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行澜端坐在木椅上,俏颜上冷汗直流。

    行颜俏生生地立于她身旁,愁容满面。

    逆神真正核心的人物都已离开,现在唯一能够控制全局的就唯一杨歆瑶,而蝴蝶控制全局的则是她们,虽然她们已将猜测送向神火山,但要想要将其送到地藏星还是蝴蝶的责任。

    然而。

    让她们没有想到的是,整整三天时间,蝴蝶都没有得到消息,神火山那面平静如常,而蝴蝶中却出现动荡,一股空前的压力正在行澜姐妹二人心中流淌。

    “事态在失控!”

    行澜终于站起身来,手心沁出冷汗,自她接受蝴蝶以来,还从未发生这样的事情。

    “以蝴蝶的速度,早在两天前就该将消息送到,可直到目前神火山那面还没有消息传来……这其中问题很大。”行颜不再稚嫩,她严肃脸说道:“就这几天的消息来说,就两种可能!”

    “其一,天族等势力正在截断我们的消息,蝴蝶行踪暴露了,其二……”

    行颜沉闷片刻,才凛冽的说道:“蝴蝶内,亦或者整个逆神内出现问题,有人不希望这个消息送到神火山,也可能神火山也并不想将消息送到地藏星!”

    还有比这更可怕的问题吗?

    没有!

    而且。

    这猜测亦是两方面,一则蝴蝶亦或者逆神中出现天族等势力的人物,一则逆神重要人物正在叛离逆神,而无论是哪一种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都是灾难。

    “让最可信的人过去,务必确定消息是不是送到!”

    “另,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飞向地藏星!”

    行澜终于冷静下来,脸色灰暗起来,她终究不是蝶主,这些年来力求蝴蝶展翅高飞,却忽略了蝴蝶最根本的问题,内乱永远比外敌更严重啊。

    当年。

    在逆神初期时,这个问题出现过,那时人主、老逆主以大气魄镇压,流血千里,一片殷红,这才有后来逆神开天辟地般的局面。

    而她们则是太稚嫩,以为经过严苛的挑选,便能够让那些伪装的人物原形毕露,现在看来是她们太天真了,小觑天下势力。

    要知道。

    天族这些势力狠厉起来,一样能够打造出死士、伪装高手,当她们以高姿态来俯视对手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注定今天这个局面。

    而且。

    她想要更严重的问题,逆神一步步强大起来,一些逆神众也变得狂傲起来,蔑视其他势力,且曾经发生过逆神众与裂神天弟子间的冲突。

    那时,她们只觉得这是个小问题,后面也的确没有这种消息传来,就忽视过去,现在想来祸源早已种下,她们向着快速将逆神带离这个**颈区,却没有想过拔苗助长的问题。

    “希望局面没有我们想象的这般糟糕!”

    然而。

    她们失望了,两天后神火山还是没有任何消息,而那些精锐力量竟然没有一位活着回来,就连送往北原、西神的消息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而一旦失去蝴蝶的逆神,就是没有眼睛的老鼠!

    “姐姐,让我去吧!”行颜开口。

    “不行!”

    行澜红着眼睛说道:“你的目标太大,他们不可能让你活着离开的。”

    “可是……”

    “现在不是牺牲的时候啊。”

    行澜捏紧拳头,说道:“那些人正想让我们送死呢,我们不能让他们如愿,现在我们不知道是蝴蝶出了问题,还是神火山。”

    “那该怎么办?”

    “让她们去吧!”最终,行澜开口,这是唯一的办法。

    “那星空之门呢?”

    行颜额首,有些力量是隐蔽的,即便是那些人想要渗透进来,但有一种力量是不可渗透的,由她们出世,她倒是放心的,可现在能够拯救逆神的人物已不在神火山,而在地藏星。

    因而。

    突破星空之门才是关键。

    “怕是很难!”

    行澜叹息的说道:“以天族那位天道人物的风格,怕是进入星空之门的人都将殒命,他分辨不出谁是逆神众,因而这才是最稳妥的办法。”

    虽说现在星空之门已完全激活,连通地藏星,并不需要天道人物。

    但是。

    要是闻老真的要道殒,那天韵肯定会利用这个机会来打压逆神众的脚步,不会让他们与地藏星上的逆神众联系上,乃至于地藏星上的逆神众亦不会走到这里。

    每隔一段时间,一些人物会走向星空之门,以天韵的洞擦力,怕是很难分辨出谁是逆神,盖因逆神太妖孽,几乎每个势力中均有他们的身影。

    因而,不放过一个才是唯一的途径!

    “这注定是一条血腥的路!”

    行颜叹息道,要付出的鲜血与生命会将整个星空之门填满。

    “可我们还要这么做!”

