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黄金枷锁!

    这是至道的力量!

    形同盖世天道,是空间的一种,像是天刀,能够劈开天地束缚,斩神诛魔,威力巨大,而一旦被其困住,则休想挣脱,将被活活勒死。

    那黄金枷锁针对的可是空间力量及血肉本身啊。

    “我就知道!”

    凌风微笑面对,先是将落雨等人扔进噬灵珠中,不受这至道威压,而后才全力面对这场属于他的争锋。

    至道对逆道!

    呼!

    黄金枷锁快若闪电,直接打向凌风的脑袋,像是通天而落,在打碎凌风脑袋的同时,还能够将其身躯劈成两段,那威势无与伦比。

    “谁更厉害呢?”

    凌风并不畏惧,反而显现出兴奋的神态,在她们进一步打听的时候,这座山就是重点,至道的力量正是凌风要克服的,他想知道连至尊星奇才都不可能够克服的至道到底有多么厉害。

    他双手闪亮,一个空洞出现,一拳便打向虚空,迎上那不可一世的黄金枷锁。

    砰!

    下一刻,两股力量在虚空中碰撞,揭开惊天序曲,打碎一重重山河,哪怕是在十倍巨压下,凌风的道亦不受多少影响,顺应天道才会遭到压制,而逆道则是以身为主,其他力量尽可瓦解。

    这一拳打落在黄金枷锁上,响彻着金属般的颤鸣声,接着,那黄金枷锁便瞬间溃散,由力量演化而来的力量在此刻完全瓦解。

    “这就是至道的力量吗?”

    凌风细细品味,抓住一股力量在手心把玩,强势姿态尽显无疑,而这要是让先前那些嘲笑过他们的天神知道,怕是会惊得当场昏厥。

    太变态!

    那可是至道力量啊!

    轰隆!

    骤然间,虚空响起惊雷声,一头头粗大的黄金神龙飞落下来,张口吐息,能够融化天地山河,而巨尾抽过来时,更是让至尊星上的山河瓦解,虚空出现一道道裂缝。

    这让人变色!

    要知道,至虚星的空间与山河远比其他星辰要坚固,在其他星辰上,真神亦可打裂虚空,而在至虚星上则没有这样的威势,就是一般的天神亦休想做到这一步。

    但!

    凌风更狂野,他横冲虚空,一拳打将而出,像是一道闪电,轰落在那空间上。

    嘭!

    虚空撕裂,形成碎片向四周飞散,凌风一步飞落,风淡云轻,而虚空中的一头头神龙则是顷刻瓦解,神龙亦是枷锁,但这种力量还影响不到凌风。

    他大步向前,不受阻!

    眨眼间,山河倒流,凌风已横渡三千里,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氤氲的天地,看不透前方,望不清后方。

    喀擦!

    正在这时,一道闪电劈落下来,没有任何灵性的光,唯有死力在颤鸣,威势非凡,气吞九天,它于平凡中呈现出不平凡的一面。

    这才是真正的可怕!

    死亡下的真相!

    凌风举拳轰出,对上那道闪电,崩道的力量全面盛放,那可怕的威势带着一股呼啸的烈风,卷起九重天的力量,摧枯拉朽,将那道闪电打得稀碎。

    嗤!

    可让凌风吃惊的是,那闪电竟是将其手臂刺伤,一股枷锁的力量正在渗透,伤势不可愈合,至道的力量像是他体内与以身伺道的力量碰撞。

    “还真是不简单!”

    凌风并不担心,直接将那闪电力量逼出来。

    而后。

    他横渡五千里,向着至道山更中心的位置而行,要从中闯出。

    下一刻。

    雷霆万道,像是天地之门被推开,一重重天压落下来,像是九道空间,威势超脱,即便是三级天神在这样的力量面前都要失色。

    这无疑是可怕的。

    “开!”

    凌风动用全力,焚道凶刃自体内飞出,携带着满天凶光杀向那雷霆中心。

    “万法皆空!”

    这是在那场天罚后,他第一次动用这样的力量,当一道光柱通天彻地而起时,那万道雷霆一道道湮灭,被打得稀碎,而后,力量逐步瓦解。

    “虚空万法!”

    他动用第二重力量,让空洞闪亮,让空洞粒子点燃,漆黑与白蒙蒙的光一同出世,像是两条烛龙,彼此纠缠盘旋而上,一举将虚空撕碎。

    轰隆隆……

    方圆三千里尽数湮灭,天力激荡,空间支离破碎。

    万道雷霆在这股力量中瓦解,这片神土形成空白地带,而凌风则是快速通过。

    “这就是至道?”

    凌风费解,皱着眉头,尽管他此刻满面鲜血,但仅仅是这般还是不够的,他不相信以至虚星上那些天才的能力走不到这一步,碾压不了这些雷霆。

    要是仅仅这般,至虚星就没这么可怕,更不会得到这般盛赞。

    “这还不是至道!”

