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真相不重要!

    亦或那灭世只是宇宙生老病死的状态,真正重要的是己身,唯有足够强横,才能跳脱出宇宙,找到那真相。

    凌风走的是逆道,因而他想逆的是整个宇宙。

    与天斗,其乐无穷。

    与人斗,其乐无穷!

    凌风想要靠着自己找到灭世真相,要是宇宙的生老病死,那他便逆推宇宙,要是生灵灭世,那便诛灭生灵,他不会因这真相而荒废打造逆神。

    顺道那是天道!

    顺心那是逆道!

    “千古已错吗?”

    焚天尊愣愣不语,凌风的声音正在劈开他心中的束缚,人们执着找到真相,可却并不清楚那真相是不是他们想要的,那时他们是不是已具备与真相匹配的力量。

    因人们一直在寻找,他们便一直要寻找下去吗?

    要是前人已错呢?

    这正如武道一般,光复先祖的武道本身并没有错,但世道在变,那时的真理与武道未必适合这一世,而凌风则是直接劈开这一重,直达彼岸。

    这是在叩问世道!

    “当然没错!”

    凌风笑着说道:“世人一直在寻到的可能就是真相,但不要因其而乱了自己的节奏,真相肯定要寻找的,但更多的则是要注重本身。”

    “你的意思是?”焚天尊有些懵,他虽然活过万古,但智商上却并不会因年岁匆匆而发生质变。

    “双道!”

    凌风认真的解释道:“其一是寻找真相,这会交到逆神众的手中,由他们来完成,而我们则是要不断进步,来面对末世局面。”

    “凌风,你比我想象的更聪明,或许你才是正确的,而我们太过执着。”焚天尊叹息,今世道并非是排斥古道,而是将其融入其中,形成一部分而已。

    这是大志向,更是大气魄。

    “天尊过誉了。”

    凌风很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只是觉得那星辰道上的生灵很有问题,不想去冒险而已,但当我步入天道时,会亲自去会一会。”

    “那便等着那一天吧!”

    焚天尊欣慰的笑道,古武后继有人,而且还这般出色,方方面面都已想到,这可比万古前那些古武要优秀的多,说白了,他们这些武修太骄傲了。

    “接下来你准备做什么?”焚天尊问道。

    “让整个星空进入逆神节奏!”凌风豪气的说道。

    ……

    几天后。

    那笼罩在天地之门上的烟雾终于散尽,星辰如洗,空洞而温润,完全激活,且平静下来,这也意味着星空已完全打开,各大势力均可走向恒天星辰。

    不过,几位天道人物却相当慎重,恒天星辰太浩瀚,但也只是星空一角而已,要是让他们知道地藏星的位置,那等待地藏星命运的则是毁灭。

    因而。

    他们相商,决定先让一部分真神过去,先欺瞒过恒天星辰势力,等他们足够强横时,地藏星才有机会走向星空。

    “天地之门已打开,但却控制在焚天与仙宗那几位人物的手中,我等想要走向星空非常麻烦。”一位真神皱眉道。

    “这些年来,逆神压制的太厉害,快将我们逼迫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多少真神牺牲,多少神明灰飞烟灭?就连天神都已殒命两位,再这般下去,整个天道宗都要毁在逆神手中。”

    当然。

    以烈听雨与朱战的能力还不可能毙掉天神,这是荒门那几位师兄铸造的血案,清漪的死彻底刺激到他们,因而他们不容逆神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任何问题,在知晓烈听雨的困难后,禹弦踏空而至,举剑劈空,将那两位初入天神境的武修直接毙掉。

    但!

    这一笔血难却被记在逆神的账本上。

    “当初教廷一个小人物,竟然翻出这么大的水浪,真是没想到啊。”

    “哼,区区九级真神而已,要不是焚天那老货在镇压,本尊早就灭了那小贱人!”一位老人阴测测的说道:“不过,据闻逆神正在出世,准备大规模走向星空。”

    “什么意思?”

    其他几位人物一皱眉,想知道这位老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你说,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逆神重要人物横死,会是个什么局面呢?”那老人冷嘲道。

    “你要刺杀烈听雨与朱战?”

    其他几位人物神目一亮,可很快便凛然道:“逆神重要人物要真的那么容易毙掉,我等何必要等到今日?想要刺杀烈听雨谈何容易?”

    “嘿嘿,以前的确不行。”

    那老人低头道:“以我们的力量怕是做不到,但要是逆神那些敌对势力参与进来呢?”

    “可行吗?”

    几位人物心中一动,逆神本身被他们摸的差不多,其力量并没有那么厉害,靠的是焚天尊与神荒镇压而已,否则天族等早已将其诛个干净。

    “为何不可行?”

