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七百九十一章一网打尽!

    利刀破虚,闪电而至。

    杨主立于无尽尸骨前,俏颜上尽是灰暗,她已尽力,但对手比她想象更强大,而这位由她一手打造的精锐势力,竟然反咬她一口。

    她的血已寒,她的心已灭。

    这个时候死反而是解脱,唯独对不住将她推上这个位置的逆主,更对不起人主一手打造的逆神以及人主解救他们的恩情。

    想来人主逆主会失望吧?

    想来爷爷会心痛吧?

    她沉沉的闭上眼睛,任由两行清泪落下,在逆神最凶险的时候她没有哭,在生死时刻她没有哭,但现在她在哭。

    哭这落败的逆神!

    哭心中的执着!

    然而。

    就在杨主要香消玉殒的时候,两柄剑夺空而至,自杨主背后的黑暗中飞出,已闪电势头挡在杨主身前,硬撼钱宇那柄利刀。

    呛!

    巨响声惊到杨歆瑶,更惊到在场众神。

    局面已完全落在他们手中,怎么在这个时候反而出现变故呢?

    嗡!

    两柄利剑直颤,两位娇俏的丽人大步倒飞,并带着杨主一同倒飞,她们大口喷血,脸色惨白,她们手臂折断,要不是钱宇并没有动用全力,怕是此刻她们已香消玉殒。

    一位秀发飞扬,一位俏丽倾国。

    “行澜、行颜?你们没死?”

    惊的远不止杨歆瑶,还有钱宇、落雨晴以及那仰躺在地上的叶灿,前段时间,行澜率领的蝴蝶身死道消的消息已传遍逆神,谁能够想到她们还活着?

    这意味着什么?

    那回来的蝴蝶并不可靠,那反出逆神的人物亦不可靠,可能混入逆神的精锐力量。

    “诈死而已!”

    行澜嫣然笑道:“置之死地而后生,不然如何营造现在的局面,引出叶灿与钱宇这两位主脑人物?”

    “呵呵,有点意思。”

    钱宇一愣,而后笑道:“你们诈死后,蝴蝶全面崩塌,而失去你们,隐神等全面被动,进而被打得飞遁,想来林永、神龟等并未死吧?”

    “你说的没错!”

    回应钱宇的并非是行澜、行颜,而是来自于她们身后,于黑暗中走出一位位真神,可不正是神龟、毒神虫等顶级真神嘛?

    他们消失后,便进入暗道,来到神火山,更利用龟息神功,将自己镇封起来,哪怕是天神想要发现他们都是困难的事情,更何况有逆神气息的掩盖。

    他们成功了!

    钱宇变色,情况比他想象的要糟糕,更让他费解的是,这些人似乎已预测到有自己这个人物,在叶灿出现的时候,他们并没有出现,而直到自己开始镇压时,才走出来。

    而且。

    他看得出来,这并非是杨主的主意,但在场众神中有人会这么聪明?

    行澜?

    “钱宇,还不受死?”神龟慢悠悠而来,但神目锐利的可怕,说实话要不是得到消息,怕是他们早已忍不住将叶灿给剁了。

    但!

    那个人出现,一直在压制,要等最终的人物出现。

    逆神这么大快肥肉,天族动心,那神秘的第三方势力会淡定吗?

    “呵呵,就凭你们吗?”

    钱宇冷嘲,他向远空打个手势,在其手势落下的时候,一位老人已出现在这里,背负着双手,顶这个斗篷,但身上的气势却掩盖不住。

    这是一位天神!

    “你让我们有些失望啊。”那天神沙哑的说道。

    “呵呵,只是没有想到而已,杨主这么聪明的人物,身后竟然还有更聪明的人,可我想破脑袋也没有想到是谁,你们能够告诉我答案吗?”

    钱宇还是那般猖狂,完全没有将神龟等放在眼中,顶级真神又如何?

    天神目中尽是蝼蚁!

    杨主脸色更白,逆神的确比她预想的强大,比她预判的更厉害,用诈死来诱出钱宇这个黑手,但他们来的不是时候,第三方势力天神出世,完全可镇压现在的他们。

    “你们不该来的。”

    “为何?”行澜笑道,她在这个时候竟然还笑得出来。

    “能不能尊重一下对手呢?”

    钱宇像是受到侮辱一般,笑呵呵的说道:“这么精美的布局,竟然被你们看破,总要给本尊一个真相吧?”

    “我们要是说人主呢?”行澜笑道。

    钱宇身躯一颤,毛都炸了,他们这些老人知道老逆主的可怕,知道叶欣然的可怕,但这两位加在一起也远没有人主可怕,在其镇压时,无论是叶灿,还是钱宇都不敢出幺蛾子。

    这是为何?

    因为只要有一点问题出现,人主就能将其生生拔掉!

    那时,逆神是鼎盛时期,人主令出,谁敢忤逆?谁敢说出叛逆的言词?那等同于在自掘坟墓。

    更可怕的则是人主的布局,从有迹可循到无迹可循,打下无尽疆土,而他们这些老人使用的伎俩也正是从人主手中学来的。

    这样的人主,让他们心生敬畏。

    “没出息!”

