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七百八十四章养势

    轰隆!

    地牢在顷刻间灰飞烟灭,无论是那几位牢头,还是胡可都没有逃出来的机会,而能够走出来的就唯有行澜。

    对于逆神来说,最大的禁忌是什么?

    那就是人主!

    当年有个势力囚禁人主逆神,结果逆神众十万里而至,将那个势力打得灰飞烟灭,让整片大陆战战兢兢,而现在区区一个胡家竟然也敢这么干,是谁给他们这么大的勇气?

    在盛怒下,行澜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湮灭!

    由这地牢开始!

    下一刻,魔神树王动手了,无尽枝叶从天而降,笼罩整个胡家,而后那枝叶中飞出神剑,直接刺进正惊慌失措的胡家子弟,其可怕程度远远超过胡家众人的想象。

    “是谁?敢向我胡家动手?”

    胡烈飞起,望着天空中那巨大的魔神树王,立刻变脸,只要是逆神众焉能不知道这株树王?

    当年。

    树王出世,与人主一同打下这浩瀚山河,而其后它一直镇压在东极州,却没有想到会出现在这里,而且针对的还是他们胡家。

    “树王前辈,敢问发生什么事情?为何要这般针对胡家?”胡烈急声问道。

    “杀!”

    魔神树王冷冽的开口,一根枝桠直接穿透胡烈的身躯,完全不容抵御,区区顶级武圣而已,焉能压制住真神的力量?

    “树王,你这是干什么?”

    这时,远空响起一个声音,胡家一位老人飞起,神级力量释放出来,他冷声说道:“我胡家也是逆神众的一股力量,而且我胡家与神火山的那位能够说得上话。”

    “欣然,交给你了!”

    凌风向叶欣然说道,他知道这位就是正主,他们要知道是谁在搞臭逆神众。

    “是!”

    叶欣然横空而过,来到那位老人的面前,玉手骤然撕碎虚空,瞬间捏住那位老人的咽喉,将其拎到自己面前,森冷的玉眸盯着那位老人。

    “你是……谁?”

    老人彻底惊恐,望着斗篷叶欣然,骇得脸色扭曲,他可是神明啊,竟然被人轻而易举地生擒,那这位女子到底是何等境界?

    又是何等人物?

    而后。

    他望向先后走出的凌风等人,心瞬间沉了下去,要是现在还不明白,那他就可以去死了,那胡可怕是招惹不该招惹的人物,不是这些人弱,而是他们根本看不透而已。

    “那一尊神?”

    叶欣然质问道,她并没有给老人回答的机会,而是直接搜魂,可怕的海量神魂用尽老人的魂海,闪电间便已找到答案,这让老人魂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在开口间,他已伸手摸向怀中,只要捏爆那枚神符,便能够将消息送到那尊神面前。

    但是!

    叶欣然是等闲的人物吗?这点小伎俩焉能逃过她的法眼,在这位老人即将捏爆神符前,她便将其生生湮灭,任由其身躯灰飞烟灭。

    接着。

    草中王出现,对胡家进行终极湮灭,当一株株食神草自地下涌现的时候,胡家剩下的就只能是徒劳悲鸣……仅仅半个时辰,那禁忌一般的胡家被杀个干净。

    ……

    胡家庄园并没有毁掉,而是完整的保存下来,这是要掩盖胡家伏诛的事实,防止神火山的那位神知道消息。

    当然。

    还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凌风想把这里当成大本营。

    此刻。

    寒如月、魔神树王、草中王正恭敬地立在凌风正对面,他们低垂着头颅,满目激动与悲壮,逆神现在的局面与他们是分不开的。

    无论是什么理由都改变不了这样的结局。

    凌风凛冽望着虚空,并没有因一位位人物出现而波动,他神目淡漠而清冷,曾经他以为消失十五年后,他会见到一个更强的逆神,但回来后才发现,逆神怕是会比十五年前还要惨。

    他很生气!

    叶欣然、寒如月等淡漠而立,似乎像是没有看到这些真神一般。

    “蝶主,对不起,行澜让你失望了!”行澜鞠躬,带着绝望举起手中剑,说道:“行澜可以死,但蝶主一定要将逆神重新拿回来!”

    说完,她举剑便要劈向颈项。

    寒如月神目一暗,这个时候她都不能出手,人主在前,也唯有他可以。

    当!

    一声脆响,人们并没有见到凌风有任何动作,但行澜手中的利剑已掉落下来,仿佛行澜不愿意自杀一样。

    “留着你的命!”

    凌风压制着内心的怒火,说道:“现在是逆神关键时刻,即便是死也要死在战场上。”

    “是!”

