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掷地有声,不容置喙!

    凌风声音清亮,似乎要将在场的每一位武修炸翻一般,凛冽的神目睥睨天道,身躯挺傲世而立,整个人像是一柄肃杀的利刃。

    在场的人均是人精。

    他们嘴角一抽,心中叹息,虽然凌风没有点明,却已经在警告他们。

    凌风很生气,那些小伎俩你们知道,我也知道。

    以前的事情,我可以不计较,但做出这样的事情,总是要付出的,这神魔战场就是你们要付出的!

    哪怕是天道人物,在这个时候都能够感受到凌风身上的气场,那不是武道气场,而是心理与气质上的气场。

    可是!

    他们并不知道,凌风要这神魔战场的意义,那里被魔气笼罩,那里生灵涂炭,那里更是山河破灭,要这样一片废土有什么样的意义呢?

    用妖魔来威胁顶级势力?

    太一天道能够干出这样的蠢事,但逆神不会。

    他们皱眉沉思,想不出问题的真相,可正是这样他们反而更警惕。

    “一天时间!”

    凌风平淡的说道:“我会在荒门第七绝峰上等着,让真神们尽快过来。”

    说完。

    他不给在场众人反驳的机会,直接飞向荒门,而清漪、易风等也没有与这些人物闲谈的心思,便陪着凌风进入荒门,坐等他们的选择。

    事实上。

    凌风现在已经开口,那些顶级势力就没有选择的权利,他想要的即便这些势力不给,他也一样能够得到。

    “他……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众位天道愣住,他们武道天赋惊世,但在智商上远非凌风的对手,有时候他们想打碎凌风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个什么构造。

    反倒是圣主、天主等人物会更聪明一点,但在这个时候也有点懵。

    他是什么意思呢?

    “神魔战场,我们肯定要封印的,而那里山河地势着实荒废,对我们不利,他要这样的山河有什么用途?”

    显然。

    因凌风太过聪明,反而让这些势力变得警惕起来,想不通才更可怕,因为你不知道这货会在神魔战场中搅动多少风雨,而且,那里是隔绝于世的地方,逆神能做的事情就更多。

    “立刻将消息送回。”

    零剑这般说道,他要弄清楚凌风的意图,否则他真的不知道是该答应还是该反对。

    显然。

    现在凌风是在逼宫,意思是你们不付出,那就休想他再付出。

    他们拒绝。

    那接下来的神魔战场,逆神将不会出现在那里,逆神会出力,但不会太多,这显然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局面,更何况逆神能够影响的可是天道宗及两位天道人物。

    事实上。

    众位天道人物均在做同样的事情,因中域、三禁区距离神荒太远,其掌门人并没有飞过来,才有这样的情况,而神荒、人皇等则就简单得多。

    “猜不透!”

    在闻老望过来的时候,圣主咧咧嘴道:“以前,我们能看透是他希望我们看透,现在……”

    ……

    “神魔战场……”

    老太爷摩挲着膝盖,满目沉思,每当他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是总是有这个习惯,他想过很多可能,可那里并非是圣土,魔力对于逆神是不利的。

    “想不通?”

    “想不通啊!”

    老太爷愁眉苦脸的说道:“以前我能看个半透,可从他回来后,我便完全看不透,他的成长比我想象的更快。”

    “确实!”那个声音说道。

    “你说,我们是不是干了件蠢事?”老太爷苦笑道。

    “可这正是最有利的局面,他知道更理解,所以才没有反击。”

    “是啊。”

    老太爷欣慰的笑道:“他会站在我们的立场上去考虑问题,所以他将逆神全面召回,可理解并不等同于接受,现在他开始反击,而且用的是我们不能理解的方式。”

    “那就拒绝他?”

    “拒绝?”

    老太爷满脸诡谲,道:“要是能够拒绝,那几位天道人物何必要将消息送到这里?我们先动刀,那就失去拒绝的权利,逆神不再是以前可以刻意忽视的力量了啊。”

    “老太爷是要答应他?”

    “是的!”

    老太爷笑着说道:“这是弥补他的最后希望,要是我们连这一步也走错,那以后怕才是真正的麻烦,而且这神魔战场,我的确想不到有什么可利用的。”

    “至宝、资源等要是出现,早些年就已被搬空,那里唯有凌厉的山河,唯有永恒的魔气,难不成他们要入魔吗?”

    “而且,我也很想知道,他这一步到底要迈向何方!”

    ……

    神魔战场激荡!

