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诛天四剑!

    这是天地间非常可怕的四柄道剑,威力非凡。

    据闻。

    这四柄道剑曾沾染过天道人物的鲜血,因而变得极其凶戾,在万古时期,这四柄道剑曾经同时出现过,引发天地狂澜,多位天道人物因其而殒命。

    而现在。

    这四柄道剑出现在神火山上空,哪怕是由闪电形成,但那夺空凶威还是让人心颤,就是周天这等人物都寒毛倒竖,越是强大,越是对这种凶兵忌讳。

    呛!

    诛天四剑发出清亮的声音,在虚空中迸射出万道豪芒,而后便直刺下来,飞向神火山,向着古武塔七重门而来,剑体直接穿透,哪怕是道纹都不可能影响到天道规则。

    这是天罚!

    刺啦!

    那雪亮的光照亮七重门空间每个角落,其上凶威更是让道纹灰暗,而后它们便一同劈向中心空洞及空洞粒子,这种逆天的神物注定要被诛天四剑劈掉。

    但!

    空洞正在发光,通天彻底,其中飞出一道光柱,形成湮灭狂潮,打向诛天四剑。

    万法皆空!

    这是曾经在星辰道、天古道上让诸多真神失色的力量,而在十道空间彻底融合后,万法皆空已进入其中,形成其中的一种力量,而它发生质变远比先前更霸道。

    嘭!

    万法皆空打在一柄诛天道剑上,发出虚空颤音,两者激战,一道道蘑菇云正在攀升,可怕的涟漪可劈开虚空,可横斩万道。

    而且。

    在激战的过程中,那万法皆空正在发生变化,光柱灰暗下来,唯有空洞永恒。

    咚!

    一柄巍峨如山的诛天道剑,竟是被万法皆空形成的空洞镇压,生生崩飞,这样的事情要是出现在神火山怕是会引起天地动荡。

    然而。

    这不过是诛天四剑中的一柄而来,在其他三柄诛天道剑飞来的时候,古武塔都已沉闷起来,万法皆空能够威压其中一柄,但这三柄道剑呢?

    忽然!

    空洞剧烈颤鸣,其中黑芒翻腾,像是有一头生灵要出世,可实则上却并没有任何生灵飞出,唯有那无形无相的湮灭威力。

    虚空万法!

    这是万法皆空与道韵融合的神圣力量,看不见摸不着,却最是凶狂。

    当!

    一柄诛天道剑被击飞,其上闪电都已暗淡下来,显然虚空万法远比万法皆空要凶狂的多,不仅仅是镇压诛天道剑那么简单,而是磨灭!

    接着。

    虚空万法强势崩出,与其他两柄诛天道剑硬撼,打得古武塔晃动,道纹不稳,就是天宇上的黑云都在动荡,它与诛天四剑是一体的。

    仅仅是接触而已,空洞以自己的力量硬生生压制住诛天四剑,这要多么妖孽啊。

    要知道。

    力量是需要武修来掌控的,也唯有武修才能够将力量发挥出到极致,而现在空洞仅仅靠自己就能做到这一步,可见其凶狂到什么地步。

    ……

    空洞及空洞粒子正在剧烈翻腾,而虚空中的虚空神脉则是在狂烈运行,由虚空色变得殷红起来,像是真正的血脉,而后那血脉上开始淌血,滴落下来便会焚烧空气。

    海量星力、灵气正狂暴而至,涌入虚空神脉中,而后由空洞中翻滚而出,空洞粒子在发光。

    忽然!

    在那虚空神脉四周似乎有灰暗的虚影出现,让其运行的更疯狂,而其终点则是会碰撞出瀚海狂涛之声,那里像是有一颗心脏在跳动。

    滴滴鲜血飞落。

    可那鲜血很快便滋生出血肉,出现在虚空中,接着血肉滋生骨头,一块块出现,让那道虚影变得更真实几分。

    然而。

    诛天四剑并没有给虚空神脉太多时间,而后闪电杀至,其上的力量压向空洞。

    咚!

    这时,不仅仅是虚空万法出现,就是那非凡道韵已打将出来,一同力压诛天四剑,与其锋芒碰撞,不过此刻的诛天四剑远比先前更凶狂,竟是将道韵劈开,将虚空万法压制。

    空洞毕竟是力量!

    失去凌风的控制,它的力量正在消磨,发挥不出其应有的气势,而诛天四剑则是天道,其凶性正被进一步激发出来,通天光便是证明。

    喀擦!

    道韵撕裂,发生悲鸣声。

    嘭!

    虚空万法被劈开,被犁出一道雪亮的“伤口”,而那伤口的前方则是虚空神脉,显然诛天四剑是意识到什么,因而要毁掉虚空神脉。

    “叮!”

    这时,那一直没有动静的空洞粒子发光,白蒙蒙的像是雪花落在地上溅起的白光,可正是这种白光,却生生压制住诛天四剑,顶住它们杀来的势头。

    僵持!