    那老人眯眼道:“虽说地藏星不大,但位置太重要,是逆神与那些势力必须通过的地方,那些势力会甘心让逆神主控这里吗?”

    “可是,那位盖世天道正坐镇这里呢。”

    “无妨!”

    那老人笑道:“那位盖世天道虽然能够压制全场,但别忘了,那些势力同样有盖世天道,加上我们这边,气势并不弱,最关键的是,没有烈听雨、朱战,仅凭那位盖世天道的压制是改变不了整个地藏星势力格局的。”

    “请出天神?”

    “请出天神!”

    那位老人肯定的说道:“不止是我们,还有那些势力,只要压制住逆神内的天神人物,那烈听雨、朱战就是瓮中鳖,等他们毙命,逆神想要力挽狂澜,那也要先问过我们!”

    ……

    天风!

    这是一片浩瀚的神土,曾经的天坑近乎被填平,逆神在这里打造出天风,在重重奇门掩盖下,这里人影绰绰,一位位神明正飞驰而来,又匆匆而去。

    而烈听雨、朱战则是坐镇天风,挥斥方遒,颇有王者霸气。

    他们正在调动逆神精锐力量,力图在最短时间内走向星空,而蝴蝶正在撒消息,隐神正在压势,他们知道在离开之际,一些势力肯定不会甘心。

    忽然。

    一位蝴蝶闪电飞落下来,躬身凑到烈听雨耳畔,低声说了几句。

    “嗯,我知道了!”

    烈听雨额首,嘴角噙着一抹冷嘲,在这最后一刻,她不容许发生任何问题,要是在以前她倒是会棘手万分,但现在却并没有这样的顾虑。

    她与朱战低声交谈几句,这才转身向天风中心阁楼走去,而在其靠近一座阁楼时,其中传出一道声音。

    “进来吧!”

    “是!”

    烈听雨推开楼门,走到几位玉仙般的人物面前,沉重的说道:“蝴蝶已得到准确的消息,那些势力将会进行刺杀,而对象正是天风。”

    “你有什么想法?”叶欣然玉目微敛问道。

    烈听雨深吸一口气,她知道这是逆主在考验她:“将消息立刻送向神武,请来神荒几位奇才,同时让逆神那面压势,逼的那些势力天神过不来。”

    叶欣然沉吟,并没有立刻开口,这让得烈听雨非常紧张,她知道眼前的这位是何等人物,那可是力推过整个神武的神女啊。

    “这些年杨歆瑶如何?”半晌,叶欣然才开口,但问的却并非是这场战事。

    “听雨不及!”

    烈听雨低垂着嗪首,并不敢谈及杨歆瑶,那可是仅次于叶欣然的女中豪杰,这些年来逆神的进步有目共睹,杨歆瑶付出很多。

    “逆神这些年来可曾平静?”叶欣然额首,知道烈听雨的顾忌。

    “倒是很平静,不过曾发生过小规模的波澜,被杨主已大手笔镇压。”烈听雨说道。

    她心中并不平静,人主归来直到现在还是个秘密,唯有迎接他们的那些真神知道,不过现在全部被封口,而且逆主并未通知杨歆瑶,这就让烈听雨不得不多想。

    “嗯……”

    叶欣然变得安静起来,神目望着远方,让人猜测不到她在想什么,而清漪、凌清等则是坐在两侧,完全不关心这样的事情,倒是烈听雨手心沁出冷汗。

    “不用通知神武那面,这事等人主回来时解决。”终于,叶欣然再次开口。

    “是!”

    烈听雨感觉自己浑身已湿透,像是水里捞出来一样,叶欣然的沉闷,其压力如山如海,哪怕是天神直面都会变得凝重,绝世气场并非是盖得。

    两天后。

    凌风回来了,圣主目前不会殒命,这让他松了口气,而与焚天尊的交谈,更让他坚定信心,无论是他还是逆神,将走出一条与众不同的路。

    不过。

    回来的不止是他,其脚边还跟着一只大公鸡,异常神俊,身上的气势虽然不够强盛,但那锐利的目却总流露出蔑视众生的气韵。

    而其出现的那一刻,叶欣然、清漪等立刻站起身来,变得空前忌讳。

    那可是鸣天兽啊。

    扑通!

    鸣天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横眉冷目,完全不把在场众神放在眼中,而且它心中很是气闷,觉得逆神中全是骗子王八蛋,先是凌风这个小混蛋,接着便是焚天尊这个老混蛋。

    啪!

    凌风一脚将鸣天兽踢落下来,瞪着眼睛说道:“没大没小,可懂长幼有序?”

    晚安。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