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秒杀是一时痛快。而狂虐则是会让人怀疑人生。此刻。第四尊满面流血,气势正一重重的崩坍,那十道不可一世的真力在天道凶刃面前,像是尘土湮灭,而其身躯在可怕而狂暴的拳风中,血肉模糊,生命力正在消亡。他凄厉而悲鸣,脸色惨白,望向凌风的神目满是惊慌,谁能够想到这个人的威慑力已到这个地步?第四尊心颤。而潆泓则是惊骇的满目痴呆,她想过凌风进步很大,可这已经不是很大,而是神速,在短短两年时间内跨两级,走到真正的究极,威压星空,盖世而出,更将那相当于三虎级别的第四尊打的惨不忍睹。这是个奇迹!以前,凌风说过的话在此刻得到印证,处于这个境界的凌风简直是匪夷所思的可怕,即便直面那二龙也没有任何忌惮,大可放开身心一战。“这才是真正的他吗?”潆泓惊呼道。“不过是场热身而已!”寒如月淡漠的说道,并没有过多的瞩目,对付区区第四尊而已,人主还没必要倾尽全力,否则那第四尊会在第一刃下灰飞烟灭。不过。她知道人主也在重视,他要激战的可不止是那二龙,还有这世间顶级真神,因而人主要从此刻开始铸气势,要在最巅峰的时刻,将众神崩死,进而扬逆神的威名。当然。最心颤的还是那两位盖世真神,他们望着第四尊那惨烈的模样,身躯直颤,脚步在倒飞的时候变得不利索起来,这一刻他们才意识到踢到铁板,这位真神可能是比二龙还要可怕的变态人物。嘭!凌风一脚踹出,将那第四尊踢出很远,而后他一步飞落下来,斜睨着第四尊道:“恒天星辰容不得你来撒野,月神更容不得你来侮辱亵渎。”说完。他手起刀落,斩向那第四尊,现在第四尊已完全废掉,身躯灰飞烟灭,唯有一个头颅悬浮在虚空中而已,这让凌风已没有战斗兴趣。“尔敢毙我?”第四尊满目腥红,仰天大喝道:“我乃天地尊门的奇才,你若杀我,必会遭到天地尊门的追捕,更会遭到第二尊的血杀,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他色厉内荏,不想就这般死掉,想在此刻蛊惑凌风。天道凶刃一窒,让得潆泓的玉目一跳,真担心凌风会忌讳,进而将自己交出去。显然,她想多了。“第二尊?天地尊门?”凌风神目闪亮,咧嘴笑道:“逆神何时畏惧这种挑战?那就让他们知道,希望他们真如你所言这般,那时还有勇气杀过来!”“你!”第四尊变色,连天地尊门与第二尊都已压制不住这位真神了吗?可惜。他已不能再开口,当天道凶刃落下,他的眉心出现血线,无尽鲜血正从中喷涌而出,他的魂海彻底瓦解,力量枯竭,身死道消。深蓝星系第四尊在最后时刻竟是连崩道都是奢望。“逆神,我们会将这道消息送到第二尊面前,你将遭天地尊门怒杀!”等到凌风神目望来时,那两位盖世真神歇斯底里的喊道。他们想立刻倒飞,远离道台。但!凌风比他们想的更快一步,寸仙极速在这里可控场,他手起刀落相当干脆利落地将那两位盖世真神毙掉,任由殷红的血水洒满周身。那将月神宫逼迫到崩道地步的天地尊门四位真神,在这时一一伏诛,让潆泓玉目腥红起来,整个月神宫顶尖高手就唯有她活下来。而且。月神宫还被凌风崩掉,现在她已不是月神,而不过是月神宫寻常一位真神而已,荣耀崩塌,传承消失。“很难接受?”解决掉四位真神,凌风收起天道凶刃,飞落在潆泓面前,脸上洋溢着淡笑。“是的!”潆泓直言不讳的说道:“你的盖世真力让我吃惊,成长速度太快,怕是在这星辰道没有人比你更快了吧?不过,你明明有能力压制我崩道的力量,却为何要击碎月神宫?”“月神宫很重要吗?”凌风笑着说道。“废话!”“你这么与救命恩人说话可不够礼貌啊。”凌风笑呵呵的说道:“但是,我这个人大度就不与你计较了。”“……”正在潆泓俏颜漆黑一片的时候,凌风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他激扬的说道:“你很平庸!”“啊?”潆泓一窒,将那正要吐出来的话语硬生生憋了回去,她一脸惊骇地望着凌风,真怀疑这位是月神宫那位盖世人物,否则焉能说出相同的话来?