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疯狂时刻!

    龙兽生活区域非常繁华。

    街道上。

    一座座楼宇形同利剑,刺向虚空,风格迥异,尽显其野蛮与锋利的一面,而在这楼宇间,一位位龙兽踏空而行,亦有车辆横空,一头头蛮兽拉着车辆,那蛮荒气息充斥在这里的每个角落。

    当然。

    真正让凌风重视的则是街道上横空而过的龙兽们,整体上来说,龙兽要比恒天星辰还要略强一些,恒天星辰太大,凡人众多,而龙兽族则不同,几乎每一位龙兽均修武,在当年那蛮荒般的土地上,形势太恶劣。

    优胜劣汰!

    适者生存!

    弱小的龙兽就此湮灭,而能够活下来的均是曾经武道人物的后辈。

    当然。

    这也与贪狼星相关,这颗星辰广阔程度远不能与恒天星辰并论,在这并不广阔的星辰上,自然会诞生更多的武道人物,特别是这一世那被压制的龙兽血脉彻底觉醒,诞生出不少位武道奇才。

    凌风并没有立刻走向龙兽族的中心,而是一直在其边境徘徊,一则是要更熟悉龙兽族,斩掉其身上与众不同的气息,融入到这一族中,另一则是在打听圣主老头的消息。

    但是。

    让凌风心凉的是,这里的龙兽族似乎并没有听到过圣主老头这个人物,连龙兽族那位天道人物出走也并不知晓,更不要提其归来。

    太平静!

    这就很不对劲!

    凌风猜测,那位天道人物可能想低调的问出太一真水与那道禁制去向,而这种事情是不能伸张的,否则会引来更多天道人物觊觎。

    届时。

    太一真水与那道禁制均可能旁落。

    “有利,但更不利!”

    凌风开口呢喃道,有利的是天道人物的隐瞒,不至于让天道人物针对逆神,而不利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想要找出圣主老头被囚禁的位置会非常困难。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

    圣主老头一定被囚禁在天道人物觉得隐蔽而更安全的位置。

    凌风并没有错过任何一个角落,更不惜放出截天蝶与仙灵,让他们来感应圣主老头的气息,不过得到的答案与凌风相同。

    在这里的确有圣主老头的气息,但在这片区域就已被磨灭。

    显然。

    能做到这一步的就唯有龙兽族的两位天道人物:龙灵、莫月!

    在龙首族的边境。

    凌风整整厮混十八天,虽然没有找到圣主老头的消息,倒是得到许多龙兽的重视,将其当成龙兽族中的一员,这等同于在凌风身上打上烙印。

    并且。

    还在这段时间中弄到龙兽印迹,只要打出便有空间般的贪狼飞出,这是他在拍卖会中拍下的一块古老的印迹,被其抹掉印迹,打上自己的烙印。

    虽然没有皇族标志,也没有盖世人物的印迹,但这种古老也受人尊敬。

    繁星如洗!

    借着月光,凌风将手中的兽皮摸出,在其上刻画出最后一笔,让整个画面变的鲜活起来,像是要飞翔而出,细细看会发现那画面可不正是龙兽族边境的街道全景吗?

    这是地图!

    此刻。

    在那地图上有鲜红的血刻画的十多条更粗大的线条,正在揭示一些秘密。

    “每进一步便凶险一分!”

    凌风吐出一口浊气,这才站起身来,向着龙兽族中心走去,他脚步不快,却电闪雷鸣,眨眼间就已消失在这片天地,出现在靠中心的位置。

    接着。

    他在这里驻足二十天,将街道全景烙印在兽皮上,在还没有得到圣主老头消息的情况下,他不得不向更中心飞去。

    时间匆匆。

    在凌风飞驰间,贪狼星正一点一点的出现在兽皮上,而且这种速度推进的越来越快,到第四个月的时间,整个贪狼星已完全出现在兽皮上。

    而那“贪狼星”上,先前的十多条线条已被抹掉许多,唯有三道还在闪亮。

    “情况太不对劲!”

    凌风皱着眉,他厮混了这么长时间,已完全融入其中,即便是天神级别的龙兽也没有任何怀疑,可是在他旁敲侧击寻问时,却也没有得到任何真相。

    这意味着什么?

    天神亦不知情!

    “那就唯有两位天道人物!”

    凌风犀利的说道,对于龙兽族了解的越多,他觉得事情就越加棘手,涉及到天道人物本就麻烦,更可怕圣主老头很可能就在天道人物空间道器中。

    想要救出,必然要与天道人物碰撞,而且要想尽办法撕碎其天道至宝。

    现在更严重的问题是。

    圣主老头到底在哪一位天道人物手中,要是他找错对象,可就没有重来的机会。

    “得想办法!”

