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冷风幽幽,掠起她腮边的秀发。

    殷红血迹,在她的脸颊上滑落。

    她神情悲壮,视死如归,即便身死道消,也会让眼前这位淫贼染指,那冷冽的悲情正在点燃整个虚空,道台上真力沸腾,一道道光正在向四周波荡,空间在那一瞬间撕碎,虚空早已凌乱。

    英雄末路,美人迟暮!

    这世间的悲情大抵如此。

    “尔敢。”

    那被称为四尊之一的中年,脸色骤然一变,一股幽冷的怒意正从他的脸上蔓延而开,这是他看上的女人,还从未有人能够逃过他的掌心,他要这个人是禁脔,他要她甘心臣服在他的脚下。

    自毁,并不是他想要的。

    “开!”

    在他声音中,一道奇光乍亮,无尽真力形成浩瀚的海,一举将四周镇封,全力压制向那位神女,要那位玉仙一般的女人再也不可能自爆。

    那奇光威力过于可怕,在其出现的那一刻,便在撕碎那位玉仙身上的真力,更要将其身躯禁锢。

    “生由不得我,但死我说了算!”

    那位玉仙般的人儿悲壮的喝道,体内真力仿佛无穷无尽,正汹涌而出,正在打碎她的躯体,其眉心飞出一柄利剑,不过一尺长,却能够劈开那镇封。

    “呵呵,四尊开口,哪里由你?”一位盖世真神冷嘲道。

    在其话音落下时。

    那“四尊”头顶上白雾喷薄,在其掩盖下,一顶山正徐徐飞出,闪电间便压盖在那位玉仙的头顶上,其中无尽神秘的镇封力量飞落下来,击落在那利剑上,发出金属般颤音,而后那利剑哀鸣一声,被那座山生生压回眉心。

    “月神,还不臣服。”

    那“四尊”神目邪魅的说道,望向月神衣服破损处,瞳孔内瞬间喷出一道炙烈的火光,口水都要流出来,他只觉得丹田有股火在酝酿。

    “只要你愿意臣服,我会让你走得更远!”那“四尊”口干舌燥的说道。

    “生死有命,但绝不屈于淫贼!”月神忽然笑了起来,惨白的唇正渗出殷红的血,将那洁白的牙齿也染成血红色,与惨白的面容形成最悲壮的画面。

    可是。

    她从未想过要靠着自己的容颜来苟活,生不能血战八荒,死亦不会让月神宫蒙羞。

    “月神!”

    她痴痴的喊道,那声音像是在呼唤自己的爱人,而在那声音中,她头顶飞出一座辉煌不可测的宫殿,释放出无尽霞光,其上有一尊雕塑,身躯曼妙而轻盈,一席白衣紧紧贴在身上,将其身躯束的玲珑曲透,美得不可方物。

    但,那并非是她,而是月神宫的象征。

    “潆泓道消,但求后来者不会步上潆泓的后尘!”

    她闭上玉目,一行清泪洒落而下,而后她身上的真力彻底沸腾,以逆行的姿态点燃她的躯体,向着月神宫蔓延,要击碎那月神雕塑,至此潆泓湮灭,新的月神将诞生。

    老死而新生!

    这是月神宫传承的规则。

    “可惜,不能让月神宫更璀璨,可惜,不能走上那山顶……潆泓让月神宫蒙羞……”

    她痴痴不已。

    她泪流满面。

    曾经的骄傲在这一刻被摧毁,她带着无尽期盼而来,却满载着满身污垢而道消,难怪师尊在临行前说过,月神在她这一世是最平庸的。

    “可惜这副好身材!”

    那“四尊”叹息不已,月神宫出现,虽然并非是真正的禁器,却守着潆泓的最后尊严,容不得侮辱,要毁掉她的身躯,而这是他的那座山也镇封不住的。

    而眼睁睁地看着这位奇女子就此道消,他心中满是“遗憾”。

    然而。

    就在潆泓头顶上那月神雕塑将要崩塌的时刻,整个道台奇诡的死寂起来,一道闪电刺破白雾,像是黑暗罅隙中的一缕阳光,瞬间驱散真火,降临在月神宫上。

    呛!

    一声颤鸣,那道闪电神威浩瀚,气势镇压万道,骤然间斩向那座不可一世的月神宫,锐利的气势在此刻迸射出夺目天光,叮的一声刺落在月神宫上。

    下一刻。

    月神凄厉的悲鸣,那张俏丽的容颜惨白,仿佛血肉正在被道闪电一重重刮掉,痛不欲生,更惊慌失措,那道闪电竟是刺破月神宫的防御,禁自打落下来,锐利的锋芒非月神宫能够并论。

    “何谓月神?”

    一个声音响彻虚空,冷冽刺骨:“有些荣耀与传承并非是靠月神宫来获得的,你以月神宫为荣耀,却不知道这已落了下乘,你该让月神宫以你为荣!”

    “这对于你来说早已不是荣耀,而是羁绊,束缚着你真正的天赋,今日,我来为你斩掉这座不可一世的贞节牌坊!”

