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狂澜惊世!

    炎月星辰道上惊起一道道涟漪,击天而上,崩塌一片星空。

    众神义愤填膺,关乎恒天星际荣辱,他们盛放出应有的力量,向着老道士等三位盖世真神疾驰,身上的力量瑰丽如虹,驱散这天际阴霾。

    一位真神或许不够看,但当数百位一同向前,那浩瀚的真力横推星空,波澜迭起,汹涌向前。

    尽管。

    老道士力量盖世,可在这样的汪洋般的伟力中,也形同一叶扁舟,随时会颠覆在其中。

    “谁敢小觑我等,一位真神或许打不过跨域而来的盖世真神,但我们这么多人,我就不信打不到他们妈妈不认识!”凌风在人潮中进行蛊惑,要率众向前,将针对他过来的数十位盖世真神喋血。

    “正是这个道理!”

    立刻间,就有人呼应,他们被压制在这里,心中多少会郁闷,而凌风的言词像是给他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让他们知道,即便不是盖世真神,也可横渡炎月星辰道。

    “上!”

    一位真神大喝,兴奋不已。

    “干掉那个老道士,就他最跳!”凌风激扬世间,专门针对这个老道士。

    “凌爷,有种过来单挑!”

    老道士心肝脾肺肾啊全部气炸,真想将凌风现在就拍死。

    他郁闷的想吐血。

    在落雨星辰道时,他强势跨域,却被生生截断,那时他过不来,已经够郁闷了,可是当他先一步走到炎月星辰道,试图将凌风毙掉时,却更加郁闷。

    数百位真神义愤填膺而来,哪怕是天神都要倒下,他还没有狂放到要一人力敌整个天下的地步。

    不得不说,这个“凌爷”委实太过狡诈。

    “将境界压制到七级真神境,我打到你怀疑人生!”凌风扬言道。

    “啊呸!”

    老道士气得直跳脚,脸色数变,他并没有鲲鹏狂放的毛病,非常理智,在落雨星辰道上吃亏太多,让他真正清楚凌风处于七级真神境时多么可怕,这个境界完全可封王。

    特别是那真力空间,要是走到真神尽头,怕是整个星辰道都要臣服在其脚下。

    因而。

    老道士才疯狂而来,这样的人物要么努力得到其友谊,要么就在其还没有壮大时一举毙掉。

    轰隆!

    这时,无尽真力汹涌而至,将老道士崩飞,更让其吐血,脸色难看,他的力量在汪洋的真力中实在太弱小。

    “跑!”

    老道士撒丫子狂奔,太没形象。

    “老道士,你屁股上烧着了!”凌风在后面喊道,笑得前俯后仰。

    “啊,你大爷的!”

    老道士心惊,下意识地摸向屁股,瞬间像是被利箭刺中,整个人疯掉,只因他的屁股上衣服的确破裂,正赤果果的,上面还有一颗痣。

    他老脸一红,想一头撞死。

    先前。

    他与众神血拼,而凌风则是趁此机会,动用截天匕直接刺中其屁股,尽管被老道士躲闪开,可其衣服则没有彻底躲过,撕开一大块,这才造成现在这个局面。

    “凌爷,道爷此生必毙掉你!”

    老道士捂着屁股飞遁,脸色红的更彻底。

    “道爷,黑痣耶!”

    凌风挤眉弄眼的望向老道士的屁股,老道士先是一怔,进而顺着凌风的目光望向自己背后,瞬间气的浑身直哆嗦,恨不得立刻自刎。

    人家是丢人丢到姥姥家,而他则是丢人丢到恒天星际!

    “啊!”

    老道士凄厉惨嚎,而后闪电飞遁,其速度远超众神,他要立刻离开这里,换上衣服再战斗,而其他两位盖世真神则是脸色狂变,担心凌风给他们也来上一击。

    他们也在疯狂遁走。

    就速度上来说,三位跨域而来的盖世真神想要遁走,恒天众神是追不上的,但是可别忽略掉凌风这个变态妖孽。

    “哪里走!”

    凌风大喝一声,身躯如大雁闪电突进,而后一柄拂尘自其手中飞现,向前打出。

    嗡!

    天地激荡,奇门闪亮,一柄硕大拂尘自天空中落下,出现在老道士面前,在其惊撼与猝不及防下,一举将其束缚住,而后扔向恒天众神。

    “那是……度神拂!”

    老道士直炸毛,脸色彻底狂变,他知道这种拂尘的可怕,能够打的真神臣服,在其神能上与镇魔匾截然不同,镇魔匾更侧重于镇压,而度神拂更侧重于……虐!

    不过。

    他并没有多少时间来思考这个问题,只因他已快要落入恒天众神间。

    “镇!”

