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步一步!

    朱玲端着茶杯的手在颤抖,每一步距离死神更进一步,她神色便也落寞一些。

    因朱玲的出现,大厅中的那位女子禁不住抬起头来,前一刻保持着坐姿,可慢慢的她的目光变得奇怪起来,其中闪烁着复杂难明的气韵。

    在大厅中,还有其他几位老人,正与那位女人一样端坐着,并没有看出异样,而是沉思着。

    “朱姐!”

    当朱玲靠近的时候,那女子徐徐站起来,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今天没笑!”

    朱玲一愣,咧嘴笑了起来:“没想到让小姐看出心思来!”

    说完。

    她就要走到那女人面前,却见那女子身躯一闪,直接来到她的面前,那深邃明亮的玉眸像是能够看透她的内心,那似笑非笑中透射出凛冽的味道。

    “十年,我们相处十年,我不太懂啊!”那女人有些心痛的说道:“你到底是谁呢?”

    “小姐,你在说什么?”

    朱玲佯装不懂的问道:“我是朱玲啊。”

    那女人的反应,立刻间就让其他几位老人回神,禁不住打量起朱玲,可他们却并没有看出问题。

    啪!

    那女人闪电出手,捏住朱玲的咽喉,将其拎起来,生冷的说道:“说,否则我立刻让你死于非命!”

    “小姐……”

    “说!”

    “有些话只能说与小姐听!”朱玲终于点头,却并不想在这里开口,似乎有难言之隐,这让其他几位老人脸上闪烁一抹怒意。

    “该死,你竟然是隐藏在这里的奸细!”一位老人怒不可遏,上前就要将朱玲拍死。

    “慢着!”

    那女子喝止那位老人,冷嘲的望着朱玲,说道:“还真有意思,即便要针对我们,至少也应该是一位天神级别的人物吧,派你过来有什么作用呢?”

    “小姐……”

    “我给你这个机会!”

    说完。

    那女子将朱玲放下来,转身向着内侧而行,而朱玲剧烈咳嗽,只能随同那女子离开,而手中的茶杯早已砸碎,洒满地,而其他老人则是愤愤不已,担心那女子会出问题,向其提醒道。

    “无妨,一位没有任何力量的村妇能奈我何?”那女人自信的说道。

    雅间内。

    古色古香,一盘香正散发出淡淡烟雾,让整个雅间都充满了古韵。

    “说吧!”

    那女子转过身来,盯着朱玲,像是要穿透其内心一般,而朱玲则是一反常态,变得凛冽起来,她并没有立刻回应,而是笑呵呵的坐下来,说道:“朱玲不怕死,但现在我想问的是,小姐到底是哪一面的呢?”

    “你什么意思?”

    “天族那面,还是逆神这面,亦或者第三方?”朱玲神态冷淡的质问道。

    “那你又是哪一面的呢?”那女子脸色变得肃杀起来。

    “我想要杨主一个态度!”

    毫无疑问,那美貌女子正是逆神目前的掌控者杨歆瑶。

    “那就没必要谈了,无论你是天族使者,还是第三方势力,今天都要毙命在这里。”杨歆瑶变得空前肃杀,在最困难的时候,是人主拯救她与爷爷杨烈,这样的恩情永世难磨灭。

    更何况。

    逆神是凌风临走前交到她手中的,哪怕是死,她也不会背叛逆神,而且她要是这么做,杨烈就会活活打死她。

    杨家忠贞!

    杨歆瑶更忠贞。

    朱玲不惧杨歆瑶身上的气场,那笑容一闪而逝,变得清冷起来:“那敢问杨主,为何在收到蝴蝶情报时,却迟迟没有回应!”

    这是掷地有声的质问!

    这是对杨歆瑶的控诉!

    这更是千万蝴蝶的怒意!

    “情报?”

    杨歆瑶一愣,愕然的笑了起来,说道:“你到底是哪一方的人物?竟然用这样的手段来欺骗,不觉得幼稚吗?”

    “这一点不幼稚!”

    朱玲声音中充满锋锐的气势,她凛冽的问道:“十八道情报,上百位蝴蝶的生命,你觉得朱玲与行主会在这个问题上开玩笑么!”

    “什么?”

    杨歆瑶俏颜狂变,即便这些年已处变不惊,但在此刻亦压制不住心中的颤意。

    “你在胡说什么?”

    她质问道:“我并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更不知道蝴蝶会牺牲,你到底是什么人。”

    这个时候。

    朱玲徐徐吐息,直视着杨歆瑶的眼睛,半晌她才说道:“蝴蝶!”

    “蝴蝶?”

    反倒是杨歆瑶冷嘲起来,蔑视道:“蝴蝶是非凡的蝴蝶,每一位均是天资聪颖的人物,焉能是你这种没有任何武修力量的村妇?”

    “是啊。”

    朱玲叹息道:“蝶主找到我们时,我们的确吃惊,可是她并没有想到会用到我们的这一天,而只是以防万一。”

    “以防万一?防什么?”

