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 守神门!

    警告!

    这才是凌风真正的意图,这是一柄无影的刀啊。

    要知道。

    秦思蓉对于人主乃是救命的恩情,可当这恩情形成掣肘时,人主则是凌厉地将其劈开,这是在向逆神众表示出其决心,无论是谁,只要对逆神不利,那就要快刀毙命。

    这意味着什么?

    哪怕对方是元老,亦要彻查到底,哪怕是杨主、行主亦要查,先前逆神众忌讳颇多,特别是元老、杨主,还有一些对逆神很重要的人物,一旦碰触到他们便立刻退回,而现在呢?

    一查到底!

    这就是人主的态度!

    他更是在向整片大陆表态,曾经向逆神伸过手的势力,终将付出鲜血与生命。

    “查!”

    寒如月亲自控制蝴蝶,且动用折翼蝴蝶来彻查逆神众,一个漏网之鱼都不能放过,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是!”

    折翼蝴蝶是真正忠贞的,那是控制在寒如月手中的利刃,而现在这柄利刃开始向逆神众动刀。

    于是。

    在短时间内,就有叛逆人物被挖出,更有一些蝴蝶、逆神人物被拘禁起来,其下场可预见,这些人物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但已间接参与。

    “零羽曾暗中伸过手!”

    当这道消息送到寒如月面前的时候,这位天女并没有任何心惊,而是直接挥手:“杀!”

    凛冽,果决!

    强势,血腥!

    “裂神天有一位老人在其中扮演不是很光彩的角色!”又一道消息送来,折翼蝴蝶神目锐利,不查不知道,真正着手后才知道这个联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牢固。

    “杀!”

    寒如月沉吟片刻,接着说道:“通知人主那面,由人主来解决此事。”

    ……

    这场彻查声势并不大,可却真正惊天动地,整片大陆因此而沸腾,人们知道逆神这是要肃清奸佞,他们已经牺牲太多,不想这样的悲剧再发生。

    但!

    倒霉的何止逆神众,在零族、裂神天等一些人物被毙掉后,其他势力正在步后尘,这让众势力心颤,逆神要的何止是警告啊。

    他们在用鲜血烙印!

    但有所阻,必遭血难!

    现在的逆神众已非以前,在两位天道人物坐镇,人主亲自控制的情况下,哪怕是其他势力都只能忍着憋着。

    “零羽!”

    老太爷差点气疯,在凌风发出警告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提醒,可零族有些人还是狂放过头,真心觉得人主凌风是以前的杨主吗?

    那可是杀过天道人物的变态。

    十五年前。

    逆神还没有天道人物的时候,凌风就曾与天族对上,更亲自步入天族与其谈判,更何况是现在这种局面?逆神动手的原因清楚,而犯错的则是他们,哪怕是老太爷都不能说什么。

    平心而论,要是有些势力在这个节骨眼上向零族伸手,老太爷也要将其剁掉!

    “那凌风太过分!”

    裂神天一位老人凛冽的说道,老脸上的皱纹因怒而呈现出狰狞状态。

    “过分吗?”

    天主冷着脸讥笑道:“要是在你激战到生死时刻,有人在暗中出手要致你于死地呢?你恨不恨?”

    “这……我们毕竟是裂神天!”老人义正言辞的说道。

    “那又如何?”

    天主淡淡的说道:“以逆神现在的力量需要忌讳我们裂神天吗?他有理由恨啊。”

    天主知道,老先生在那场道战中犹豫过,而现在凌风是在警告他们,利益现在你们得到,要是还在摇摆,那就要付出鲜血与生命,更要将利益吐出来。

    虽然,凌风这种“打脸”,让裂神天感到羞辱,却更有理有据,并没有让裂神天太难堪。

    天地平静,像是湖面一般。

    可!

    在阴暗中却是血雨腥风,逆神众正以强势力量横推这片天地,将那叛逆力量一一拔出,对于一些小势力来说,他们感受到的是大陆一如以前平静,而对于顶级势力来说,他们在这手笔中看到了逆神那血腥刀锋。

    在这一刻,他们终于变得忌讳起来。

    当然。

    遭到彻查的还有杨主、行主、林永等重要人物,而望着蝴蝶送来的消息,寒如月才变得轻松起来,逆神众已牺牲太多,要是这些重要人物再背叛,无疑是雪上加霜。

    “他们没问题!”

    寒如月将手中的小册交到折翼蝴蝶手中,说道:“将这道消息送到人主手中。”

    “是!”

    ……

    神火点燃,神果飘香。

    可!

    那祭坛却一片幽寒,新立起来的墓碑上刻着一位位牺牲的逆神众,她们会同逆神一同经历岁月磨砺,见证逆神的兴盛与强大。

    让人心酸的是,这里已立着整整九面墓碑,气势磅礴,直插星云,而每一面墓碑上都刻满人名,证明在逆神征服这片大陆的过程中,牺牲了多少人。

    但!