    老道士也是位狠厉的角色,他狂傲向前,直接祭出镇魔匾,利用其可怕的奇门之力,来镇住四周的恒天真神,进而动用顶尖真力血杀而出。

    轰隆!

    一时间,天地狂暴,血雨如潮。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不止是老道士没有反应过来,就是恒天众神也是愣神,进而许多真神脸色狂变,望向凌风的神目也变得复杂起来,充满了警惕的味道。

    “是他!”

    “那个变态人物!”

    “竟然是他!”

    ……

    众神变色,望向凌风多了一抹惧意,在场的可有不少曾经追捕过凌风,更被其坑害过,心中多少有些怨气,而且在其离开时,还被凌风崩飞。

    更重要的是,这货曾经将冬雨崩飞,将鲲鹏打服,是个非常厉害狡诈的角色。

    这样的人物在吆喝众神而战,让他们总觉得不大对劲。

    “你们那是什么眼神?”凌风不爽的问道。

    “嘿嘿,凌爷小朋友,你还看不出来吗?”老道士咧嘴阴测测的笑道:“他们对你的目的表示怀疑,我本是你冲你而来,而你却想利用众神的力量来压制我,过于狡诈。”

    “你少在这里诬蔑!”

    凌风气愤的说道:“这里是恒天星辰道,焉能容你等放肆?”

    “哼,落雨星辰道,你截断我等跨域之道,现在我们冲你而来,有何不对?”老道士说的是凌风,可目光却是望向恒天众神。

    “废话,你想来恒天星际撒野,我焉能容你?”

    凌风也觉得气氛不对,暗自咬牙,不该动用度神拂的,那太有标志性。

    要知道。

    在恒天星辰道上可有不少真神也非常恨他啊,可现在追悔已来不及。

    “这是我与凌爷的争雄,还请各位不要涉足。”老道士非常有风度的鞠躬,态度谦和:“我并非是针对恒天星际众神而来。”

    凌风就很气!

    他在心中暗恨,而后表现出悲壮的模样,说道:“我知道你们中有不少人曾被我崩飞,但是现在盖世真神跨域而来,不止是我,怕是冬雨、鲲鹏、月神、吴道南等恒天四神都在被针对,我们间的矛盾目前可放下,全力毙掉这些跨域而来的盖世真神,等此事结束,再来解决我们间的事情。”

    众神平静,淡漠地望向凌风。

    要是旁人说出这样的言词,怕是能够蛊惑到众神,但凌风太狡诈,已让众神警惕,自然不会相信。

    “我愿为恒天星际而战!”

    凌风知道恒天众神并非蠢货,想要赢得其好感就要下猛药。

    他义愤填膺、铿锵悲壮的说道:“我凌爷将在这里与老道士激战,生死由命,务须你们涉足,但要是有旁人插足,也请你们要重视,千万不要让这些人得逞。”

    “好!”

    众神额首,只要不是被这个人利用,他们倒是愿意为恒天星际的荣辱而战。

    就感情上来说。

    他们更倾向于凌风,因而凌风要激战,不论生死,我们就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其被围殴,其他两位盖世真神肯定是要被拦截的。

    “我不同意!”

    一位中年飞来,压制着怒意说道:“这场激战要有个先后,我在落雨星辰道上被其截断三次,此战我当先!”

    “……”

    众神喷血,这特么到底是个什么事情,凌风到底干了什么?

    “好!”

    一位老人踏空而来,说道:“我被其拦截两次,比你少一次,由你先战!”

    “慢着!”

    老道士制止两位盖世真神,老脸赤红的说道:“我比你们更多,由我先来。”

    “你多少?”那中年问道。

    “好像是……四次吧。”老道士犹豫片刻才低声说道。

    那中年额首,正要后退时,凌风却指着老道士大喝道:“你撒谎!”

    众神愣神,就连其他两位盖世真神也皱眉。

    “至少七次!”

    凌风纠正道:“当时我还佩服你的勇气,旁人三次就不敢过来,而你坚持这么多次,神勇无匹,意志力太坚定,虽然你到最后是被吓的不敢过来,但至少你神勇过,这是一种可贵的精神!”

    “这样的精神本是值得称赞的,你竟然撒谎,难道你觉得丢脸吗?”

    “你麻痹!”

    老道士嘴角直抽,身躯直颤,头顶上直冒烟,要不是心态够好,怕是真要爆炸。

    他被截断近十次跨域之道。

    这何止是丢脸啊,要不是想毙掉凌风,他现在就想飞回,永远不要踏入这一星辰道,旁人是丢脸到吐血,他是丢脸到想自尽。

    不要说老道士,就是另两位盖世真神嘴角也直抽,暗自捏一把汗,心惊不已,幸亏当时他们够果决,否则现在怕是比老道士更窘迫更凄惨。

    现在他们都开始同情与怜悯老道士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