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天音惊空,整片山河在天音的威压下,坚不可摧。

    这是喧闹的战场,光是天音就能崩死盖世真神,在其威压下,一位位绝世高手正在适应天音,唯有这样才能够将自身的力量打出来。

    整整三天时间!

    王者、灵空、神虎都在压制天音,让血肉得到磨砺与洗礼,进而适应,现在他们还会受到天音的影响,但却比先前要轻松许多。

    他们满目喜色,知道这天音对真神是有利的,只要坚持下去,他们的血肉、神骨都在坚不可摧,进而达到炼体真神的程度,乃至于更不可测。

    而且。

    这种天音的洗礼,能够梳理他们的真力,每一刻似乎都已走到极尽,却又在突破,而要是能够压制第七天战场的天音束缚,他们才能够步入第八天那神圣战场。

    然而。

    就在此时,他们却不得不起身,四周天地气势微妙变化,有淡淡的虚光正在向这个方向而来,速度很快,力量很蓬勃,事实上,能够出现在这里的每一位真神都是夺目高手。

    “他们要来了!”

    王者微闭着眼睛,嗅着那满天肃杀气势,脸上洋溢着冷冽的笑意。

    “是啊,他们已适应这种天音,这个时候不动手,怕是对他们反而不利。”灵空额首,脸色很严肃,那暗中的对手每一位都不亚于他。

    这是一场生死战!

    虽然他很信任那两位人物,但直到现在凌风与叶欣然还没有出现,这让他很是担心。

    “他们还没来!”

    神虎阴沉着脸,余光瞄向灵空,说道:“你不会是在欺骗我们吧?”

    “你们把我想成什么样的人了?”

    灵空脸色一变,薄怒道:“即便我要欺骗你们,也用不着将自己置身险境,这对我有利吗?”

    “谁知道呢?”

    神虎讽刺道:“要是你在战斗过程中遁走,我们能把你怎么着?”

    “你!”

    灵空眼睛一寒,阴测测地盯着神虎说道:“我虽然和你们谈不上是朋友,但至少同出恒天星辰,而且要是没有他们出现,我的确不会来。”

    “神虎,不要质疑!”

    王者语气平淡的说道:“灵空是个值得信任的人,我相信他的人品。”

    “而且,这是一场杀局。”

    王者眼睛中尽是刀锋:“有些人并不想让我们活着离开,更不会想我们将消息散布出去,现在灵空已进来,就没有可能再离开,那些人也不会容许。”

    “……”

    灵空脸皮抽搐,他何尝不知道事情的棘手性呢?

    但!

    那两位人物开口威胁,他敢不来吗?与绝世高手血拼,那还有活着的希望,要是与那位人物血拼,很容易就会死的好吗?

    王者说的很对,步入这里就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准备战斗吧!”

    王者眼神一凛,他已经感应到那几股气息的逼近,证明暗中的高手已经到位。

    “那就在这第七天上论生死!”

    灵空取出利剑,横在胸前,警惕地打量着四周,在这里他们的神觉受到影响太大,方圆十里倒是能够感应到,但超出这个范围则一抹黑。

    盖因,在天音中,连虚空都是扭曲的。

    呛!

    一声颤鸣,一支利箭夺空飞来,直刺向王者,其上真力闪耀,爆射出让人心颤的力量,而且它太快了,似乎才出现却已出现在王者面前。

    十里不过是云烟!

    王者脸色惊变,那暗中的人物很可怕是他这个级别的对手,他身躯倒飞,手中神剑一闪,当的一声迎击在那支利箭上,将其顶住,看着那箭锋在神剑上激烈震荡。

    这支利箭像是烽火,瞬间点燃第七天战场。

    一位绝世高手直接飞出,手持一柄战矛,直刺向灵空,那声音也便响彻起来:“据闻灵空乃恒天星辰第二龙,早就想领教。”

    “来吧!”

    灵空直接迎上,神剑劈天裂地,与那位战矛高手激战。

    “一只老虎而已,我来猎虎!”

    第二位绝世高手出现,飞向神虎,完全没有将其放在眼中,哪怕现在的神虎正在逼近当初的灵空,但在绝世高手眼中,神虎就是一只老虎而已。

    他们是猎虎英雄!

    “当我怕你吗?”

    神虎战意盎然,心中愤懑,他知道现在局面对他们不利,灵空已经被牵制,要是他再离开,王者将独面天下,但他却没有多余的选择。

    唯战而已!

    咚!

    神虎一步迈出,手持神枪杀向那位老人,唯有枪可横行世间,唯有力量可压制力量,神虎上来就是盖世技能,他知道对手是谁,更知道自己弱势,要是还想着藏拙,那就等于自己在找死。

    但!

