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前所未有的血难!

    对于龙兽们来说,逆神已是真正的禁忌,他们比想象中可怕而危险太多。

    以前,他们觉得凌风势单力薄好欺负,现在逆神众则是已强横的态度来打压龙兽们,让他们知道势单力薄不过是表象,在其身后还有一股不可测的势力。

    龙兽天神们在努力联系龙灵天道,但因其闭关,短时间内通知不到,也能够看出龙灵天道怕是受创很重,否则不会感应不到。

    开玩笑。

    闻老是何等天道人物?即便真身并没有过来,但其法则可是非凡的,而龙灵不过是后起者,远没有莫月那么强横,对上闻老虚身太危险。

    能活着已是侥幸,重创肯定很严重。

    当然。

    凌风也考虑到这一点,担心龙灵会不顾一切而出,危及烛龙生命,因而在离开前,还与烛龙会面,将血幡交到其手中,一旦碰上可祭出。

    即便那头鸣天兽不会动手,但莫月正是死于其手,龙灵也不会放过它的,它没有任何选择。

    消息惊世!

    当龙兽族近乎全灭的消息传遍星辰道时,整个天地都因此失声,那辉煌璀璨的龙兽族,在星辰道上也是比较可怕的一族,但却就这般毁掉,让人不敢相信。

    “逆神,座下隐神,这到底是哪个势力?”

    人们在追问,却得不到任何答案,只因他们在恒天星辰上并没有寻到关于这一势力的消息,就连顶级势力都在寻找,觉得这个势力太不可测。

    “怕是事情还没完啊。”

    一位老真神开口,神目深邃,呢喃道:“龙兽族在这里的确可怕,但可怕的并非是他们。”

    “什么意思?”有人问道。

    “你听说过天地八兽吗?”老真神皱眉道。

    “没有!”

    “牛头族,龙首族、龙兽族等天地八族,其实更应该称其是天地八兽,据闻他们是被圈养在这里的,而在它们身后的还有一股神秘的势力推手,只是在现在还没有出现过而已。”

    “这是真的?”

    人们惊呼道,如果龙兽族不过是圈养的一兽,那其身后的那势力会可怕到程度?

    要知道即便是恒天星辰顶级势力,也没有资格圈养龙兽这样的种族。

    更何况。

    与其说是圈养,不如说是放养,这证明龙兽族并非是被强迫的,而是心甘情愿,彻底臣服于那神秘势力,能够做到这一步,那一势力会可怕到什么地步?

    人们不敢想象。

    “这是多年前的流言,具体有没有这样的势力,怕是未知!”年老的真神摇头,这些消息来历不明,没有任何依据,谁能肯定呢?

    不过。

    要是真有那一势力,怕是现在的逆神就危险了。

    龙兽喋血,千古传承倒下。

    这在星辰道内掀起无尽风雨,曾与龙兽联系过的几族立刻偃旗息鼓,逆神来历大不同,让人看不透,但仅仅来了这么一位盖世天神,便将龙兽族打到这种惨烈的地步,要是再来一位天道人物呢?

    届时。

    他们将是真正的“鱼肉”。

    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并不想与势头神勇的逆神碰撞。

    “我族已到生死关头,我等不可再坐等!”

    一位天神重创喷血,被烛龙那天亮波及到,这才遁走,否则已死于非命。

    “天道人物闭关,我等唯一能够倚靠的便唯有那一势力!”

    “可是,那只是一个传说!”

    “在没有应验前,那只是传说,但应验后那便是真相!”

    天神真的发疯,龙兽高高在上的尊严都已被打没了,要是再这般下去,整个龙兽族将就此瓦解,唯有印证那千古“真相”,才有活命的希望。

    “以我等鲜血,来祭先祖,搬出那一势力!”

    终于。

    在他的蛊惑下,龙兽族体内的血腥气息开始爆发,要孤注一掷来毙掉逆神。

    “他们做到了!”

    在第四十六颗星辰上,叶魔女神态平淡,但望向远方的神目却在欣慰,她不知道逆神走到这里付出多少,但在此刻毙掉龙兽的他们会就此完成一场质变。

    至此。

    他们将是这星辰道中,让人忌讳的一股惊世伟力。

    “他们从未让人失望过!”凌清微笑着开口,逆神的每一步均是坚如磐石,这与他们的天赋相关。

    要知道。

    逆神众挑选的尽是这天地间天赋极佳的武修,以前他们没有走过这种武道,因而当他们涉猎到,自然能够大步进境,速度快的惊神,否则,逆神的成长性会受到束缚。

    现在。

    距离他们进入恒天星辰已近十年的时间,逆神座下四股势力均在快速成长,远非当初那些真神,他们一旦进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

    隐神众已给出答案。

    “大势已定,只等最后决胜!”叶魔女说道。

    而后。

    她们才望向那禁区一片的废土,古武塔的波动正自其中激荡而出,意味着凌风正处于关键时刻,不过让他们惊撼的是,事到如今,竟是连古武塔也难以压制住凌风身上的气势,这就显得很可怕。

    事实上,正是这般。

    时间匆匆几年时间,盘坐在古武塔中的凌风,由气血两枯竭,形同柴骨,到现在气血恢复,万道火种已融入到他体内,与以身伺道的道火相融,形成淡薄的空间,在虚空中酝酿。

    嗡!

