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七百八十三章背后的黑手!

    “姐姐!”

    望着那消失的身影,行颜泪流满面,行澜失责,她何尝不是失责?

    可是。

    她知道蝶主这是在罪责,更是在压势,要是姐姐不出面,怕是下一刻她们就要遭到诛杀,而姐姐要是带着蝴蝶众神过去,那更是对蝶主的挑战。

    那时,蝶主会问:行澜你到底想干什么?

    这是要造反吗?

    因而。

    唯有行澜一个人才能洗脱这种嫌疑,可这样一来,行澜会遭到蝶主责难,蝴蝶局面这般,行主已失责,那时蝶主会做什么事情?

    这是血债!

    等同于行澜身上背负着每一位忠贞蝴蝶的生命,要是蝶主更冷血一点,怕是当场就会将行澜格杀。

    “珍重!”

    这是行澜最后的嘱咐,她怕自己回不来,她对自己失望,蝶主那么信任她,可她呢?

    曾经不可一世的蝴蝶被她亲手毁掉,无论是什么理由,行澜怕都很难活下来。

    “行颜,行主她?”

    几位神将飞来,望着行澜消失的方向直皱眉,她们还不清楚其中的真相,但在这个节骨眼上,行主消失,问题会瞬间变得严重。

    “行颜,现在正是我等一鼓作气的时候,行主为何忽然离开?”

    “那手镯是什么?”

    ……

    众神寻问,她们的命是蝴蝶救下的,因而才不会背叛,她们不惧生死,要为蝴蝶点燃最后的光热,而且现在形势太凶险,没有行主的布局,她们简直就是活靶子啊。

    “先别急!”

    行颜反应过来,说道:“此事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现在的牺牲都将会在她回来时讨回!”

    “那我们现在呢?”

    蝴蝶们失去了方向,也更疲惫,以前她们是骄傲的,而现在那股傲气都在这场血战中被打没了,她们在心中叹息,怕也唯有蝶主归来,才能解决现在的局面吧?

    ……

    胡家!

    胡烈正皱着眉,气闷不已,这个胡可也太大意了,竟然将飞蛾手镯弄掉了,没有手镯,查起来可就费事多了。

    而且。

    家族中的那位老人似乎并不知道飞蛾形态的手镯,这让胡烈疑惑不已,不过,家中的那位老人正将消息送向前方,以那些人的力量,想来是能够查到手镯来历的。

    “哥,消息还没有传来吗?”胡可笑呵呵的走来,完全没有失掉手镯的郁闷与自责感。

    “没有!”

    胡烈心中不爽,但对这个弟弟却无可奈何。

    胡可的天赋差点,而他就这么一个个弟弟,父母走的早,兄弟俩相依为命,让他不忍心斥责胡可。

    “嘿嘿。”

    胡可笑起来,说道:“哥,和你商量和事情呗。”

    “什么事情?”胡烈问道。

    “将那几位玉女囚禁在地牢总觉得有些过分,要不……交给我吧?”胡可淫、荡的笑起来,他对那几位女子垂涎不已恋恋不忘。

    “胡闹!”

    胡烈生气的说道:“事情还没有查清楚,那几个人的来历要是真的不简单,那对于胡家来说也是个问题。”

    “嘿嘿,哥你别吓唬我。”

    胡可完全不在意,说道:“我知道家中的那位老人与逆神的重要人物有交情,现在这个世道还有几个势力能够压制逆神的?区区一枚手镯而已,能够把我们胡家如何?”

    “哥,就将那几位交给我吧!”

    “不行!”

    胡烈严肃的说道:“胡可啊,这件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而且那为首男子实力不弱,真要血拼起来,怕是我们会吃亏的。”

    “还不是乖乖就范了?”胡可撇嘴道。

    “那不是因胡家,更不是因你我,而是逆神!”胡烈自豪的说道:“那男子对逆神很忌讳,不愿意交恶,否则以他的能力,我怕是留不住他。”

    “就是啊!”

    胡可认同的点头道:“扛着逆神这个招牌,身后有那位大神罩着,还怕那男子身后的势力吗?”

    “还是警惕点吧。”

    胡烈皱着眉,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哥!”

    “这样吧,先查查他们的来历,要是其身后的势力较弱,那就让你得偿所愿!”胡烈笑着说道。

    事实上。

    他也是个正常的男人,在直面那几位头顶斗篷的女子时都禁不住怦然心动,更何况胡可这种没见过世面的小人物了。

    “嘿嘿,谢谢哥!”

    说完,胡可咧嘴大笑,退出房间后,便直奔着地牢而去。

    吱呀!

    牢门推开,一道阳光像是利刀劈开这黑暗罅隙,让得正值牢中的凌风等人嘴角间噙着一抹冷嘲,还真有人不知死活。

    “嘿嘿,几位姑娘可曾想通?”

    胡可的声音响起,带着小人得志的味道,他走到地牢前,说道:“要是想通,现在还来得及。”

    “想不通!”

