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神火山!

    这座曾经响彻大陆的山,现在远没有先前响亮,虽然这里坐镇的是天道宗,但很难复制逆神的壮丽,不过这里还是整个大陆瞩目的中心。

    逆神虽然弱小,但只要不死就能死灰复燃。

    凌清、独孤雨月等正在闭关,秦虹仰躺在竹椅上,微闭着眼睛,像是周遭事物都不能引起他的兴趣一般,哪怕在神火山上立着几位顶级真神。

    这里的逆神众不多,显得有些颓丧,死气沉沉,偶尔才会出来几位人物,却很是惊奇地打量着那祭坛前几位人物。

    整整半个月时间。

    秦弑天、玲雪文、秋书怡等真神就这般立着,逆神偶尔会有人过来劝说,但凌清、云溪等人却并没有出面,就是秦虹都没有正眼看过他们。

    这意味着什么?

    他们心中很生气!

    逆神精锐在星图中征战,为整片大陆付出多少生命,可裂神天这些势力却打压逼迫他们,现在的逆神越是颓丧,秦虹心中的气便会狂烈几分。

    秦弑天、玲雪文、秋书怡等真神身上烙印着势力,哪怕他们是凌风的生死伙伴,亦不会受到逆神优待。

    “他在生气啊。”

    秦弑天叹息着说道,神目很是悲伤,裂神天真的下了一步臭棋,他们以为在这里将逆神打压,便能够得到最大的利益吗?

    星空呢?

    逆神只要发展起来,整个星空便是逆神的,特别是地藏星与恒天星辰,只要逆神足够壮大,他们想要重返神武大陆就不会太困难。

    更何况。

    焚天尊坐镇地藏星,完全能够镇住神武大陆,他们势力想要飞向恒天星辰,必然要通过地藏星,要是逆神在那里下死手,有多少势力能够活着?

    神武大陆太小,而星空很大!

    而且。

    秦弑天还知道裂神天那位老先生在动手前犹豫过,以那位人精的聪明程度,他肯定能够抓住这个细节,因而逆神对裂神天的态度就有点平淡,远没有西神岛那么热情。

    当然。

    最凄惨的则是秋书怡,诸天禁区的这位真女被逆神敌视,这一点他们能够理解,要是现在天族胜利,逆神完全没有活着的可能,这是生死大恨!

    他们能够让秋书怡站在这里,完全是看在凌风的颜面上,否则早就下杀手了。

    “是啊,他在生气!”

    秋书怡美目中掠过一道哀伤,本来他们距离就很远,现在怕是更远了,她实在不能理解为何诸天禁区会站在逆神的对立面,目光就不能放长远点吗?

    她更伤心的是,势力中的那位老人完全不顾及自己的感受,明知道自己在努力,努力赢得他的心,可还是这般选择。

    诸天禁区不在乎她!

    她不过是一枚弃子而已!

    而现在她更是要被逆神敌视,被凌风漠视,她像是一头孤狼,姥姥不亲舅舅不爱,星空很大,大到空旷,大到让她窒息。

    她无家可归!

    她无依无靠!

    “他有生气的理由!”秋书怡声音嘶哑的说道,她心口有道伤,掩埋着过往的欢喜悲离。

    众神心中难过。

    站在势力的立场,我们希望逆神能够原谅他们,站在逆神的立场,他们知道这不可原谅,然而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飞来,或许这改变不了什么,但至少能够让他们心里好受些。

    因为,他们是生死伙伴!

    但!

    时间已匆匆半个月,凌风还是没有回来,这让他们心情更低沉,显然以逆神的能力,凌风不可能不知道他们就在这里,而他没有回来,说明他还不想见他们。

    不见,便是回应!

    “他们不懂逆神啊!”

    玲雪文悲伤的说道:“逆神要的不是这片大陆,更不想成为孤狼,他们想要征服星空就需要盟友,我们本来是合适的,却越来越远。”

    “这片大陆束缚住他们的格局!”

    “是啊!”

    秦弑天苦涩的笑道:“要是逆神只想着征服,我们亦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他们怎么就看不懂呢?”

    “他们不爱我!”

    秋书怡满目悲伤地望着祭坛,忽然觉得自己很冷:“他更不爱我!”

    秦弑天、玲雪文望着秋书怡,沉沉叹息,曾经他们看好这位真女,凌风虽然没有说,但他们能够感觉到这位真女正在走进他的心。

    但!

    那场道战将美好的爱情毁了。

    ……

    又过去三天。

    沉闷的逆神因人主归来而呈现出几分生机,秦虹睁开眼睛,逆神众纷纷“出关”,唯有凌清、云溪等没有出现。

    “你们怎么来了?”

