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蝶主归来!

    玉笛飞驰神灵殇,秋月赏花画中望。

    当歌舞酒梦中愿,流年万道身悲壮!

    ……

    这里是画仙!

    一位位灵动歌姬正在弹唱,玉笛悠扬,古筝轻鸣,如诗如画,时而让人感怀悲秋,时而让人壮志激荡,正是一曲画仙,颇有意境。

    一曲落,人们还畅想在曲调中,而那位妙龄歌姬已离开舞台。

    “小舞,你今天很在状态嘛。”

    一位秀气的丽人嘿嘿笑道,那玉目中有难以掩饰的仰慕,不是每一位歌姬都能够得到这样的赏识,更不是每一位歌姬都这般可怕。

    “小梦,这可不是你的台词啊。”

    那被称为小舞的歌姬,淡雅一笑,走到木桌前落座,端起一杯清茶,轻抿一口。

    “嘿嘿,的确。”

    那小梦咧嘴一笑,说道:“今天过来是想请姐姐查一物。”

    “哦?”

    那小舞一怔,笑着说道:“这世间还有小梦不知道的珍品吗?”

    “还真有!”

    你小梦自怀中摸索片刻,将一枚神金手镯放在木桌上,也学着小舞的模样,端起茶杯轻抿一口,却并没有立刻咽下,而是任由那略带清香的茶水在咽喉中流淌滚动。

    “飞蛾手镯?”

    那小舞望着这枚手镯,神态变得严肃起来,说道:“这是从哪里得来的?”

    “胡可,那个二傻子手里。”小梦很是不屑的说道。

    “质地非凡!”

    那小舞将飞蛾手镯拿起,迎着阳光,细细的打量着,可片刻后,她额首上便沁出冷汗,那俏丽的容颜也变得惨白起来,仿佛见到鬼一般。

    “小梦,立刻祭出蝴蝶令,全力将这枚飞蛾手镯送到魔神树王手中!”

    小舞瞬间起身,玉手直颤,那俏丽的容颜变得空前严肃。

    “小舞姐,这飞蛾手镯大不同?”那小梦一愣。

    “的确!”

    小舞脸色难看的说道:“我在这枚神金手镯中感应到蝴蝶气息,仿佛一位盖世人物蔑视众生,那俯视的姿态与气场太可怕,怕唯有到魔神树王手中才能解开真相。”

    “姐姐不是在开玩笑?”

    小梦愕然,在得到这枚手镯时,她也曾研究过,却并没有感应到那股气场,但她却在寒如月身上感应到那种气场,因而才将这枚神金手镯顺走。

    “这种事情不可玩笑!”

    小舞皱眉道:“虽然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何物,但其中孕育着可怕的蝴蝶气场,怕唯有神将级别才能做到,这样的神物落在那些人手中,无论如何都要查出来。”

    她沉吟片刻,问道:“小梦,先前发生什么事情?”

    “还不是胡可那个二傻子……”

    小梦是旁观者,虽然她来迟一步,并没有看到整个过程,但能够推测出来,而且在事后还想其他武修寻问过,胡可竟然想利用逆神威压来压制那些人物。

    还有比这更白痴的吗?

    “胡烈、胡可这两位是在挑战我们的底线吗?”当知道整个过程,小舞脸上阴沉,像是要滴出水来,要不是因那个人,胡家能有今天这般景象?

    “这般下来,逆神众会出现问题!”小梦凛冽的说道:“行主忌讳,蝴蝶束手无策,可本姑娘要看不下去了!”

    “先别过问这些,将这枚手镯立刻送往魔神树王!”

    “是!”

    小梦弹身而起,闪电间消失在这画仙中……

    鲜血淋漓!

    用这个词汇来形容现在行澜、行颜并不夸张,她们万般疲惫,俏丽的脸上还挂着鲜血,正一滴滴的飞落下来,但是她们的神目却满是忧伤。

    十天!

    这对于蝴蝶来说,太过惨烈。

    曾经的姐妹,现在却向她们拔剑,曾经的感情在此刻瓦解,那伤痛比血肉伤痛更严重,行澜、行颜的心脏似乎被撕开一个血洞。

    此刻。

    她们正凌空而立,望着荒漠,望着那远空,幽幽吐息。

    自风雨殒命那一天,她们便亲率折翼蝴蝶,进行狂暴般的狙击,在蝴蝶内部展现可怕的清洗,在短时间内的确压制住那些叛逆的势头,并且她们祭出死神的力量,将四周的镇封一重重的撕碎。

    在这个过程中,无尽蝴蝶喋血,而一位位叛逆蝴蝶亦现身……折翼蝴蝶牺牲太多,死神近乎消亡。

    她们打赢了!

    她们打通四周的势力,更离开那片荒漠,不受困才能反过来压制,否则被蝴蝶一直困在荒漠,她们就是束手束脚的母虎。

    可是。

    她们遇到的问题还是太多,叛变的可不止是其大本营的蝴蝶,还有东极州、北原、南荒等蝴蝶,仿佛整片大陆的蝴蝶都已不可信。

    举目皆对手!

