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七百九十三章满空尽天道!

    问仙!

    云梦正凌空而立,而在其身旁凌清、云溪等正冷目望虚空,问仙众全面出世,正在向前横推,而那些打到问仙这里的叛逆则逐渐被压制。

    “本尊要诛叛逆!”

    天神雀一声怒喝,闪电向前,当九级真力出现的时候,那所谓的真神就是土鸡瓦狗,在短时间内便被毙掉,而天神雀则是大步向前。

    那在星辰道磨砺出来的真力,远非现在逆神众能够并论。

    “天族想要在这个时候打掉逆神,我等焉能让他们如意?”

    凌清神目冷的让人害怕,寒如月主蝴蝶,叶欣然主逆神,凌风则是人主,一直以来凌清的定位有点不清楚,可却并没有人小觑这位真女。

    “此刻,天族的精锐已飞向神荒,那我等就掀起这风云第一刀吧!”

    说完。

    她双手间一闪,一枚透明的玉镯出现,在其真力注入的时候,那玉镯寸寸崩碎,其中一道灵光乍亮,并不夺目,就连云梦等也非常惊奇。

    这是什么玉镯?

    “全面出世,杀!”凌清干脆利落的说道。

    没有回应,却并不意味着没有反应。

    “奉凌主手令,掀起这滔天波澜!”

    一道声音在天族内响起,一位老人迈步而出,身上的真力全面点燃,像是这九天焰火,而原本正在闭关的人物纷纷出世,由天族内暴起,杀向天族武修。

    这是凌清掌控的力量!

    专门针对天族及其敌对势力,他们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因而在天族等试图摘下逆神这颗桃子的时候,逆神众也正在向天族内渗透。

    而且。

    凌风有意将这股力量独立开,哪怕逆神出问题,这股力量也不会有问题,只要凌清不出现,他们就会一直隐藏下去,而那玉镯的出现就是在揭开序幕。

    天族的压制,逆神的惨烈!

    这一切,逆神需要反击!

    呛!

    那为首的老人可是顶级真神,在天族要尽全力打下神荒及逆神的时候,其精锐力量已大多飞向神荒,特别是天神、天道这种人物,任谁都知道众多势力争锋,不尽全力会被打的灰飞烟灭。

    更何况。

    天族的力量还飞向逆神,试图控制,因而现在的天族很空虚,完全是老弱残兵,这样的力量焉能抵御住逆神这柄凶刀?不过,天族有些地域是不可碰触的,那是天神与天道地盘。

    但!

    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掀翻天族,毙掉天族这一世的力量,搬空他们的资源,毁掉其族地。

    这些人是聪明的。

    在天族要打向神荒前,他们就曾与人血拼过,不止是重创,更扬言到突破的重要关头,这才被留下来守关,却根本没有想到这些人会监守自盗。

    倒不是天族大意,而是天族渗透到逆神后,通过蝴蝶挖出逆神隐匿在天族的多位人物,他们以为依靠着蝴蝶的消息,便能够遏制逆神,却想不到逆神还有一股更精锐更神秘的力量在那位不受重视的凌清手中。

    与此同时。

    澹台族中,几位顶级真神出世,上百位真神及上千位武神出世,正在澹台族内血腥毙敌,尽管澹台族比天族聪明一点,留守中有几位强大的真神,但还是挡不住逆神众的血拼。

    在傍晚时分。

    整个澹台族沦陷,族地被毁掉,资源被搬空。

    显然。

    在中域顶级三族中,零族是倾向于逆神的,而澹台族则更看重天族,曾多次打压逆神,现在正是他们反击的时候,而逆神的脚步及凶刀并没有就此打住,在中域其他几个势力中,逆神众正在出世,要全面横推,哪怕神荒打输了,天族与澹台族等势力也要元气大伤。

    ……

    神荒!

    这里曾是四净土的中心,亦是顶级的势力,其威压更胜三禁区,特别是闻远、清漪、荒门小七的出现,更是将这一势头推向巅峰。

    在天道境,闻远威压一世!

    在真神境,清漪威压天地。

    在智商上,荒门小七秒杀同侪。

    以前,人们觉得只要闻远活的时间更长一些,等到清漪与荒门小七证道时,天族、澹台族的联盟势必要倒下,可现在来看,神荒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了。

    清漪已殒命。

    荒门小七尚在星空。

    而逆神这个助力更是凌乱不堪,马上要落在天族,亦或者那第三势力手中,在这个时候还要分掉神荒的力量,完全就是个累赘。

    当然。

    这影响不到大局,闻远殒道才是重点。

    气氛紧绷,神荒每一位武修正肃穆而立,山门由三位天神坐镇,重重要塞,步步皆奇门,哪怕是顶级天神想要闯进来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但!

