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说◎网 】,♂小÷说◎网 】,

    斗篷!

    当这位天神吐出这两个字的时候,在场众神均傻眼,没想到此届竟然出现这么一个奇葩,在虚界掩面行事,以斗篷出现,强势将一位一级天神镇压,直接干翻。

    这样的事情,虚界千百年来还是头一遭。

    而且。

    让人们费解的是,这货不快速向前,力求瞩目于虚空道,反而将一位天神干翻,这到底是恩怨?

    “啊!”

    忽然,那位一级天神悲鸣一声,望向胸口,哪里本有一枚玉坠,里面是他这些年来得到的资源至宝,可现在那玉坠已被人摘下,里面的至宝亦消失一空。

    那可是一位天神宝藏啊,里面的至宝不可一世,有些神物涉及到天道层面非常重要,却没想到就这般被人摘掉。

    “该死,那斗篷到底是谁?”

    几位天神满脸愤懑,这虽然不是杀掉他们,但情况亦相当严重,他们要经历多少年才能够得到那么多至宝啊。

    “天道小旗是被人捏爆的!”

    一位天神注意到那一级天神身上残余的灰烬,顿时脸色一沉,很明显那斗篷很狡诈,将其干翻后还不放心,虽然没有将其毙掉,却直接将其逐出虚界。

    这是血恨!

    等同于截断其势力步入虚空道的道,影响十分严重。

    “别让我们找到他!”一位天神郁闷的说道:“否则,我要将其打个半死!”

    “真是个奇葩!”

    一位年迈的天神冷眼旁观,对那斗篷很是蔑视,在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还贪那点蝇头小利,这到底是哪个势力出来的天神啊。

    还要不要脸?

    更重要的是,区区资源至宝在虚空道皆能够得到,只要你表现出盖世潜力,得到的会比这更多,而这位白痴般的天神竟然在乎这个?

    他应该争的是天虹烙刻!

    “虚界何止一奇葩?”

    另一位天神满脸冷嘲的说道:“一位死神,一位斗篷,这是两个奇葩!”

    人们额首,觉得真是那么回事,这两位奇葩似乎并不在意天虹烙刻,一位正忙着毙掉对手,而另一位则是忙着摘夺至宝资源。

    似乎这比天虹烙刻更重要!

    “能够将一级天神直接敲昏,而不被惊动的情况下,至少也是二级天神!”先前那位天神冷着脸说道,虚界皆是奇才人物,能够悄无声息干翻一级天神,就唯有二级天神。

    而且。

    一级天神没有这样的魄力,他们大多正忙着飞驰,想在天虹上显目起来,更何况,他们的境界与力量亦不容许他们做出这样的事情。

    于是。

    众神的神目便望向四周,打量着那些拥有二级天神的势力,审视的味道十足,这倒是让那些势力天神直皱眉,有几个势力心头直跳,觉得以其势力奇才的性格,未必就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

    咚!正在他们彼此审视的时候,虚空一颤,又一位奇才被扔出来,微闭着眼睛,直到脑袋着地才吃痛醒来,而第一时间便是倒飞,警惕地打量着四周,而等到他确定自己已被扔出虚界后,嘴角直抽,差点哭出

    来。

    “朱用,你碰上什么问题?”

    冷云宗的天神飞来,望着朱用,脸色难看吓人,朱用乃是一级巅峰天神,竟然还是这般被神不知故不觉地扔出来,这就让他们心头更凛然。

    “斗篷!”

    朱用下颌直颤,恨意很炙烈,当初他正在疾驰,忽然间一个榔头便闪电而至,精准地打在他的后脑勺上,那速度快的让他都要窒息,想躲闪都不太可能。

    而在匆匆回首间,他看到一位天神盯着个黑咕隆咚的斗篷。

    斗篷哥!

    斗篷哥真的很神武!

    “又是他!”

    四周众神气的直咬牙,特别是那些受伤的势力,更是恨不得将那斗篷撕碎,看看斗篷下的那张脸到底生的什么个贱样儿。

    “我的宝珠消失了!”朱用脸色灰暗的说道,他正在翻找。

    “不用找了,应该是那个斗篷摘夺掉了!”

    冷云宗的天神愤懑的说道:“这是个相当不要脸的天神,专门针对其他天神下手,完全不在意天虹烙刻,已经有一位天神倒霉,而你则是第二位。”

    “这真是奇葩中的奇葩!”

    血月天道皱皱眉,他虽然不喜这种作弊的手段,但这的确是虚空道的规则,没有实力与手段的人很难步入虚空道,即便这些人能够走到尽头,可真正能够步入虚空道的人数亦不会太多。

    不过。

    此届特别,奇才全面出世,因而虚空道也不会刻意限制人数,只要他们能够渡虚成功,便是虚空道的一员。

    可问题是。

    现在这两位着实让人头痛,一位强势的不死不休,一位专门摘夺至宝,完全将虚界当成狩猎场,这是要把虚空道的那些人物活活气死的节奏啊。

    更重要的是,他还顶斗篷!

