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

    道战落幕后,几位天道人物很没形象坐在虚空中,端着美酒,彼此互敬,特别是闻老受到特别照顾,而凌风这位真神的责任是斟酒。

    可是。

    几位天道人物却并没有小觑凌风,他们知道道战落幕,逆神受益是最大的,天族倒在血泊中,第三势力忌讳闻老,届时逆神将空前强盛,几年后便可恢复先前势头,要是再等十年呢?

    要知道。

    现在这片大陆是属于他们的,但闻老与凌风付出最多,受益自然更多,而逆神因其不同,其发展势头远比他们更快,在天族遏制下,尚且能够发展到这种程度,现在天族俯首,逆神就是一支破天利箭,再没有阻隔。

    逆神是利刃,而神荒则是剑鞘。

    前期,逆神太过脆弱,像是一只雏鸟,需要神荒的羽翼来遮风挡雨,而等到他们真正强横起来时,就会反哺神荒,两大势力同进同退,这才是最可怕的。

    觥筹交错,对饮正酣。

    鸣天兽一抓烤肉,一抓酒壶,喝的不亦乐乎,非常畅快,现在倒是没有先前的敌意,虽然道战过,但并没有受伤,还有世间顶级美味,凌风此刻在其眼睛终于顺眼多了。

    “这场道战不易,不知道闻兄,接下来要做什么?”

    酒过三巡,连虚脸上带着笑意问道,而其他几位天道人物也立刻郑重许多,那笑意正在掩盖着期盼。

    显然。

    他们知道正戏要上演了,打赢这场道战,可接下来呢?

    利益!

    老先生等先前犹豫,只因他看不透,不想裂神天伏诛,而这正是利益驱使的,倒是零剑看得开,不过那也是受老太爷思想的影响,他觉得这场道战能够赢。

    闻老笑呵呵的,却并没有开口,他境界高远,但在这种事情上反而不及凌风看得透彻,因而望向凌风。

    “天族、澹台族、飞星宗、万晨、太一五位天道人物道殒,他们的势力尽可打压……至于瓜分,我们要天族,其余就交给你们吧。”

    凌风倒是很平淡,他对于瓜分利益并不看重,毕竟他们的征服是星辰大海,这片大陆对未来格局的影响很小,但天族的势力,他们势在必得。

    “仅仅这般?”

    四位天道人物一愣,他们知道这场道战闻老、凌风付出很多,特别是凌风,先前逆神遭受打压,他们并没有出手,以其性格竟然没有瓜分更多,这让他们费解。

    要知道。

    在开口前,他们就猜测过觉得凌风不吃亏的性格,肯定要咬死利益,他们能够分到的不多,却没有想到多的让他们要惊呼。

    整整四大势力啊!

    说实话,这样的四大势力,即便是顶级势力都休想一口吃掉,而想要将其完全消化更是要十年,乃至于数十年时间,而凌风竟然不要?

    “这是感激诸位天道在生死关头的冒险。”

    凌风严肃的说道:“要是没有你们第一时间压制天族等势力,怕是就没有现在这个局面。”

    “凌风,你太过奖了,闻兄与逆神付出很多,理当得到更多。”

    连虚咧嘴,头一遭他竟然将利益推出去,说来有点可笑,但这就是事实,现在闻老的影响力空前,他们这些天道人物自然想要多亲近的。

    “你们的友谊值这个价!”闻老摆手笑道。

    他看不透凌风,这么大块肥肉竟然拱手相送,让他非常肉痛啊,但是他知道凌风很狡诈,有时候似乎在吃亏,实则上则是在占便宜。

    “那其他势力呢?”

    老先生问道,先是望向闻老,进而才转向凌风,他心中有种非常荒谬的感觉,他们这些天道竟然在受这位真神影响,俨然凌风要成为他们的王一般。

    “先放一放吧。”

    凌风笑眯眯地望着众位天道人物。

    “那就先放一放。”

    老先生望着凌风很是心颤,这位人物正在影响整片大陆的格局,而那放一放,却正中他们的心事啊,吃掉四大势力已经够他们消化很多年的了。

    而以他们现在的情况,想要打压其他势力,还真有点吃力,当然其他势力此刻怕正战战兢兢的,担心被他们横推,自然是不敢再向他们开刀的。

    更何况。

    要是怕这里势力逼急了,那就可能拧成一股绳,届时对他们更不利,特别是第三势力与天族那一方势力联手,他们想要打赢,怕要付出无尽鲜血,可能还会有人道殒,这显然不是他们想要的结果。

    但放一放呢?

    等他们完全消化天族等五大势力后,其力量会空前强大,届时再打压其他势力,那就事半功倍。

    “真枭雄啊,此后天下谁人不识君?”

