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呼!

    微风徐徐,刮起树叶微颤,这对于贪狼星及龙兽来说,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

    可是。

    就在此时,那土层上却扬起了灰尘,禁自飞向天宇,将整个禁区都掩盖起来,初时这灰尘推进的速度并不快,可是当时间过去一天时间后,整个禁区内灰尘飞扬,让人禁不住想掩住口鼻,视野也变得模糊起来。

    嗡!

    下一刻。

    那禁区狂风呼啸,树叶不再是微颤,而是直接被这股飓风剪落下来,土层快速稀疏,因这狂风而变得狂暴而起,四周天地在激荡,天地响起轰鸣般的颤鸣声。

    像是一道道闪电在禁区内炸响。

    不多时。

    那狂风飞出禁区,向着四面八荒推进,初时地面上神纹隐晦的闪耀,山河地势正徐徐地向禁区而来,可几个时辰后,那推进速度越来越快,眨眼间就已是五十里。

    山河地势也正以这种神速向禁区汹涌而来,让其中光雨漫天,最终那风雨落在中央盘坐的凌风身上,让其气势越来越强横,神体四周光雨如繁星,一个浩瀚的空间正在形成。

    “这该死的天气!”

    在蛮荒区域,几位正在疾行的龙兽一些悲催的说道,贪狼星就是这样,虽然已重铸,但每隔上一段时间,还是会发生不可测的事情。

    像这种狂风也并非是史上第一次发生,因而他们并没有在意。

    “真希望有一天盖世天道人物能够重铸更完美的贪狼星!”一位龙兽摇着尾巴,显出其本来形态,龙首与狼身交融,那旺盛的气血正在揭示其与众不同的一面。

    “是啊,但这一步并不易!”几位龙兽叹息着说道。

    他们并没有因狂风而止步,对于龙兽来说,天地变化亦是一种磨砺,要是区区神兽被狂风吓的咋呼起来,以后怕是很难再回到龙兽生活区域。

    先祖熬过最苦难的时刻,这一世的他们自然不能堕了先祖威名。

    呼嗡!

    天地气势愈加强盛,那狂风气势喷薄,已不止是刮起山石那般简单,一株老树直接被掀翻,一座山被狂风削掉了山顶,虚空在扭曲,而地面更是被狂风撕开,形成大裂谷与窟窿。

    “这是怎么回事?往年这里的狂风可没这般可怕!”

    几位龙兽终于驻足,望着前方,身上的神力正在盛放,压制在身躯上,抵御罡气一般的狂风。

    他们疑惑的是。

    此刻的狂风太可怕,正在向神灵级别推演,其势头不可遏制,要是让这个节奏推进,他们怕都非常凶险,而在这般天气下,还要向前而行非常莽撞。

    “就在这里等待,等狂风平静下来,我们再向前!”那为首的龙兽喝道,他们虽然凶戾,更不可一世,但在生死面前,他们还是会变得犹豫。

    几位龙兽额首,身上的神力彻底闪耀,将那狂风撕碎,进而拍开一座山,形成一个洞穴,而他们则是快速进入,以神力封住洞口,感受到狂风消失,每只龙兽脸上都多了一抹笑。

    然而。

    仅仅一天时间,那狂风并没有止息的迹象,而是越来越强盛,他们躲藏的山的确坚固,在狂风中并没有被崩塌,但也逐步被削掉山体,直到那狂风将整座山都已削平时,他们才真正意识到凶险。

    “不大对劲,我们立刻倒退!”

    那为首的龙兽大喝一声,率先向后倒飞,希望能够闯出狂风范围,可为时已晚。

    嗡嗤!

    那狂风已演变成罡气涟漪,比利器还要锋利,第一时间将一位神级龙兽的神力撕碎,进而一掠而过,等到那几位龙兽回首的时候,这位龙兽已形成殷红的碎片,在狂风中飘飞。

    “快走,这是要出大事的节奏,我们立刻将这里的情况通知天神!”

    那为首的龙兽爆喝,力量飙升到极尽,试图撕碎狂风,但他所做的皆是徒劳,要是一天前他们还能够离开,但此时已经太晚。

    噗!

    不多时,第二位龙兽暴毙,被狂风绞碎。

    “啊!”

    这是第三位凄厉的惨嚎声,至此便消失在狂风中,虽然那为首的龙兽并没有看到其被撕碎,但其下场可以预见,在这狂风中绝对没有好下场。

    在短时间内,几位龙兽逐渐消亡,唯有那为首的龙兽坚持下来,他乃是一位八级巅峰神灵,其神能自然非同凡响,因而坚持到第二天。

    但已是举步维艰。

    “不啊,为什么会这样?”