    凌风冷漠的笑道:“逆神似乎是胡家的逆神?”

    “你现在才知道?”

    胡可冷傲的说道:“实话与你们说吧,我胡家身后立着一尊神,非你们所在的势力能够撼动,识趣的话,那就乖乖让这几位女子陪本少爷喝酒杯,否则……”

    “否则如何?”凌风反问道。

    “否则,你将死于非命!”

    胡可威胁道,虽然胡烈还要查其势力,但胡可却已经知道这些人已经是他盘中餐,至于其来历并不重要,否则胡烈会直接拒绝。

    “逆神的一尊神?”

    叶魔女声音凛冽的响起:“似乎这一尊神在逆神众地位不低啊。”

    “那是……”

    胡可得意洋洋,像是在炫耀一般:“那可是逆神中最老资格的人物,即便是蝴蝶与逆神都要忌讳,即便是武国都要忌惮万分,现在你们懂了吗?”

    “懂了!”凌风笑着说道。

    “那便让几位姑娘陪本少爷喝酒去吧!”胡可笑呵呵的说道。

    “不过,我还想说几句。”

    凌风起身,笑得更阴森,似乎逆神的动荡不止是杨歆瑶与行澜的问题,有一位通天的大人物正在其中扮演无比重要的角色。

    胡家在借其势力!

    蝴蝶、逆神都要忌讳,而武国对胡家束手无策!

    到底是谁呢?

    显然。

    这种人物并非是胡可这种小角色能够接触到的,就是那胡烈也未必可以,这让凌风叹息,当年共患难的生死兄弟,现在怕是被利益驱使了吧?

    “你还想说什么?”胡可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逆神不是你们的逆神,任何大神都罩不住你们!”

    声音激荡,荡气回肠!

    凌风体内的气血正在激发,杀气盎然,但是他却并没有动手,而是淡漠地望着胡可,接着说道:“你们想要毁掉逆神,但……你们会灰飞烟灭!”

    “你敢诅咒胡家?”

    胡可大怒,要不是打不过凌风,他现在就想将这个人灭掉。

    “这不是诅咒!”

    凌风认真的说道:“这是命令!”

    四个时辰已过去,他知道那手镯已到行澜手中,而逆神的精锐正向这个方向而来,已步入这血雨城,以她们的能力很快便会找到这里。

    这一刻。

    他能够确定,行澜并没有背叛,否则来的就不是她一个人,而是天族人物。

    当然。

    行澜一个人是过不来的,因而来的人真不少,魔神树王、草中王还有一只只毒神虫,也唯有它们能够掩人耳目,在天族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出现在这里。

    “但,我想先死的会是你!”

    胡可终于压制不住内心的愤懑,哪怕是胡烈警告亦可不顾,他转头向几位牢头说道:“杀掉他!”

    “这……”

    几位牢头皱眉,有点生气,他们是顶级武圣,何曾受过胡可的命令?

    不过。

    他们更生气的则是凌风对于胡家的诅咒,胡家现在如日中天,在这片神国内可是一个禁区,竟然有人敢这么诅咒他们,真的很该死。

    当然。

    胡可想要杀的就凌风一个人而已!

    然而。

    就在他们想要动手的时候,却骤然窒息,脸色惨白,身上沁出冷汗来,只因一位靓丽的真女正一步步走进来,气势无阻,傲世星宇。

    她横眉冷对。

    她盖世八荒!

    但是!

    她的玉目却穿透虚空,飞落在牢中的那几位人物身上,尽管有着斗篷掩盖,可那身躯可那声音可那气息都让她激动更让她沸腾。

    她以为回来的是蝶主!

    可回来的却是整个逆神的巅峰力量!

    “哦,忘记告诉你了!”

    凌风像是忽然想起来,对着胡可说道:“我的势力是……逆神!”

    “啊?”

    胡可一愣,进而眼睛阴毒起来,这个人竟然在玩他,真当自己是白痴啊,逆神也是他们这等人物能够假冒的?

    然后。

    他便望见那瑰丽如珠玉般的真女,一步一步走到牢门前,恭敬而谦卑的鞠躬:“蝴蝶行澜,恭迎人主、逆主、蝶主归来!”

    轰!

    刹那间,惊雷万道在胡可脑海中爆开,似乎天被捅破,心脏粉碎,那漂亮不像话气质无双的丽人竟是蝴蝶,那几位被囚禁的竟是逆神重要人物。

    “杀掉吧!”

    凌风神态凛冽,但他并非是向行澜开口,而是向着地牢上空,他知道魔神树王来了,食神草王来了,它们正憋着一股气,逆神养出的一条狼,竟然啃咬自己的主人!

    吱呀!

    牢门再次被推开,凌风一步落在虚空上,望着远空,嘴角噙着的冷笑逐渐炸开,他的第一步已迈出,而逆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黑暗中的那位人物,你们准备好了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