    每个人的脸色都非常难看,这个层面已经不是天神那么简单,而是天道人物间的交锋与博弈。

    此刻。

    在神荒中心那片神土中,霞光万重,瑞彩万道,无尽力量正山海般的汹涌而出,波荡向四周,让这里神力鼎盛,呼一口气都能形成云朵,吸一口浑身毛孔便能喷光。

    闻老的道正在崩!

    他的脸色灰暗,肌肤松弛,那充盈的血肉在此刻变得干瘪起来,在短短一个时辰内便骨瘦如柴,两眼浑浊,像是一道风便能够将其带走一般。

    他太老迈了!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的气势太弱,远没有全盛的气势。

    然而。

    就在夕阳飞落下去的时候,闻老的眼睛却骤然睁开,身上的道光瞬间虚淡起来,逸散的速度变缓,而后他走出神土,飞上虚空。

    咚!

    与此同时,神荒山门前,一位老人正迈步而来,脸上洋溢着淡淡的微笑。

    “是现壶在守关吗?”

    那老人微微佝偻着身躯,走到山门前,却并没有急于进入神荒,而是笑望着那三位守门的天神,声音显得很平淡与随和。

    “人皇前辈?”

    那守门的三位天神中飞出一位老人,就面容来说,要比这位人皇还老迈。

    “好多年没见了吧?”人皇笑道。

    “是啊。”王现壶额首,脸上却并没有笑意,他不知道这位老人的来意。

    “我要进去。”

    人皇努努嘴,悲伤的说道:“我与老哥万年的交情,却不想在出世时,竟是遇到这种事情啊。”

    “这……”

    王现壶身躯一僵,在这个节骨眼上人皇要进入神荒,其来意更让人怀疑,他不得不慎重,要是人皇对闻老不利,哪怕是拼尽生死,他也不想让人皇进去。

    “人皇,请进吧。”

    正在王现壶沉思的时候,神荒圣主飞来,请人皇进入神荒,这可是天道人物,更是最靠近神荒的极道圣地,当然因人皇太非凡,更多的人将其称为人皇圣地。

    同时。

    他心中郁闷,以神荒现在的力量是挡不住人皇这等天道人物的,与其让其强闯进神荒并且毁掉奇门,倒不是放行,他知道这个层面的人物要由闻老来面对,而他们要针对的则是其他势力的神明。

    “老哥,真的不可挽回了吗?”

    人皇飞到闻老面前,悲痛的说道:“我人皇圣地倒是有几本古籍,其上记录远古时期的天道人物,或可对老哥有利。”

    “来啦?”

    闻老苦涩的笑了笑,而后摆手道:“我的武道我更清楚,古法压制不住的,你能来我很开心,这最后一程还有曾经的兄弟,谁难过的是纵目四望天地唯一人啊。”

    “是啊,曾经的老兄弟,现在剩下的有几位?”

    人皇心酸的说道:“送别一位又一位,到那时谁来为我送别?”

    闻老不应,眼睛悲壮地望着虚空,他身上的道光还在逸散,只是在压制而已。

    “天意,人不可逆。”

    半晌,闻老才叹息的说道:“人皇你来了,那就陪我喝一壶,送老哥这最后一程吧。”

    “好!”

    闻老手中一亮,两壶仙酿便出现在手中,其中一壶飞向人皇,而另一壶酒则是落在他手中,他仰头便饮,任由那酒水洒满天空,任由那芳香充满虚空。

    人皇叹息一声,仰头将仙酿一饮而尽。

    咚!

    这时,第二位天道人物出现在山门前,王现壶想都没有想直接放行,并且恭敬的将其引进神荒,现在局势不太对,他们看不透这些天道人物的来意,但更不能得罪。

    “老兄弟!”

    这二位到的是西神岛的那位天道人物,白眉须发,天生有种威严感,处在他身旁,即便是神荒圣主都觉得呼吸困难,而他与人皇相同,满脸的悲戚。

    “今天不谈道殒,喝酒!”

    闻老扔过来一壶酒,而西神岛那位天道人物则是一饮而尽,非常豪迈。

    “怕是今天会来不少老朋友吧?”人皇微微笑道。

    “该来的应该都会到。”闻老笑道:“这一程要走的痛快一点。”

    “老哥!”

    不多时,第三位天道人物到了,身披白色披风,像是远古侠客,气魄非凡,眉宇间有股英气,身材魁梧,不像是一位老人,更像是一位中年。

    “蓝封也来啦?”

    闻老大笑,指着那位侠客般的人物笑骂道:“我们都老了,你小子竟然还年轻了不少。”

    “老哥这是在取笑蓝封啊。”

    蓝封飞来,接过闻老扔过来的一壶酒,一口饮掉,笑呵呵的说道:“其实我也老了,但不能让他们看出来啊,打不过他们,总要气气他们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