    行澜脸色灰暗,她愧对人主与蝶主的嘱托。

    “你是蝴蝶的行主,要是你死掉,那势必会引起天族的警惕,那时想要奏效就不容易了!”凌风沉吟片刻,才解释道:“精将功赎罪吧。”

    “是!”

    魔神树王、草中王亦很羞愧,但从其树体上是看不出来的,不过得到逆神的神功,现在它们已经能够开口说话。

    “人主,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魔神树王问道。

    “简单!”

    凌风风淡云轻的说道:“他们想要什么,便给他们什么!”

    “什么?”

    众神脸色狂变,人主这是什么意思?

    要知道,那天族想要的可是整个逆神啊,难道这个也要给吗?

    倒是叶魔女先反应过来,解释道:“人主的意思是针对逆神的,逆神众的那些人想要什么,便给他们什么。”

    众神费解,还是不太明白。

    “示敌以弱,主动铸造出局面,坐等那位元凶出世!”凌风摇头,行澜与寒如月、叶欣然间的差距还是太大,需要精心培养,或许经历过这场战事后,她会快速成长。

    刹那间。

    众神的神目变亮起来,人主的意思是养势,逆神的强大要隐藏起来,展现出来的要弱小,这般才能够让那背后的人物看到希望,才能够主动跳出来。

    否则,逆神强势压制,那位背后人物反而不敢出世。

    “人主,闻老的事情你可知道?”行澜悲伤的说道:“星空之门被天族那位人物镇封,我们推测闻老怕是……”

    “因而,你便将至尊仿品送到天族那位天神手中?”寒如月问道。

    到这个时候,人们已经能够猜测出来。

    “是的!”

    行澜脸色更灰暗,解释道:“那时,蝴蝶内忧外患,形势不容乐观,我们派出去的蝴蝶没有一个活着回来,而要是我们推测正确,闻老一旦道殒,唯有地藏星上的那一位才能够挽回局面,万般无奈下,行澜才出此下策。”

    “嗯,这一点上你是正确的。”叶欣然额首。

    虽然她很心痛至尊仿品,但相比逆神的生死,仿品并不重要,能够送出自然也能够拿回来。

    “人主,要不要通知神火山那面?”魔神树王问道。

    “不行!”

    凌风凝重的说道:“目前主要的任务是养势,将局面营造出来,等着那位人物入瓮,而神火山、北原等地方,保持着现在的状态更有利。”

    “而且,我们不知道到底谁才是背后黑手!”

    他张张嘴,最终叹息一声,涉及到最老的逆神众,那可都是与义父拥有血亲关系的人物,他终究不想看到那一幕。

    “这样一来,蝴蝶的伤亡会很大!”

    行澜心痛,要营造出这个局面,怕是会将整个蝴蝶都填进去,即便打赢怕是蝴蝶也不复往昔风光。

    凌风嘴角抽搐了一下。

    他何尝不知道呢,蝴蝶是逆神众最庞大的力量,一旦损失太多,怕是数十年都恢复不过来,但现在他必须要放下心痛,冷血起来,割肉刮骨疗伤。

    不将腐肉割掉,不将坏掉的骨头挖掉,这种痛还会持续。

    凌风可以疼一时,但绝不能疼一辈子。

    “行澜,你立刻回去!”

    凌风吩咐道:“尽量压势,示敌以弱,而我们会处于暗中将蝴蝶中的叛徒一个个揪出来,不过,你要稳住局势,尽可能地保证蝴蝶有生力量不会无辜牺牲。”

    “我明白!”行澜躬身道。

    就在她要离开的时候,凌风却说道:“将死神带回去,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就由他却解决。”

    “死神?”

    凌风手中光芒一闪,死神便出现在众神面前,那暮气沉沉的死气,让魔神树王、草中王皆是震惊,显然凌风此行回来,不止是他们,还有隐藏着的力量。

    “是!”

    行澜惊喜不已,她在死神身上感受到可怕的威压,那绝对是一尊能够媲美天神的王者,有其加入蝴蝶,那可是如虎添翼,将劈开一条光明大道。

    在行澜离开后,凌风的目光落在魔神树王身上,问道:“神界那面可有问题?”

    “那是逆神的精锐,由我们控制,其他人并不知道,想来不会有任何问题。”魔神树王枝桠一颤,说道:“人主打算动用神界的力量?”

    “我也希望他们能够继续隐藏下去,但时局动荡啊,我们将面对的势力太多,不得不准备。”

    凌风叹息着说道:“怕是要麻烦魔神树跑一趟了。”

    “应该的!”

    魔神树王激动的说道,旁人不知道神界对于逆神众的重要性,但它们却知道,那是逆神用来打造精锐的地方,而要是出世,可称终极力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