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颗星辰很破败。

    残垣断壁,横亘在虚空上,落石飞满整个天宇,那些落石棱角分明,即便在岁月中都不可磨灭。

    显而易见。

    那并非是自然崩塌,而是刀剑造成的创伤。

    剑道星辰!

    这是一颗以剑道而闻名的星辰,其剑道唯一而可怕,曾出过一位盖世天尊,一剑削掉半偏天,力压多少时代,那位人物曾走出过星辰,谱写无尽篇章。

    其闻名不止是这颗星辰,而是整个星空。

    当然。

    真正让人们动容的是,这位盖世天尊出世力求推广剑道,向天地众神诉说剑道真谛,更像人们展示剑技,受人尊敬,其剑道是其次,而是品德为首。

    天剑尊!

    无论是在那个时代,还是在今世,能够拥有这样称谓的就唯一这一位天尊。

    尽管。

    剑道星辰已没落,在那场战斗中毁灭的不成样子,后世更没有盖世人物走出,但这并不影响其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在剑道星辰上,立着一座雕像,栩栩如生,举手投足间那盖世风采似乎要夺目而出。

    正是那位天剑尊!

    岁月催人老,英雄多落寞!

    但不老的则是他们的德馨!

    事实上。

    即便是在这一世,许多剑技均是从天剑尊的剑技中演化而来,可见其对后世与当世的影响有多大,因而这颗星辰很平静,一位位真神走进剑道星辰,在天剑尊前鞠躬膜拜,这才走向星辰道。

    没有任何闲言碎语,没有任何侮辱与不敬,这世间怕是再也寻不到第二位。

    当凌风得知天剑尊曾经做过的事情后,也不禁心生敬意,至少在这方面,他不及天剑尊,这不是盖世天尊能够形容,而是一位伟大的人物!

    值得景仰!

    更值得万古膜拜!

    平心而论,他尊敬天剑尊,但他却并不觉得这么做就是正确的,世间万道本该全面盛放,而逆神众更要走向自己的瀚海,要是真的将万法相授,便已没有证道一说。

    显然。

    剑道星辰上的人们亦受天剑尊的影响,愿意祭剑与众神交流,可他们却忽略了一个根本问题,天剑尊出世后,不止在授人于剑技,更是在交流的过程中,不断的加强自己的道,融万法。

    “这怕正是剑道星辰没落的根源吧?”

    凌风叹息不已,一位伟大的人物往往影响也会更严重,剑道门在想着如何复古,重回天剑尊的时期,可越是这般越是不行。

    他们要走的已非古道,要寻的也非天剑尊,而是他们自己。

    太憧憬的那个时期,反而会自误!

    “要是有一天我离开,希望逆神不会再走我的武道!”凌风这般说道,无比严肃,模仿不能超越,而会越陷越深,最终失去自我。

    当他们发现前方的路已断时,怕已没有回首的可能。

    “你少臭美!”

    拆台雀撇嘴道:“你的武道现在也没有人模仿,逆神众倒是想模仿,可他们能模仿吗?”

    “额……”

    “涅槃重生,以身伺道,不要说逆神众,即便是寻遍万古有第二个人干出来过吗?”

    “额……”

    凌风眉心直闪黑线,真想将天神雀活活掐死,让人安静的装个逼就不行吗?

    你先前咋咋呼呼装逼的时候,小爷拆台了吗?

    “天剑尊的道唯一,进而容易模仿,但你的武道众多,每一种都不同,反而不容易模仿,而且模仿也需要莫大的勇气。”凌清抿嘴笑道。

    开玩笑。

    涅槃这种事情,哪个敢模仿来看看?

    以身伺道太变态,不怕崩死自己可以试试。

    就是古武道这世间都已难寻,天荒在走向这一道,但在摸索中惨死多少天才人物?

    “我的意思是武道不需要复制,时代在变,武道亦是如此,但这并不意味着古道便不可融入与交流。”凌风严肃的说道,现在逆神正在壮大,未来会走的更远,而要是有一天他成为天剑尊这样的人物,怕是对逆神众的影响很深远。

    他可不想逆神走剑道门的老路。

    “等回到神武,我会将其刻在神碑上,警示后世逆神众。”叶欣然额首,转而望向凌风,嘴角俏皮起来:“不过你的道的确有些多。”

    “……”

    凌风张张嘴,愣是没脾气。

    他敢说天神雀,他敢狂揍秦弑天,可他敢说叶欣然吗?

    “是啊!”

