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焚天是何等人物?

    那是盖世天道人物都要忌讳的可怕存在,早已步入法则级别,一旦出世必是压盖星空的人物,在古武最辉煌的时代,多少天道成其刀下亡魂?

    其名镇压多少世?

    其威横推多少星空?

    就是这样的人物,却非常郑重地将血幡交到凌风手中,称不到生死关头不可动用血幡中的生灵,由此可看出,他对血幡中生灵的重视。

    而能够让天尊重视,这只大公鸡肯定不一般。

    这样的生灵大多有这般傲气,被镇封那是天尊,它只能俯首,但区区一位强行提升上来的天神也想控制它,简直是个笑话。

    因而。

    在飞出来的第一时间,它就向凌风下口,准备啄死吃掉,却没有想到血幡展开,但天尊的法则还在,一举勒住它的脖子,那锋利的力道,极度可怕,要不是它本身不一般,怕是已被削掉头颅。

    尽管如此。

    它的脖子上也多出一道血痕。

    “疼死爷了!”

    大公鸡凄厉的叫道,在虚空中直蹦,形象非常滑稽,引人发笑,可偏偏莫月与凌风都笑不出来。

    “该死的焚天!”

    大公鸡痛的眼泪都要下来了,像是那伤势很严重一般,可落在莫月目中就变得不一样,区区血痕而已,就是天神都不会觉得很痛。

    太弱!

    他是这般评价大公鸡的。

    可凌风不同,他能够知道问题,天尊的法则力量有多么可怕?上可毙天道,下可诛九幽,一道法则比天道空间锋利千百倍,被其勒住,一般的天道当场就会尸首两分,而且是不可恢复的。

    这大公鸡能够不死已是个奇迹!

    “弱小的蝼蚁召唤更弱小的家禽,可你又能够奈我何?”莫月嘴角溢出道血,这是先前与魔道人物虚身血拼而重创的伤势。

    凌风淡漠,并没有反驳!

    但是。

    大公鸡则是止步,抬起那邪气的神目,斜睨向莫月:“这是哪头?”

    “据闻是龙兽天道人物,体内孕育着真龙血,神佛不灭,生灵不诛!”凌风解释道。

    “就是那种张角的爬虫吗?”大公鸡傲世般的说道。

    “……”

    凌风愣住,莫月傻眼,这世间有谁敢这般亵渎真龙?将其形容成大爬虫,还是长角的?

    那可是世间顶级神兽,可步入天道,可傲世天尊。

    然而。

    大公鸡却不屑于顾,态度极其强硬,根本没有将真龙放在目中,似乎低头就可啄死。

    “家禽,你是要清蒸,还是红烧!”

    莫月脸青,黑的一塌糊涂,对于龙兽来说,真龙与天狼均是不可侮辱的神兽图腾,这只家禽在蔑视,那就是与整个龙兽族为敌。

    “你才是家禽,你全家都是家禽!”

    大公鸡气的直跳脚,在万古时,它气崩山河,力压万道,真龙在其面前都要俯首,神凰青睐,区区真龙血脉的杂兽,也敢这般形容它,才是真正的不知死活。

    “蝼蚁般的家禽,只配在鸡笼中啄米!”莫月丝毫不在意大公鸡的言词,而是冷冽的说道:“不过,像你这种家禽一般来说,味道很鲜美。”

    “放开我!”

    大公鸡向凌风开口,说道:“我要让他知道,爷是鸣天兽,非家禽,爷是喝神泉,吃真龙长大的。”

    “没问题!”

    凌风淡漠的说道:“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我能够解除你的封印,我只能撕开一道,而其余的则需要那位前辈亲自来破除。”

    “这是何意?”大公鸡急眼。

    “难道,你将我放出来不是要履行当年的约定?”

    “是,也不是!”

    凌风解释道:“我实力弱小,那位前辈担心此刻破开封印,你会对我不利,但我可以向你保证,等到此战结束,那位前辈会亲自解开你的封印。”

    “无耻!”大公鸡气极。

    这根本就是空手套白狼。

    “当然,你也可以不履行约定!”凌风说道。

    “我正有这样的想法。”大公鸡立刻说道。

    “那位前辈说,要是这般,就再镇压你万年。”

    “他大爷的!”

    要是大公鸡前面有张桌子,现在它就想掀桌子,焚天那货实在不够厚道,一想到还需要万年,它便彻底急眼,人和生灵是相同的。

    要么不给它希望,它坚持个万年没有问题。

    但是。

    只要给它一点希望,再让其接受这悲催的命运,它肯定要炸毛,竭尽全力也要冲破束缚。

    “卑鄙!”

    大公鸡怒气冲冲的开口,沉吟片刻说道:“那就先撕开一道,让我将这货打残,敢蔑视爷,爷让他知道家禽也是有春天的。”

    “好的!”

