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天光还不是很明亮的时候。

    在人们还在熟睡的时候。

    在凡间!

    总会有那么一只家禽会冷傲凛冽地飞上枝头,扬起头颅,冷对这清冷的世间,而打鸣正是这种家禽唤醒这个清晨的声音。

    鸡!

    这种生灵本该是凡间的家禽。

    然而。

    让人们没有想到的是,有一天这种家禽竟然出现在天风,并在黎明时刻打鸣,那每一声似乎都在唤醒人们,一声落下,天地崩塌,一声过后,天神殒灭。

    这不是家禽能够做到的,而鸣天兽更非家禽!

    前一刻。

    逆神众的神目还充满了疑惑与蔑视,可下一刻便变得尊敬起来,这在他们看来非常严苛的问题,就在鸣天兽打鸣的声音中灰飞烟灭,那不可一世的三位天神,在昂头挺胸的大公鸡面前,竟是这般脆弱。

    人不如鸡!

    还有比这更讽刺的事情吗?

    就是那位老人都傻眼了,他从未见过这种生灵,光是打鸣就能崩山河,光是打鸣就能湮灭天神,光是打鸣……这是何等生灵?

    事实上。

    烈听雨、朱战等也愣住了,他们知道人主、逆主回返,能够解决眼前的局面,但也没有想到出现的会是一只鸡啊,而且还是这般简单的解决。

    仿佛,那三位天神就是土鸡瓦狗!

    不过,他们却是最先反应过来的,无论什么事情发生在人主、逆主身上都并不值得奇怪,他们本就是个奇迹。

    “欢迎归来!”

    他们迎上前,将那位老人亲自接到天风,这个人可并不简单,乃至逆神众中最老资格的人物,是与人主一同走出蛮荒秘境的老辈。

    而且。

    这位老人舍身进入天道宗,并一力促成现在的局面,功不可没,正因这位老人,蝴蝶才能轻而易举的知道天道宗的消息,否则他们会非常被动。

    “刚才那是?”

    叶浅秋愣愣的问道,直到现在还没有回过神来,他都不知道烈听雨手中何时握着这样的王牌。

    “与那位老人家有关!”

    烈听雨嫣然一笑,并没有解释太多,她不知道人主、逆主为何要掩饰身份,但她并不需要知道,只要将这种事情推到焚天尊的身上就会变得合理起来,相信没人会向那位老人家寻问的。

    “原来如此!”

    叶浅秋立刻笑着额首,也唯有焚天尊有这样的能力,而后便在烈听雨与朱战的欢迎下,大步进入天风。

    “是时候结束这场斗争了!”

    在天风中,烈听雨、朱战等落座,玉目变得凛冽起来,他们等的就是这一刻,只要给逆神众一个借口,他们就敢打破现在的格局与规则。

    刺杀逆神重要人物,这可是重罪!

    “逆神全力压势,隐神可以动手了!”

    烈听雨向下吩咐道,在逆神众走向星空前,他们要一举解决掉天道宗等敌对势力,定这地藏星格局。

    “是!”

    下一刻,一位位逆神众横空而过,在天亮前赶到天道宗山门前,而隐藏在天道宗的隐神开始出世,进行最惨烈的厮杀,可这是不够的。

    仿佛一夜间,整个地藏星都已沸腾,在天道宗后,又有几大势力内出现动荡,隐神全面出世,力压万道,进行最后的清缴。

    当然,这是不够的!

    毕竟,在天道宗内可是有一位天道人物,并不容易被压制,即便是焚天尊也多有顾忌,不过那天道人物更顾忌,并不想遭惹天尊这个级别的人物,哪怕这位天道已重创。

    此刻。

    在一片竹林内,焚天尊的虚身正笑呵呵的望着面前的那位老人,端起玉桌上的茶水轻抿一口。

    “这不可能!”

    那位老人满脸阴沉,像是要滴出水来,他说道:“即便天道有错,但也不该受到这样的惩罚,你们这是要将天道宗驱逐出地藏星!”

    御道很愤懑!

    天道宗几位真神杀向逆神,他是知道的,却并没有反驳,在他看来这也正是个机会,而且在隐晦的地方,他也出现目的是要压制住可能出现焚天尊。

    然而。

    焚天尊并没有出现,而天道宗暗袭落败的消息已传来,这让他惊骇不已,更可怕的是那精心布局的老人,竟然就是逆神的人。

    但是!

    这并不是天道宗付出这般代价的理由!

    按照逆神的意思,天道宗将全面搬到恒天星辰,而地藏星将不再属于天道宗,这是什么?这是驱逐!

    这里是他们的根!

    而恒天星辰只是舞台,舞台重要,但更重要的则是根!

    现在,逆神要斩掉他们的根,让他们浪荡星空,这就超过了御道的底线。

    “你会同意的!”