    凌风认真的想了想,说道:“世间早闻,天道唯一,唯有舍弃一身剐,方才有成道的可能,太过驳杂最终会葬掉自己,而我的武道太多,在真神境倒是没什么,但到了天神境就会受到影响,而想要步入天道几乎不可能。”

    叶欣然眨巴眼睛,这正是她要表达的意思。

    凌风这般说出来,也是在示警众神,像秦弑天、明昊这两位身份不同,知晓的自然多,而傲娇鸟及其他逆神众则还不够清楚。

    “可,要是均能证道呢?”凌风眯眼道。

    众神脸色狂变……

    逆神众等在剑道星辰上并没有耽搁太多时间,在休息几天后,他们便迈步向剑道星辰这一星辰道走去,因剑道星辰不同,人们亦将这一星辰道称剑道星辰。

    这是进一步对天剑尊的尊敬。

    一柄天剑横空!

    锋锐的力量在剑道星辰内流淌,一柄柄利剑自地面飞起,直插星云,崩开万千道,而在那利剑上似乎有一位天尊盘坐,即便是八级真神要是不慎,也会被无尽利剑磨灭力量,进而被毙掉。

    这是比落雨星辰道,炎月星辰道更不可测的星辰道。

    不得不说。

    这是修炼剑道真神的圣地,在其中充满天剑尊的武道,据闻这是天剑尊曾闭关的神土,因那场战斗才彻底崩塌,形成星辰道。

    那千万利剑中就有天剑尊对于剑道真谛的感悟,要是能够得到真的可能再造天剑尊。

    因而。

    这里的场景就与其他星辰道不同,许多真神盘坐在星辰道上,任由万剑横空过,他们神情不改,庄重而肃穆,特别是剑道门的弟子,更是虔诚。

    事实上。

    这一星辰道相当不简单,早有传闻,天剑尊在消失前,其至宝、利器等可能就葬在这里,而天剑尊唯一的利器就是天道剑,这正是人们神往的。

    可惜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一批批真神进来,却连半根毛都没有寻到,这让人们怀疑消息的真实性。

    不过。

    这里充斥着天剑尊的武道感悟倒是真的,曾有一位剑道天才,在此闭关,一夜间白发,可武道却因此而暴涨,直入究极境界,一剑挥出万道真神尽伏诛。

    更有人曾三年悟道,就此走出星辰道,只因这里的天才已非其对手,在其步出星辰道时,天雷轰鸣,在交织的闪电中,他一举劈开天神境门槛,自成雷鸣空间。

    在三千年前。

    剑道门一位天才人物进入星辰道,十年不出,集千万利剑,加持在身上,于星辰道上打破天神门槛,剑道独一无二,差一步便到唯我独尊的地步。

    那一天简直是在逆世,可惜的是,他还是未能复古,达到天剑尊的地步。

    剑道星辰充满未知的机遇,对于剑道天才非常有利,即便是其他武道天才亦有利,许多武道是相通的。

    正因这般。

    剑道星辰,跨域而来的盖世真神更多,他们也希望在这里寻到感悟,虽说其他星际也有相似的星辰道,但这里才是根本,是天剑尊的“故乡”。

    唯有在这里,感悟才是最直接最真切的。

    “这里山河地势的确充满了天道韵味,可进一步体悟!”

    在进入星辰道后,凌风止步,示意逆神众可盘坐下来体会,而他也微闭着眼睛,琢磨着天剑尊的剑道,可用可不用,重要的是能不能融入到他的武道中。

    “是!”

    逆神众应道,立刻盘坐下来,人主的强大,他们见到了,逆主的可怕,他们更是充分认识到。

    逆神众每时每刻都在壮大,他们也必须努力的提升自己,去证明自己。

    这样的机会,他们自然不想错过。

    至于生死倒是不用担心,凌风、叶欣然都有自己的武道,不需要寻太多道,而是要融入,因而时刻保持清醒,完全可压制住局面。

    利剑颤鸣,横空飞掠。

    凌风正襟危坐,神色越来越庄重,初期他并不觉得剑道会有用,但真正体会到时,心中反而有种很强烈的感觉,似乎一种灵感正要借助这一刻喷薄而出。

    他彻底闭目,感受这天地道韵。

    一坐三十天!

    初时,那天地利剑颤巍巍飞来,自凌风头顶上飞过,可当时间流逝,越来越多的利剑飞驰而来,在其身旁形成劲风,形成狂潮。

    而当那狂潮夺目时,凌风的身躯竟是被那些利剑托起,徐徐地飞到半空中。

    这时。

    凌风双手推演,如同浮光掠影,镜花水月,快速而深奥,让人看不懂更猜不透,但逆神众的神目却亮了,他们知道人主进入深层次的悟道,悟的非天剑尊的道,而是独属于他自己的武道。

    以身伺道,人们不懂,凌风亦不懂。

    但是,他在摸索着前进,而在此刻他终于碰触到以身伺道的真谛。

    晚安。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