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推测真相!

    至尊仿品!

    虽然并非真正的古武塔,却是逆神的象征,以前在老逆主身上,后来是在叶魔女身上,在其离开时,交到杨歆瑶手中,后来则是出现在行澜手中,用来打造蝴蝶。

    可是。

    任谁都没想到它会出现在天族那位天神手中。

    初时。

    叶魔女感应到至尊仿品的气息,便开始怀疑,这才让鸣天兽压迫天族那位天神,逼迫其使出至尊仿品,等到其现世的时候,众神便知道问题有些棘手。

    为何?

    这是他们想问的,古武塔对于逆神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这是真正的重宝,而现在它的出现让人们想不通,是杨歆瑶、行澜不可靠,还是逆神精锐人物已灰飞烟灭?

    无论是哪一种,这对于逆神来说都是一场血难。

    更重要的是,至尊仿品上的逆神气息已完全被斩除,让他们找不到任何真相,这就有点不太对劲了。

    “行澜如何?”

    半晌,凌风开口望向寒如月。

    “十五年前,她是忠贞的人物,更是蝴蝶的核心。”寒如月脸色难看,她看重的人物竟然有可能通敌,这简直是致命,要是他们不在这里,没有发现问题。

    那天族是不是要诛灭逆神?

    “杨歆瑶呢?”凌风又问道。

    叶魔女沉思起来,杨歆瑶是她一手铸造出来的奇才,在布局上颇有造诣,但十五年过去,其还能不能保持那种忠贞很难说。

    人一旦握着力量,其心理就会变味,而人心正是最难控制的。

    而且。

    她还想到更严峻的问题,要是背叛的话,是杨歆瑶与行澜中的一个人,还是两位?

    但有点是值得肯定的,现在的逆神已非先前的逆神,有可能他们出现在大陆上,那曾经的“孩子”会向他们的“父母”举起屠刀。

    凌风叹息。

    事态在失控啊,不过他想的更多一些。

    “寒如月,你立刻去查,找到那些由大陆过来的蝴蝶!”凌风说道。

    “是!”

    寒如月消失,这件事情该由她来做,不仅要做还要掩盖其身份,无论是背叛还是没有背叛,现在的局面他们要看清楚,而蝴蝶则是唯一知道真相的。

    “欣然,你去找到那些逆神!”

    “好!”

    叶欣然匆匆离开,时局动荡,他们不可能置身事外,至于天族那些真神目前还不能动,否则以蝴蝶的能力,很快便会知道,那时候反而会被动。

    “逆神强横,但还是逆神吗?”凌风呢喃道。

    在场众神脸色都阴沉起来,他们辛苦打造出来的势力,耗费多少心血,多少精力?

    现在。

    逆神有可能是别的势力逆神,还有比这更讽刺的吗?

    一天后。

    寒如月、叶欣然先后脚回来,她们并未将蝴蝶与逆神带回来,带回来的就只有消息。

    “并非真正蝴蝶!”

    “并非真正逆神!”

    寒如月解释道:“星空之门被镇封,过来的不过是一些叛徒,掩人耳目而已,带来的消息没有任何价值。”

    “逆神亦是这般。”

    全场死一般安静,人们的目光全部落在凌风身上,蝴蝶与逆神出现在这里的尽是叛徒,而天族的真神们与天神出现在这里,这在向他们说明什么?

    “镇封消息,说明逆神众并非全是叛徒!”

    凌风沉吟片刻,才缓缓说道:“可仅仅是这般,天族为何还要让天神过来呢?”

    逆神内斗,这正是其他势力想要看到的局面,要是将消息送到地藏星,那会引起更大的波澜,届时地藏星其他势力会利用这个机会,一举平掉逆神。

    但天族并没有。

    “应该还有更重要的真相没有揭开!”凌风笑得有些阴翳。

    “什么事情会让天族这般郑重?”凌清皱眉问道。

    “以前,我想不通,但现在我想通了。”

    凌风凛冽的说道:“就大陆来说,目前逆神还不及神荒,即便出现叛徒,以荒门几位师兄的能力,亦可镇压下来。”

    “可叛徒还在,天族却过来,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众神细细想来,的确觉得很有问题,神荒天神不少,完全有能力压制,更何况闻老坐镇星空,逆神叛徒焉能逃过他的法眼?

    “闻老!”

    叶欣然脸色骤然惨白起来,无论什么局面,天道人物才是关键,而现在事态在失控,而闻老似乎没有过问。

    天道人物不可能背叛。

    那就唯有一种可能!