    凌风暗自松了一口气,知道大公鸡妥协了。

    而后。

    他天道凶刃发光,整个天地都在这一刻点亮,自其中飞出一道烙印,似乎是一只手,拍在了那血幡上,让得其上法则出现一道道裂纹,进而一道法则灰暗,至此瓦解。

    这是一道最主要的法则,会遏制其他法则,只要不伤到凌风的生命,不飞出十万里,就不会受到束缚与镇压,更不会影响到大公鸡身上的气势与力量。

    “真爽啊!”

    当压力崩开,大公鸡仰天打鸣,那神目不再是斜睨,而是充满了傲气。

    “说吧,你是要头颅呢?还是要胳膊?”大公鸡相当霸气的说道,蔑视莫月,将其视作可任意宰杀的牲畜。

    “我要你崩开他手中的空间禁器,其中可能封印着我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凌风以精神力传音,并提醒道:“这片天地不止一位天道人物,另一位天道人物正在飞来,应该也快到了,因而你的时间不多。”

    “像这样的天道人物吗?”大公鸡问道。

    “是!”

    “呵呵,杀掉便是!”

    他轻蔑的说道,完全没有将莫月放在眼中,即便是两位这样的人物似乎对他来说也不过是举手而已。

    “他手中的利剑中应该封印着一位天道级别的生灵!”

    “那还是早些毙掉!”

    大公鸡立刻行动,身上淡薄的力量飞出,直打向莫月。

    “龙吟空间!”

    莫月大喝一声,无尽空间自其身上飞射而出,处于天道境,空间数量不受限制,关键是自己的体会,有些天道境高手唯有一空间,却超脱万空间,轻而易举便可镇杀。

    因而。

    数量不是关键,质量才是。

    那无尽空间立刻笼罩大公鸡,而后一重重的点燃,形成湮灭狂潮,要直接打掉这只狂放的大公鸡。

    然而。

    就在那一刻,奇诡的一幕出现,大公鸡昂起脑袋,向前啄出,叮的一声脆响,那无坚不摧,可湮灭天神的空间,却在大公鸡那一啄间,直接瓦解。

    喀擦!

    空间崩碎,惊骇的可不止是凌风,还有那位莫月。

    “这怎么可能?”莫月惊呼道,他费解不已,根本不知道这是何等力量。

    “我啄!”

    大公鸡却不解“风情”,根本没有解释,而是快速啄出,将无尽空间在短时间内瓦解,而后拍打着翅膀向莫月飞去,张口就啄。

    莫月变色。

    他理解不了这种力量,只能竭尽全力用黄金利剑抵御。

    叮!

    一声巨响,大公鸡打鸣一声,有些吃痛的摸着喙,而那黄金利剑中也是一声惨叫,那利剑的生灵被这股力量打的血肉模糊。

    “盖世空间,这是湮灭力量,快走!”它焦急的喊道,在提醒莫月。

    这种空间太过可怕!

    即便是当年它的主人都没有这般可怕过,盖世天道只是比寻常天道更不可测一些,但这并不意味着其空间也是盖世,而一旦有人能够做不到这一步,那便是真正的道王。

    比如闻老!

    比如大公鸡!

    “走!”

    莫月立刻变色,第一时间就要遁走。

    “这个时候才要走,是不是太晚了呢?”大公鸡立足天地,蔑视全场,翅膀打开,整个天地都灰暗起来,三万里尽在这一空间。

    这才是它的空间!

    唯一的空间!

    “湮灭!”

    在这两个字落下的时候,整个空间开始崩塌,唯有凌风立足之地不受影响,而莫月天道身上的空间瞬间瓦解,根本抵御不住大公鸡的可怕神能。

    噗!

    莫月一只手臂被废掉,在虚空中炸碎。

    叮!

    黄金利剑崩飞数千里,其中生灵半偏身躯瓦解,极度虚弱。

    “敢骂我是家禽,我打不死你这个爬虫!”大公鸡依旧气怒,紧抓着这一点不放,对莫月可是毫不客气,那可怕的湮灭空间正在摧毁其身躯。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莫月惊恐的质问道。

    “爷乃天地第一鸣天兽!”大公鸡张扬的说道,而凌风则是变得冷漠,并没有开口,在没有救出圣主前,他不想引起这莫月的警惕。

    否则。

    莫月一旦擒住圣主,就可反制他。

    不多时。

    莫月的半偏身躯破烂,虚空中却并没有鲜血飞出,全部被鸣天兽那可怕的空间湮灭,而凌风则是在提醒,不要伤害到空间禁器中的那位人物。

    他在期盼!

    嘭!

    终于,那莫月整个身躯崩碎的差不多了,仅剩下一个头颅还在坚持,而这时,两枚空间禁器自其胸口中飞出,落在虚空中,进而其中崩开,一股熟悉的气息,自其中出现。

    “拘禁过来!”凌风神色一紧,立刻让鸣天兽动手。

    “在这里,我主十方!”

    鸣天兽淡定的喊道,可还是闪电出手,将那两枚破碎的空间禁器拘禁到面前,打向凌风,其中的神物等尽皆完整,而凌风则是快速地冲过,将其中一枚空间禁器抓在手中。

    晚安。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