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凌绝变得清冷起来。

    因宇文洪亮的到来,凌绝上的武修正在离开,他们知道这将是一场战事,而且非常可怕,整个羽化神国的精英将士都已到凌绝,这意味着什么?

    虽然。

    他对于叶魔女怜悯,但这并不是他们要付出生命的理由。

    美人重要,生命更重要。

    可!

    宇文洪亮却并不想逼迫的太激烈,时刻担心尹秀的生死,不过他心中正在为尹秀悲鸣,就是泡个妞而已,竟然闹到这个程度,怕也是空前绝后。

    他曾让羽化神国中的一位老人去谈判,希望凌风能够放过尹秀。

    但!

    凌风却平淡如初,并没有因他们的到来而呈现出任何的惊慌失措,他们在观风赏月,他们在喝酒谈天,美人如歌,美酒如画,别有风味。

    “皇子,这样下去可不行,那些人挟持尹秀少爷,我们束手无策。”一位老人皱着眉说道。

    “我知道!”

    “老臣的意思是……”

    那位老人凑近宇文洪亮的耳畔说道。

    “不行!”

    宇文洪亮脸色惊变,断然拒绝道:“千万别小觑尹家,更不要小觑其身后的家族,那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我们要是这么做,整个羽化神国都要倒霉。”

    “是,老臣知错。”老人捏着冷汗说道。

    片刻后。

    他皱眉问道:“难道,我们就一直坐等吗?”

    “坐等便是!”

    宇文洪亮凛冽的说道:“尹秀被挟持,尹家肯定比我们还要着急,他们迟早要来人的,而届时就是这些人的忌日!”

    羽化神国看重的并非是尹家,而是尹家身后的那个势力。

    逆神!

    这些天大陆动荡,特别是逆神,遭受重击,但只要他们没有倒下便能够发挥出无与伦比的力量,尹家因巴结到维家而翻天覆地,他们更希望能够成为下一个尹家。

    “当然,我们要是什么都不做,怕是尹家那面就不可交待。”

    宇文洪亮笑道:“让众将士压势,将他们逼迫到角落,逼迫他们交出尹秀。”

    “是!”

    下一刻,羽化神国的将士们便向着凌风这个方向压制而来,铁骑惊空,掀起无尽狂澜,整座山似乎都在颤鸣,连天空都已被将士挤满。

    这是天罗地网!

    这更是插翅难飞!

    然而。

    凌风却淡漠地望向那数千将士,嘴角噙着冷嘲,羽化神国本是一小国,因借助尹家的力量才能走到今天的地步,更直接的来说,羽化神国身上尽是逆神的烙印。

    而现在,这逆神捧起来的神国竟然要对他动手,他不在的这些年的确有些人已忘记他。

    但!

    他相信很快整个大陆都会记住今天!

    “真希望她们聪明一点啊。”云溪叹息道,那场道战是普通人不能看到与理解的,即便是大秦帝国都不行,因而很少有人知道逆神现在强横到什么地步。

    失去逆神,那两大帝国就是鱼肉!

    呼!

    忽然间,罡风激荡起来,两位清丽的玉女正破虚而至,那激荡起来的神力禁自将虚空中的羽化神国将士推荡开来,而后,那两位玉女便飞落在凌风面前。

    素衣朝天,不施粉黛。

    其相貌虽不及在场几位玉女出尘,却也让人惊艳。

    “秦思蓉,特来向人主请罪!”

    秦思蓉恭敬而立,弯着身躯,那容颜闪亮,余光正在打量着凌风,时隔十五年她终于见到这个人。

    那是曾经错过的人啊。

    “秋寒,特来向人主请罪!”秋寒弓着身躯,额头上出现细密的汗珠,心中不禁一亮,可很快便灰暗起来,曾经他们相亲过……

    整个天地在此刻冷冽起来,宇文洪亮脸色难看,大爷的来的竟然是两位武神。

    这还打不打了?

    尹家的速度为何这么慢?反倒是对手来的更快,难怪他们有恃无恐,原来是搬来了两位武神,可情况不太对啊。

    那两位武神是来请罪的?

    请什么罪?

    凌风不应,叶魔女等正在观风赏日,天神雀正专心的对付爪中的烤肉,他们像是没有注意到秦思蓉与秋寒的到来,更没有听到她们在说话。

    秦思蓉、秋寒俏颜顿时一变,躬身而立,不敢有丝毫的动弹。

    现在她们的生死,家族的未来尽在这个人的手中。

    时间匆匆。

    可对于她们来说,像是过了几天,身上的冷汗都已沁出,在这微凉的气氛中,她们俏丽的脸颊正一点一点的灰白起来,更猜不透凌风的意思。

    宇文洪亮差点憋死。

    在秦思蓉、秋寒开口的时候,他就在屏息等着凌风开口,可你特么倒是开口啊。

    这不是气场上的压力,而是心理上的压力。

    仅仅一炷香的时间,秦思蓉便觉得双股战战,那晶亮的眼睛中布满泪水,她想象过重逢,可没有想到这样的局面,此后他们怕是会更疏远了吧?

