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空淌血!

    灵空傲世八荒,强势镇压于昊天,惊撼全场。

    此刻。

    在虚空四周,至虚星的奇才天神们正观望着这场战斗,当于昊天跪下的那一刻,很多天神要疯,这简直是不可思议,至虚星上顶级的一级天神,竟是被镇压。

    山村星辰天神蔑视虚空,那盖世的身姿与于昊天的惨烈形成截然不同的画面。

    毋庸置疑。

    这将是列入史册的战绩,一直弱势的山村星辰在此刻交出完美答卷,而灵空也在虚空道中完成属于自己的真正胜利。

    要知道。

    这与先前摘夺洞府不同,那时的至虚星天神完全蔑视他们,上来的天神偏弱,真正高手不会正视他们,而现在则不同,于昊天在一级天神中可是位列前五的高手,而就是这样的人物还是被镇压。

    这意味着什么?

    不是于昊天太弱,而是对手真的太厉害!

    当然。

    灵空的伤势很重,形成道伤,让他咳血不止,几乎要倒在地上,但他却强势立着,这一刻的他就是山村星辰的丰碑,让人们知道,山村星辰并不是那么弱势,只要满身傲骨,一样可镇压至虚星上的天神。

    “热血!”

    “激情!”

    一些山村星辰这般想道,满目炙热,以前他们逆来顺受,被欺压到习惯,但心中焉能不郁闷不愤懑?

    而灵空的出现则是撕开他们心中那镇封数十年的愤懑!

    在于昊天跪下的那一刻,他们放佛重回激情燃烧的岁月,谁说至虚星不可战胜?

    然而。

    山村星辰天神并非完全这么觉得,一些天神正幸灾乐祸,嘴角微弯,释放出森冷的笑意。

    “还真是精彩呢。”

    一位中年人冷嘲道:“将至虚星天神镇压,他却不知道这会激怒多少天神,哪怕他们能够镇压许多天神,怕也只会迎来那三位奇才天神的惨烈镇压吧?”

    “白痴,对上整个至虚星,他知道这会付出什么吗?”

    “嘿嘿,于昊天跪下,那就会有千千万万个于昊天飞出来!”

    望着那满嘴恶毒的山村星辰众神,灵空、王者满目失望,他们三位天神的确不同以前,但仅仅他们三位就够了吗?

    他们并不仅仅是要镇压至虚星天神,而是要激发出山村星辰的热血与激情。

    这才会有意义!

    可!

    这些天神在干些什么呢?竭尽全力冷嘲热讽,努力地倾向于至虚星,有些天神是因弱小,有些天神则是因天生没有傲骨,前者可以改变,而后者无药可医!

    “真正的白痴不是我们!”

    王者飞来,拍拍灵空的肩膀,说道:“他们无药可医,但我们要医的不是上一世,而是这一世及下一世,愿后辈能够挺直脊背,将属于自己的尊严夺回来!”

    “放心,我没那么脆弱!”

    灵空知道王者是在安慰他,笑着说道:“你们敢直面至虚星天神,灵空为何不敢?从今天开始,虚空门就要挺直脊背,我可死,但虚空门不会再跪!”

    “嗯!”

    王者神目亮亮的,在遇到凌风前,他的目标是渡虚而至,可遇上凌风后,他的人生目标变得不同,格局完全展开,有些事情比生命更重要!

    那是自尊!

    而此刻,他们正在疯狂,要夺回这本属于他们的自尊,即便是牺牲,那傲骨依旧会嘹亮整个虚空道。

    “休息吧。”

    王者说道:“这里交给我。”

    “好!”

    灵空并不客气,知道现在自身的情况,而后他便飞向主楼,盘坐在前方,由落雨、秦枫来镇守。

    “呵呵,恒天星辰三位天神,这是要对上整个至虚星的节奏吗?”

    至虚星一位天神嘴角微扬,噙着一抹森然的笑意:“真是有意思啊,这世道什么阿猫阿狗都要跳出来挑衅我至虚星。”

    “跪了这么多年,现在还想要回自尊?”

    “在这里,我们说了算,让你跪着你就不可立着!”

    “仅仅镇压于昊天而已,就敢直言对至虚,真不知道说你们神勇,还是骂你们白痴!”

    至虚星众神相当蔑视王者、灵空,于昊天虽在这一届中威势不弱,但二十六位天神中,也仅仅处于中游而已,这是因他们还没有认真,否则,哪里容得凌风这三只小虾米蹦跶?

    “我来震压你!”

    这时,虚空中飞落下一位强势人物,脸上的胡须像是一根根针,倒立于上,神目似铜铃,炯炯有神,要是瞩目便会发现那神目很不同,中心呈现出银色,非常细小,却像是点燃的银色天火。

    他身躯魁梧,气势盖空,血肉中正喷薄着银色华光。

    “彦栩!”

