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呼!

    天地间刮起狂风,风雨闪电杀向淡雅,要将你毙掉。

    蝴蝶最恨的就是淡雅这种叛徒,逆神养育她,强壮她,在其弱小是撑起一片天,但等其强大时,却已背叛,这像是在逆神心脏上撕开一个血洞。

    痛!

    哪怕是死,风雨也要将这个叛徒毙掉!

    “受死吧!”

    在风雨射出时,九位黑袍真神瞬间飞出,无尽真力沸腾,形成瀚海杀向那十八位真神,并且说道:“风雨快走,你不可耽搁!”

    “先毙掉她!”

    风雨完全气疯,她最厌恶的就是这种背叛。

    “不行,你知道你的重要性!”那为首的黑袍中年说道。

    风雨神态灰暗,却并没有反驳,她向前飞出,真力崩开要推荡出淡雅,进而离开这里,但这样的事情焉能逃过淡雅的眼睛?

    她太清楚蝴蝶,怕是风雨身上揣着至宝。

    “诛掉她,她才是关键!”

    说完,她立刻倒退,尽管她清楚,在她们后还有八道“天堑”,但她想在这里解决掉,总不能让那个男子失望啊。

    “是!”

    天族十八位真神立刻冲出五位,直扑风雨,气势崩空,力量威压山河,均是**级的真神,在力量方面并不逊色于风雨这位神将。

    “走!”

    九位黑袍男子彻底狂怒,直接点燃气血,形成狂澜亟爆。

    轰隆隆!

    血雨纷纷,九位黑袍人物用生命换来了一线生机,八位天族真神就此殒命,还有几位重创,就连淡雅都受到波及,脸色惨白,血流不止。

    可他们还活着!

    下一刻,他们追向正在飞遁的风雨,特别是淡雅,速度并不比风雨逊色多少,而只要短时间拦住,等其他真神追上,那风雨就再也没有机会离开。

    呛!

    在荒废的城池中,风雨与淡雅对决,打得城池破碎,城墙倒塌,可就在她想进一步时,却已经太迟。

    “一位神将,倒是令我们很满意!”

    五位真神飞来,强势镇压,可怕的真力交融,一举将风雨胸前崩出一个血洞,而后他们快速逼近,一剑砍在风雨纤细的脖颈上。

    香消玉殒!

    可是。

    哪怕是殒命,风雨还是紧捏着玉手,不肯松开,她心中似乎在期盼,更是在欣慰,她的死能够换来整个逆神的盛世,太值!

    “哼,还想逃过本尊法眼?”

    淡雅云淡风轻的一笑,走上前来,将风雨紧闭的双手掰开,取出一枚戒指,嘴角扬起说道:“我就知道,这般压制迟早会让她们崩溃的。”

    然而。

    当其打开戒指的时候,还是禁不住一颤,狂呼一声:“至尊仿品!”

    “至尊仿品?”

    几位天族人物立刻凑上前来,想看个究竟,他们还从未听闻过逆神有这种至宝,非常好奇。

    “古武塔!”

    淡雅狂喜的笑道:“这可是逆神那位逆主的至宝,想来在离开是交到她们的手中,要知道这可是古武至宝啊,据闻里面有几重空间,充满荆棘,可用于磨砺,更是可怕的至宝。”

    “仿品?”

    “是的!”淡雅激动的说道:“真正的古武塔早已遗失,这是后来古武盖世人物炼制出来的,虽然是仿品,但威力巨大,其实并不逊色于天道至宝多少,而其价值可能要比寻常天道至宝更高。”

    淡雅声音落下,其他几位天族人物的神目就变了味道,闪烁贪婪的颜色。

    “嘿嘿,谷哥就要进入地藏星,压制那些逆神,要是我将这件至宝献给他,你们说他会不会很开心呢?”

    淡雅笑起来像个孩童。

    无论多么阴狠的女人在恋爱是都会这般单纯,在爱情面前,哪怕是天道至宝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开心。

    “肯定会的!”

    几位人物对视一眼,目中闪过一道冷嘲的光:“淡雅,这里就交给我们吧,你立刻将这件至尊仿品呈送到他面前吧。”

    “谢谢!”

    淡雅嫣然一笑,闪电消失。

    “女人一旦恋爱,就是白痴啊。”在淡雅离开后,几位人物笑道。

    “天谷哥乃是天族翘楚,俊朗、丰神,不到千年就已步入天神境,气质高雅而大气,这样的男子还吸引不了小女子的心吗?”

    ……

    天族前。

    一位帅气丰神的男子正凛冽而立,望着远方那星空之门流露出笑意,他是天才,而只要他步入那道门,他便是英雄!

    天才与英雄是不同的!

    在其身后,一位位真神正快速而至,整整八十位,均是天族的精锐真神,在事情没有眉目前,天族并不想惊动其他势力。

    因而。

    由一位刚步入天神境的天谷率领进入地藏星,更能掩人耳目。

    忽然。

    天谷转过身来,望着远空,神目闪烁一下,脸上的冷漠才徐徐散尽,变得温润爱恋依依不舍起来。

    “淡雅,你来啦!”

