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缚天术!

    这是一门奇术,曾与古神再生术并列,演变到尽头是无解,一旦被束缚住,要么知道缚天术的运行,要么就是力量能够克制。

    以前。

    凌风在蛮荒秘境得到这种奇术,但在步入真神境后,几乎已是放弃,盖因缚神术已到尽头,能够束缚住武神,但对于真神则不奏效。

    古武塔有这方面的术法,但威力并不大,那时他对于这种古术很怀疑,觉得不过如此。

    因而。

    他将更多的精力倾注在以身伺道上,直到这时,他才猜测出这九道枷锁的来历,以道的雏形形成天地束缚,哪怕是天道人物都要忌讳。

    与其说它是真正的道,是仙力。

    凌风更想说它是缚神术的更进一步!

    “缚天术!”

    凌风咧嘴,更印证心中的猜测,这种古术早已流失,即便是古武塔得到也不全面,而他在这里找到进一步的古术,要是领悟而出,真正的缚天术便将出世。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很像。”落雨额首。

    “那就逐步验证吧。”凌风微笑着说道,他要从中推演出缚天术的演变与运行。

    “要是这真的是缚天术,你能够从中体会出这种古术,那在天神这个层面防御无敌。”落雨肯定的说道:“度神拂、缚天术,哪怕是顶级天神想要镇压亦不易。”

    说完。

    她飞向噬灵珠,不想让王者、灵空等人产生太多怀疑。

    凌风在七重门内盘坐十二天,让体内的众多力量交融,特别是空洞与空洞粒子发生质变,形同井喷一般,空洞粒子坐镇中心,释放出海量白光,至道与逆道完全相融,形成炙烈的仙力,虽然还不够多,但这可是雏形啊。

    这意味着凌风在天神境上迈出一大步!

    更重要的是。

    他的力量变得更莫测,已臻至一级天神究极境界,媲美二级天神,乃至于可横推,那强横的状态,让凌风变得更加自豪,毫无疑问,以身伺道因道的雏形出现,正在一步步揭开其神秘面纱。

    几天后。

    凌风飞出古武塔,落在至道山。

    忽然间,他脸色一沉,一道光自虚空中飞落下来,快过闪电,以他现在的力量竟是来不及做出反应,那简直不是天神的速度,哪怕他小心防御还是被其所趁。

    嗡!

    他眉心血肉颤鸣,却并没有奇光乍亮,唯有力永恒。

    那是一张古卷,正在凌风眉心中铺展而开,山河永耀,气势崩空,殷红的气息正由那山顶上汩汩涌出,弥漫向四周,淹没山下。

    气氛奇诡!

    凌风身躯僵硬,不敢动弹,他不知道这张古卷出现的目的,担心暗中有人在针对他。

    可!

    等待半晌,却并没有发现这座山有其他生物,而他也发现这张古卷很奇特,铺展开来就像是真正的山河,浩瀚无尽,当其细细打量时,不禁心惊。

    “至道!”

    这座山太熟悉,虽然变小许多,但凌风还是能够从中看出至道山的虚影,不同的是至道山没有那殷红的气息,更没有道气弥漫。

    “至道奖励?”

    凌风搞不清楚状况,但很确定这张古卷上并没有肃杀的气势,它温润如泉,正释放出清亮的力量,让自己很舒坦,至于其中的山河可进一步研究。

    “应该是一个古老势力的山河地势。”落雨的声音响起,它是仙灵能够感应到凌风身躯的变化,而其他人则不行。

    “他们找上我?”

    “似乎正是这样。”

    “这么说,那就唯有两种可能。”凌风直皱眉,气闷的说道:“其一,我碾压至道,他们觉得我能够放大这种力量,其二,我得到至道力量,因而就得到这个势力的认可?”

    “哥,你真聪明。”

    “我宁愿自己笨一点!”凌风欲哭无泪的说道:“其实,我真的是笨啊,没事闯什么至道山啊。”

    凌风想哭!

    当初,他步入蛮荒秘境,便被强行摁进逆神中,初时他的确受益,可后期完全是自己在发力,遭到多少血难?对上多少势力?

    一个逆神已让他身心疲倦,而现在又多一个?

    这特么不是坑人吗?

    我优秀怪我咯?

    “应该没那么严重,且看看那古卷中会出现什么吧。”落雨最后说道。

    “嗯!”

    凌风静下心来,并不慌张,以他现在的能力完全可压制古卷,不受影响,他是得到至道,可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现在的他,可不是任何人能够强求的。

    ……

    他并没有坐在这里研究古卷,而是直接向至道山另一方而行。

    夜长梦多的道理他很懂,他并不想耽搁,而在离开中心后,凌风便将王者、灵空等人放出,由他们来感受着山河的压制,磨砺自己的天神空间。

    “你真的闯过来?”