    焚天尊虚身喝着茶,并不着急,这个时候着急的应该是天道宗。

    仅仅半天时间,御道就坐不住了,脸色惨白,逆神的压制太猛烈,在半天时间内就已让天道宗元气大伤,更可怕的是,哪怕是顶尖真神也在毙命。

    据闻。

    逆神众出现一位超级高手,像是一只鸟,但神威可怕,顶级真神在其面前直接被打得灰飞烟灭,而天道宗的两位天神似乎也在遭到击杀,形势非常凶险。

    “非要走到这一步吗?”

    御道脸色难看,阴翳的说道:“天道宗是不对,但我们会付出一些代价,可这代价不能是整个天道宗!”

    “要是天道宗成功了呢?”

    焚天尊的虚身淡漠的笑道:“那时,逆神众将面对什么样的局面?”

    那时。

    天道宗与其他几个势力,将把逆神逼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逼的他们不得不离开地藏星,进而影响到神武逆神众,而逆神众想要进入地藏星,那付出的代价将是现在的十倍百倍。

    这是他们想要看到的吗?

    天道宗想毁掉逆神,逼迫他们离开,而现在逆神则是用同样的方式要逼迫天道宗离开。

    这是生死局面,退一步不是海阔天空,而是死路一条。

    “真要走的这一步吗?”

    御道脸色阴沉,凛冽的说道:“不知道一位天道人物疯狂起来会做出什么事情呢?”

    焚天尊虚身嘴角一颤,道目中闪耀着冷冽的杀意,御道这是在威胁他,更在威胁逆神众,一旦走向星空,天道宗将真正瓦解,与其这般认命,倒不如鱼死网破。

    “鱼死网破的局面,我想你也并不想看到吧?”御道冷笑道:“要是你不想看到这样的局面,天道宗可以退一步,即便不是朋友,也不会是对手。”

    “要是我拒绝呢?”焚天尊说道。

    “那他们都会死!”

    “你应该庆幸,这次谈判的对象是我,而非是逆神众,否则……”焚天尊冷嘲道。

    “否则如何?”

    “否则,整个天道宗将灰飞烟灭!”

    开口的不是焚天尊虚身,而是一只鸡,它昂首挺胸而来,身上的气势压盖九天十地,让这片竹林都在颤动,土地翻腾,更让御道脸色狂变。

    “一尊盖世天道!”

    御道声音都战栗起来,那气势可比自己旺盛太多,一道光压迫而来,都能让他心颤。

    在这里。

    鸣天兽不需要压制自己的气势,而且它知道逆神需要这种气势。

    “废话这么多,为何不直接干掉?”

    鸣天兽气势凌空,完全没有将御道放在眼中,它已经快碰触到法则力量,说是武帝巅峰并不过,而御道最多才中级无敌而已,想要毙掉并不会太困难。

    “不过一道虚身而已,他真身并未过来。”焚天尊虚身开口解释。

    “真是麻烦,找出真身直接废掉!”鸣天兽向来强势,完全不在乎御道,它现在心中正憋着一股气,想找个人大干一场,而凌风觉得这个御道正合适,就让鸣天兽过来了。

    “你是逆神第二尊天道?”

    御道声音压抑,心中翻起滔天骇浪,一尊焚天尊已经够可怕的了,而要是出现第二尊天道,那逆神将无与伦比,在这里没有任何势力能够压制。

    而且。

    他知道在诸多势力中,并没有鸣天兽这种天道生灵,那唯一的解释是鸣天兽是逆神一直隐藏的“禁器”。

    “不是!”

    鸣天兽气呼呼的说道:“大爷只是恰巧路过而已。”

    “……”

    御道心中叹息,他不知道鸣天兽这么解释要掩饰什么,但可以肯定这的确是逆神众,以这两位天道人物的手段,想要找出自己的真身并不难,想要毙掉他也不会太困难。

    “你应该考虑考虑。”焚天尊虚身说道。

    御道沉默了,先祖打造天道宗,他并不想让其彻底废掉。

    “天道宗不能离开地藏星!”

    半晌,御道才开口说道:“那样我们没有任何活路,当初天道宗干过一些蠢事,可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他望着正在愤怒的焚天尊虚身与鸣天兽,苦笑的说道:“请给天道宗最后机会,为了弥补这个过失,我们愿意付出更多!”

    三天后。

    那血海浪潮趋于平静,逆神众像是水流一般,来的匆匆,去的更匆匆,无迹可寻,但那流过的鲜血与那倒下的势力彻底在证明他们曾经来过。

    “定!”

    当烈听雨将消息送来的时候,凌风脸上堆满笑容,那稍显凌乱的地藏星格局终于定下来。

    (本章完)js3v3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