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问仙、铸仙!

    这两个势力步入恒天星辰,拉开逆神未来格局,他们是逆神的“粮草”,想要让逆神彻底发展起来,“粮草”肯定要充足,否则,逆神就是空中楼阁。

    与问仙不同。

    铸仙进来的很平静,没有惊起任何风浪,更没有所谓的真神利器、天神利器拍卖,现在的铸仙水准还不够,他们需要进一步的浸淫,直到能够出世的那一天。

    不过。

    王族、虚空门并未轻视,而是非常重视,现在整个恒天星辰谁敢小觑逆神?哪怕是其中一股力量。

    当然。

    他们更好奇逆神的其他力量,这种“粮草”完全可放在明面,但真正的刀锋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而且直到现在他们都不知道逆神到底有多少势力,他们看不透,这才心惊。

    几天后。

    烛龙与毕方并肩而来,坐镇恒天星辰,让众多势力吃惊,以前他们觉得逆神没有半帝这种人物,现在才发现逆神的半帝能够让天道人物都心颤,而烛龙那非凡的力量更是让许多势力重视。

    没辙啊。

    于天亮间,天神会成片惨死,于天黑间,众神俯首,要是真的血拼起来,这两位简直就是禁器。

    更何况。

    这里还有两位天道人物,凌风并没有让御道回去,现在神武大陆由闻老坐镇足够,至少其他势力天道短时间内不敢出现,否则,就等着去坐镇天魔星吧。

    仅仅一位天道人物,凌风并不放心,因而便让鸣天兽也在这里坐镇,防止混元教等势力狗急跳墙。

    “是时候让那两个势力增加点信心了!”

    凌风起身,望着远方,他知道王族、虚空门都还没有尽全力,盖因他们看不透逆神,在逆神没有尽全力的情况下,那两大势力怕是在忌惮。

    他们想知道逆神的刀有多么凶,凌风便让他们知道。

    “寒如月!”

    “在!”

    一个声音响起,虚空中一位俏丽的玉女出现,正是在神武大陆已死掉的寒如月。

    “隐!”

    “在!”

    隐徐徐而至,飞落在凌风面前,眉宇间没有任何激动,逆神走到这一步是必然的,现在他们对人主有盲目的信任,这世道还真没有几位人物能够挡住人主。

    “此战交给你们,我会让毕方相助!”凌风冷冽的说道:“我要整个恒天星辰战栗!”

    “是!”

    隐、寒如月消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般,可针对恒天星辰的血雨腥风因他们而至。

    当初。

    在逆神精锐消失后,凌风便让寒如月、隐等带着一些逆神精锐走向恒天星辰,而在神武大陆有行澜、行颜、杨歆瑶便足够,要是在黑暗中还做不到那种程度,杨歆瑶等人将愧对凌风的信任。

    而寒如月、隐这些人物在恒天星辰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现在!

    此刻!

    逆神出击!

    ……

    圣武门!

    这并非是门,而是一个势力。

    在凌风初到恒天星辰时,就曾遭到这个势力的打压,而在逆神步入时,这个势力出力很多,死在他们手中的逆神众能用海量来形容。

    但!在人主凌风回返时,他们反而低调起来,低调只因他们不得不低调,可他们并不服啊,要不是傍上王族、虚空门等势力,逆神焉能在恒天星辰逞凶?

    华灯初放,五彩缤纷。

    可!

    就在圣武门由热闹到平静时,门中的一位位人物睁开眼睛,神目中盛放出炙热的感情,他们飞出室内,遥望着虚空,隐晦间一道光在虚空上盛放而开,接着便是烟火满天。

    这像是恒天盛事,可对他们来说看到的只是那第一朵盛放而出的烟火。

    “蝶主!”

    一位俏丽的神女双目一亮,进而嘴角微弯,天知道她们才知道逆神精锐湮灭的时候多么伤心,整个逆神差点飞回,要与那些势力血拼。

    在逆神遭到打压时,她们心中悲鸣,死死地握着拳头。

    在逆神几乎瓦解的时候,她们仰天喝喊,她们向逆神请愿,要杀回神武大陆!

    然而。

    她们却被强势压制下来,逆神正在布局,恒天星辰比神武大陆还要重要,因而她们只能将心中恨隐匿起来,只能怀揣着恨意在这里疯狂。

    但!

    就在此刻,蝶主出现彻底揭开真相,她还活着,就在这里,与她们遥相呼应。

    “隐主!”

    在那斑斓的烟火中,人们看到别样的光,一道虚淡的利刀在虚空中形成,在烟火中让人分不清,可他们焉能不知道?

    毋庸置疑。

    隐、林永、秦傲等顶级人物还活着,他们并未死于那场征战,而现在他们正在向他们呼应,请他们出世,力推恒天。

    而且。

    那烟火指向他们这个方向,这意味着圣武门的逆神精锐将全面出世。

    杀!