    终于,当那空间逐步闪耀起来的时候,一股神秘的力量骤然飞落而下,进入到凌风的丹田,而这时凌风体内最后的须弥芥子汹涌而至,融入到那神秘空间内,形成一颗颗细微的繁星。

    至此。

    凌风的身躯在平静下来,唯有细微的波动会自体内激荡而出,崩开古武塔内的神纹,引爆天地气息,让它们像是水浪般波荡而开。

    此刻。

    在凌风丹田中,六道问道空间闪亮,繁星似水,掀起无尽气势,而在其旁则是真火空间,无尽真火压制四周,形成拱卫,而在中心,两道人形空间亘古永恒,每一道均能够压制虚空。

    但!

    那最后形成的一道空间却并不受拱卫,飘飞在九道须弥空间上空,四周灵雾喷薄,掩盖真神锐利的神目,看不透那重重灵雾。

    “散!”

    当凌风睁开眼睛,徐徐开口时,那重重灵雾散开,将其中一片叶呈现而出。

    那片叶与众不同,不过蝴蝶大小,却充斥着淡薄的生命气息,与先前凌风所形成的九道空间截然不同,放佛有一尊生灵要在这片上诞生一般。

    空间的起点是什么?

    终点又是什么?

    凌风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而现在他终于有了自己的答案,空间的起点是生命,而终点是无尽湮灭与老迈,那片叶出现生命气息,这正是空间的起点,他开始碰触到空间核心力量。

    死亡空间看似可怕,可孕育生命的空间更可怕!

    能孕育亦能死亡!

    哗啦啦!

    那叶片骤然散开,形成无尽繁星,而在其中出现一个幽幽的洞口,吞天地气势,更能吞万道光,而黑暗的力量正在消失,连凌风其他九道空间都变得颤鸣起来。

    那幽幽洞口正在吞噬生命气息,让岁月枯老。

    “究极真神境!”

    凌风的神目彻底闪亮,他几年时间来熬炼生死关,为的正是这一口洞天,不同于黑洞,更不同于白洞,更亲近与**,但力量上完全不能与**并论。

    “夺空!”

    凌风这般说道,这一空间大不同。

    一片叶形态似仙力出世,可斩千万敌,一口洞天出现可夺空间与岁月,让武修的苍老亦或者年轻,境界也会相应跌落,与叶欣然的净土、魔土有异曲同工之妙。

    不同的是。

    叶欣然是直接削落对手的境界,而那口洞天则是夺武修数十年岁月,对于一些武修来说更致命,特别是进境神速的真神,那削落可不止一个级别那么简单。

    嗡!

    当凌风心念一动时,那夺空骤然一变,形成一片叶,而其他九道空间也发生变化,形成水滴、火滴与淡薄的人形闪电,落在那一片叶上,顷刻间,凌风整个丹田在颤鸣,可怕的音波截断万道,像是要打破这天地束缚一般。

    噌!

    当那一片叶飞出凌风丹田时,古武塔颤鸣,神纹万道闪亮,像是束缚一位天神,强势的压制,可最终神纹崩坍,而那一片叶则是消失在虚空中

    “这才是我想要的力量!”

    这一刻,凌风站起身来,神目中有着难以掩饰的野望,步入究极真神境,他无惧这星辰道上的任何真神,更何况那一片叶的神威超乎寻常。

    一粒沙可镇瀚海,一滴水可湮灭沙漠,一片叶可斩万道。

    于平平无奇中生造化!

    于空间中铸造奇迹!

    这正是以身伺道!

    “以此战来结束星辰道吧!”

    下一刻,他飞出古武塔,当脚步落在废土上时,那片废土四周枯竭的草木似乎在发新芽,可当他第二脚落下时,那些新芽却又在簌簌凋零。

    一步一夺空,孕育生死两造化。

    当他出现在逆神众面前时,众神动容,就连王老这样的人物都有种要顶礼膜拜的感觉,而叶魔女等玉仙的神目则是彻底闪亮起来。

    晚安。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