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秘力飞舞,天光虚淡。

    在凌风面前,圣主的神魂正在变得强盛起来,闪烁着生命气息,而四周的空间与时间则发生变化,凌风感觉时间正在倒流,刹那间就是一天。

    神相天盘上的光更显明亮,八卦神图破虚而出,撕裂万重空间,崩开时间束缚,强横到让人窒息。

    但!

    在焚天尊的控制下,这种力量并没有飞向凌风,而是全落在圣主的神魂上,不过在这个过程中,凌风心颤不已,以焚天尊的伟力,竟然在短时间内疲倦起来。

    那可怕的法则之力竟变得灰暗,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内,已经频临枯竭的地步。

    呼!

    片刻后,焚天尊大口喘息,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那面庞都变得苍老几分,但其眼睛却空前的闪亮,望着神相天盘愣愣不已。

    “天尊……”

    凌风惊呼,神目落在圣主的神魂上,那先前就要崩灭的神魂,在此刻生命力变得旺盛许多,从中能够传出微弱的波动,放佛时间倒退十年一般。

    “非天道至宝!”

    焚天尊回过神来,道目无比凌厉,望着神相天盘满是惊容:“夺生死,逆时空,其规则与天道完全不同,怕是天道第三境才能看透其中真意啊。”

    “什么?”凌风不解。

    “这是逆道至宝,可能其力还要在天道第三境上,能够洞悉这宇宙的真相与本质。”焚天尊无比郑重的解释道:“这样的至宝太可怕了,我能够感受到其中那逆世的姿态,未来可能是大凶,亦可能是……”

    “天尊的意思是?”

    凌风想到很多,那神界太奇幻,在深渊中还有可怕的生灵,而神相天盘隐藏的太深,可能是神界的终极秘密,但具体涉及到什么,他并不知道。

    “可能……在天道之上还有更不可测的境界!”

    焚天尊将神相天盘交到凌风手中,可凌风却并没有接下来,而是认真的说道:“天尊很看重这神相天盘,那就希望这天盘能够尽早为天尊开启第三境吧。”

    “你……这个小家伙啊。”

    焚天尊欣慰不已,不过还是笑着拒绝道:“神相天盘是在逆道,这与我的武道不同,留着只会是阻碍,倒是你本身就是在逆道,这神相天盘才是你未来真正的助力。”

    “是!”

    凌风这才将神相天盘接下来。

    “夺时空啊。”

    焚天尊神往的说道:“神相天盘的威力太大,以我目前的力量还是不能全面催动,其中似乎有束缚,不过就是这些威力,也足够铸造出浩瀚前程。”

    凌风没有开口,静心聆听。

    “你放心吧。”

    焚天尊走出自己的世界,转而向凌风解释道:“我动用神相天盘逆道而行,夺时间,将他的生死命运推向十年前,虽然其生命力还是过于微弱,但已经能够承受时空镇封的力量。”

    “时空镇封?”凌风愕然问道。

    “时空镇封,就是利用法则力量来禁锢生死时间,减弱其消亡的时间,时空镇封中一个月,可能外界已十年!”“减速时间?”

    “是的。”

    “百倍的时间减速,等到他再次虚弱,即将崩灭的时候,已是千年时间,我希望那时你能够找到五道花,亦或者是天道第三境的人物。”焚天尊说道。

    “而且,这种时空镇封只能利用一次!”

    “天尊也曾镇封过自己?”凌风问道。

    “你这个小家伙有时候就是太聪明。”焚天尊笑道:“是啊,万古时间,哪怕是天尊都可能道崩,唯有镇封自己,才能活到今世。”

    “但这一世我却不可能再镇封,因而有些恩怨,我会尽力在这一世解决,同时也希望你那时已足够强大。”

    “是!”

    焚天尊不再开口,而是祭出法则力量,打向圣主的神魂,形成无尽星空,在其四周山河出现,延伸向四面八方,道纹弥漫,渗透到大地深处,汲取山河地势来运行这种法则。

    嗡!

    天地轰鸣,大道三千,全部涌向圣主神魂,在其四周结出一个果实,而道纹则是星辰古树,扎根在大地深处,在时间的演变中,那果实逐渐演变。

    嗤!