    “杨主,你说的是对的。”

    朱玲缓缓躬身,沉重的说道:“我们并非是蝴蝶,而是飞蛾!”

    “飞蛾扑火,点燃自己,照亮逆神的前程!”

    “飞蛾?”

    杨歆瑶更愣,完全不相信,而且她质问道:“蝶主?那应该是寒如月?她在离开前打造你们这样一股势力,而我们却并不知道,她这是几个意思?”

    这是反叛!

    “飞蛾是蝶主打造,却是人主授意!”

    说完。

    朱玲解下腰间的锦囊,瞬间撕碎,一瞬间一股清气散发而出,其中透发出凌风那独有的气质,在虚空中闪烁着,点燃着,进而形成飞蛾。

    “人主!”

    杨歆瑶脸上闪烁一道光,终于确定朱玲飞蛾的身份,但心中就变得惊颤起来,要是朱玲身份是真的,那其带来的消息便也是真的。

    “蝴蝶主控情报,而飞蛾是凡间的飞蛾!”

    朱玲郑重的解释道:“蝶主曾说过,不到逆神生死那一刻,飞蛾不出,我们是最低微的,但我们希望点燃生命,来点燃逆神的光辉前程!”

    “生死时刻。”杨歆瑶声音直颤,感觉不可思议,目前逆神形势很平稳,并没有生死啊。

    “飞蛾从不开玩笑。”

    朱玲认真的说道:“蝴蝶牺牲太多,却没有将消息送到,杨主应该知道其中的问题,在万般无奈下,行主只能将消息送到飞蛾。”

    “什么消息!”

    “时局动荡,杨主只要细心便能够发现各大势力均在调动力量,蝴蝶虽然没有查到问题,但行主猜测到怕是闻老真的……老了!”

    杨歆瑶俏颜更变。

    以前她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她想到这个问题,却已经变成这个局面。

    的确。

    这到了逆神生死攸关的时刻,一旦闻老道殒,神荒与逆神将直面天族的天道人物,届时其他势力会不会趁火打劫?而更严重的是,蝴蝶的消息来源崩掉,逆神形同瞎眼的老虎。

    这怕并不是蝴蝶的问题,而是整个逆神的问题。

    “行澜还查到什么?”

    “蝴蝶有问题,但射杀蝴蝶的未必是蝴蝶!”朱玲说道。

    杨歆瑶沉默起来。

    这正与她猜测的一样,能够射杀蝴蝶的未必是蝴蝶,可能是隐神、逆神,乃至于问仙,这怕正是朱玲出现在这里,却并不敢在打听解释的原因。

    处处皆叛徒!

    谁人还可信?

    她神目电闪,正在沉思,但手脚却在惊颤,问题的棘手远比她想象的可怕,他们在想其他势力中渗透,而其他势力亦想打进逆神中来。

    利益才是永恒的!

    哪怕是那些元老都可能被利益驱使,更何况是新晋逆神众,唯一可信的怕也唯有林永、云梦、杨烈这些人,但蝴蝶的消息出大问题,她根本联系不上。

    她倒是想一劳永逸,彻底解决掉麻烦,但只要稍有风吹草地,怕是那些逆神叛徒会立刻躲起来,他们能够蛰伏一年两年,便能够永远蛰伏下去。

    那是一柄凶刀,随时能够砍在逆神致命的伤口上。

    而且。

    让她更惊的是,神火山这面的消息并没有被截断,时而会看到蝴蝶身影,这意味着什么?

    这些蝴蝶怕才是叛徒,亦可是不知情,且并没有与行澜行颜接触过的蝴蝶众,鱼龙混杂,需要一双慧眼,她不能放过任何叛徒,却也不能诛掉任何一位忠贞的蝴蝶。

    要是她这么干,势必会引起那些人的警惕,到时候再想一网打尽不太可能。

    一时间。

    杨歆瑶头痛不已,当年那睥睨天地的逆神竟然落到这不田地,她到底是不及逆主与人主的。

    “不可动啊,还要等一等!”

    杨歆瑶凛冽的说道:“内乱远比外敌更可怕,无论如何都要在决战前,将这些人一网打尽……朱玲,你立刻将消息送出,让行澜知道。”

    “消息会送回,但我回不去了!”朱玲淡淡的笑起来,只是玉目赤红,她不在乎生死,但她在乎那憨厚的男人。

    杨歆瑶身躯一颤,半晌不敢抬头。

    她玉目也变得赤红起来,呼吸急促而困难,她知道朱玲真的回不去了,一旦她走出这里,那些蝴蝶就会知道,一位对杨主不利的人物,竟然被放出?

    还有比这更能说明问题的吗?

    届时,那些叛徒会立刻躲起来,直到决战前再出现,给予逆神众致命一击,那时整个逆神都要扑倒,也就没有挽救的希望了。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