    他仰首向天,不甘心这般命运,只能仰天悲鸣,但这并不能压制狂风的力量。

    最终。

    在狂风中,他彻底瓦解,血肉粉碎,神能这是倒涌消失,形成这狂风中的能量。

    当然。

    这也意味着这里的狂风力量已达到九级真神级别,但这远远不是尽头,狂风正狂暴而起,快速地向前推进,在第八天的时候,狂风已到龙兽生活的区域。

    “狂风又至,怕是有些时日不能出门了!”一位年迈的龙兽叹息一声,不过也在皱眉,以前狂风并不在这个时候出现,似乎因星辰道出现,而加快了这种节奏。

    他颤巍巍地走向家门,在闭门的那一刻,狂风呼啸而至。

    尘土飞扬!

    不过。

    这不是狂风边缘的力量,因而并不是很强盛,因而这一世的龙兽没有任何惧意,反而形同好奇宝宝一般打量着远方,任由狂风掀起他们的毛发。

    “这狂风因何而起?为何连天道人物也束手无策呢?”有龙兽在呢喃。

    “嘿嘿,真英雄就该迈步向前,找到这狂风的起因!”

    几位龙兽表示不服,结伴而行,向着狂风源头而行,他们皆是真神级别的龙兽,力量非常不弱,而且志气崩云,要寻到狂风的起因。

    “不要胡来,连天道人物都忌讳,你们这是会出大问题的。”年迈的龙兽警告道。

    “不要担心,要是前方狂风过于狂暴,我们会立刻回来!”

    几位龙兽笑呵呵解释道,但那神目中却多了一抹不以为然的味道,老一辈龙兽过的小心翼翼,但这一世的龙兽已不服这天地。

    他们要挑战这天地!

    “走!”

    话音落下,他们已进入狂风中,逆风而行,速度相当快速,这让年迈的龙兽变色,却无法拦截。

    “这些年轻龙兽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似乎也正印证年迈龙兽的话语,那几位龙兽自进入狂风中,便再也没有归来,而狂风正随同时间的流逝而变得愈加狂烈起来。

    当这里狂风出现的第八天后,已然达到四级真神级别,即便是年迈的龙兽都已变色,这种级别的狂风亘古未有,什么楼宇房屋,在狂风面前全部湮灭。

    一时间。

    哭喊声,惨嚎声不绝于耳,当一位位弱小的龙兽湮灭于狂风中,龙兽们真正的惊慌起来,有些事情过于奇诡不可测,反而让他们不敢走向尽头,找出起因。

    稀里哗啦!

    方圆百里内的楼宇顷刻间灰飞烟灭,而数千位龙兽就此殒命,其力量反而助涨了狂风的力量,让其进一步推进。

    “要出大事!”

    “立刻通知天神人物!”

    龙兽们惊慌大喝,有人快速向前,要将这消息送到天神面前。

    因龙兽生活习惯不同,等级森严,天神级别的人物大多生活在中心位置,而弱小的龙兽则是生活在边境,偶尔才会有一两位比较强势的人物。

    而且。

    生活区域间隔很远,其间还有禁区等不可测的凶地,就时间上来说稍迟。

    轰隆隆!

    当时间匆匆一个月后,那山河地势已笼罩方圆万里,但其势头远没有止息,而在狂风掩盖下的龙兽已消亡数万之多,堪称龙兽史上最惨烈的血难。

    事实上。

    龙兽族的天神也得到了消息,但往年来大多会发生这种情况,死一些龙兽是正常的事情,因而初期他们并没有重视,直到那狂风已开始向他们这里推进而来时,才真正警醒。

    “形势不太对劲,今年的狂风怎么会这般可怕?”

    一位天神级人物说道,他在皱眉,数万龙兽的生死这并非是小事,要是惊动天道人物,怕是自己的下场也会非常惨烈,在龙兽族,每一位龙兽天神都有自己的领土,而生活在领土内的龙兽就是他们要关注的对象。

    荣辱共存!

    短时间内毙命数万龙兽,这样的事情,这就不是天气的问题,而是他能力的问题。

    “我等立刻进发,找出祸源!”

    那位天神开口,要沿着狂风,走向那起因,遏制这一势头。

    当然。

    他是有私心的,数万龙兽生死道消,这个锅他不敢背,要是找到那祸因,他就能够推卸责任,不至于被天道人物镇杀,要是机会合适,还可以反过来得到奖励。

    一举两得!

    而后。

    他便率领着领土上多位顶级真神与两位天神一同飞向狂风,逆风而行。

    轰隆隆!

    然而。

    就在他们进发两天后,一座禁区崩塌,气浪翻天,那可怕的劲气撕碎天地山河,方圆三千里近乎湮灭,禁区地下喷薄出无尽魔力与黄金神能交相辉映,将地面完全崩碎与瓦解。

    (本章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