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说◎网 】,♂小÷说◎网 】,

    虚空沉闷!

    并没有人开口,像是凌风真的已离开。

    “你不想出来,那我便请你出来吧!”

    东方诗诗不想等下去,猜测那个人真的可能离开,而且她知道那个人不开口的意思,只要他不开口,东方诗诗就只能猜测出其身份。

    猜测出来是一回事,确定则是另一回事。

    “日出东方!”

    东方诗诗娇叱一声,四颗恒星骤然飞出,直压向虚空,那浩瀚天威惊动天地,威压整个星穹,一同飞向那片虚空,撕开一重重空间。

    而后。

    东方诗诗强势向前,亦要在那四颗恒天后步入虚空,直面那位人物。

    然而。

    就在她将要步入虚空的时候,却骤然间倒飞,满目惊色地望向虚空,接着四颗星辰快速而出,像是陨石一般直砸向东方诗诗,完全不受控制。

    “这是怎么回事?”

    东方诗诗一面躲闪四颗恒星,一面惊呼出声,这一幕真的太诡谲,对手竟是能够力压四颗恒星,而且让其不受损的飞回,这是东方盈玉也很难做到的事情。

    呼!

    下一刻,东方诗诗认真起来,腰间一闪,一根鞭子出世,通体以神秘的天道金属铸造而成,带着一股莫测气韵,仅仅是出世而已,便让虚空撕裂,空间爆鸣。

    啪!

    她手持道鞭,抽向那片虚空,而在道鞭上则是闪过一片虚幻的空间,神圣气势喷涌,像是一尊天道步步向前,碾压开那片虚空。

    这比日出东方不知道凶戾多少倍,威力超凡。

    然而。

    就在那道鞭打入虚空之际,一柄拂尘骤然自其中洒落下来,不受遏制的出现在东方诗诗面前,快速而不可躲闪,强势而摧枯拉朽,将东方诗诗打的横飞千里。

    嘭!

    她撞在一座山上,将那山轰出一个大洞,而道鞭的气势则是将整座山撕裂。

    “度神拂!”

    东方诗诗脸色骤变,终于意识到碰上多么变态的凶器,专打神魔的度神拂,不容躲闪,只要出世便是狂殴,同境界中很少有人能够躲闪开。

    它不够肃杀,可它够可怕!

    它毙不掉任何对手,但它能够让任何任何对手灰头土脸。

    不要说她,即便是至虚三奇才碰上这样的奇兵,也唯有被狂殴的份,以他们的速度与力量等,还躲不掉度神拂的奇诡,就是天道人物也看不透度神拂的奇诡。

    可以说。

    这样的奇兵要是落在天道人物手中,那就是真正的狂殴,能把天道人物活活气死,要是落在天尊手中,这种奇兵可能就不是简单的奇兵。

    其上烙印的可能是法则,亦可能是比法则还要玄奥的力量,除非能够看透其中的诡谲,亦或者力量完全碾压对手,否则很难躲过。

    比如。

    凌风要是用度神拂对付天道人物,那完全起不到作用,倒不是度神拂不够厉害,而是使用度神拂的人发挥不出其应有的威力,度神拂的神秘力量,天道人物看不透,但他们能够看透度神拂运行轨迹。

    但!

    天神还不是天道,而且凌风与东方诗诗间并没有那般天堑差距。

    “这是仿品吗?”

    东方诗诗满目惊喜,只要是武修,哪有不对度神拂起心思的呢?

    这样的度神拂在手,形同防御无敌,任何武道奇才都休想伤到他,他已先天立于不败之地,以前她只想追到凌风,获得至道力量,却没有想到在这里会碰上这样的奇遇。

    “那就看看这是不是真品!”

    东方诗诗闪电飞出,眨眼间便是千里,速度快的让人匪夷所思,而后,她手中的道鞭骤然间化成一头神凰,里面神圣空间排山倒海,力压乾坤。

    刹那凤鸣!

    放佛,一头真凰出世,翅膀张开,掀翻整个虚空,一时间狂风大作,天崩地裂,浩渺如烟的力量禁自向前横推,三千里空间尽数被这股力量摧毁,大地沉陷三千尺。

    波澜起伏,天地昏暗,一根道鞭似乎推开天地之门。

    哐!

    这是那道鞭发出的声音,那更是神凰煽动翅膀的颤鸣声,直接刺破虚空,杀向空间中的那位人物。

    可!

    就在道鞭撕开空间的时刻,一柄度神拂出世,携带着浩渺的力量,在虚空中放大,形成两柄大拂尘,一柄拂尘束缚住道鞭,将其生生掀飞而出,而另一柄大拂尘则是出现在远方,快速地扫向东方诗诗。

    于是。

    东方诗诗又飞了,身躯轰碎千里山河,衣服都碎掉了,特别是屁屁上,像是被人拍了一巴掌,让其想抓狂。

    “还真是不懂的怜香惜玉呢。”

    然而。

    她的话音方落,度神拂再起,在虚空中刻画一个字,等到东方诗诗才看清的时候,她已经横飞两千里,衣服撕裂的不成样子,要不是衣服中披着战甲,此刻怕已经完全赤果果。

    淡银色女神战甲,更显其清灵气质。

    “没?”

