

    方诗诗心脏刺痛,郁闷的想吐血,这到底是个什么变态啊,在短时间内领悟出道韵吗?

    旁人看不懂,但她看得懂,大音无形无相更无声,那根琴弦便是媒介,而笑声不过是大音中的一部分,当凌风领悟的层面比笑神更高的时候,那便是秒杀。

    至于,在大音这种道韵中,他完全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这样强势到变态的人物,会就此罢手吗?

    “什么麻烦?”灵韵颤巍巍的问道。“

    等着看吧。”东

    方诗诗并没有解释,事情到这一步,已经不是她能够左右的了。正

    在灵韵疑惑之际,那处于虚空中的凌风已然开口,而且直接揭开真相,只是那真相更血淋淋的。

    “五尊第一,这就是至虚星一级天神中的巅峰吗?”“

    步入虚空道一级天神应该镇压的差不多了吧?还有没有人要来挑战?”众

    神沉默,要是可能他们很想拍死那个欠抽的家伙,但实力不如人啊。

    “要是没有的话,三日后,我会一一登门拜访,输了便滚出洞府!”晚

    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