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彦额头上冷汗直流。

    他觉得自己的表现很到位,力度圆满,张弛有度,当着众人的面镇压少主灵瑞,应该给足这五位颜面,他表现的那般谦卑,而这五位更没有吃亏,难道还不满意?

    是的!

    他们很不满意!

    更可怕的是,这个人物竟然将他每一步都看透,分析的极其到位,连他的心里状态都一清二楚,这个人物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吗?

    这一刻,王彦正想把凌风团成团塞回去,蛔虫出来吓人很可怕的。

    “每个坏人做坏事都要付出代价的!”

    凌风义正言辞的说道:“否则,他们会觉得犯罪的代价不过如此,他们会变本加厉,那时不知道会有多少风华正茂的女子会受伤。”

    “这样的悲剧就不要重演了吧?”

    四周骤然森寒起来,那些正在旁观的武修们,眼睛变得凌厉起来,直到此刻,他们才知道那灵瑞与王彦的狠毒,这样的事情,他们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而要是这次放过他们,他们真的会变本加厉。

    届时。

    她们会不会是其欺凌的对象?

    王彦心中沁出冷汗,灵瑞则是惊骇地望着凌风,没想到这个被他蔑视的小人物,竟然是这般深不可测。

    “敢问如何称呼?”

    王彦脸皮僵硬的笑起来,上前一步,微微躬身说道:“这的确是我们的错,王彦愿意将这座楼拱手相让,还请几位不要推辞。”

    这是莫大的手笔!

    这座楼用日进斗金都显得小气,每日赚的满盈满钵,相当于一只会下金蛋的鸡,而现在王彦就要这只下金蛋的鸡送给凌风五位,这让很多武修羡慕不已。

    这犯错的代价还真心不小。

    “我们是谁并不重要!”

    凌风淡笑着说道:“这座楼太小,等到那个能够主事的人过来再说吧。”

    “你!”

    王彦神目间掠过一道冷光,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物还真的蹬鼻子上脸了,他已经拿出这么大的诚意,而对方竟然还不愿意松口,难道真要废掉灵瑞吗?

    “山河亦会相逢,几位当真不考虑考虑?”王彦声音变冷起来,说道:“即便几位不考虑,应该也要知会家里一声,他们总是会慎重考虑的。”

    这是威胁!

    他是想说,你们这般逼迫,那就是要与我们死磕到底,因为这点小事便得罪一个势力,应该并不值得吧?

    而且。

    他觉得凌风几位还是太年轻,不知道轻重,应该让家里的人物来考虑,有时候对错并不重要,利益才重要。

    “年轻人做事太容易冲动!”

    “老人家做事就太不知轻重!”凌风微笑着说道。

    “人活着才能享受!”

    “那你便不要享受了吧?”

    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一位老人带着一个瓷娃娃般的小萝莉而来,仅仅两人而已却像是千军万马。

    气场盖世!

    蔑视天际!

    他冷视王彦,身上并没有盖世气势压制而来,却已让人感觉浑身冷汗直流,至少王彦是这种感觉,他觉得这位老人太盖世,那气场是在久居上位才能养成的气质。

    “哥!”

    那瓷娃娃脱手而出,快速跑到凌风面前,像是小娃娃一般,顺着凌风腰便爬到凌风的怀里。

    “你怎么来了?”

    凌风爱惜的摸着落雨的小脑袋。

    “他们说有人欺负哥,我就和秦爷爷一同过来了。”落雨娇憨的笑着。

    “他们?”凌风一愣。

    “是啊,他们好像很生气。”落雨认真的说道。

    “那你们是怎么知道的?”凌风目光闪烁。

    “不知道怎么回事,消息就到我们手里,据闻神魔战场的人物正在回来!”落雨非常气闷的说道:“哥,我也很生气,他们竟敢欺负你。”

    “他们欺负不了我!”凌风相当自傲的说道。

    “他们要回来?”

    这句话是向秦虹问的,落雨知道的不多,但秦虹一直负责这件事情。

    “他们该回来!”秦虹郑重的说道,人主等顶级人物将离开这里,走向至尊星,这对于逆神太过重要,他们每个人都要回来。

    这是离别,更是壮行!

    “那就回来!”凌风额首,他理解秦老的意思。

    “消息来自于她们,她们还在对吗?”

    秦虹的声音在凌风的脑海中响起,并未让其他人物知道,他问的很是莫名其妙,但凌风偏偏听懂了。

    他能够瞒住其他势力,但瞒不住秦老。

    寒如月还活着,而他们受“欺负”的消息,莫名其妙的出现在秦老手中,这不很奇怪吗?

    要知道。

    人主、逆主现在不太过问逆神的事情,大多是秦虹在处理,而事发的时候神火山这面的蝴蝶还没有打听到消息,还有什么势力什么人物有这样的能力?