    零剑望着凌风,满是欣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哪怕是当初的老太爷也不及这位可怕。

    “零老过奖!”

    凌风谦逊的说道。

    “未来是你们的!”

    ……

    几天后,几位天道人物离开这片废土,这场道战虽然赢了,但各大势力付出都很大,特别是神荒整个崩掉,想要完全恢复过来,需要太长时间。

    当然。

    这些不由闻老操心,完全有圣主操办。

    在那片废土中,闻老望着凌风说道:“我以为你会吃掉更多势力,没想到你会放过,仅仅天族势力,怕是不够吧?”

    “天族?”

    凌风笑着解释道:“逆神还是以前的逆神,我们并不需要天族,这一势力是属于神荒的。”

    “什么?”

    闻老一惊,脸色严肃起来,说道:“这场道战是你一手策划的,而现在你却要放手?”

    “逆神不同啊。”

    凌风沉吟片刻,才收起笑容,解释道:“我们注定要走出一条不同的大道,无论是天族势力,还是现在的神火山都太显目,以前我们需要,但以后则会形成掣肘。”

    “什么意思?”闻老费解。

    “逆神该消失了!”

    凌风望着虚空说道:“他们想要利益,那便给他们利益,但逆神想要得到的利益,谁也休想取走!”

    “逆神想要什么利益?”闻老好奇的问道。

    “整个星空!”

    ……

    道战落幕。

    但并不意味着这片大陆便能够立刻平静下来,人皇圣地、封神圣地等势力第一时间祭出奇门,比之前的神荒还要慎重,他们是最逼近神荒的,只要闻老发狠,随时能够毁掉他们。

    而其他势力更是快速,在短时间内就镇封整个势力,提防着其他势力打过来。

    但!

    他们这一拳却打空了,闻老没有走出神荒,其他天道人物更没有针对他们,这倒是其他势力疑惑不已,这口气那些天道人物忍得住?

    事实上。

    以神荒等势力现在的形势真心不适合征战,数位天神牺牲,更多的真神毙命,殷红的血已染红山河,哪怕是活下来的弟子也重创太多,要是征战怕是会让神荒走上末路。

    闻老并不想穷兵黩武,更不想亲手毁掉神荒。

    他们要等!

    等神荒变得空前强大,等他们有碾压其他势力的资本!

    坐等十天后。

    人皇遥望着神荒所在方向,徐徐叹息,说道:“他们不会过来了。”

    “这是为何?”

    “因为他们付出很大,因为他们不想逼迫整个大陆与他们无敌,更因为这片大陆啊。”人皇脸色灰暗片刻,说实话他一开始真的不太相信,但却不得不信。

    “这片大陆?”

    “是的,说来可笑,但却一点不可笑。”人皇摇头道:“异族正虎视眈眈,他们担心我们这些天道人物道殒,异族便会趁虚而入,届时大陆会尽落异族手中。”

    “舍小恨,取大意?”

    一位人物开口,道:“那便趁着他们与异族征战时,我们将其毙掉!”

    啪!

    人皇一巴掌将其拍翻,让其吐血不止:“白痴,你被恨冲昏了脑袋了吗?大陆势力间如何斗争,那是我们的事情,就因这利益而毁掉大陆,成就异族?”

    “我……”

    “这里是我们的家园,我们则是孩童,无论我们如何争斗,那都是自家的事情,但要是有异族来攻,那就是种族与大陆间的斗争。”

    “不是利益,而是尊严与血性!”

    “是!”

    “真是一位枭雄啊。”

    人皇眼中满是欣赏,却又叹息道:“可惜不是我人皇圣地的天才人物。”

    “那闻远布局太精美,而且手段这般狠辣,还真是低估了他。”那位人物吐血道。

    “闻远?”

    人皇咧嘴冷嘲,道:“要是闻远有这样的心机与能力,我们能够在其眼皮下活这么多年?”

    “那是谁?”

    “凌风!”

    人皇郑重的说道:“唯有他才有这样的心机,也唯有他能够布局这般精妙。”

    “那我们便暗杀掉他!”那个人眼睛发狠道。

    “那就去吧。”

    人皇嘴角噙着冷笑,道:“他身旁最多也就两位天道人物,其中还有一尊盖世天道,手持天尊法则,想来你是能够应付的,对吧?”

    那个人身躯立刻僵硬起来,被人皇天道这句话活活噎死,一尊天道能够摧枯拉朽,更何况是两尊,还是法则……这特么不是暗杀,而是寻个坟墓啊。

    “落幕亦是起点!”

    人皇凛冽的说道:“未来谁可定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