    这就是残酷的真相!

    “姐姐,驱逐吧!”

    行颜容颜结着寒冰,压抑着说道:“当年,我们能够横推大陆,现在我们一一驱逐,我们要在最短时间内,将蝴蝶内部肃清。”

    “太难!”

    行澜苦涩的说道:“逆神那面能够坐视,但我们不行,我们是逆神的眼睛,唯有逆神打赢这场战斗,她们才能行动,而在此前,逆神不可展现出其力量,否则……”

    “我知道!”

    行颜额首,俏颜灰暗的说道:“我们注定要血拼到底,而没有任何势力会相助!”

    “逆神要全面出世,也意味着我们彻底落败,没有任何希望。”行澜摇头,现在她希望逆神众的叛徒全部浮出水面,找到那位元凶。

    否则……

    “可我们快坚持不住了啊。”

    行颜苦着小脸说道:“要是魔神树王、草中王它们过来,倒是能够压制住。”

    “不行!”

    行澜断然拒绝道:“天族想要镇封我们,截断消息,我们就要做给他们看,要是魔神树王、草中王出现,那就意味着整个逆神已得到消息,那时元凶隐匿,祸根种下,要是开花结果了呢?”

    事实上。

    现在逆神重要人物全部憋着一股气,他们知道蝴蝶在血战,但是却不能有任何动作,他们在看更在等,只要蝴蝶压制住节奏,那位元凶迟早会出现的。

    毋庸置疑。

    那位元凶会带出逆神中全部叛徒,到时候才能够一举解决掉。

    “三位神将牺牲,我们不能让她们白白牺牲!”

    行澜狠厉的说道:“天族,哪怕我行澜灰飞烟灭,也要让你们万劫不复!”

    又是一场血雨纷飞。

    当行澜、行颜飞出时,折翼蝴蝶牺牲更多,由上万位到现在三千位,尽管有忠贞的蝴蝶众填补进来,但她们的牺牲却越来越多。

    她们心中在落泪!

    曾经不可一世的蝴蝶倒下!

    蓦地!

    正在这时,一道流光闪电正快速而至,让在场众神尽皆失色,等到她们反应过来时,一只毒神虫已飞落在行澜的肩头上。

    那一刻。

    众神脸色狂变,呼吸急促,她们不知道这毒神虫的目的,人会叛变,毒神虫也会。

    然而。

    就在众神警惕,想要靠近时,那毒神虫体内竟是喷薄出一道光,带着平淡的颜色,带着那淡薄的气息,落在行澜的手中。

    那是一枚飞蛾手镯!

    “啊!”

    行澜脸色惊变,望着那枚手镯,身躯骤然直颤,玉目也变色赤红起来,就是行颜在碰触到那手镯时,也变得呆滞起来,旁人费解,但她们清楚。

    想要调动飞蛾,唯有飞蛾手镯。

    而在蝴蝶中,拥有这种手镯的仅有两位,其一是行澜,其二则是那位已消失多年的……蝶主!

    不同的是。

    行澜的那枚手镯更像飞蛾,而这枚手镯在飞蛾下面有一小簇真火在点燃,这是飞蛾扑火的手镯,拥有这种手镯的就唯有她!

    现在这枚手镯出现,意味着什么?

    “蝶主归来!”

    行澜激动的热血沸腾,行颜激动的落泪,她们太清楚现在的情况,更清楚蝶主的魄力,要是她回来,那现在的局面将迎刃而解。

    她镇压不住,但蝶主镇压的住!

    即便是那些叛徒在直面蝶主时,怕都是要心颤的,更何况蝶主那般聪明。

    逆神为何会落到这种局面?

    盖因真正的高手已进入星空,特别是寒如月、逆主及人主,只要回来一位,以其布局精妙程度,怕是天族唯有吃瘪的份。

    激动过后。

    行澜的俏颜又惨白起来,飞蛾手镯出世,证明蝶主已回来,但为何没有出现在这里?

    显然。

    并不是蝴蝶目前的局面,让寒如月惧怕,而是蝶主在猜测与怀疑,十五年匆匆,她不知道蝴蝶中的这两位还剩下几分忠贞,更是在向行澜表示出自己的愤怒。

    “她在……哪里?”

    行澜脸色惨白地抬起头来,努力地去迎着阳光,但她忽然间觉得整个天地都已寒凉起来。

    她不怕牺牲!

    她不惧天族!

    但她害怕让蝶主失望!

    “吱吱!”

    毒神虫指向一个方向,而后自行澜肩头上飞起,示意行澜与它同行。

    “行颜,这里交给你!”

    “姐姐,你要一个人过去?”行颜花容失色,她并非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自然也能够猜测到蝶主的用意,正因这般,她才担心啊。

    “我努力不让她失望,但还是失败了!”

    行澜叹息道:“现在我不能让她更失望,行颜……珍重!”

    说完。

    她身躯一闪,便与毒神虫一同消失在这片天地。

    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