    那位天神冷哼一声,说道:“莫说他现在正在星空中,即便回来又如何?”

    “呵呵,差点着道。”

    钱宇汗颜道:“那个人的威名太震空,即便是二十年后的今天,还能够震慑人心啊,但可惜的是,即便他回来又能如何?”

    “这是我的错!”杨歆瑶叹息道。

    “不要用人主来吓唬本尊!”

    钱宇扬声道:“现在,你们能不能告诉我真相?逆神众还有哪一位能够看透这样的精美的布局呢?”

    神龟、毒虫神等面面相觑,嘴角噙着一抹冷嘲。

    为何他们就是不相信呢。

    不过,这个问题倒是问到杨歆瑶的心坎上,她亦很想知道谁能看透这种无间道?

    “我来回答你这个问题吧!”

    清灵、微寒、淡香。

    这个声音响起的时候,行澜、行颜等立刻向两侧分开,而那阴暗中则是走出一位绝世丽人,黑衣红发,赤红眼睛,丰满匀称的身材,还有那蔑视世间的风姿。

    她似幽寒的腊月走来,沐浴着寒冬气质,来到众神间。

    空间失音,鲜血倒涌!

    整个天地在此刻因她而沸腾,更因她而寒凉起来,一颦一笑可问天,一目一神可灭世,那苍劲的秀发在虚空中飞舞,那声音在空气中激荡。

    唯一人尔!

    神龟、毒虫神、行澜、行颜等激动万分,神目中闪耀着炙热的光,他们知道这个人要来,但在真正见到时,却变得失音哽咽。

    他们等这一天已太久!

    逆神的耻辱,逆神的鲜血,唯有这个人才能清洗。

    杨歆瑶愣住了,更痴傻了,她没有想到这位天女会在关键时刻回来,这意味着什么?

    那位天神身躯直颤,要不是斗篷掩盖,怕是人们能够清楚看到其表情扭曲的模样,在逆神众最可怕的人物是谁?

    人主、逆主?

    他们虽然出色,天资纵横,睿智惊空,但在力量上还没有到让天神惊恐的地步。

    她是烛龙!

    “烛烛……烛……龙龙……”

    钱宇直炸毛,差点坐倒在地上,身躯战栗,脸色惨白的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那双神目更是呈现出死灰色,连说话都变得不利索了。

    她不是在星空中吗?

    她什么时候回来的?

    这一刻,钱宇脑海中千般疑问,要不是人主逆主烛龙尽在星空,他们这些人也不敢对逆神下手啊,想要镇压烛龙那得天道人物。

    而且。

    他想到一个更可怕的问题,烛龙是寻人主的,现在烛龙回来,是不是意味着人主已回来?再不济逆主她们也会回来啊,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那天族的天道人物不是已镇封星空之门了吗?

    “我来告诉你真相如何?”烛龙凛冽的开口,神目直透虚空,落在钱宇与那位天神身上,盖世威压睥睨世间,让天神人物冷汗直流,双股直颤。

    钱宇早已吓傻,完全没有主见,对他而言,现在真相已不重要,生死更重要。

    “凌风!”

    烛龙轻盈说道,道出那逆神众最期待的名字,道出钱宇最恐怖的名字。

    当然。

    也唯有烛龙几位人物才敢这么称呼人主。

    “蝴蝶的局面是人主刻意营造出来的,北原、西神、东极州及南荒尽是他在控制。”

    “他……呢?”

    钱宇用尽全身的力量,才问出口来。

    “全面反击!”

    烛龙简单的解释道,但并不是向钱宇,而是在向杨歆瑶及行澜等人:“众神尽归来,现在她们正率领逆神真正的力量在反击,埋藏在叛徒中的人物现在应该正在策应,很遗憾让你们失望了。”

    扑通!

    一位位逆神众当场跪倒,有些是被吓得,人主逆主尽归来,他们心情一下沉重千万斤,而有些人则是扛不住烛龙威压倒在地上,人主的血腥控制及其威名,那就是逆神众心中的大山。

    “哈哈,即便他们回来又能如何?闻老一旦道殒,逆神还是要灰飞烟灭!”那位天神终于顶住心中的压力,猖狂的大笑道:“你们都是将死!”

    “是吗?”

    烛龙撇嘴冷笑道:“那我们尽力让你及背后的那只黑手失望吧!”

    话音落下,她微微闭目。

    轰隆!

    黑夜降临,可怕的光驱散所有真力,更掀翻天地,将那位天神直接打得灰飞烟灭,而对手竟是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这般直接与狂暴。

    至于这些叛徒则交给逆神众来处理。

    一网打尽!

    这就是他们要的效果,尽管这会牺牲很多,但不引出钱宇这只黑手,逆神的问题就永远解决不了,现在主脑已灭,逆神将开始血腥镇反!

    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