    凌风一时间有种麻爪的感觉,他能够预测到,两位天道人物并不简单。

    他能够想到来营救,那么,两位天道人物自然也会想到有人会来营救,多年提防,鹿死谁手还为未可知。

    “这还不够!”

    忽然间。

    凌风神目变得疯狂起来,即便不能确定,那就让两位天道人物来确定,已经没有任何选择,那就干一场真正的战斗,让龙兽族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要救出圣山老头,他不介意掀起一场风雨!

    而后。

    他消失在龙兽族中心,向着边境而行,并且在一座座楼宇前打下旗帜,在街道上打下旗帜,更在龙兽族一些禁区中打下旗帜。

    接着。

    他如法炮制,飞落在边境,将身上所有旗帜全部打向城墙,打向那九幽般的可怕凶地。

    几天后。

    凌风走向龙兽族中心一座大裂谷,其中有一道深不可测的缝隙,延伸向整颗星辰的中心,不时会有可怕的魔光闪耀,更有神圣之力喷薄而出。

    这是一片魔土!

    在多年前,被龙兽族的盖世人物镇压封印。

    咚!

    他眉心飞出一道如墨闪电,直入魔土中,旋即,一道道闪电飞出,全部打落进魔土,黑沉沉的像一块块石头,并没有引起这里山河地势的变化,直到第六块石头飞入进来时,那神圣之力才开始变得灰暗起来,进而魔土喷涌,山河发生轻微的颤鸣。

    “还不够!”

    凌风正在狂暴,要动用所有的力量,来与龙兽族两位天道争雄。

    两天后。

    他飞落在龙兽族区域另一个方向,将自星辰道上得到的至宝也打进了一片可怕的禁区中。

    “还是不够!”

    凌风沉吟片刻,再次出发,飞向龙兽族正中心,在其中打下更多的至宝,要将山河地势催发到极尽,演尽这世间悲凉,道尽世间沧桑。

    最后。

    他落在一座不可测的神土前,望着浩瀚瀚海般的神土,他目光深邃,恨意滔天。

    “小爷今天要与你们血拼到底!”

    “是你们在逼小爷!”

    凌风冷冽的开口,而后动用全力,催动一柄利剑,将其打进土层,逐步向下,直到那神土正中心的位置,这才利用寸仙极速离开。

    “希望这能够逼出你们揭开真相!”

    凌风沉沉的说道。

    “还差一面血幡!”

    他走向第二座辉煌不可一世的神土,在其上楼宇零散,唯有中心一座闪耀着不朽的光辉,浩瀚惊世,被一重重空间笼罩,压制九天十地,即便是相隔很远,凌风都能体会到那恐怖的天威。

    “可能确定?”

    这时,凌风将仙灵与截天蝶放出,让他们进一步来确定,抱着万一的希望。

    可惜。

    仙灵与截天蝶摇头,直言圣主老头的气息完全被截断,而当凌风祭出一面破碎的旗帜时,仙灵神目闪耀,但很快灰暗下来。

    “两座神土均有这种气息,不能肯定,但这里应该更多一些。”

    仙灵接着说道:“要是能够撕开神土上的空间,我应该能够更确定一些。”

    “怕是不行!”

    凌风沉吟片刻,解释道:“天道人物不同于天神,这空间与他们息息相关,一旦撕开,势必会惊动他们,届时想要救出圣主老头会更困难。”

    涉及到圣主老头的生死,凌风一点都不想犯险。

    “就这么干吧!”

    凌风将仙灵与截天蝶送进噬灵珠中,而后便动用血幡,让其破开土层,飞落到这片神土地下深处,并且以人王空间进行掩盖。

    他知道天道人物迟早会发现,他只是希望这一步会慢一点。

    他需要一点时间。

    当然。

    即便是天道人物寻到那柄利刃与血幡,也休想封印住,只因凌风已打出力量,只要被惊动那利刃上的闻老虚身与血幡中封印的可怕天道生灵会第一时间飞出。

    “成败在此一举!”

    在一座禁区中,凌风盘坐下来,他宝相庄严,脸上掠过一抹悲壮的味道。

    这一步迈出,九死一生!

    亦可能他武道消亡,但圣主老头对他的恩情太重,他只想竭尽所能让身边的人更轻松,哪怕肩负整个天下,哪怕血战星空。

    这就是凌风!

    一个狡诈,却有无比重情重义的人!

    “来吧!”

    他低喝一声,在禁区的掩盖下,那声音瞬间烟消云散,但是当他身上的力量闪现,地面上一道道细碎的气息开始飞起,向着他这一方而来。

    虚空颤鸣,细微而不可闻,但土层却已飞扬起来,盖因其中的山河地势已被抽离出来。

    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