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凄惨不过老道士!

    炎月星辰道沉闷!

    人们就那般望着老道士,神目中满是怜悯,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到那么多次的,更不是每一位都能在坚持那么次后,还有勇气杀过来的。

    至少,另两位盖世真神觉得要是他们被打回七次,怕此刻都没有勇气站到凌风面前。

    这是大悲剧!

    “凌爷,今天我必杀你!”

    老道士彻底气疯,那仙风道骨的形象彻底崩塌,现在的他满身戾气,恨不得将凌风打趴下,狠狠的揣上几百脚,将其碾碎。

    这个变态是在打击他,进而来称赞自己,不要觉得他没听出来!

    “来啊,压制到七级真神境,我与你血拼到底!”

    凌风非常雄壮的开口,完全蔑视老道士,似乎要在这一境界封王。

    “你休想!”

    老道士才不受束缚,压制到七级真神境,其下场可能比先前还要凄惨,他可不是鲲鹏皮糙肉厚的。

    要战。

    那就是生死激战,以最强的力量进行血拼。

    “杀!”

    下一刻,他十道真力彻底沸腾,鼓动着大泡,形成了利剑形态,向着凌风飞刺而来,其力直接撕开一重重空间,压制力与控制力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

    一剑袭来,天外飞道士!

    那十柄利剑在飞来的过程中,形成人形,构成其形象。

    双手是剑,双脚是剑,身躯更是剑!

    这位老道士不止是境界高远,在剑道上的浸淫更臻至化境,非比寻常,一剑落下,让凌风竟是不知道该如何躲闪,只因无尽剑意已在破空,笼罩方圆五百里,人所至,剑及至。

    这是不可躲闪的一剑。

    显然。

    在盛怒下,老道士想尽快解决凌风,从而来瓦解他所受的侮辱,否则这场侮辱将无穷无尽。

    “没节操!”

    凌风撇撇嘴,觉得老道士没有压制在七级真神境是不对的,这完全是以高境界来欺负人嘛。

    不过。

    他也并没有心惧,而是眯起眼睛,战意盎然,处于他这个境界,正需要老道士这样的对手,唯有在一场场血拼中才能发现他武道上的瑕疵,进而完善,这般走向更高境界才能通畅才能不可一世。

    于是。

    他大喝一声,祭出度神拂。

    嗡!

    “啊!”

    虚空中响起老道士的惨嚎声,他已经在提防度神拂,但在虚空中奇门神光出现时,他还是没有能够躲闪过,被束缚住扔向远方。

    有些时候,人的狡诈与贱是天生的!

    “就我这小暴脾气!”

    凌风蔑视老道士,说道:“不要觉得你处于真神至境,我就不能镇压你,敢来杀我,分分钟教你做人!”

    “有种放开度神拂!”

    老道士飞来,并没有受伤,但脸色非常难看。

    “有种压制到七级真神境!”凌风针对道。

    “哼,不要觉得手持度神拂,我就不能压制……啊!”

    老道士的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就已被凌风打飞出去,撞碎一座山,狼狈地滚落出来,而望向凌风的眼神则充满了怨毒。

    他恨啊!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这么觉得的!”凌风咧嘴笑道。

    “天地第一拂,在防御上可封王,但今天我要试一试!”老道士脸色逐渐凝重起来,他抬脚迈步,一步一步走到凌风面前。

    “包你满意!”凌风笑道。

    “镇魔匾,来!”

    老道士仰天爆喝,在其声音中,一块匾额飞出,落在他手中,被其单手提落在脚下,而在十道真力涌入的时候,一股浩瀚的空间力量正被激活,汹涌而出,浇铸在其身上。

    那一刻。

    他满身闪光,镇魔匾已消融,形成神泉性质的能量,飞落在老道士身上,浇铸成一种镇魔空间,不入万道,不落尘世,他自超脱。

    镇魔匾不止可镇魔,更能“镇压”自己。

    这是一种加持,可形成防御与攻击力量,特别是那空间,拥有非凡力量。

    “来吧,道爷今天要镇压你!”老道士狂傲的笑起来。

    “呵呵,多了一道空间就这般嚣张,信不信我打到你怀疑人生?”凌风淡笑,那镇魔空间的确不弱,即便是恒天四神可能都要吃亏,但他不同。

    真火空间是不是空间?

    问道是不是空间?

    当然。

    这些应该与镇魔匾形成的空间相当,但有一种空间是制霸的,那就是人王空间!

    呛!

    老道士身躯一闪,极速逼近凌风,手中出现一柄天神剑向着凌风劈落下来,而那神剑在半空中化龙,其中飞出一个龙头,栩栩如生,龙息惊世,咬杀向凌风。

    这是真龙!

    也是天神剑中封印的真龙残魂,在老道士真力的催动下显化而出,而毋庸置疑的是,在十道真力的加持下,那龙头的威力的确惊天动地。

    嗤!