    行澜神目闪烁着说道:“哪怕有一点希望,我们都要努力!”

    ……

    凡间。

    一座破旧的小山村,一位村妇正蹲在河边,手持棒槌在捶打衣服,溪流徐徐与其手中的棒槌形成和鸣,平淡而娴静,与其相貌形成别样瑰丽的画面。

    这是一位平凡到让人忽视的村妇。

    “媳妇,你辛苦了!”

    正在这时,一位憨厚的中年男子走到那村妇身后,一把抱住村妇的腰背,憨笑道:“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王二虽然很笨很穷,但再穷不能穷媳妇。”

    说完。

    他将口袋里的小锦盒取出,放到那村妇手中,说道:“打开看看喜欢不喜欢。”

    “嗯!”

    那村妇满脸幸福的打开小锦盒,望着安静躺在里面的一枚玉镯,流出幸福的泪水,反过身来,用力抱着这个憨厚的中年男子。

    千言万语不及这一拥抱!

    “媳妇,我们回家!”

    那憨厚的男子牵着村妇的粗糙的双手,并肩回家,而在家里还有满满一桌的酒菜,虽然荤腥很少,可两人却非常满足,饭后,那憨厚男子主动洗碗,并说道:“这些年来都是媳妇在照顾我,今天媳妇生日,你就闲着吧。”

    “嗯!”

    村妇满脸含笑的额首,心中趟过暖流。

    嘭嘭!

    村妇望向村院前,一位身躯肥胖的中年村妇正在很有节奏的拍打着院门,这让得那村妇眼睛中闪过一道奇光,而后她缓步向着那院门前走去。

    “原来是邻村的大婶子啊,没想到今天有空过来。”村妇朱玲笑着说道。

    “是啊,听说你今天生日,婶子这不是来讨杯酒喝嘛。”

    院门推开后。

    两位村妇徐徐地向着屋里走来,这时那憨厚男子走出,对邻村婶子点点头,这才回到简陋的厨房继续忙活起来。

    “发生什么事情?”

    在那憨厚男子看不到的角落,朱玲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压低声音问道。

    “生死!”

    邻村婶子一脸严肃的说道:“朱玲,她们的生死现在就交到你手中。”

    说完。

    她凑近朱玲而耳畔,低语片刻,引来朱玲眼睛中无尽煞气,她没有想到事态已严重到这个地步,她们一直是奇兵,自打造出来后,还从未接到过命令,但她知道只要命令传来,那就是生死时刻!

    “用生命来换!”邻村婶子说道。

    “我知道,我们欠她们太多,没有她们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朱玲恭敬的向邻村婶子鞠躬道:“如果我不幸牺牲,请照顾好他,他是一个好男人!”

    “我们保证,只要我们还活着!”邻村婶子庄重的说道。

    在邻村婶子离开后。

    朱玲走到厨房,笑呵呵的说道:“二憨,遇到点急事,那个地方需要点柴火与龙泉,邻村婶子是来通知的,我必须马上送过去。”

    “啊?天色已经发黑,你这过去可不安全,就不能等到明天吗?”憨厚男子担心的说道。

    “你知道的,那个地方不同,我们能够拿到这份工作不容易。”

    朱玲走过来,用力抱着憨厚男子说道:“二憨,你还不知道我嘛,普通的妖兽可是不容易伤到我的,在家里等我回来啊,到时候我们生个宝宝吧。”

    “嗯嗯!”

    憨厚男子眼睛一亮,立刻额首,兴奋不已,他并没有发现在朱玲抱着他的时候,一滴清泪已落在他的肩头上……

    朱玲扛着一小堆柴火,拎着一大桶龙泉,就向着院外走去,迎着黄昏的最后余光,大步向神火山走去。

    当然。

    她送的并非是普通的柴火与面食,那是能够燃烧七天七夜的灵木以及能够让人心态通灵的龙泉水,这也是这片山的特色,她可是花费了许多功夫,才得到这份差事的。

    傍晚时分。

    她走到神火山后门,与那守门的交流几句,这才走进神火山内,望着庄严肃穆的山门,朱玲目中闪烁一道凛冽的光,而后,她将柴火与龙泉放到水房,生火煮水斟茶,而后换下衣服,打扮的干净而淳朴,这才向神火山内而行。

    神火山内重重防守,密不透风。

    然而。

    朱玲腰间挂着一个香囊,其上绣着一个木字,却能够在重重防守下,一步步走进大厅,而其他人对这司空见惯,并没有觉得奇怪,毕竟一位没有任何力量的村妇能在神火山中翻起什么风浪?

    终于。

    朱玲来到大厅,望着正在低眉沉思的那位清丽的女子,她深吸一口气大步上前,而每一步都沉的让她窒息。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