    灵空下巴都要惊掉下来,这个变态到底妖孽到什么程度?

    “并没有你们想象的那般可怕,所谓的至道山徒有虚名而已。”凌风“谦虚”的说道:“等你们力量足够时,亦可来闯一闯。”

    “我们读书少,你可不要骗我们。”灵空撇嘴道。

    “怎么会呢?”

    “至道是什么?”王者就比较直接多了,他想知道何谓至道。

    “一种道韵!”

    凌风并没有隐瞒,说道:“融合道韵的力量总是要可怕一些。”

    “明白了!”

    王者额首,融合道韵是他下一步要走的,而现在凌风点出,证明凌风已做到这一步,虽然有点失落,但更多的则是激动,那让至虚星奇才喋血的至道山,就这么被翻过。

    这证明凌风的潜力可能比那些奇才还要莫测,这样一来,他们能够在这颗星辰上闯出什么样的未来,就值得期待了。

    他们一步步向前,众神正在吐血,而凌风则是气定神闲,正在眉心研究那张古卷呢。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当然。

    凌风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的情况,在至道枷锁融入体内后,他现在不受任何压制,不仅仅是这至道山,还有至虚星上的压制,像是真正超脱而出。

    不仅如此。

    他还发现那至道力量对于很亲昵,就像是道力对道的亲昵一般,像个孩童正在雀跃父母,凌风一点点推测,而得出的结论则是……那张古卷!

    至道力量亲昵的是古卷!

    亦或者说,它才是至道!

    “到底是什么呢?”凌风闭目沉思。

    当他睁开眼睛时,两道流光正向这个方向而来,速度奇快,哪怕是王者、灵空这样的人物都要变色,几乎眨眼间,那流光就已到他们面前。

    啪!

    两只优美的玉足落在山石上,一位俏丽的天女自流光中飞出,秀发披肩,一缕刘海遮住额头,一席白沙披肩而落,包裹那略显消瘦的身躯,她不够丰满,但玉颜非常俏丽,像是一位小萝莉。

    但其身材高挑,气质优雅,又很羞涩。

    她像是不谙世事的小公举。

    呼!

    又一道流光飞落下来,比这位小公举落后一步,出现在众神面前,其中一位丽人飞出,身披赤红色战衣,将其火爆身材完全呈现而出,她气质偏火辣,容颜与先前那位萝莉玉女很像。

    不同的是。

    这位很火爆,不止是打扮形象,还有性格,简单的来说是野蛮!

    “咦?竟然还有几位?”

    那火辣丽人淡淡地瞄向凌风等人,由王者等人身上掠过,最后落在凌风身上,这货实在太招摇,在那无尽至道威压下,他竟是平静如常。

    还有比这更奇葩的吗?

    “你们是何人?”那火辣女问道。

    “这很重要吗?”凌风淡淡的笑。

    那文静丽人幽幽地望着凌风,很快又移开目光,像是做贼心虚一般,而那火辣女则完全没有顾忌,说道:“我就喜欢你这种性格,让我很想施暴。”

    “你们又是何人?”凌风皱眉说道。

    “这是你能问的吗?”火辣女很不满凌风的态度。

    “那我们是谁,干、你鸟事?”凌风毫不客气的说道。

    “你!”

    就以火辣女的脾气,这样的小子一年不知道掐死多少,这货竟然还在这里跳,她捏着拳头,咯吱作响,就要大步向前,将这货干翻。

    “姐,走吧!”

    那文静丽人似乎也受不了其姐这种性格,出声阻止道:“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哼!”

    那本火辣的性格,在碰上其妹的这种文静气质时,也禁不住止步,并没有火爆到底,而是很受劝:“算你们好运,别让我下次遇到。”

    “这也正是我想说的!”凌风争锋相对,区区二级天神而已,他不惧一战。

    “你!”

    火辣女又要爆,结果被那文静女一拉,便忍住心中的怒气,恶狠狠的瞪了凌风等人一眼,而后便向着至道山而行。

    “真想打她一顿!”灵空气闷的说道。

    “幸亏没有打起来,否则我们还真不是她们的对手。”王者松了一口气,两位二级天神,让人很有压力啊。

    “有意思!”

    凌风望着远去的两位丽人,神目中闪过一道奇光。

    几天后。

    他们飞出至道山,直接走向一座巍峨浩瀚的神国,那像是一颗浩瀚的星辰,比恒天星辰都要大,简直不可想象,但在至虚星却是很平常的事情。

    轰隆!

    正在这时,至道山虚光冲天,由山河间涌出,崩天裂地,而在井喷中心则是一张古卷,掩日月星辰,释放出海量天光,而后,那古卷才徐徐的散尽,消失在至道山上。

    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