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万道火种铸空间!

    十禁星辰道。

    冬雨、鲲鹏等一个个怒不可遏,他们凌空而立,身上的可怕真力正在点燃整个天空,让天地众神战栗。

    他们追捕那位精瘦青年整整一个月时间。

    可是。

    就在他们进一步逼近的时候,却出现变故,那精瘦青年的势力飞来,与众神对峙,而这个时候精瘦青年也出面澄清事情真相。

    而起结果让众神彻底懵掉。

    谁能想到这完全是一场嫁祸,而真正的“元凶”已利用这个机会,逍遥离开,而更让众神喷血的是,临行时,他们还向那位真神表示感谢,想起当时那位真神奇怪的神情,他们就想一头撞死。

    那是在嘲笑!

    “天涯海角,本尊也要生擒你!”鲲鹏郁闷的喝道。

    它乃是这星辰道顶尖高手,竟是被一位七级真神戏耍,让它悲愤的想死。

    “敢嫁祸我,迟早将你毙掉!”

    那精瘦青年白神封冷冽的说道,他被追捕整整一个月时间,神血都要流干,伤势惨重,要不是其势力真神出世,怕是他真的会被冬雨等真神诛灭。

    在这个时候,他并不会指责冬雨、鲲鹏等天地众神,那是在火上浇油,真要惹急了天地众神,就是他势力真神,怕都要倒霉。

    而凌风这样的“元凶”则不能放过。

    “找到他,干掉他!”

    那位老人气的牙痒痒,被欺骗的不轻,关键事情的起因还是他,要不是他告诉冬雨、鲲鹏等真神,王烈的星符能够追踪到凌风,也就不会有现在的局面。

    因而。

    他必须要追捕到凌风,来洗脱身上的“罪恶”,否则让天地众神记恨,可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下一刻。

    天地众神离开这里,向前而行,要尽快走出十禁星辰道,进而追上凌风的脚步。

    此刻。

    那位“元凶”正徜徉在六重门内,盘膝而坐,微闭着的眼睛正徐徐转动,而在他身上,一道道真力正在沸腾,鼓荡着大泡,流淌过他身上每一寸血肉,让其伤势恢复,气血盛放。

    这一幕,持续整整三天时间,直到他气血恢复到全盛状态,并且走向七级真神境的巅峰境界,距离八级真神门槛只有一步之遥才止息。

    “来吧!”

    凌风幽幽开口,他早已在等待这一刻,不入八级真神境,他就没有与星辰道盖世真神叫板的资格,更没有救出圣主的能力。

    现在他要步入这一境界!

    嗡嗡!

    在其话音落下之际,他手心闪耀,一道道火种飞出,尽情释放出炙热与灿烂的气息,让六重门快速升温,而其颜色则发生质变。

    由赤红色变幻到五颜六色,形同霓虹一般闪耀,让人精神恍惚,看不清事物。

    那火种形同米粒光,并不起眼,远远望来,像是草木上飞起的萤火虫,气势上也并不强烈,但是这不过是眼睛能够看到的,而眼睛看不到的才是最可怕的。

    当然。

    凌风并没有将万道火种全部打出,否则画面将比此刻更壮观十倍,这意味着凌风仅仅打出千道火种而已,而当他细细地“碰触”这些火种的时候,能够发现其中孕育的浩瀚神能。

    惊空而出!

    这是千道火种!

    “火种铸造真力!”凌风低沉的说道。

    这正是他的设想,他不知道万道火种的威力到底有多么逆世,亦或者能不能铸造他的真力,但这却是最快的铸道,即便是失败,对他也是非常有利的。

    他心态空灵,虚空神道疯狂运行,引爆四周的天地,进而让得一道道火种向其体内涌入进来。

    呼!

    第一枚火种飞落在他的体内,并没有因虚空神道狂风般的气势而熄灭,而是“坐镇”在凌风的血脉内,点燃其血脉,形成炙烈的真火。

    其质形同寒冰,让凌风禁不住打寒颤。

    至寒火种!

    这种武道更相像于凌清的武道,不过凌清已将这种真火放大,远非这星星点点的火种能够并论。

    呼!

    第二枚火种飞落在凌风的手臂内,顷刻间,他的整条手臂都在赤红,透过皮肤,能够看到一簇真火正在其中放大,沸腾着鲜血,点燃着血肉与神骨。

    嗤!

    第三枚火种飞落进来,正中凌风的眉心,一股清凉的气息流遍周身,形同泉水。

    咚!

