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吱呀!

    那封闭三天的雅间终于被推开,而等在雅间前的顶级天神早已焦头烂额,就连一些天主、圣主都已飞来,他们连等三天,没有任何消息,那就是最可怕的消息。

    天道人物对一个势力来说太过重要,没有他们坐镇,那势力就等着被逆神等欺负吧。

    人皇、血凰等第一时间飞出,而后便消失在这里。

    接着。

    天澜、零剑等也快速消失,都没有和势力顶级天神打招呼,这让那些天神心中一沉,该不会是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吧?那可是一场灾难啊。

    直到,凌风施施然的走出来,人们的目光才被拉回来。

    “有结果了吗?”

    叶欣然飞来,望着满脸笑容的凌风问道。

    “难啊,这些都是人精。”

    凌风叹息着说道:“神魔战场是我们打下来的,天魔星是我们镇压的,而这些天道人物竟然不愿意坐镇,他们这是在推卸责任,是在侮辱一位武修的尊严!”

    “……”

    在场众顶级天神羞愤欲死,前一刻他们听到众位天道并没有商量出结果,刚刚松一口,便听到凌风这惊雷般的言词,犀利的让他们想死。

    可偏偏他们不敢顶嘴,谁顶谁倒霉。

    他们可以说,谁说不敢坐镇?

    好吧,那就让他们的天道人物坐镇吧。

    “发生什么事情?”

    叶欣然抿嘴微笑,凌风就是个毒舌,也只有他敢在这个时候蔑视众位天道人物,而且还没人顶嘴,天道人物不是白痴,顶嘴爽一时,后悔一辈子。

    “人皇说他道不稳。”凌风脸色古怪的说道。

    “血凰说她体内伤势严重。”

    “蓝封说他的第九十九个孩子要出生。”

    ……

    借口!

    任谁都听得出来,以前他们没事,可偏偏这个时候各种问题就出现了,然而,天道人物必须要找一块遮羞布,否则他们怎么离开?

    真的要被凌风逼迫表态?

    他们会疯的。

    而且。

    他们说的很有道理,就是连凌风都没有理由阻拦,而众位天道人物一出现便立刻闪人,显然他们也担心凌风当众说出原因,那很打脸的好不好?

    当然。

    这是掩耳盗铃的做法而已,难道看不到听不到就想不到凌风会当众打脸了?

    “噗嗤……”

    叶欣然掩嘴笑起来,说道:“那现在该怎么办?”

    “我与闻老商量一下,觉得就先由逆神来坐镇,至少在这个关键时刻不容出现问题,而众位天道人物要尽快商量出个结果。”

    凌风叹息的说道:“估计,鸣天兽听到这个消息能和我拼命。”

    “它的确不是一个好说话的兽。”叶欣然点点头,但眼睛中却多出一些东西,事情正朝着他们有利的方向发展,现在众位天道人物推卸责任,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失去说话的权利。

    想让逆神吐出这块肥肉?

    白痴!

    “是啊,它胃口奇大,每天都要吃掉上百株帝药,都快养不活了,这要是坐镇天魔星,怕是吃的会更多。”凌风郁闷的说道。

    “为什么吃的会更多?”有人忍不住问道。

    “你郁闷气愤的时候吃的不多吗?”凌风生气的质问道。

    “……”

    人们知道,其他势力要大出血了,凌风这分明是威胁,不给他们帝药,鸣天兽就不会镇守天魔星,而且他就是要将这话说过在场众神听,由他们传回势力。

    众神匆匆离开,不敢再发问,天知道这货胃口有多大?

    凌风要说鸣天兽能够吃掉一个势力,你说他们给还是不给?

    “你不担心逼迫急了,他们真的将重任担下来吗?”鸣天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压低声音并且打出盖世帝气掩盖四周,这才问道。

    “为什么要担心呢?”凌风诡谲的笑道。

    “要是他们真的去坐镇,就会知道天古道的秘密。”

    “那也要他们有回来的能力才行。”

    凌风仰望着天空,阴测测的说道:“神魔战场很难通过,我想天古道、星辰道那一颗颗星辰上的天道人物是不会原谅一个冒犯的武帝吧?”

    “不过,我知道焚天尊是很反感这种入侵的。”

    “……”

    鸣天兽忽然觉得寒凉起来,这这个人仅仅是一位真神而已,可那每一句话都是血淋淋的道战,每一步都是尸骨,无论那些天道人物是答应,还是拒绝都要倒血霉。

    神魔战场目前就唯有凌风能够带着天道人物横渡,而他不可能每隔几年就出现,有可能会闭关数十年,上百年啊,而天道人物可通过天古道、星辰道回来,但势必要经过地藏星。

    这是入侵!