    凌风以无比肯定的口吻说道。

    他闪电向前,横穿万里,开始通过至道中心,向着远方而行,要是旁人可能要松口气,黑夜已经过去,黎明即将到来,可凌风偏偏没有。

    黎明前的黑暗才是最黑暗!

    忽然,天黑!

    “啊!”

    凌风凄厉惨嚎,声音撕破长空,一只胳膊直接被劈掉,而一股看不到摸不清的力量正向着体内蔓延而来,摧毁血肉、崩断神骨,更伤及神魂。

    至道!

    道的至境是什么?

    千万人会有千万种不同的诠释,但大道万千,殊途同归,在力量这个层面上他们是相同的。

    “无形的道!”

    凌风满目肃然,终于意识到这至道是什么了。

    道韵!

    天音可形成道韵,风可形成道韵,雨亦可形成道韵,但这只是触类旁通,而真正的武道形成的道韵才是无敌的,当这种力量形成道韵,那就是摧枯拉朽。

    “那就用道韵来战!”

    凌风冷着脸,想知道顺应天道的至境会到什么地步。

    他气吞山河,手持焚道凶刃,一刃接着一刃向四周劈出,没有任何声音,唯有无形的道韵在流淌,但他每挥出一刃便会引来一片狂澜。

    啵!

    天音融入到凌风体内,在问道天神时,更是融入到空洞中,而现在空洞在焚道凶刃上放大,将这问道的道韵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

    呛!

    凌风一刃劈出,将那暗黑的空间撕裂,呈现出闪亮的白光。

    呼!

    骤然间,那黑暗的空间扭曲起来,形成漆黑的枷锁,而凌风此刻正处于这道枷锁中,躲不掉,逃不掉,直接被扭曲的枷锁锁住。

    而后。

    那无形的力量正在扭曲的枷锁中挤压,成倍的增加,狂暴的一塌糊涂。

    “虚空万法盛放道韵!”

    凌风大声喝道,以虚空万法来催动道韵,将这股力量推向巅峰,形成一柄利刃,劈天盖地,刃前刺出无尽烈风,正在与那黑暗枷锁对峙,发出嗤嗤声。

    这种力量对峙,看似风浪没有先前那般大,可却是最凶险的,一个不慎就要死于非命。

    啵!

    下一刻。

    虚空中掀起一股涟漪,凌风身躯倒飞,撞在那漆黑的枷锁上,张口喷血,脸色惨白,而那枷锁则是被撕开一片,呈现出圣洁的光芒。

    “空洞粒子!”

    凌风神目越来越亮,能够将他逼迫到这个程度,的确称得上是至道力量。

    但!

    这还不够!

    还不够凶!

    还不够霸道!

    嗡!

    空洞粒子盛放,白蒙蒙的光吞噬一切,哪怕是这黑暗空间与枷锁,而凌风则是手持焚道凶刃在枷锁中厮杀,将枷锁一片片的劈开,由空洞粒子来吞噬。

    他想要知道空间粒子的尽头!

    这是一场殊死较量,他不想死,因而只能送至道力量去死。

    喀擦!

    至道力量崩塌的更严重,成片凋零,已困不住凌风,但那扭曲的不止是黑暗力量,还有空间,要是凌风盲目地向外冲,可能会遭到扭曲空间的致命杀。

    他没有盲目,而是要用尽全力来吞噬至道力量!

    天道又如何?

    哥以逆道来吞噬!

    轰隆!

    终于,那扭曲的黑暗空间粉碎,力量完全融入到空洞粒子中,它就像是一块璞玉,需要精雕细琢,凌风雕刻的方向,便是它演变的方向,要是吞噬废品,它就是废品。

    现在。

    它吞噬的是至道,那它便是至道!

    至道消失,亦或者说是此刻的至道消失,不会再形成凌风的阻碍,而那扭曲的空间逐渐平静下来,不同的是,空洞粒子变得黑暗起来,其中吞噬海量的至道力量,再与逆道碰撞的时候变得虚空透明起来。

    接着。

    它便与空洞一般颜色,看不到摸不到,但它却是真实存在的。

    “至道与逆道相融?”

    凌风直接傻眼,这是什么鬼?

    他也没有想到会出现这一幕,不过这一步并没有完成,而是在徐徐运行,过程复杂繁琐,结果更是未知,但却为凌风打开一个方向。

    至道并不是不可镇压!

    而他这种逆道也还没有走到尽头。

    哗啦!

    忽然间,凌风变色,只因在空洞及空洞粒子上,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一道道圣洁的枷锁,将空洞勒的密不透风,似乎要将其中的力量挤爆。

    至道枷锁!

    这是力量极尽的终极演变,能够捆缚万道,无论是顺应天道,还是逆向天道,它都能捆缚。

    “这是什么?”

    凌风皱眉,感到心颤,这绝非等闲力量,很可能是造就他力量与境界瓦解的祸根,而且无论他动用任何力量,乃至于是焚道凶刃,亦劈不开这种枷锁。

    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