    唯一个字而已!

    “今夜,用鲜血来捍卫逆神盛世!”

    一位中年强势而出,直接闯向圣武门的中心,而这像是一个讯号,彻底点燃逆神众的热血,让他们疯狂而行。

    出世!

    出世!

    这是逆神在呼唤!

    呼唤他们……归来!

    夜色昏暗,而他们比夜色更黑暗,当狭长的刀劈开圣武门坚不可摧的山门时,一头生灵直闯而至,铺天盖地的烈火沸腾而出,将圣武门千里山焚个干净。

    “圣武门,当诛!”

    寒如月快速而至,迎着虚空,迎着那灰暗的弯月,更迎着那腥红渴望的逆神众的眼睛:“以前,我们让逆神蒙羞,自我们出世还从未受过这样的侮辱,人主喋血,一位位逆神众用尸骨铺满恒天,此刻,我们要用手中刀来证明,我们不可辱!”

    轰隆!

    一股狂流而至,蝴蝶精锐、隐神精锐骤然飞出,像是蝗虫一般扑向圣武门。

    的确!

    曾经流过的鲜血,曾经落下的泪,曾经逆神的尸骨,唯有他们才能够证明。

    这是一场屠戮!

    毕方主空间,将圣武门顶级天神焚个干净,而寒如月、隐等则是主虚空,没有任何真神能够拦住他们的刀锋,而逆神的武神则是在向整个恒天证明,他们是无坚不摧的力量。

    光,受压制!

    天,受束缚!

    整个圣武门似乎平静,可正因这般,这场屠戮才显得奇诡而可怕,隐神就像是无形的风,他们吹来时没有动静,他们吹过时倒下一片尸骨。

    于顷刻间,圣武门灰飞烟灭!

    天亮了!

    但恒天星辰呈现出诡谲的死静,在支离破碎的山河上,人们嗅到逆神的煞气,虽然圣武门灰飞烟灭时,他们没有得到消息,千里山上没有逆神横推的证据,但有些事情不需要证据。

    以前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会整日谈论,可现在他们却无比忌讳。

    圣武门虽不及混元教,没有天道人物坐镇,但整体实力不弱,就是这般还是被逆神弹指间杀个灰飞烟灭,这种能力让很多势力心慌。

    特别是混元教、天域宗等势力,在这场屠戮中他们看到逆神的另一面。

    一个血一般的逆神!

    他们眦睚必报!

    他们狠厉凶悍!

    他们强横神秘!

    他们用这场屠戮向整个恒天星辰证明,逆神不弱,逆神将要出世,逆神将与曾经针对过他们的势力血拼到底!

    圣武门伏诛。

    下一个是谁?

    “厉害!”

    王族几位人物遥望着远方,神目闪烁,这几天他们一直在关注逆神,可直到圣武门伏诛,他们还是没能看清楚逆神那锋利的凶刀。

    隐晦、强大!

    深不可测!

    能够在王族、虚空门眼皮底下将圣武门毙掉,而且还让他们后知后觉,这样的能力就是王族都感到惊悚,这才是逆神的真面目啊。

    “动手吧,可千万不要让那位小觑我们。”

    “是!”

    逆神开个头,王族、虚空门便赤膊上阵,直接对上那三十多个势力,于是在第二天,星辰门、兰天宗、傲视虚天伏诛,接着,虚空门动手,又是三个势力伏诛。

    整整七个势力倒在血泊中,让人们嗅到血雨腥风,而这不是结束。

    亘古、月神宫、鲲鹏族选择动手。

    于三日内,六个势力倒在血泊中,他们可没有逆神那种隐晦,而是直接动兵,让整个恒天看到他们的态度,更是让逆神知道他们的决心。

    三十多个势力倒下近半,这让混元教、天域宗心颤,彻底变色。

    显然。

    逆神是不打算放过他们的,哪怕他们低调亦不行。

    但!

    就在他们思考对策的时候,又有两个势力倒下,董家、燕家选择动手,不得不说王族、虚空门这些势力都是人精,他们知道董家、燕家与逆神的关系不同,而且势力偏弱,便将最弱的两个势力留下来,而董家、燕家会意,相当干脆地将这两个灭个干净彻底。

    整整十五个势力伏诛,整个恒天噤若寒蝉,人们深刻地体会到煞气,更知道逆神现在的影响力有多么恐怖。

    “呵呵,直到现在还能平静,想来后面有只鬼吧?”

    凌风凌空而立,望着混元教、天域宗所在的方向,这些势力比较棘手,天道人物坐镇,哪怕是王族、虚空门这样的势力都不想血拼。

    可在这种形势下,混元教、天域宗等势力中却很平静,处在这种境地要么过来求和,要么就是身后站在能够支撑他们不会倒下的势力。

    “人主,雨族几位老人求见。”

    晚安。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