“月神宫需要的是传承吗?”凌风反问潆泓。“需要!”“不!”凌风摇头,郑重的解释道:“月神宫并不需要传承,他们需要的是一往无前的开拓精神,一味的吃老本只会拖垮月神宫,你将月神宫当成荣耀,可曾想过有一天让月神宫以你为荣?”“如果连这一点都看不透,那月神宫只会逐步消亡,一代不如一代。”凌风认真的解说:“试问,后来者有多少天才能够理解当初第一月神的武道?即便理解就能走到与第一月神相同的高度吗?”“一个都没有!”“如果真相是这样,那要传承何用?要月神宫何用?”凌风声音冷冽而铿锵的说道:“前路已尽,后来者却还想在这条路上开疆扩土,可能吗?”这一刻,潆泓瞠目结舌,听得非常用心,凌风的声音正像晨钟暮鼓,在撕开她心中的迷雾。“如果前路走不通,那就以蛮力劈开一条更光明的武道,等你真正步入其中后,你才能真正看透,月神宫需要的不是复制第一月神,而需要铸造一位月仙。”潆泓呼吸急促,心中的迷雾彻底被劈开,一道亮光闪耀而起。“那……我要如何做?”“劈开束缚,一步步向前,不要重复第一月神的武道,而是要破而后立,记住你现在不是月神,更不需要传承月神宫的荣耀,你只是潆泓!”凌风言尽于此。有些事情靠悟,他已经说得够多,能够领悟多少就要看月神的造化。事实上。在与潆泓并肩向前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这个问题,潆泓想要的是月神宫荣耀,却从未想过这种荣耀还有多少意义,一代不如一代的月神宫就磨灭于星空。破而后立才是真谛!“我明白了!”潆泓玉目射出惊光,于一刹那间看透武道真谛,其天赋是非常惊世的,以前她想的是如何复苏第一月神,光大月神宫,可却一直受制,而现在凌风为她推开一扇真正属于自己的门。鱼跃龙门,不过是一步而已!她宝相庄严,盘坐在虚空中,身上的武道气息正在湮灭,但新生的力量也在诞生,以前的月神已死,而潆泓才真正新生。现在的她只想与曾经的第一月神并肩而立,要将月神宫带向更辉煌的境地。当思想不受局限,力量不受局限,潆泓的武道便是无尽瀚海……恒天星辰。一座辉煌不可直视的宫殿内,一位老人睁开眼睛,望着遥远的星辰道,那锐力的道门似乎要穿透而过,眉宇间炸开一抹欣慰的笑容。“月神瓦解,但一位真正的月正在腾空!”他呢喃道:“万年后,我月神宫终于要走出一位打破规则的人物,曾经的平庸,将会是无尽的辉煌!”他道门湿润。处于这一道上已万年,看透世间沧桑,历届月神均在想着如何复制第一月神,以此为荣,可是她们从未想过打破这个规则,比肩第一月神,让月神宫以她们为荣。偏偏这种事情需要契机,否则他即便道破天机,也不会得到很好的效果。而且。这些规则有时候也在束缚着他们啊。现在。一位月神终于迈出这一步,崩月神宫,开始真正的征途,悟出真正月的真谛,这才是月神宫的未来。“等你归来!”他徐徐开声,进而走出那片神土,沉寂万年的月神宫已腐朽,是该做些事情了。八天后。潆泓醒来,体内的神丹药力已融入,让她身上的伤势恢复个七七八八,她徐徐起身,向凌风鞠躬,无比郑重,在这几天内她体会到前所未有的力量,开始碰触到大道门槛,只待风雨化龙时。“你悟了?”凌风一喜。“是的!”潆泓额首。“那就进一步巩固,而后我带你进入山顶,在那里厮杀顶尖高手,让你领悟的更透彻。”凌风跃跃欲试的说道,先前的月神让他有点失望,论成长冬雨、吴道南、鲲鹏都要比月神更快,但现在的月神则是让他眼前一亮。“你在利用我吗?”潆泓抿嘴笑道。“不要这么直接好不好?”凌风有些为难,月神似乎比以前聪明许多。“好的!”潆泓沉吟片刻,额首道:“我愿意被你利用。”“你这么说我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凌风嘴角抽搐,他只是想打造一位盖世月神,而非是一个聪明狡诈的月神啊,她就不能理解一下坑货们心中的感受吗?配合下会死?ps:你们懂得。(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