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c_t;

    “小风,你怎么了?”

    凌清心都碎了,怎么都没有想到,刚才凌风还好好地,可转眼之间,就倒下了,只怕凌风在大战中,是受了重伤了,之前一直在强撑着,现在伤势爆发了。 -79xs-79小說

    她焦急地向怀中‘摸’出,取出了几个小‘药’**,倒出了银‘色’的灵源,浓香弥漫,这是凌风送给她的,之前就喝了几口,有点舍不得的。

    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她将所有人的灵源都灌入了凌风的口中,紧紧地盯着后者,生怕凌风就此起不来了。

    她是凌风的逆鳞,而凌风又何尝不是她的逆鳞与坚持?

    “凌风!”

    这时,独孤雨月脸‘色’也变了,她知道凌风冲去了曹家大本营了,虽然不知道战况,但是可以想象的到,只怕真的是重伤了。

    她也把银‘色’灵源取了出来,这种东西很珍贵,哪怕是一小口,都能让她突破一级,可现在也顾不得了。

    “啸”青鹏鸟也飞了过来,也紧张的望着凌风。

    “唉,没用的。”

    金‘色’傲娇鸟飞了过来,望了一眼凌风,无比叹息,一个小妖孽就要这么废了,虽然这样一来,它就可以暴揍凌风了,但是怎么都开心不起来。

    一起打劫,一起血杀,偶尔互殴,仔细想来,凌风还是不错的。

    “傲娇鸟,小风到底怎么了?”

    凌清紧咬着嘴‘唇’,向着金‘色’傲娇鸟问道,在场的也只有它才清楚凌风的状况。

    “他的伤势是灵源也不能治愈的,他是经脉和灵气都在崩碎,根本就不能遏制住的。”金‘色’傲娇鸟摇头,望了一眼凌清,道:“这个家伙疯了,在他知道你被人追杀,随时都会死的时候,就已经疯了。”

    “本来,他的实力也只是一级武灵而已,可是,他为了以最快的速度赶来救你,所以,运转了逆空术,将实力提升到了七级武灵的地步。”

    “逆空术?”

    凌清与独孤雨月一怔,满脸的疑‘惑’之‘色’,但隐隐的她们也知道,那逆空术能将武者的实力,短暂的提升,必然也会有响应的代价的。

    “逆空术的确令他及时赶来的,实力更大达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不过有一点你们错了,他没有受伤,曹家所有人都被他一个杀掉了。( 广告)”

    金‘色’傲娇鸟也不得不承认,七级武灵的凌风,太无敌了reads;。

    “他的伤势,完全是因为逆空术反噬造成的,强行提升这么多力量,是经脉和灵火都承受不住的,估计他的经脉现在已经被震碎了。”

    它有点伤感,本来还希望和凌风并肩作战,完成它最伟大的梦想——洗劫所有人,现在看来是不成了。

    “小风,你怎么那么傻!”凌清双目血红,双拳紧攥着,都是为了她啊,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倔强和坚持,凌风就不会这个样子。

    这一刻,她恨自己不该进入圣炎秘境,否则一切都不会发生了,她宁可自己死,也不想凌风出事。

    “不过,凌风是体修,血‘肉’很强大,就算经脉、灵火都碎了,也应该能活下来的。”

    金‘色’傲娇鸟补充,道:“不过,他以后是不能修炼了,身体会越来越虚弱。”

    “什么?”

    凌清声音嘶哑,一瞬间如遭电击,武者一直以来,都是凌风最大的梦想,如果,不能修炼的话,那会让他生不如死的,她更加自责。

    “没有办法吗?”

    独孤雨月心中也是一惨,形势转变的太快,连她一时间都无法适应,灵武学院第一天才,就要这么废了?

    “逆空术是很逆天的,以他现在的境界,如果武神来的话,还有希望。”

    金‘色’傲娇鸟摇头。

    开玩笑,如果施展出逆空术都那么容易救活的话,那么,也就不会被列入禁术了,而且,逆空术是实力越强,遭受的反噬越强,如果是武圣施展出来的话,那股力量会直接将自己震碎的。

    “小风,是不会有事的!”

    凌清凄厉大吼,她发丝都散‘乱’起来了,看上去有点疯癫的迹象了,这让得金‘色’傲娇鸟与独孤雨月都皱了皱眉。

    “其实,你们也不要那么悲观,凌风是一个‘精’神念师,就算不能成为武者了,但如果有一天,他念力强大的要一定程度的时候,也会反哺自身,或许可以恢复过来的。”

    “‘精’神念师?!”

    这一刻,独孤雨月与凌清都是一呆,一脸诧然地望着傲娇鸟,这显然超出了她们的想象,惊得嘴巴都合不拢。

    在神武大陆,‘精’神念师是最少的,比武者、体修都要少太多了,但也是最可怕的一群人,一名顶尖的‘精’神灵师,可以秒杀九级武灵,即便是几个人一起出手都是没用的。

    只是,她们怎么都无法想象,凌风竟然是‘精’神念师,这太夸张了?

