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呼!

    满目尽是天火,半帝级别的生灵动用全力,其恐怖简直不可想象,在短时间内便让澹台族等势力神明喋血,就连顶级天神在猝不及防下,也遭到重创。

    “打出天道利器!”

    他们来前,就已得到天道人物利器,能够在生死关头毙掉对手,但现在却不是要毙掉对手,而是要利用这个机会遁走,任谁对上半帝级别的生灵都要棘手。

    只是!

    他们想不通,为何在这个节骨眼上会出现半帝生灵?

    难道,在神荒中心那片神土上,天族等势力的天道人物还没有压制住局面吗?

    “逆神众,请挥出你们的拳头!”

    叶欣然率领着凌清、天神雀等杀到,气崩虚空,点燃逆神众的热血,让他们比肃杀的利箭还要凶,直接从其中将那些人物撕开。

    这是逆神的刀锋!

    从今天起,整片大陆将没有人再轻视逆神!

    在这一刻,他们展现出来的是顶级势力的强横,那隐藏着的力量尽出,特别是无尽生灵,魔神树扎根土层,给予澹台族等势力可怕的重创,而食神草则是打不死的小强,春风草又生,非常让人头痛。

    更可怕的则是毕方与烛龙。

    一位是半帝级别的生灵,一位则是顶级天神,那根烛火飞出来的时候,人们知道烛龙并不逊色于毕方多少,尽管那根烛火针对的仅仅是顶级天神,波及范围远没有毕方那么可怕,但天神才是这场战斗的关键啊。

    天神毙命!

    他们算什么?

    当然。

    清漪的出现,让神荒全面兴奋,特别是荒门易风、君见笑,他们的小师姐活着回来,证明荒门小七的确做到,而叶欣然等逆神众及时出现,更让他们猜测到一些事情。

    更何况。

    荒门小七到现在没有过来,这意味着荒门小七真正要针对的是那些天道人物,千万不要小觑这个人的力量,真神境并不能够说明他的强弱,只因在其身后有一位焚天尊啊。

    仅仅一刻钟。

    强势不可一世的澹台族等势力倒在血泊中,活着的人已远遁,唯有满地尸骨在证明他们曾经多少强大,现在又多么凄惨,可现在没有人怜悯。

    “解决他们!”

    叶欣然嘴角噙着森然杀意,这场战斗逆神要打下来,这关乎到他们的未来。

    “干掉他们!”

    易风仰天爆喝,却更落寞,诸天禁区更倾向于天族,这意味着他的爱情将凋零,但在家园与爱情面前,他还是做出正确的选择。

    他叹息一声,便带着无尽神荒神明向着正西方而行。

    “吕闻被逼自爆,我们坚持到现在!”

    当神荒那位天神开口的时候,仿佛四周的空气都已寒凉起来,清漪目眦欲裂,恨意滔天,荒门已牺牲一位天才,而现在则是第二位。

    曾经的荒门七奇葩,现在仅剩五位。

    这是血恨啊!

    “我要将他们的皮拔下一层!”清漪狰狞的说道,旁人不能理解荒门七位奇葩间的感情,但是易风能够理解。

    “老子要活剐了他们!”

    易风声音泣血,他们亲如手足,现在手足被人打废,那痛是歇斯底里的。

    “一个都别想活!”

    君见笑压制着内心的怒意,大步走向对手,荒门的血恨要由他们亲自寻回。

    呼!

    可是,让他们哭笑不得的是,还没有等到他们动手,毕方的天火已飞落下来,当场就让那几大势力神明喋血,短时间内倒下太多,而等到第二道天火落下时,他们望向远方竟是找不到对手。

    轰隆!

    下一刻,烛龙上前,昼夜黑白闪耀,让这片天地形成狂潮,一举将对手横推三千里,打得山河崩塌,天地湮灭,就连满地的尸骨都已灰飞烟灭。

    但这是不够的!

    只因,顶级天神正在飞遁,而这个时候他们没有时间追捕,还有正北方以及神荒中心那场能够决定大陆未来的战斗还有落下帷幕。

    可是。

    当他们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却遭到叶欣然与清漪的反对。

    “务须担心,小七会解决问题,没有会在他身上占到便宜!”清漪这般说道,非常强势,御道、鸣天兽已至,更带来焚天尊的法则力量。

    要是以前,他们还会担心。

    但现在不同啊。

    裂神天、零族、西神岛、阴神宗这四大势力的天道人物出现,压制住势头,这时鸣天兽、御道能够发挥出的力量就可怕太多了。

    更何况。

    他们已经知道事情没有他们想象的这么简单,这是凌风与闻老早年相商过的事情,只因他回来,闻老才将道殒提前一步而已。

    为何要提前呢?

    “你们来了?”