    “来啦?”

    终于,凌风开口,转过头来,望着秦思蓉与秋寒道:“过来观风。”

    “好!”

    秦思蓉、秋寒直到这个时候才敢抬起头来,挺直脊背,在凌风示意下,坐到其身旁,陪着他一同观风,可风在哪里?

    当然,这并不是问题,因为武神级别的人物能够捕捉到。

    “未来逆神会有些小动荡,不要担心。”凌风淡笑着说道。

    “是!”

    不知道为何,凌风在笑,可秦思蓉与秋寒却感觉不到温度,以前他犯贱很不要脸,可现在却惜字如金,身上没有压力,可处处让人感受到压力。

    像是真正的君王一般。

    “回去吧。”半晌后,凌风向秦思蓉额首。

    “啊?”

    秦思蓉费解,她是来请罪的,可凌风的态度让她更模糊,似乎并没有责备,更没有问罪,可刚才却不搭理她们,任由她多么聪慧,却也想不通其中种种。

    “回去吧。”

    “是!”

    秦思蓉、秋寒站起身来,望着那逐渐陌生起来的凌风,心中怅然若失,而在离开的时候,秦思蓉鼓起勇气道:“凌风,我们还会再见面吗?”

    她的眼睛中饱含着泪水。

    她的胸前剧烈起伏。

    她的俏脸却无比坚定。

    她鼓足了勇气,更用尽了一生,只求那一面而已。

    “当然,难道你们不想见我吗?”凌风笑呵呵的说道。

    “……”

    秦思蓉心中一喜,那先前的压抑气息终于消散,人主还是那个人主,虽然变了许多,却还是会开玩笑,因为她用了“凌风”而非“人主”。

    在凌风取笑的眼神中,两位没有经历人事的玉女落荒而逃。

    “解决了吧!”

    说完,凌风便站起身来,向着凌绝下走去,其他人更是如此,这让得尹秀得意逃脱,直接冲向宇文洪亮,唯有那里才能让他觉得安全。

    事实上。

    在注意到这一幕后,宇文洪亮瞬间挥手,羽化神国的将士立刻向凌风等人杀去。

    轰隆!

    就在那时,数十人出现,闪电间就已到凌风等人面前,其中一人挥手,而其他人似一柄利刀劈空而下,可怕的闪电力量让羽化神国将士成片倒下。

    “逆神令,杀!”

    那为首的声音不大,却震动整个天下。

    那正在飞驰的尹秀先是脸色一喜,可当转头时,却瞬间惊颤,只因逆神的刀锋正在劈向羽化神国的将士,正在劈向他,而宇文洪亮更是惊慌失措,他比尹秀要聪明,想的更多。

    “逆神……人主!”

    老天啊,他到底干了什么?

    在光雨中,凌风等人迈步向前,任由身后烽火连天……

    “可怕啊!”

    零族内,老太爷正端坐在木椅上,脸上都要流出冷汗来:“这才是真正的枭雄,这一世能出这样一位人物是我们的幸运,更是我们的不幸啊。”

    “老太爷,他这是什么意思?”

    “态度!”

    老太爷神清目明的说道:“逆神内发生不少事情,特别是叶灿与钱宇的出现,更是对他们造成致命的伤害,而对于逆神众的功臣、老人,一些人是忌讳的,但更忌讳的则是对他有过大恩的秦思蓉。”

    “现在呢?”

    “他以强横的态度压制大秦帝国,逼着他们亲自毙掉维家、尹家,这是在告诉逆神众,敢于背叛,无论是谁全部诛杀,势必要将先前的叛徒一一清除。”

    “仅仅如此?”

    “当然不止这点,否则焉能当得起枭雄二字?”

    老太爷脸色严肃起来,说道:“这更是一种警告,警告逆神众,背叛是要付出代价的,更是在警告我们,以前他会容忍我们的小伎俩,但从今天开始,敢伸手那便会被剁掉。”

    “这……应该没有涉及到这个层面吧?”

    “呵呵,千万不要小觑他。”

    老太爷脸色冷了下来,说道:“让零族那些人尽早收手,否则没有任何人能够救得了他们。”

    “是!”

    “不过,这警告更多是针对裂神天、阴神宗等势力的,他们在道战时的犹豫,闻老没有过问,但以他这种性格焉能放过?”

    “真狠啊!”

    “现在,他有这种资格!”老太爷淡淡的笑道:“要是我处于他现在的位置,可能做得更狠一些,不将人打痛,焉能让他们知道背叛的代价?利益现在我们已得到,还要倒向对手,那就是在逼的逆神将我们一一诛掉啊!”

    “我们已犹豫过一次,他不会允许第二次,这是无影的刀!”

    ps:这几天在写斗智,为后面做铺垫,可能大家觉得留香写的没激情,黔驴技穷,事实上并不是这样,这是要有个过程的,逆神要肃清内部问题,更要警告其他势力,当然写的可能深了一点,但斗智写起来的确蛮费力的,留香想写的是那种氛围,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理解。

    明天开始,这个过渡要过去了,接下来的故事会很激情的。

    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