    蓦然间,凌风咋舌,只因那果实成型,竟然形成一尊水晶棺,而圣主的头颅发生变化,神魂在水晶棺中得到长眠,进而躯体虚影出现,面容惨白,像是一位离世的老人。

    而在那水晶棺中,时空力量正在飞舞,完全由法则形成,形成减速空间,定住时光脚步,让圣主能够生命永驻。

    这一点倒是古武塔九重门相似,却是截然相反的。

    焚天尊并没有停手,而是一直在运行,想要打造这种法则空间并不容易,需要太多力量。

    要知道。

    加速时间可比减慢时间要容易,一则在顺应天道,一则是在逆道而行,付出的代价更大,要不是天尊本就达到这种道,怕是焚天尊都要喋血,遭到天道镇压。

    两个月后。

    那水晶棺才彻底定型,汲取山河地势来维持运行,而焚天尊则是疲倦的落下来,脸色异常难看,他还没有彻底恢复过来,而打造这空间则是将这些年汲取的力量消耗一空。

    凌风没有多言,只是走到焚天尊面前,跪倒在地,重重的叩首。

    “起来吧!”

    焚天尊笑道:“你更重感情,这才是我古武需要的传人!”

    他示意凌风坐下来,将这十五年在恒天星辰上发生的事情一一道出,事无巨细,特别是星辰道内的事情,他想知道星古道内到底有没有末世真相。

    凌风并没有任何隐瞒,将在星辰道发生的事情用精炼的语言说出,让焚天尊能够直接听懂,而不用去过多解释。

    半晌。

    焚天尊望着凌风,道目晶亮,像是珠玉一般:“以身伺道,这的确是逆道的武道,这一步你迈出后,就不可能退回来,你未来可能会更辛苦一些。”

    “逆道而已!”凌风风淡云轻的说道。

    “星辰道上第一尊,这才是古武应该有的气势!”

    焚天尊额首,接着问道:“今世不同于往世,你准备再进入天古道?”

    “天尊觉得真相在那里?”凌风反问道。

    整整十二年,凌风在其中碰上诸多血战,更在寻找末世真相,可那真相并不在星辰道,应该也不在天古道,而在最终的星辰上。

    但是!

    走到那里便真的能够寻到吗?

    “流传千古,总是有些道理的吧?”焚天尊皱眉道,他敢肯定万古前,并不缺少凌风这种天赋的人物,很可能已有人走到终点,可灭世的真相不可寻。

    这些年来,他也在细想,星古道上到底有没有灭世真相?

    “要是那里真的有灭世真相,以真神境的力量真能寻到,并带出来吗?”凌风严肃的说道:“在这十二年中,我觉得星辰道很有问题,它并不想是死物,而更像是一尊生灵!”

    “生灵?”

    焚天尊脸色惊变,似乎想到了一些事物。

    “十年生死,十年血枯,无尽真神飞蛾扑火,只因那星辰道上磨砺与奖励,多少真神灰飞烟灭,可力量呢?”凌风神目冷冽,正在揭开星辰道的本质。

    “每一颗星辰还是星力淡薄,而那些得到的奖励,来自哪里?”

    “上百位星辰的毁灭,多少文明与传承?在星辰道的尽头那一座座祭坛通向未知处,并没有传承,而更像是一座座坟墓,这是为何?”

    “你的意思是?”焚天尊心颤,凌风的推测方向太可怕了。

    “星古道在何时出现?而灭世又在何时?万古前连天道第三境的人物都束手无策吗?”凌风脸色肃杀,说道:“我怀疑在当年发生过一些大事,有些生灵还活着。”

    “星古道似乎亘古岁月,而灭世无从推测。”

    “天尊,我想问个问题。”凌风直言道:“天尊觉得星古道比地狱之门如何?”

    焚天尊一愣,沉吟半晌才说道:“两者皆看不透,但就其神秘,地狱之门应该更不可测。”

    “这就是问题!”

    凌风接着话题说道:“无论是星古,还是地狱均不是灭世源头,但又可能涉及到灭世的真相,可那真的是真相吗?”

    “……”

    焚天尊愣愣地望着凌风,像是首次见到他一般,这十五年的变化,让他都有些看不透这个人了。

    “你的意思是?”

    “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

    凌风庄重肃穆的说道:“当有一天我步入那一道,当末世来临,我愿独战天宇,我愿揭开那灭世的真相!”

    壮志雄心天可见!

    不知不觉间。

    那以身伺道正在影响他的心态,他的道在逆道,而他更需要逆道,无论真相在哪里,在找到它前都需要无敌的力量,否则过早的知道真相,只会加速他们毁灭的节奏。

    而且。

    凌风觉得真相并不在星古道,更不在地狱之门,特别是星古道,其中可能有一尊活着的古老生灵,正在利用真神的力量来恢复,亦可能是一种禁器,这才是凌风忌讳的真正原因。

    奖励只是证明,而最可能的是他们这些天才是星辰道重点“关注”的对象。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