    他向前迎上几步,等其停步的时候,淡雅正巧落在他面前。

    “谷哥,你这就要离开了吗?”淡雅很不舍,用力拥抱这个丰神而俊朗的男子。

    “是啊,事态比较紧急,我们不得不早做准备。”

    天谷拥抱着淡雅,说道:“放心,我会想你的。”

    “哼,你一去便是数年,说不定就起了别的心思了呢。”小撒娇,不让人生厌,反而别有情调。

    “据闻地藏星的女人很野蛮,你这是逼我娶个野蛮的女人回来嘛,我怕怕的。”天谷调笑道。

    “咯咯……”

    淡雅被逗笑了,而后脱离开天谷的怀抱,取出一枚戒指道:“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可别小看这戒指陈旧,里面的至宝可非常惊世。”

    “至宝不重要,淡雅更重要!”

    说完,他轻轻地吻在淡雅的脸上,痴痴的说道:“我不在时,不许爱上别人。”

    “哪有啦!”

    淡雅娇羞无限,幸福满满,完全迷醉,直到天谷离开,她还处在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期待着天谷归来,期待着天族胜利,期待着他们可以幸福万年……

    ……

    星空之门前。

    天韵打量着天谷手中的那枚戒指,望着其中的仿品,说道:“里面的确有几道逆神的气息,但并非是讯息,你大可放心,不过……”

    “不过什么?”天谷躬身问道。

    “不过,这样的女子绝不可入天族。”天韵冷酷的说道。

    “老祖请放心,不过玩玩而已,等其利用价值消失……”天谷伸手抹向脖子,阴测测的笑起来。

    “嗯!”

    天韵额首,说道:“以防万一,我还是要抹掉逆神的气息,防止出现问题,地藏星有一位武帝,你千万小心,不要漏了马脚。”

    话音落下,他双手掠过那枚戒指,天道力量穿透而过,打落在仿品古武塔上,将逆神的气息湮灭。

    “去吧!”

    “是!”

    下一刻,星空之门闪亮,天族等数十位真神穿透星空之门,向着地藏星的方向飞去……

    “姐姐,风雨姐牺牲了!”

    行颜望着远空,嘶哑哭泣的说道,尽管逆神每一天都在牺牲,但当看着自己姐妹般的人物横死,那种感觉是完全不同的,何况风雨对于蝴蝶很重要。

    “至尊仿品呢?”行澜身躯一颤,忍住没有转身,而是声音冷冽的问道。

    “已经激活!”

    行颜说道:“正在远行,想来应该是到那个人的手中。”

    行澜深吸一口气,有些疲惫的问道:“行颜,你说姐姐这么做对吗?那可是逆神众的象征啊,就这么落在他们手中,要是永远回不来,我该如何向人主逆主交待?”

    “姐姐……这是唯一的希望,人是活的,至尊仿品是死的,只要地藏星逆神众够聪明,那我们就还有希望,只要我们活着,总有一天那至宝会回来的。”行颜劝慰道。

    “但愿如此!”

    行澜沉默半晌,而后说道:“让蝴蝶精锐出世吧,这个局面必须要打开,逆神不能眼瞎,也唯有步步紧逼才能让暗中魑魅魍魉全部现身。”

    “是!”

    行颜消失,开始调动那些正在闭关的蝴蝶精锐,蝴蝶流过的血,要由她们来清洗,唯有打开局面,逆神才能真正行动,否则,只会打草惊蛇。

    而神火山内,杨歆瑶也正在调动精锐,这些是最可信的人,是他们放进神界中磨砺的天才,自回来后一直在闭关,而逆神也想掩盖他们的身份。

    “我知道你们是未来,但现在逆神生死攸关,请务必清除叛徒!”

    “是!”

    一位位真神出世,力量喷薄,却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物注目,他们像是钢铁洪流,正悄然地涌入神火山,又悄然的消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

    他们大不同!

    在每位真神的手臂内都有一只毒神虫,这是逆主离开时,让杨歆瑶打造的更强力量。

    天毒!

    在毒神虫的掩饰下,这些人物能够发挥出来的战斗力就太可怕了,而最重要的是无声无息的消灭对手,这一点隐神都做不到,但天毒可以。

    事实上。

    在杨歆瑶行动的时候,毒虫神、神龟、食神草等也都在调动力量,蝴蝶虽然过不来,但飞蛾过来了,望着那悲壮牺牲的飞蛾,他们心被狠狠地刺痛。

    “血债血偿!”

    慈祥而和善的神龟在此刻表现出截然相反的气质:“尽快打通与蝴蝶、隐神、问仙及逆神的联系,若遇阻碍,全面斩除!”

    “逆神的生死,现在交到你们手中!”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