    一些魔气已透过空间出现在这片大陆,让众生心颤,而天道人物则立刻进入神魔战场,他们并不想耽搁,但想要生擒太一天道并不易,他们亦要小心谨慎。

    否则。

    太一天道利用他们的力量一举打碎封印,那问题会比现在严重百倍。

    天神、真神则要迟一步,天道级别的激战在神魔战场迸发,影响非常大,一个不慎,他们会被波及至死,而且这些高手很可能会成为太一天道掳走的对象,这更不利。

    当然。

    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顶级势力人物想要飞到这里是需要时间的,他们可不是天道人物能够在短时间内飞至。

    天漆黑。

    但神荒灯火通明。

    凌风让众位天道考虑一天,可天道们并没有考虑一天,仅仅一个时辰便给出回应,而后便快速进入神魔战场,显然他们在这个时候已失去拒绝的权利。

    当这一刻来临的时候,神魔战场波澜壮阔,在虚空上盛放出无尽光,而后那面便传回消息,太一天道的踪迹已寻到,这次他插翅难逃。

    “交给你了!”

    凌风将鸣天兽放出。

    “要生擒?”鸣天兽一愣,它不知道凌风的意思。

    “杀!”

    凌风凛冽的说道,他不容许这个出卖大陆的天道活着,他能够原谅天韵,能够原谅万晨宗天道人物,但他不能原谅太一天道。

    当然,他更不放心其他天道人物啊,特别是第三势力,要是给他们来这一出,届时这片大陆更危险。

    唯有死人才能让人放心!

    唯有鸣天兽才能偷偷走向太一天道,毕竟在他出现的时候,太一天道已远遁,并不知道鸣天兽的出现。

    “好!”

    鸣天兽闪电消失,而这个时候凌风才站起身来,他知道那些势力的真神、天神们应该快到了。

    “天神交给你们。”

    凌风望向烛龙、毕方,并嘱咐毕方,要压制住身上的气势,别动用半帝力量,否则会毁掉封魔奇门。

    本来。

    烛龙就能够压制住局面的,但她境界太奇葩,时而会步入天神至境,时而又会变得弱小,而神魔战场时刻凶险,他可不想烛龙出现意外。

    “没问题!”

    烛龙率先飞出,只因天神们早一步到了,他们的速度自然要比真神更快的。

    毋庸置疑。

    天神们对于烛龙、毕方的出现表示振奋,哪怕是敌对势力都要承认,这两位那是横推的人物,王现壶、周天在她们面前都要俯首,他们可没有勇气跑上来挑衅,而且更欣慰有这样的人物率领。

    但!

    真神可就不同了。

    凌风离开大陆二十年时间,很多人都快忘掉他这个人,更别说新晋的真神,更关键的是,那场道战虽然是凌风压制的,但知道真相的有多少?

    哪位天道好意思向真神这种人物开口?

    而在星图中,逆神是独立战斗的,更没有与其他势力真神接触,更没有认出凌风这个人物。

    当然。

    一些顶级势力真神是清楚的,真因为清楚才不敢挑衅,但这并不代表所有真神。

    此时。

    凌风正立于虚空上,面对神魔战场,而易风正立于其身后,不知不觉间,凌风已不是荒门最弱,而在易风身旁则是凌清等四位真女,她们素颜朝天,却清丽出尘,叶欣然没有过来,只因逆神现在的局面需要一个人来控制,而叶欣然是最合适的。

    不多时。

    几大顶级势力的真神就已飞来,他们早就知道情况,因而安静地立于凌清等四位真女身后,任谁都知道这是个什么人物,敢挑衅就是找死。

    可偏偏事情就有例外。

    “嘿,你是何人?”

    一个声音响起,带着质疑的味道:“有什么资格来统领我们?”

    在那声音后,一位魁伟的中年便大步走来,身上的气息弥散,可怕的力量像是泄洪一般,有点炫耀的味道,更多的则是压制。

    “嘿嘿,竟然是列玄宗的那位真神!”

    一位真神低声笑道,他认出这个人来。

    “他是谁?”

    “王猎,据闻三十年前就进入道海中磨砺,现在得道归来,由武神直接步入九级真神境,这怕是有好戏看了。”那位真神笑道。

    “凌风!”

    凌风笑呵呵的说道,可那脸上却布满了阴翳的气息,他要让人看到逆神的“死”正在激发他心中的怒意。

    “列玄宗,这是要找死啊!”

    有人阴测测的笑道:“逆神虽然精锐尽灭,但顶级人物也不是他们能够欺负的。”

    “凌风?不认识!”

    王猎斜着眼睛说道:“乳臭未干,还想统领我们?”

    “那你觉得怎样才能统领?”

    这个声音并非出自凌风,而是来自王猎的身后,当人们转身时,便看到一位俊秀的青年正冷冽而立,一双眼睛像是两柄利刀。

    零修!

    此刻,他强势登场!

    晚安。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