    人们倒抽一口凉气,特别是先前称赞过灵空的山村天神更是直皱眉,这彦栩不同于于昊天,在二十六位天神中是处于上游的人物,被列为五位顶级一级天神中的一尊。

    虽然,那于昊天也是五位顶级一级天神中的一尊,但第五与第三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而且。

    彦栩可不仅仅是一位天神,他是炼体与天力双重步入天神的可怕人物,寻常的天神碰上他,怕是连其血肉都扛不住,更不要说更可怕的天力空间。

    至少,人们知道于昊天在彦栩面前是不够看的。

    王者虽然夺目,但在人们心中,山村星辰天神总要弱势一点,还从未有人将他们列位到五尊里面。

    “来吧!”

    王者淡淡的笑起来,相当洒脱,不管是对上三大奇才人物,还是对上这位彦栩,他都是这种姿态,不卑不亢,乃王者风范。

    “镇!”

    彦栩气势爆棚,并不多言与废话,上来便是盖世伟力,双目中银色天火骤然间飞出,眨眼间便是滔天,狂暴的一塌糊涂,一举压落下来。

    呼!

    银色天火非同寻常,竟是将虚空镇压,引得那道纹在惊颤,色泽正快速变灰暗,似乎要焚毁一般。

    “炼体形成的天火!”

    人们惊呼不已,这种天火比丹田中诞生出来的天火还要霸道,只因炼体更难诞生出天火,可一旦诞生便是不死不灭的可怕神质。

    “炼体么?”

    王者嘴角微扬,这种体火的确厉害,但在炼体上他遇到过更妖孽的人物,连体域空间他都直面过,区区体火而已,何须在意呢?

    他背负一只手,而另一只手则是快速前推,顿时间,一柄掌刀飞射而出,携带着细小的利剑,骤然劈空。

    这是天尊剑空间!

    嗤!

    一道光闪过,那体火被劈开,分列向两旁,并没有让王者感受到多么可怕的威势。

    “白痴!”

    彦栩满目蔑视,这个白痴真当体火那么简单吗?

    嗡!

    下一刻,那体火骤然分列,形成一簇簇小火苗,而后闪电向中心飞来,中间似乎有力量牵引着,而当它们彼此逼近的时候,王者只觉得血肉灼热,身体赤红,似乎有一簇天火正在他体内点燃。

    “斩!”

    王者脸色惊变,终于知道这体火的厉害之处,它们由四周而来,只为点燃中心天火,那才是体火最非凡的威势,而他则是点燃这种天火的物质而已。

    他双手向前横推,还是那般洒脱,可在其身前一柄利剑正在出现,金灿灿的发光,四周朦胧着无尽雾气,若隐若现,但那气势则是在震荡着整个虚空。

    天尊剑吗?

    不仅仅是!

    受到凌风影响的王者,格局完全不同,因而不会局限于天尊剑往昔的辉煌中,而是另辟蹊径,尽可能地斩掉天尊剑的“杂质”,充分发扬其精粹,更是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演变成独属于他自己的天尊剑。

    这一步在洪荒之气中被催发出来!

    此际!

    王者亦在展现出那盖世洒脱,体火又如何?

    呛!朦胧着烟雾的天尊剑终于劈出,没有呼啸的风声,更没有吊炸天的气势,唯有那力量到极致的古老一击,只是在这一剑中,一些至虚星上的天神变色,他们比任何人都看的更清楚,那朦胧的哪里是烟雾啊

    ,那是洪荒之力。

    不可逆转的盖世之剑!

    当天尊剑劈过后,那体火徐徐颤鸣,而后分开,光芒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灰暗,噗的一声熄灭。

    天尊剑融入洪荒之力,何惧体火的力量?

    “结束吧!”

    王者淡淡的望向彦栩,这个人的炼体虽然不错,但到凌风面前差远了,由体火看其武道,虽然比于昊天更强势,比灵空都要厉害一点。

    但!

    他是王者!

    “天尊!”

    他仰天大喝,手中飞出一柄利剑,直刺虚空,而后它疯狂转动,一股狂潮巨力正因王者丹田那道空间而闪亮,龙卷风暴击穿九重天,而在其中的那柄利剑搅动九天风云,俨然是天尊剑。

    喀擦!

    天尊剑上交织着无尽闪电,每一道都像是一位天尊,虽然力量弱小,但那天尊的气势正在压落,而且每一位天尊身上都缭绕着雾气,由洪荒之力演变而成。

    这一剑劈落,势不可挡!

    “啊,爷要把你撕碎!”

    彦栩脸色难堪,竟然被这位山村星辰天神小觑,天尊剑又如何?恒天星辰的王族人物,他这一族又不是没有碰上过,可即便是天尊剑都要叩首!

    “猎天!”他张口喝道,丹田中喷薄出一柄战戟,虚幻而真实,里面倒映着山河日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