    那力量瞬间就被粉碎,那位老人横空而过,一拳打在神虎脸上,喀擦一声,神虎鼻梁崩断,鲜血喷涌而出,横飞十里,那身躯在失去力量压制后,差点被天音打碎。

    这就是差距!

    “至神,还真是让人神往,我来挑战你如何?”

    那位老人飞向王者,神情激动,星辰道、天古道这么多年都没有诞生出至神,而他现在便要挑战这一位,他要在这里封至神。

    “好!”

    王者叹息一声,实际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一些。

    而后。

    他转身向着那位老人飞来,脸上弥漫着怒意,那可怕的气势正在喷薄,而后他宝相庄严,气势崩空,手中剑消失,出现在天空中,而后神霾俯冲而出,击破天音,在虚空中出现一位天尊。

    巍峨浩瀚!

    望一眼便沉溺一生!

    天尊剑!

    这是王者的顶级技能,曾让恒天星辰瑰丽,曾激起无尽神话,而此刻他却没有任何闲情来不断的加持力量,而是直接打出这种技能。

    他要杀神!

    呛!

    当天尊握住剑柄,当通天般的真力形成剑虹,整个第七天战场天音都在波荡,沿着天尊剑想四周压落,而后,王者挥落这一剑。

    刺啦!

    像是九天惊雷,猝然间斩落。

    它劈碎万道力量,它诛灭千重真力,就是那位老人都已变色,他竭尽全力祭出神戟,在虚空中划出一条漂亮的弧线,没有多么夺目的光,唯有力量永恒。

    神戟迎上天尊剑!

    盖世神威对上盖世神威。

    啵……一道极光俯冲四面八方,将天音完全切割,就是神虎与灵空都被这股力量推荡而出,天尊剑斩落下来,将那位老人压制在地上,双脚都已崩断。

    而那柄神戟则是颤鸣不已,并且在天尊剑下逐渐的弱势。

    呛!

    天尊剑强势的斩落,将那位老人肩头劈开,殷红的血水正喷涌而出,而且在天音中,这伤口正被放大。

    然而。

    天尊剑的光还没有磨灭,依旧强势的斩落下来,将老人的身躯劈开,半偏身躯被崩碎。

    “啊!”

    那老人凄厉的惨嚎,伤势严重,不止要受到天尊剑的压制,还有顶住天音的洗礼,而在全盛的王者面前,他没有任何抵御能力。

    片刻后,他湮灭在这里。

    第一位绝世高手喋血横死!

    这让得神虎神采飞扬,王者的确是王者,天尊剑比以前更非凡,哪怕是同级别的真神亦要倒下。

    “仅仅如此?”

    有人笑着飞来,望着王者却并没有多少忌惮:“怕还没有资格称至神!”

    “我本来就不是啊。”

    王者咧嘴笑道,他不过是给人背锅而已。

    “你这是在害怕吗?”

    那位硬朗的中年淡笑,并不在意:“不过,你说的很有道理,至神不过是别人吹捧出来的,但我想此界应该诞生一位至神!”

    “那便来吧!”王者知道对手的意图,也便懒得解释。

    咻!

    那位硬朗的中年消失,直接杀向王者,力量喷涌,流星锤正自虚空中飞落下来,奇诡而恐怖,总是能从意想不到的地方杀来,让王者都变得狼狈起来。

    而且。

    天尊剑在这个时候反而显得艰难,只因那流星锤太鬼魅,一出手就没有给王者还手的机会,逼得他只能不断的抵御,他被强势的压迫。

    他被步步紧逼!

    他被一点一点打进死牢!

    四周天音被摧毁,灵空也步入险境,正被那位绝世高手压制,而四周还有其他绝世高手出现,时而向其下黑口,导致灵空逐步弱势,伤势越来越多。

    而神虎呢?

    他更惨,正被一位绝世高手施暴,打得死去活来,要不是神虎皮肉够厚,要不是对方存心戏谑,来影响王者神心,怕是神虎早已毙命。

    “灵空,我诅咒你一脸!”

    神虎恶狠狠的说道:“你说的他们会过来的呢?”

    “我擦你大爷!”

    灵空早已被打出火气,他也在郁闷,那两位说会过来,可现在都已到这种程度,为何还不过来?

    “老子需要拿自己的生命来开这种玩笑吗?”

    灵空恼怒的说道:“神虎,你到底有没有智商这种东西!”

    “……”

    神虎咬牙切齿,恨声说道:“那就是他们欺骗我们,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他们怎么可能会过来,我们为其背锅,本就是敌视,他们……他们……”

    神虎说不下去了,他双目直视着远方,那里一位身披洁白圣衣的女子正疾驰而来,而在其身旁,一位死神一只天神雀像是拱卫着她一般。

    她来了!

    这一刻,神虎双目竟然有些湿润。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