    第四枚火种涌入,凌风如遭电击,整个人身躯上闪耀着电弧,体内一片焦糊,而这势头正从体内散发出来,影响到皮肤与四周的空间。

    这不是一两道,而是整整上千道。

    而且。

    千道火种是汹涌进凌风体内的,让他整个人也变得五颜六色起来,手臂在点燃,眉心在流光,而身躯在寒颤,似乎每一块血肉都在颤鸣,表现的各不相同。

    但是。

    整体上,凌风身躯是在点燃的,千道火种遇血而烈,透过皮肤,在凌风的身上燃烧,而且随着虚空神道疯狂运行,千道火也变得炙烈起来,将凌风整个人掩盖。

    且。

    烈火越来越汹涌,燃烧起三十丈高,让凌风的血肉在快速瓦解,走向枯竭状态。

    “不够!”

    凌风痛的龇牙咧嘴,备受煎熬,可他却觉得千道火种并没有打开他潜能,还需要进一步才行。

    于是。

    他手心闪亮,千道火种出现,闪电间飞入他体内,形同火上浇油,让那些烈火燃烧的更炙烈,而颜色更不同,似乎世间颜色都出现在他身上过。

    “还不够!”

    凌风声音嘶哑,皮肤上正在渗血,可他经受过涅槃真火及以身伺道的熬炼,区区这点火还影响不到他,而这也正是他的不同,让他能够容纳更多,也能够走向更强。

    三千火种,不够!

    五千火种,不够!

    八千火种,似乎正在走向饱和状态。

    九千火种,似乎已走到尽头。

    此刻。

    那烈火已点燃起九千尺,放大到九千尺,将整个六重门都照亮,大有熊熊烈火焚我躯的意思,凌风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完全被烈火吞噬。

    到了这个时候,他觉得躯体已到极限,潜能完全被打开,血肉瓦解的速度与神骨崩碎的速度加快,眨眼间就已是骷髅,形象狼狈到极点。

    而虚空神道已脱体飞出,沾染着他的鲜血与烈火,在虚空中运行,速度快得像是闪电。

    不过。

    在其最炙烈的时候,这些烈火正在彼此交融,扭曲与碰撞中,走向一个方向。

    “打破极限!”

    凌风颤抖的喝道,他觉得九千道应该还不是尽头,如果维持在这个平衡上,他倒是能够从容突破八级门槛,但想要有质变与飞跃,似乎还要更进一步。

    而他呢?

    他向来就是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不疯魔不成佛!

    于是。

    他将最后的千道火种也放出来,打进体内,只因此刻他的身躯已不能自主吞噬火种,只能用这种强压的方式。

    嗡轰!

    霎时间,那正在交融的烈火彻底崩散而开,最后的千道火种打破这一节奏,让其方向变得不规则起来。

    万道火种!

    这是天地间的一种极尽!

    一旦出现,将变得诡测起来,这就像是万道碰撞,任谁也猜测不出其方向,谁也不知道哪一种道才是唯一的。

    啊!

    凌风凄厉惨叫,神骨彻底崩断,生死一瞬间,直到太一真水自眉心汹涌而出,这才能够维持平衡,让他处于不断崩塌与恢复中。

    嘭!

    一道火光在他体内爆开,直接将心脏血精崩碎,让凌风的生命力正在灰暗,而这种爆鸣越来越多,恐怖的难以想象,让凌风彻底变色,终于体会到生死之感。

    “麻蛋,玩大了!”

    凌风吓得直咧嘴,但现在已不是后悔的时候,他在极力维持平衡,保持生命力,一面在思考万道真火的问题。

    “万道始为峰,谁主论英雄。”

    在崩塌中,凌风逐渐体会到这种意思,万种武道谁能分出高下呢?

    因而。

    这种武道会不断地碰撞,不断的相融,直到那一道最瑰丽的烈火镇压九千九百九十九种武道,而那也正是他要寻的武道。

    万道唯一!

    “我问道而出,要镇压万千道,敢问万道何为峰?”

    忽然。

    凌风神目徐徐睁开,闪耀整个天地:“我要的不是万道唯一,而是要融入万道,我为峰!”

    下一刻。

    真火空间、问道空间及体域空间自虚空中出现,并没有因万道火种而湮灭,它们冲进万道烈火中,形成刀剑,形成一个人正在披荆斩棘,将万道火种崩掉,进而融入其中。

    他斩万道,入人道!

    至此,踏万道封人王!

    轰隆隆

    万道烈火在顷刻间熄灭,被凌风的力量吞噬,融入到虚空中,而一股惊颤的力量正在空间中颤鸣,似乎要飞落下来,更像是龙吟鹤鸣,也像是一位盖世人王立于万道之上,傲世天下。

    逆世万道!

    “万道火种铸空间,来吧!”

    凌风站起身来,神态激扬,大喝向天:“我的第八道空间!”

    在其话音落下之时。

    整个六重门震动起来,空间颤鸣,天地沸腾,一种剔透的空间正在快速变向着凌风烙印而来,而在这个过程中,真火空间、问道空间、体域空间一同激荡,让开一条道来,分列两旁,更像是迎接君王一般。

    ps:第二更稍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