    唯有真正的蝴蝶!

    其中种种掠过脑间,秦虹心都要沸腾,他猜测到一个非常可怕的真相,逆神精锐还活着!

    凌风满面微笑,以神魂传音道:“在,他们每个人都在,先前因担心秦老不太会演戏,因而便没有知会你。”

    “我知道的!”

    秦虹在心中说道,而后他狂笑出声,开口道:“我知道的,在我过来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他们来了。”

    “什么?”

    凌风脸色一变,这事情就严重了,这小小波澜,竟然要将整个逆神激怒,而那位杨主似乎压制不住,这是要将整个逆神带到明面来的节奏啊。

    他们要干什么?

    秦虹能够感应到,那其他势力更能够感应到,届时他在这里、乃至于整个星空的布局就会彻底瓦解,这影响就太大了,得不偿失。

    “放心!”

    秦虹像是知道凌风的担心,解释道:“你感应不到,但我能,这是他们的意思。”

    “嗯!”

    凌风额首,这是逆神想让秦虹知道,他才能够知道,而逆神不想让其他势力知道,他们便不会知道。

    这就是力量!

    两人低声交谈,完全无视王彦及灵瑞。

    正在这时,四周哗然,几位中年人物在四周众人簇拥下,出现在秦虹与凌风面前,风尘仆仆,衣衫上满是褶皱,这对于他们这些人物来说很影响形象。

    但!

    此刻,他们完全顾及不上。

    “凌少!”

    其中一位中年人物谦卑的走到凌风面前,恭敬的说道:“鄙人朱灵荣,乃是这个不成器朱灵瑞的父亲,我知道灵瑞得罪凌少,因而前来请凌少放过这孩子一马。”

    低姿态!

    这正在期盼的灵瑞傻眼,更让正在等待的王彦傻眼。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们这个势力虽然不是顶级势力,但也不容小觑,何须向这个些人放低姿态?

    啪!

    凌风反手一巴掌抽在朱灵荣的脸上,冷声问道:“懂吗?”

    “什么?”

    啪!

    “懂吗?”

    “这……”

    啪!

    “懂吗?”

    满场皆惊,人们吓得直哆嗦,那可是七窍背后的大人物啊,连神明都要仰望,可现在却被一位青年抽脸,打得不敢反驳更不敢生气。

    这……太奇葩!

    这……太惊奇!

    而灵瑞、王彦则是吓得直接跪了,他们到底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人物,他们知道这位大人物的性格,要是没有背景没有实力的人物敢抽他的脸,怕是此刻已死于非命。

    凌风还活着,只能证明一件事情。

    他们惹不起!

    啪!

    又是一巴掌抽在朱灵荣的脸上。

    “懂吗?”凌风还是这般问道,其他人完全被打蒙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不说谁特么懂啊。

    “懂了!”

    朱灵荣满脸血肉模糊,他没有擦拭,更没有皱眉,他一个细微的动作就可能引起一场灾难,当他知道灵瑞竟然惹上这一位的时候,他恨不得将其掐死。

    连顶级势力都退避三舍,你找死啊?

    更可怕的是。

    此刻,一位位凛冽的人物正立于这座楼前,他们不言不动,他们冷酷肃杀,他们正在等待着一个命令,而神火山那面,逆神众正从神魔战场回来,天道宗的两位天神已腾空坐镇,精锐正在出世。

    这是什么意思?

    逆神众正在等着一个结果啊,只要凌风稍不满意,逆神众就会让他们很“满意”。

    而且。

    他真的懂凌风的意思,做错的事情就要付出代价,做错的人更要付出代价,凌风不是在为逆神四位天女寻个对错,他们并不需要,但那些受害的人则需要。

    “凌少,犬子犯错,的确对不住凌少及四位天女……”

    “嗡!”

    灵瑞直接脑袋炸了,手脚麻木,妈呀,他刚才调戏威胁的竟然是四位天女……天神!

    “因而,我会废掉灵瑞。”

    朱灵荣羞愧的说道:“教子无方,愧对七窍,这楼因我们而失色,要是凌少不嫌弃就让麾下来打理吧。”

    说完。

    他满目期待,他说的可不是这座楼,而是整个七窍,而在场的个个是人精,焉能听不出来?

    可真正能够听懂的不多。

    朱灵荣想送的不是整个七窍,而是要傍上逆神,这将是天大的福泽,那武陟就是最好的例子,自傍上逆神,由小小武国皇子,一步登天,现在则是打下浩瀚山河,坐拥三十万里疆土,这岂是区区七窍可比?

    “你做梦!”

    凌风转身便走,不过在走过王灵荣时,略微停顿,声音淡淡的响起:“代我向徐老问好。”

    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