    当毕方、烛龙等出现的时候,零族的顶级天神大口喘息,吐血不已,但嘴角却扬起欣慰的笑容,当毕方出现的时候,他们就已感应到那种波动,而现在他们的到来,就是要结束这场战斗。

    尽管。

    他们并不知道天道间战斗的结果,但在神明的战场上他们赌赢了,逆神远比他们想象的更不可测。

    “辛苦你们,接下来交给我们吧。”叶欣然说道。

    “好!”

    零族的人物正在闪电倒退,而对手则是在快速的飞遁,这个局面有点滑稽,但事情却一点都不滑稽,只要对手不是白痴都明白现在的逆神有多么可怕。

    更知道,烛龙、毕方、玉老等顶级人物飞来是个什么样的局面。

    然而。

    他们跑不掉的,在飞遁的过程中,阴神宗、裂神天及神荒的顶级天神已由三个方向飞来,彻底困住那几大势力,要在这里解决他们。

    呼呼……

    嗡嗡……

    当昼夜黑白神通出现,当毕方天火吐出,那几大势力神明剩下的就唯有绝望与悲壮,曾经他们觉得这场战斗必胜无疑,而现在却已只剩下那满天的嘲笑。

    ……

    神土灰暗,天地枯竭。

    那一株株老树正在折断,进而化成飞灰,土层正在掀起,形成无尽尘埃,这里的力量正在干枯,那汲取山河地势的奇门力量正在瓦解。

    坐镇这里的圣主,心中刺痛,却只能跪拜,闻老已老,以后的路只能靠他们自己。

    可!

    他们还有未来吗?

    “真的道殒?”

    澹台族天道人物望着闻老,有些疑惑,方才强大的让人窒息,而现在则是道枯,总是让人警惕,担心会吃大亏,要知道他先前就已重创。

    “两道法则,怕是极限,现在估计道已枯!”

    澹台族的天道心中叹息,更松了口气,要是闻老依旧坚挺,他心中会无比压抑。

    他怎么还能活?

    他肯定会这样问自己。

    “真的道殒了!”

    落道抬起手来,接住那正飞落下来的血雨,心中叹息,却更兴奋,他们赌这一场赢了。

    “那就毁掉他吧,省的夜长梦多!”澹台族天道人物开口,准备将闻老连同这片神土打得灰飞烟灭,他在担心闻老还没有死透。

    “算了!”

    落道走上前来,对着几位天道人物说道:“道已崩,身已死,何必做这样的事情呢?”

    显然。

    在势力上,诸天禁区想寻求更远的大道,而不想连同闻老及他一同葬掉,才有此举,但闻老毕竟是他同时期的人物,虽然谈不上感情多么深厚,但也是位值得尊重的对手,他不容许在闻老死后,还有人来侮辱其身躯。

    这不厚道!

    这更不人道!

    “你这是在压制我吗?”澹台族天道人物脸色冰冷,他恨透闻老,不会顾及其死后的颜面,而且觉得落道简直在自打脸,生前不顾其感受,死后反而厚道起来?

    他们有没有一点做坏人的觉悟啊?

    要坏就要坏到底,你这种半善良半坏的人物最让人不耻的好吗?

    “这是尊重,他是对手更是朋友!”落道叹息道。

    澹台族天道人物脸色更难看,他才不会理解落道现在的心态,可正要开口时,那一直闭目的人皇却说道:“朋友一场,我要送老朋友一程。”

    说完。

    他飞落下来,向着闻老鞠躬,说道:“人已死,何必做这种让人更气愤的事情呢?”

    “你们也要倒向神荒?”澹台族天道人物冷对人皇与落道。

    气氛瞬间变得紧绷,而当血凰徐徐飞来时,这种气氛绷紧的更厉害,似乎有敌对的迹象。

    嗡!

    正在这时,虚空中飞落下来一位天道人物,冷峻而气质,腰间别着一个酒壶,即便是隔着老远,也能够闻到酒香,显然他的酒比闻老的酒更烈更香。

    “酒帝!”

    澹台族天道人物淡笑起来,这是神阳宗的天道人物,原本是与零族同进同出的,但现在已反出零族,与天族、澹台族并立。

    显然。

    神阳宗并不看好零族这个疯狂的举动,而零族也不在意。

    “呵呵,你们不用紧张。”

    人皇笑着说道:“生前,我不曾倒向他们,死后我更不会,不过我毕竟与他朋友一场,他活着时,我不忍动手,但现在我更看到天族、澹台族。”

    “你呢?”人皇望向血凰。

    “我也是这个意思。”血凰笑道。

    “虚伪!”

    连虚正在倒退,局面一面倒,闻老已死,而他现在则是要面对整整五位天道人物,这根本就是必死的局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