    空间自动崩开。

    嘭!

    远方一座山瞬间崩塌!

    就是凌风都觉得肌肤生寒,像是千万柄刀剑劈落在肌肤上。

    “人王!”

    凌风轻喝出声,体内的热血喷薄,丹田中一道奇光闪耀而出,呈现在虚空中的是一个人形空间,栩栩如生,与凌风神态相同。

    不同的是。

    那空间坚不可摧,其力撼天,看似圆润,可实则上锋利惊世,一出世便让四周的空间瓦解,逐渐而出,像是拱卫它一般。

    而后。

    问道及真火空间也飞出,与人王空间相同,全部涌入度神拂中。

    霎时间。

    度神拂盛放出九天神虹,夺目耀眼,不可直视,其上笼罩着一重重空间,而在飞出时,那空间变形,形成一柄利刃要斩破这世间束缚。

    嗤!

    虚空一颤。

    两股力量顷刻间碰撞,迸射出要让失明的光,而就在众神惊颤向后爆退的时候,奇异的一幕出现,那空间星辰的利刃竟是直接刺穿镇魔空间,引发天地狂潮,进而度神拂的奇诡力量当头笼罩而下,将老道士束缚住,直接崩飞。

    嘭!

    一座座山崩塌,老道士直接被放倒,躺在一座山中心,其强横的体魄并不受伤,但心中的伤却比身躯的伤更严重。

    镇魔匾落败!

    没能防御住度神拂,而那奇特空间则是劈开镇魔空间,让他觉得匪夷所思。

    “这不可能!”

    老道士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他的镇魔匾非凡,虽然才解开一重封印,但威力十足,就是恒天星辰上的三虎二龙也未必能够撼动,可偏偏败在这个不知名的真神手中。

    “度神拂太奇诡!”

    其他两位盖世真神变色,非常忌讳度神拂,要是被凌风仍在扔去,却一根毛都碰不到对方,他们怕是要郁闷吐血。

    他们皱着眉,沉吟不语。

    正在想着如何才能够破解度神拂。

    “度神拂乃我道门至宝,落在你手中简直是在玷污!”

    老道士爬起来,拍去身上的尘土,脸色难看的说道:“今天,道爷要碾压你,从而取回度神拂!”

    “怕你?”

    凌风挑挑眉,度神拂直接打出,于是那先前还不可一世的老道士飞了。

    “啊,道爷要与你血拼!”

    嘭!

    “姓凌的,请不要玷污道门至宝!”

    嘭!

    ……

    老道士真的憋屈了,真想大哭一场,他堂堂的道门奇才,纵横一域的风云人物,却在恒天星辰道接连吃瘪,可这算不上什么。

    真正让他想死的是,直到现在他连那个人的衣角都没有碰到,而且凌风用的还是道门至宝。

    这一桩桩打脸。

    这一桩桩碾压!

    让老道士骑虎难下,有心逼迫凌风放掉度神拂,可却找不到十足的理由,而要是压制到七级真神境,他会更危险。

    不过,当他被凌风崩飞十多次的时候,老道士真的要炸掉了。

    “你看,我就佩服你这种勇气,明知道会被扔飞,还会飞蛾扑火!”

    凌风笑着说道:“要坚持这种精神,很可贵的。”

    “可贵你大爷!”道爷骂道。

    嘭!

    凌风向来简单粗暴,对付这种脾气暴躁的老道士,他会直接挥拂尘,坚守着先打飞,再教育的原则。

    而恒天众神则有不同的感受。

    这一幕太霸气,太狂放,更睥睨,他们忍不住想大呼:凌爷威武!

    半晌。

    老道士才飞回,望着凌风神目闪烁,而后他沉声说道:“我愿意压制到七级真神境与你血拼,将度神拂收起来,否则我不介意动用禁术!”

    说完。

    他双目开合,身上的气血倒涌,一股沉闷惊世的力量正要觉醒,让凌风都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好!”

    凌风没有拒绝,处于七级真神境,他可力压一切敌,而后他收起度神拂,背负着双手向前,要与老道士血拼到底,将其镇压。

    “单纯的激战缺少意境。”

    老道士目光闪烁道:“我想让这场激战变得更有意思点。”

    “你想要度神拂?”凌风咧嘴笑道。

    “没错!”老道士说道:“我赢了,将度神拂给我。”

    “那要是你输了呢?”凌风讥笑的问道。

    “我会将镇魔匾送给你!”老道士咬牙说道。

    “这不行!”凌风摇头说道:“镇魔匾对我意义不大,我想换一个。”

    “你想要什么?”老道士警惕的问道。

    “我身旁缺个道童!”凌风贼兮兮的笑道:“要是我赢了,你就是那个道童!”

    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