    “没什么?”

    东方诗诗看清楚刚才那个“没”字,他是想说自己怜香惜玉吗?

    可!

    下一刻,她又飞了,很没形象的,那文静天女的气质,那恬静优雅的魅力似乎正在向她挥手,即便东方诗诗心态很平和,此刻都忍不住要跳脚。

    他还是不是个男人?

    用度神拂欺负人算什么本事?

    “空?”

    东方诗诗望着虚空,想到那度神拂刻画的一个字。

    接着。

    她身躯在虚空中飞来飞去,虽然并没有受伤,但脸色很难看,形象尽毁,而度神拂刻画出来的字更阴毒。

    “陪!”

    嘭!

    她又飞了出去,东方诗诗郁闷的要吐血,堂堂二级天神,在虚界是顶级人物,却偏偏压制不住对手,人家根本不和你打,而且她猜测到下面的字。

    果然。

    度神拂又在虚空中刻画两个字。

    你、玩!

    没空陪你玩!

    要不是一直以来保持着良好的修养,现在东方诗诗就要骂人了,有这么羞辱人的吗?

    感情人家根本就没将自己当成对手,一直在虐自己,而且他称这是在“玩”,这很无耻的好不好?

    “混蛋!”

    东方诗诗强势动用终极力量,形成一片虚空,无尽星辰陨落,打向空间,的确将虚空崩开了,但那个人却已消失,早已离开这里。

    “天涯海角,我都要追到你!”东方诗诗气闷的说道。

    她摸着自己红肿的鼻梁,心便抽搐起来,对方是真的够狠,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又能够碾压她,让她想寻仇都找不到对象。

    她怀疑凌风,可怀疑毕竟不是真凭实据,他完全可将度神拂掩藏起来,仅凭气息,她又判断不出来。

    这种感觉,让东方诗诗相当不爽。

    ……

    “的确还不及东方盈玉!”

    凌风动用寸仙急速,以空洞及体域空间来压制自己的气息,一步迈出便已是千里,仅仅十几步便已出现在另一个方向,远离东方诗诗,快速突进。

    而且。

    空洞及体域空间的确大不同,连东方诗诗都不能看出问题,更何况是这里的天兽呢?

    他要是想横渡,就没有任何人物、天兽能够拦住他,他将比东方盈玉、上官问天、周奇天更快一步,这也正是以身伺道诞生的空洞可怕的地方。

    但!

    他并没有那么干,而是相当小心的前行,飞落在第五道天虹前,而此刻第五道天虹上已经闪闪发亮,三位奇才已烙刻在上面,时间匆匆,其他天神差距越来越大,远没有出现在天虹上。

    在确定不会闹出什么大动静后,凌风这才进行横渡,步入第五道天虹与第六道天虹间的山河。

    他速度很快,但因对上东方诗诗耽搁不少时间,因而等他出现在第六道天虹的时候,那里已被三位奇才点亮。

    显然。

    这个时候才能够看出真正的差距,三位奇才独领风骚,而其他天才则是相差太多,当然凌风知道还有不少家伙喜欢隐藏,他们不需要那么夺目。

    比如他!

    比如东方诗诗!

    终于,凌风在确定其他天神穿过第六道天虹没有引起波澜后,便横飞而过,出现在一片更壮丽的山河间,而这里与其他地域不同,山河大范围减小,开始向上空虚空道延伸。

    不同的是。

    凌风在这里感受到空间波动,那并非是天神空间,而是这虚界特有的空间。

    渡虚!

    何谓渡虚?

    渡过的仅仅是虚界吗?事实上,还有虚界内的空间,那才是真正的考验,天虹上的速度仅仅是个考验,而空间则是潜力、天赋及未来,可以说虚空道更重视的就是接下来的空间。

    “嗯?”

    忽然,凌风一愣,步入这里后,他的血脉沸腾,虚空神道的气势正在变得旺盛,像是狂澜在体内轰鸣,且越来越强烈,像是在这里有虚空神道正在渴望的空间、神物等。

    “虚空道,难道真的是这种虚空道吗?”

    凌风神目炙热起来,他知道虚空神道并非终极演变,应该还有更可怕的变化,只因圣主得到的不多,只能将其止步于此,而要是虚空道真迹落在他手中呢?

    那将完全不同!

    武道,血脉才是根本,只要找到其来源,凌风就要费尽心血去得到,这对他的未来太重要,依着凌风猜测,虚空神道应该针对的是“神”这个层面,而当其证道的时候,这将是前所未有的阻力。

    而现在他要努力克服这个阻力!

    ps:祝大家新年快乐,元旦幸福。

    2017我们挥手说再见,2018我们相会。

    2017感谢能够遇到你们,打骂不爽也好,祝福理解也罢,我很庆幸有你们;2018你们还在,细细想来,欠你们太多,而你们没有打死留香已经很不错了,感谢还有你们。

    祝福你们永远开心快乐,留香让你们很失望,希望后期的神魔不会让你们失望。

    这将是神魔的最后一年,我愿让大家愉快的看完这本书!

    感谢两年的陪伴!

    感谢你们的打骂与喜爱。

    感谢那些给留香指出错误的兄弟姐妹。

    感谢永远。晚安,好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