    他们没有理由止步,在各大势力的威压下,在天族生死压制间,他们只能迎难向前,唯有强大起来才能够更好的活着,而他们流过的血,将会十倍还回来。

    “老兄弟啊,你们走的太早。”

    一位老人披头散发,很没形象的瘫坐在墓碑前,双目无神,声音嘶哑:“逆神经历太多风雨,可我们坚挺过来了,人主逆主尽归来……老兄弟,你一定想象不到吧,现在的逆神已今非昔比,我们打下地藏星,坐镇一位天尊,我们干掉天族,坐拥天下,而在这里更有两位天道人物。”

    “人主没有让你们失望,而逆神众更没有让你们失望。”

    老人悲惨的笑道:“可……现在就剩下我一个人啊。”

    逆神经历的风雨真多,先不提那些小的战斗,单是顺天神国上及这场道战,逆神牺牲的人就不可数,特别是这场道战,逆神出现问题,叶灿与钱宇背叛逆神,带走多少老人的生命。

    当初,与老逆主一同走出蛮荒圣地的老人唯有他一人还活着而已。

    “秦老!”

    一个声音响起,凌风一步一步走上祭坛,望着那插天而起的墓碑,鞠躬三拜,这些才是值得他敬重的人物,他们用鲜血铸就现在逆神的辉煌。

    “人主!”

    秦虹立刻起身,来到凌风面前鞠躬。

    凌风大惊,慌忙将秦虹扶起来,说道:“秦老,你这是在折煞我啊。”

    “人主当得起这一拜!”秦虹坚持道。

    “秦老,先坐下吧,我们谈一谈。”凌风示意秦老就地坐下,而后自己也跟着坐下来。

    “人主有什么交待?”秦虹恭敬的问道,他知道这位人主的能量,更知道这些人为逆神付出多少,他们在星空中征战,为的不就是让逆神变得更强大吗?

    “秦老,当初出来的老人都已牺牲,我敬重他们,但你却已是唯一……”凌风感叹道,要不是逆神还在征战,还需要这些老人,他宁可这些老人都已解甲归田啊。

    “人主严重了,让逆神征服星空这是老逆主的遗愿,更是我们这些老家伙的愿望。”秦虹笑道。

    “可……我们却并不这么想啊。”凌风苦笑道。

    有时候这些老人的坚持可敬又可爱。

    “人主的意思呢?”秦虹问道。

    “秦老有没有想过解甲归田?”凌风问道。

    “没有!”

    秦虹义正言辞、慷慨激扬的说道:“现在逆神才重新站起来,虽然只剩下我一位老人,但我要一步步看着它走向更强,要为它尽最后的力量。”

    凌风叹息,他来时就知道是这样。

    “那就依着秦老的意思吧。”

    凌风脸色严肃起来,说道:“秦老,我想让你守门。”

    “嗯?”

    秦虹一愣,不解的问道:“血神他们出了问题?”

    “不是,他们并没有问题,很忠贞。”

    “那为何要让我来守门?”秦虹脸色复杂地望着凌风,说道:“人主不信秦虹?”

    “秦老,坦白的说来时我就已查过你,你与义父情同手足,这逆神是义父的心血,更是您的心血,要是你想要,大可分去半个逆神。”

    “我不要,更不需要!”

    “所以,我为何不信秦老呢?”

    “那人主的意思是?”秦虹更费解,语重心长的说道:“人主,秦虹已老,只想为这逆神发最后的光热,直到捐躯。”

    凌风立刻起身,向着秦老鞠躬,郑重的说道:“这正是我要请秦老来守门的原因。”

    “什么意思?”

    “守门,守的是逆神的门!”

    凌风终于道出自己的意思,很沉重更庄严:“请秦老守神门!”

    秦虹脸色惊变,呼的起身,神目灼灼地望着凌风,心潮澎湃,这守门与守神门有着本质的区别,前者是守着这里,而后者则是守护整个逆神。

    外敌来犯,他可毙敌!

    内乱出现,他可诛杀!

    哪怕是杨主这样的人物背叛,他亦可杀!

    这不是守门,守得是整个逆神!

    “人主,这责任太重。”

    “秦老不愿意担当吗?”凌风严肃的说道:“逆神众还很年轻,我们需要你这位老人时刻提醒我们,不要走错路,不要太轻狂,请秦老守门!”

    “可……我的力量还不够啊。”秦虹心中狂喜而沉重,一方面是人主的信任,他能够感受到人主的敬重是发自内心的,可自己的力量不及逆神众这一世的真神人物。

    “那就打破,直入天神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