    天音乍落。

    那道闪电上一重重空间出现,狂暴的力量中出现一片叶,孕育着无尽生机,仿佛有一尊仙要在上面醒来,而浩瀚的气势在此刻消失。

    返璞归真!

    砰!

    那闪电携带着一片叶飞出,气势夺天,崩落在月神宫上,霎时间,那坚不可摧的月神宫被定住,其上一重重力量湮灭,那要守护月神最后尊严的可怕力量灰飞烟灭。

    喀擦!

    月神宫一角崩断,进而影响到整座月神宫,让其不断地凋零,四散纷飞。

    至此。

    月神魂海中那座“荣耀”崩碎。

    至此。

    那守护着月神最后尊严的辉煌炸裂。

    至此。

    月神宫上的雕塑消失,她不再是月神,而只是潆泓。

    潆泓大口喷血,形容枯槁,生命力都已在熄灭,灰暗的让人觉得她下一刻就会身死道消,但她的玉目却无比凶戾,望向那闪电来时的方向。

    她恨!

    连最后的尊严也不能守护,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恨我吗?”

    那声音更清冽,笑呵呵的说道:“第一位月神,可曾需要这座月神宫?那些盖世而出的历代月神,可曾真正重视过这座月神宫?”

    “重要的不是物,而是人!”

    “老死而新生,那就永远处于这个规则中,你是要重复那第一位月神的武道呢,还是要劈开规则,丰满你的羽翼,直到有一天你能与那第一月神并列,直到你逆世而上,重塑一个更强大的月神宫呢?”

    在声音中。

    一位真神推开白雾,闪电般飞落到潆泓的面前,神色庄重而肃穆,像是要给潆泓推开一宏伟的巨门。

    那俊朗丰神的面庞,那严肃而惊神的目光,还有那洗掉嬉皮笑脸的肃杀气势,正在撕碎潆泓心中先前对这位真神的印象。

    凌风!

    这位曾经欺骗过她的狡诈人物,正居高临下的立在她的面前,仿佛是一场梦,而更让她痴呆的是,那巍峨如山,气势恢宏的言词正是出自这位人物之口。

    而击碎月神宫的也正是这位凌风。

    他想干什么?

    不止是潆泓费解,就是那“四尊”之一的高手也费解,一开始他觉得这个人击碎月神宫,应该是在针对潆泓,可称兄道弟。

    下一幕,这个人语出惊神,正在开导潆泓,并且亲手毁掉月神宫,简直矛盾的不要不要的。

    是敌是友?

    不过。

    他对凌风这个人物非常重视,能够轻而易举毁掉月神宫,更能说出这般狂放言词的人物,岂是易于之辈?

    “为什么……是你?”

    潆泓脸色惨白,颤巍巍的说道,她不敢接受更不能接受月神宫毁掉的事实。

    “为什么不能是我?”

    凌风笑道:“现在你恨我,但有一天你会感谢我!”

    说完。

    他转向那“四尊”,脸色瞬间森寒起来,他神图早已看透事情的真相,月神率众而至,却遭到这位“四尊”及麾下人物的血杀,在星辰道上这本无可厚非。

    但!

    这位“四尊”却让人不耻,竟然要潆泓成为他的禁脔,逼迫其就范,杀人不过头点地,但这位人物却在犯禁忌。

    凌风离奇愤怒!

    “你们崩道吧!”

    凌风开口,望向那几位人物的目光变得犀利起来,声音中却充满不容置喙的味道。

    “凌风……不要逞强……赶快离开!”

    潆泓虽然恨凌风毁掉她的信仰,但更不想其冒险而身死,这可不是先前的星辰道,连她都不够看,凌风又能做什么?

    “我曾说过,有一天你遇到血难的时候,我会站到你的身前,现在我来了!”

    凌风背对着潆泓说道:“有些事情你不会懂,但希望你有一天能懂,照顾好她!”

    “是!”

    一个秀气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位容颜惊世的女子已来到潆泓身前,将她扶起来,取出神丹让其服用。

    “又一位绝世玉仙般的人儿。”

    那“四尊”神目一亮,更显猥琐,只觉得怦然心动,魂魄都已被那两位绝世丽人勾走了,而此刻他已不那么忌惮凌风,而是向着如何撕碎,进而占有那两位绝世丽人。

    “区区一位真神而已,也敢狂妄?”

    他冷目扫来,比刀锋还要锋利:“今日,我便斩掉你!”

    “凌风,不要胡来,他是深蓝星系四尊中的第四尊,均是三虎二龙级别的人物,你不是对手。”得到神丹滋润,潆泓说话利索了许多,她焦急的喝道。

    “区区第四尊而已!”

    开口的不是凌风,而是寒如月,人主是什么样的人物,她太清楚,真要发狂就是天神都要喋血,而现在的人主那可是真正的二龙级别的人物,第四尊太不够看。

    ps:第二更稍迟。

    (本章完)js3v3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