    咚!

    第三位天神飞出,倒栽葱,脑袋插在泥土里,脸色灰白,他并非是被掀翻后扔出来的,而是被逼迫,自己跑出来的,否则,那货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李清,你碰上哪位奇葩?”一位天神关心的问道。

    “他自称斗篷哥!”李清心有余悸的说道:“我虽然竭尽全力,但的确非其对手,就是虚空盒亦被其夺走。”

    “又是斗篷……还哥?”

    “他是谁?”

    “不知道!”李清摇头,严肃的说道:“不说容貌,就是境界都看不透,但其表现出来的力量仅仅是一级天神而已。”

    “……”

    众神真的要气出一碗血,那位斗篷哥是真腹黑啊,疯狂到一定地步,完全不顾及他们这些势力的感受,他是要针对整个至虚星上的势力吗?

    然而,事情并非是这般。

    在接下来的一个时辰内,接连有数位天神被扔出,其中有至虚星的天神,亦有其他星辰天神,让众神面色难看,气的直哆嗦,就是血月天道都呈现出淡淡的怒色。

    显然。

    那位斗篷哥过分了,在这样下去,整个虚界都要混乱。

    诡谲!

    现在的虚界只能用这两个字来形容,向前的天神们不知道后方发生什么事情,而后来的天神更不知道,可在虚界前的众神则是深刻体会到那诡谲的气氛。

    虚界两奇葩!

    ……

    此刻!

    凌风正没形象地坐在地上,挑着火,烤着龙狼血肉,黄金油脂正从一柄利剑上滴落下来,散落在烈火上,发出嗤嗤声,烈火会变得更旺盛一些。

    肉香四溢!

    而后。他便盘坐在地上大快朵颐,神目望着距离他不过咫尺之遥的第四道天虹,眉宇间带着淡淡的笑意,在被那东方诗诗追踪之际,他直接狂暴,寸仙点亮整个虚空,让他在短时间内便飞驰五万里,躲开一头头

    天兽,仅仅比至虚三杰晚上茶盏功夫而已。

    在这里,他要飞过,势必会点亮天虹,但他却并没有这么干,而是优哉游哉地坐下来烧烤龙狼血肉。

    这一幕要是让其他天神看到,估计能够吐一碗血,他们拼尽生死,还不及这位更快。

    还让不让人活了?

    “王者凌空应该没这么快。”

    凌风一面啃着龙狼肉,一面沉思,说道:“那东方诗诗不等闲,应该很快便会追来,总是要想个办法的。”

    在将龙狼肉啃干净后,凌风便相当干脆的离开第四道天虹,身上的气息彻底消散,体域空间出现,而后,他飞遁进虚空,快速地向着身后而行。

    别人在意的并不是他在意的,而别人想不到的才是他想要想的。

    眨眼间。

    他消失在第四道天虹前,仅仅一刻钟的时间,就已飞驰五万里,出现在第三道天虹前,他身躯骤闪消失,身躯出现在千里远的山顶上。

    “她应该已向前追踪了吧?”

    凌风咧嘴微笑,贼兮兮的说道:“这位天女天生萌,可偏偏很聪明,聪明的让人不知道这就很可怕了,不过你这是在盗我版权啊。”

    “想针对我,给你一榔头!”

    凌风动用神图双目,望向远方,而后神觉全面展开,快速地向着前方飞驰,他要躲在后面,将东方诗诗干翻。

    东方诗诗想螳螂捕蝉,而他这位螳螂则是已在其身后——黄雀在后。

    谁捕谁?

    咻!凌风像是一道利剑穿空而过,快速向前,在短时间内便已嗅到东方诗诗的气息,他微笑一声便向着远方追踪,身躯则完全掩藏在虚空中,当他真正隐匿起来,即便是顶级天神想要发现他的行踪都是很困难

    的事情,更何况是东方诗诗这种二级天神。

    东方诗诗并未察觉到危险,而是正嗅着凌风留下来的气息,快速前行,而脸上的神态则愈加严肃,显然凌风的速度比她想象的更快,已经超出她的想象。

    她本觉得这是一件相当轻松的事情,可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般棘手。

    “还真是小觑他了呢。”

    东方诗诗呢喃道,神态变得急促起来,因为凌风的气息越来越淡,就要消失。

    而后。

    她便来到第四道天虹前,望着满地的骨头及那烈火燃烧过的痕迹,她有种傻眼的感觉,以她的聪慧程度不难判断出凌风来到这里的时间,那时第四道天虹才刚刚亮起吧?

    ps:今天遇到一些事情,真的太晚了太困了,脑袋昏昏沉沉的写不出东西,就先一更,明天可能要参加同学婚礼,估摸着还要一更,后天回来补吧。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