    “闻老……怕是真的老了!”寒如月俏颜更惨白,这般推测下来,更逼近真相,也唯有这种解释才是合理的。

    “而且……”凌风张嘴。

    “而且,要只是单纯的逆神内斗,无论是神荒,亦或者零族、裂神天都不可能放任其发展下去,势必会介入其中,快速结束这场纷争,但现在却并没有。”

    叶欣然快速的说道:“但闻老不同,其一旦道殒,那利益至上的势力会立刻反咬一口,在这种情况下,逆神更不敢泄露消息。”

    “正是!”这是凌风的声音。

    “这么说来,至尊仿品可能并非是通敌,应该是逆神在向焚天尊求救!”叶魔女说道。

    “正解!”

    “奶奶的,干掉他们!”

    天神雀气的牙痒痒,它分析不出个道道来,但逆神现在很危险。

    叶欣然俏颜灰暗,她何尝不想啊,但闻老道殒,其他势力还会相助吗?届时逆神与神荒将直面整片大陆,仅凭他们能够压制住局面吗?

    闻老已弱,仅凭鸣天兽是不行的。

    她比其他人知道的更多,焚天尊气血还远没有恢复过来,真身禁锢在天风地下,虚身能够在地藏星毙掉对手,但走不出地藏星。

    而大陆那面呢?

    要是能够拉拢到零族、裂神天、阴神宗三位天道人物倒是可行,但他们会同意吗?

    要是赌输了呢?

    凌风沉闷,望着星空,像是已经进入自己的世界,与世无争。

    “在想什么?”

    清漪走过来,花容惨白,闻老对于神荒重要,对于她更重要,这是一位如父的长辈,在其年幼时曾指点过它,形同亲人,而现在这位亲人就要离世。

    “在想个问题。”凌风回神说道。

    “什么问题?”

    “在我离开时,闻老曾经提到道殒的问题,那时他健朗,觉得可坚持数十年,乃至于百年,却没有想到……”凌风叹息一声。

    可他总觉得忽略了一些事物。

    忽然。

    他脑海中灵光一闪,一股别样的韵味飞驰心间。

    “想到什么?”叶魔女神目锐利,看出凌风神态间细微的变化出声问道。

    “在想,为什么闻老道殒前,没有一点预兆?焚天尊也没有得到示意呢?”凌风问的有点奇怪,让在场众神疑惑,但叶魔女似乎嗅到了一点不同的味道。

    “难道,道殒前他感应不到?”天神雀皱眉。

    “白痴!”

    鸣天兽直翻白眼,天道人物对于生命的推测大多是准确的,在道殒前是可以感应到的。

    “老二,你逼我向凌风讨厌法咒!”天神雀生气道。

    “懒得理你!”

    鸣天兽有点害怕,那法咒落在谁手中都不要落在天神雀手中,这货比凌风还要奸诈还要贱。

    “你们说,我们回来,以闻老的能力能不能感应到?”凌风问了个奇怪的问题。

    “什么意思?”

    “如何感应到?”叶魔女不同于其他人,她眼角亮亮的,总觉得真相正在被揭开。

    “封道剑!”

    凌风说道:“当初进入星空前,闻老以封道剑封印三尊虚身,虽然三尊虚身已湮灭,但封道剑还在,以天道人物的能力,隔着无尽星空,能够感应到吗?”

    他问的是鸣天兽。

    “虽然有点麻烦,但只要使出一些手段……完全可以!”

    鸣天兽给予肯定的回答,它不知道凌风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天道人物的确有这种能力,封道剑是闻老祭炼的神物,上万年的岁月,早已通灵,想要感应到并不是很困难的事情。

    “你到底想说什么?”清漪有点懵,现在讨论的是闻老生死与未来生死,能不能尊重一下生死?

    “要是……闻老将这道殒提前了呢?”

    凌风眼眸中炸开一道锋芒,他以前和闻老提过这个问题,只是那时时机还不成熟,但现在不同。

    “不懂!”

    不止清漪,就是凌清等都很费解,提前道殒不是更严重吗?

    但是。

    叶魔女的眼睛却明亮起来,她沉思着,推测着,而后抬起头来,迎着凌风的目光,说道:“会不会演过了?”

    “可能,他怕我们看不出来吧。”

    凌风笑道,笑得歇斯底里,笑得狂放。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清漪直皱眉,现在觉得智商不够用了,倒是鸣天兽若有所思,嘴角掀起一抹笑意。

    显然。

    凌风与叶欣然并不想在这个时候解释,有些事情埋到最后才会有意思。

    “老二,你能够撕裂星空,让我们回返大陆吗?”凌风问道。

    “求我!”鸣天兽立刻恶趣味起来。

    “求你!”

    “……”

    忽然间,鸣天兽觉得凌风可怕起来,以前他凶只是想压制它的气焰,而现在他温润,让它怪异的同时也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正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凌风会介意一两百年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