    你说焚天尊会不会打死他呢?

    ……

    星辰飞光,地势惊空!

    这里是天古道。

    在星辰道后,一位位绝世人物进入天古道,但因人物稀少,而天古道很大,且在千古战场上死掉不少顶级高手,因而能够进入天古道的人物真的很少。

    但!

    这并不意味着天古道的争锋就不激烈,到他们这个程度的真神,需要的就是交锋,与整个宇宙的真神血拼,进而走向更不可一世的高峰。

    而在那场华丽壮观的战斗后,凌风征战过的那道虹桥受到的关注最多。

    因凌风等顶级高手并没有进来,王者与二虎受则受到关注,人们纷纷觉得这是王者的手,尽管王者尽力去解释,这并非是他的力量,而是那位的手,但收效甚微。

    能够进入天古道的皆是人精,他们会相信这样的谎言吗?

    显然不可能!

    要是真有这么一位人物,那他为何不进入天古道?所谓的故人气殒,完全是扯淡,否则之前为何不气殒?否则为何不提前离开?

    反正,人们不相信。

    而且。

    他们心中有自己的理解,任谁被这么关注都是很可怕的事情,整个宇宙的真神都想挑战他,整个宇宙的真神都要干掉他,这是一种无形的压力。

    要是王者真的做到这一步,倒是也不担心这样的挑战,但事情偏偏不是他做的,而因受到凌风的影响,他心中还是很低迷的,战斗力没有先前那么凌厉。

    王者很心酸!

    王者更心痛!

    他很想大声的怒喝:这个锅老子不背!

    但,至少要有人相信才行啊。

    于是。

    王者背着这个锅,在天古道上征战,刚开始诸多真神忌惮,倒是没有挑战,可是当第一位真神出现,强势挑战他的时候,他知道灾难要开始了。

    那第一位真神并不够强,被他轻而易举的毙掉,可王者知道,这个人是别人扔出来的棋子,目的就是要撕破现在的局面,等到那股风形成,等待他的就是最悲剧。

    天才是骄傲的!

    他们想成为星空第一,他们想战胜所有对手,可天才中也有眼红的,这些人可不想星空第一这样的人物出现。

    所以,他成了所有真神攻击的对象。

    初时,他还应付的过来,以其强横的战斗力,这样的局面并不是问题,更何况还有神虎与灵虎策应,但到后期他也有点力不从心。

    他疲倦不堪!

    他伤势太重!

    他脚步沉重!

    王者是个骄傲的人,哪怕受到整个星空的狙击,他还是坚定的向前,他要扣开天古道,走到尽头。

    的确。

    他做到了,沐浴着鲜血,他来到第四十颗星辰,望着那斑斓破碎的星辰,他心中激昂,斗志满满。

    九天星辰!

    这就是天古道尽头的那颗星辰,不同的是,这颗星辰已完全没有星辰的模样,而是形成九片神土,像是月亮一般挂在天际,被称为九天。

    九天十地中的九天!

    据闻,它曾经是一颗恢宏的大星,但后来那场举世战斗,将这颗星辰打废了,星辰九天十地,九天在这里,而十地却已消失在这里。

    天古道自九天中横亘而过,像是一支树干,而九天则是生长在其上的九片树叶。

    九片树叶亦是九个战场!

    九天战场!

    一层层向上,唯有战到最顶层,才有资格笑傲天际,也会获得丰厚的奖励。

    不过,九天战场非同寻常,特别是第八、第九天战场,那里有巍峨的气势,有可怕的力量,已经很多年没有人走到上面了,就是当初被誉为星空第一的奇才也未能成功。

    那可不是星空第一虚名能够带来的荣耀,而是完全靠实力。

    王者立于九天战场前整整一天时间。

    最终,他决定神勇向前,哪怕死于这一战场上,他征战第一天战场,他闯过第二天战场……灵虎横死,神虎受伤,能够踏上九天战场都够自豪的了,更何况是征战。

    那是星空中最顶级的真神战!

    一步一个脚印,一步一流血!

    等到他出现在第六战场时,脸色已经变得难看起来,这不完全是征战带来的,还有一种无形的威压。

    “形势不太对劲。”

    王者冷着脸说道:“真正的高手还没有出现,我们怕是入坑了!”

    “这是一个杀局?”神虎阴沉沉的问道。

    “这是一场杀局!”

    王者恶狠狠地望着远方,说道:“有人不想我们活着离开,因而在前五天战场上,他们故意放水,直到我们进入这个局,没有脱离的可能,才露出獠牙。”

    “可是,我们是背锅的!”神虎咬牙切齿的说道。

    “谁会相信呢?”王者忧郁。

    晚安。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