    这就是空洞及空洞粒子能够做到的极限,它们打不掉诛天四剑,因而就只能坚持到最后,哪怕是徒劳。

    时间匆匆。

    空洞及空洞粒子越来越灰暗,力量消耗很大,而且这个时候虚空神脉并没有提供海量的星力与灵气,似乎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发生。

    在虚空神脉四周,血肉更真实、神骨在闪亮,而那道虚影的轮廓已经出现,清瘦单薄,可锐利的眼神正在诉说他曾经的非凡伟岸。

    呼!

    血肉横飞、神骨镶嵌。

    虚空神脉完全进入其体内,这一幕就像是支离破碎倒着发生一样,初时,那血肉速度很慢,可片刻后便如飞发生,在短时间内,那个人的棱骨就已清楚的被雕琢呈现出来。

    披肩长发,丰神如玉!

    气质盖空,睥睨万道!

    这就是神韵!

    这就是凌风!

    他微闭着双目,那流失的精血与血肉神骨等还在飞来,特别是神魂需要更多一些时间来恢复,而空洞及空洞粒子就是要为其争取到这个时间。

    嗤!

    终于,空洞与空洞粒子坚持不住,黑芒与白蒙蒙的光正在溃散,像是情人的眼泪,而诛天四剑则是神勇的劈落下来,要将空洞与空洞粒子彻底毁掉,更要将那个正在重生的人诛灭。

    势不可挡!

    “天……道……”

    然而。

    就在诛天四剑要劈落在空洞上时,一道嘶哑的声音响起,形同梦呓一般,可正在那时,沉寂在七重门的天道凶刃骤然发亮,闪电出世,其上一层层光溃散,焕发出晶亮的颜色。

    嗷!

    凶刃内似乎盘坐着一头狼,飞来时发出震空的怒吼声,它憋着一口气!

    天道想要湮灭它的主人,天道要诛灭他的意志,天道凶刃岂能忍?

    不过,它空有凶刃却没有力量,空洞及空洞粒子难以催动它,唯有那个人。

    现在。

    他醒来!

    当!

    涟漪乍现,天道凶刃的豪芒击破十三重天,像是被激怒,更像是对天道的愤懑,此刻的天道凶刃光芒千万重,其内镇封正在撕裂,显现出真正的剑体。

    其上没有雕刻着真龙,没有雕刻着神凰,更没有道纹。

    它不需要!

    那会束缚它的力量!

    它就是极尽!

    咻!

    天道凶刃横空而至,出现在空洞与空洞粒子前,其上气势傲空,生生地将诛天四剑逼退,要是旁的天道利器在对上诛天四剑时会颤鸣会敬畏,可天道凶刃不会。

    它在狂傲,更是在藐视!

    天道又如何?

    诛天又如何?

    当那个人醒来,天道亦休想镇压!

    他们要逆道!

    像是感应到凌风的苏醒,空洞及空洞粒子正在闪亮,无尽星力与灵气正疯狂涌来,填满整个空洞,而后,它们呼啸着冲向凌风,快速进入其丹田。

    在那一刻,凌风睁开眼睛,四周的血肉与神骨快速飞过来,让他的躯体圆满。

    在那一刻,天道凶刃发出欢喜的轻鸣声,它早已与凌风心意相通,能够感受到他此刻的意志,意志所向,天道亦可征服。

    一只手伸来,轻盈地握住天道凶刃。

    “以前,你没有名字。”

    凌风眼睑微敛,微笑着开口:“那时,我的境界不够,不能驾驭你,但现在我会让你征天而上,让你藐视天道,让你的光照亮古今未来。”

    “焚道,这个名字你喜欢吗?”

    “嗷!”

    天道凶刃上粉末重重飞落,剑体更显剔透,流光溢彩,凌风的实力在进步,一步一步将天道凶刃上的镇封撕开,而现在天道凶刃还称不上出世,但已充满灵性。

    此刻,它是活的!

    它在向凌风表现出自己的欢喜,它喜欢这样的名字,焚道,天道亦可焚!

    “我知道你会喜欢,那我们就一同焚灭这天道吧。”

    凌风微笑,更凛冽。

    他抬起眼睛,望着诛天四剑,嘴角噙着冷嘲,焚道在手区区诛天又能奈何?

    “道可焚!”

    凌风手持焚道,空洞快速运行,强势压出融入到天道凶刃中,焚道上的光吞噬天地,变得漆黑如墨,而后那空洞便形成傲古一刃。

    唯一刃而已!

    声音消失,天地消失,诛天四剑在此刻竟是战栗起来,它们在天道凶刃上感受到那焚灭万古的超凡气势,放佛万古前那一劈开整个星空的利刃再次出现。

    那一刃让多少利器失色?

    那一刃让天道充满惧意。

    而现在,焚道正在步入这一层次,凌风主控那就是完全不同的肃杀。

    刺啦!

    一道光劈开今古,斩落在诛天四剑剑体上,任由它们千般挣扎亦是徒劳,那剑体在虚空悲鸣,裂痕一道道出现,而那狂野的力量更是将它们直接打飞出古武塔,出现在黑云中。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