    “这小子隐藏的够深啊!”

    望着两人震惊的表情,金‘色’傲娇鸟有点恨啊,它的确发现了凌风的秘密,不过却是在被暴打的情况下,那是刻骨铭心的痛啊。

    “你说的是真的?小风他真是‘精’神念师?”

    凌清惊喜了起来,只要还有一点希望,她都不会放弃的,要知道,当初凌风可是玻璃脉,根本就不能修炼的,不一样成为了武者了吗?

    如今,虽然更严重一点,但是她相信,凌风一定能做到的。

    “噗……”

    忽然,凌风猛地一哆嗦,大口喷血,连‘毛’孔都开始溢出鲜血了,还有经脉的碎块,就连灵源都无法治愈的。

    这让得金‘色’傲娇鸟都皱眉,逆空术的反噬,它也只是听说的,具体是个什么样子,它也不太清楚,显然,凌风比它想象的要严重的多。

    “啊1”

    凌风一声惨叫,整个人都‘抽’搐起来,隐隐可以看到,他手臂上的血脉,正赤红一片,都碎裂了开来,光是想象那种痛苦,凌清就心中刀绞。

    一切都是因为她啊!

    “小风!”

    她紧紧地抱着凌风,哭成了一个泪人,一边往凌风的口中灌灵源,一边声音嘶哑的呼喊着凌风的名字。

    “啵”

    突兀地,凌风丹田一声轻爆,一道金‘色’的灵火,徐徐地溃散了,沿着鲜血汩汩冒出来,令得凌清都闷哼了一声,‘胸’口受伤了,可是,她却完全不管不顾了,死死地抱着凌风。

    一个天才凋零了!

    连独孤雨月都眼红了,这对姐弟从小就孤苦无依,可却相依为命,凌风可以为了凌清,连命都不顾了,仔细想想,又很感动。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凌风醒了,他只觉得浑身都被‘抽’空了,虚弱不堪,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一丝‘精’神念力飞出,直接没入了血‘肉’之中。

    令他叹息的是,他经脉的确碎了,身体表面还看不出来什么,但是体内却是一片模糊,就像是血‘肉’被撕裂了一样,就算是黄金宝体也承受不住的。

    最关键的是,丹田中的那道灵火也枯竭了,连丹田都布满了裂痕,密集的就像是蜘蛛网一般。

    “逆空术,果然是很可怕的,只怕我是恢复不过来了。”

    他轻叹了一口气,却并没有多少悲伤。

    正如金‘色’傲娇鸟所言,抛开武者身份之外,他还是一个体修、‘精’神念师,只要一直修炼下去,他将来的成就,也绝对很惊人。

    只不过,最让他担心的是,以现在这个身躯,还能坚持多久?

    要知道,他不止经脉爆碎、灵火枯竭那么简单,他血‘肉’中、骨骼上,还有着一块块断刃碎片,没有了灵火压制,那断刃碎片正一点点地向着体内刺入进来。

    只怕,要不了多久,他就会被断刃碎片击杀了。

    “要想个办法,先压制住断刃碎片才行1”

    凌风心中想着,指望玄阳念力是不够的,等到炼化的时候,只怕自己已经死了。

    “嗡嗡”

    忽然间,凌风的魂海一颤,那太一真水剧烈的滚动起来,平静的海面上,飞旋起了一个金‘色’的漩涡,它就像是一个拳头,携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势,逐渐拔高。

    蓦然,它迅猛地砸落了下去。

    “轰隆”

    那一拳生猛如‘潮’,一下子就将海面轰穿了,旋即,一道道涟漪****而起,都化成了金‘色’雾气,向着凌风的体内倒涌而来。

    “这是?”

    突来的变化,令得凌风都是大吃一惊,他没有想到,在灵火最枯竭的时候,太一真水却动了,对此,他也很费解,甚至怀疑它是灵‘性’的。

    同时,他心中也隐隐期待起来,太一真水很神秘,其功能也绝不是圣山三千古卷上,能够表达清楚的,或许可以令他恢复呢?

    因此,他压抑着内心的狂喜,心神沉静了下来,‘精’神念力飞出,进入到体内,引导着太一真水,希望可以重塑经脉,以及灵火。

    夜空如洗,繁星点点。

    猝然间,一道金光从凌清的怀中喷薄而出,那金光并不是很璀璨,却散发出了惊人的气息,令得众人都是一惊。

    一开始,凌清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可是很快那道金光就将她震飞了出去,紧跟着,凌风的身躯就在那金光的包裹之下,缓缓的飞了起来。

    他金灿灿的悬在半空中,发丝上都被镀上了一层金光,朦朦胧胧的像是结出了一个光茧。

    毫无疑问,那正在啃吃黄金兽‘腿’的傲娇鸟,鸟喙都要掉下来了,独孤雨月、凌清也懵了一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