    凌风望向正立在祭坛前的几位真神,微笑着说道,像是他才知道秦弑天秋书怡他们过来一般。

    “正巧回来,就觉得应该过来看看。”秦弑天笑着说道。

    而秋书怡更直接。

    她直视着凌风的眼睛,她想要知道他是个什么态度,而凌风也没有让她失望,淡笑望来:“书怡,你清瘦了。”

    一股暖流趟过心间,秋书怡的美目忽然湿润起来。

    在她回来的这些天,诸天禁区的人物并没有出现,像是完全不知道她回来一般,而这个人物回来问的则是你清瘦了,他还是关心她的。

    “嘿嘿,书怡是真的清瘦啊,这些天倒是把她饿着了。”秦弑天在一旁笑道,他不想气氛太沉闷:“这神火山我们还是首次上来,你不带我们参观?”

    “这里就是神火山最美丽的地方,这就是我们的风景。”

    凌风微笑着说道:“你们来了,那就多看看吧。”

    众神心中一沉,虽然脸上还努力挤出笑容,但心中却更苦涩,祭坛立着一面面墓碑,记录着曾经牺牲的逆神众,凌风不提其他风景秀丽的地方,着重提这里,让他们多“看看”,看看他们是如何牺牲的,看看他们死的冤不冤,更看看他们会不会原谅那些势力。

    气氛沉闷下来,众神张张嘴,愣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我在看!”

    秋书怡郑重的说道:“我看了半个多月,我敬重他们的牺牲,我肯定他们的付出,如果可以我想用一辈子的时间来多看看他们。”

    秦弑天、玲雪文等惊诧地望着秋书怡,他们在回避的话题,而她则是直接点出。

    而且。

    她在表达一种意思,她想用一辈子的时间来镇守祭坛,用自己来赎罪,她更是赤果果地在向凌风表示自己的心意。

    凌风愕然,当场愣神。

    他心中酸涩,这个女人比他想象的更优秀更坚持,她只是想努力的靠近自己而已。

    “饿了吧。”

    凌风上前,拍拍秋书怡的肩膀说道:“逆神准备了饭菜,我们去吃饭吧。”

    “我是认真的!”秋书怡直视着凌风。

    凌风目光有些躲闪,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小气,有些事情不该由他们来承担,这些事情更不该由他们来弥补,她很执着她很单纯。

    “胜利属于我们,这就是你过来的理由吗?”凌风声音硬朗起来。

    “是!”

    秋书怡直接说道:“虽然错的是他们,他们可以不在乎我的感受,但他们毕竟是我的至亲。”

    顿了顿,她又接着说道:“要是他们胜利,我会倾尽全力,我会用生命来挽回,我在乎他们,亦在乎你!”

    表白了!

    表白了!

    秦弑天瞪大眼睛,玲雪文压制呼吸,秋书怡就是秋书怡,比以前更火辣许多,她没有躲闪,更没有脸红,但美目中却多一抹湿润的感情。

    “你信吗?”

    “……信!”凌风额首,他能够看出秋书怡那真挚的情感,更能理解她。

    “如果你愿意,我会嫁给你!”秋书怡更直接的说道。

    风云变幻,世间亘古!

    在这一刻,秋书怡已经压制不止内心的感情,她已经失去太多,至亲的漠视,而现在她只想为自己拼搏一回,哪怕伤痕累累。

    凌风呼吸急促,如果说叶欣然是霸道的话,秋书怡这是甜蜜的利刀,她像是一头小鹿就这么横冲而来,一头撞进凌风的心脏。

    愿意吗?

    不愿意吗?

    她那么单纯又执着,她那么深情又善良,她因诸天禁区而来,她愿意用生命来守护逆神的牺牲,她愿意漠视整个天地的嗤笑而嫁给他。

    这样的真女,让人不忍伤害。

    逆神众在旁,他们能够体会到秋书怡体内喷薄的炙热感情,以前他们恨,现在却恨不起来,秦虹轻轻的叹息,在诸天禁区与逆神对峙的时刻,秋书怡无疑是将自己推向整个诸天禁区的对立面。

    她任性,更深爱!

    “哎呀,书怡姐姐来啦。”

    正在气氛压抑的时候,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柳舒舒很不合时宜的出现,眉眼如歌,拉着秋书怡亲切的问候,而凌清、云溪等亦出现,将秋书怡围在里面嘘寒问暖。

    开玩笑。

    人主怎么可能被这个逼宫的秋书怡骗走?柳舒舒不答应,凌清等都不会答应,凌清等人的性格过于恬静,这个时候反而不适合出面,而柳舒舒大咧咧的鬼灵精,直接搞破坏。

    “你想逼宫求爱,本姑娘不同意啊!”柳舒舒在心中说道。

    秋书怡一面回应柳舒舒等玉女,一面心中苦涩,不过凌风犹豫过,这就证明他心中在意她,任重道远啊。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