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紫竹林!

    一株株粗壮的紫竹冲天而起,像是盛世圣火,一株紫竹像是圣火在闪耀,而一片成海,那就像是圣火在沸腾。

    在气势上,它沸腾整个混元教。

    在风华上,它演尽世间盛世。

    它与世无争,像是谦谦君子,它也热烈如火,似盖世战神。

    置身这片紫竹林,能够让人望尽这天地尽头,徘徊在紫竹的海洋,忘掉这世间烦恼,与腹黑而血腥的混元教截然不同,而可偏偏血腥的武修,在经历血战后,大多会进入此地来洗礼内心的煞气。

    因而。

    这紫竹林并非是每个人都能够进来的,需要盖世战绩,才能获得紫竹洗礼这种荣耀。

    “那苏流云怕也不是简单的角色。”

    董雨烟款步而行,玉目逐渐锐利起来,听着四周众人议论,她渐渐的读懂紫竹林的意义,能够进入紫竹林,意味着手上已占满血腥。

    他们皆是血腥的刽子手!

    当然。

    像凌风这般也沾满血腥的人则不同,在董雨烟看来,这完全是被逼,不得不沾满血腥。

    而据闻。

    苏流云已不止一次进入这紫竹林,这也意味着她每逢血战过后,都会来此洗礼,这般才能保持空灵而超然的女神状态,否则,就不会被誉为教花。

    众人来到紫竹林前,却并非是正门。

    只因。

    在正门前坐镇着真神,像凌风等人这般在混元教没有任何身份的人,怕是第一时间就会被控制起来,不过,紫竹林四周有奇门笼罩,寻常的真神想要进入其中,还是非常麻烦的。

    但是。

    这对于凌风来说并不是问题,他直接祭出截天匕,利用其锋利,在紫竹林上撕开一个光门,并且利用问道空间,将其徐徐撑开,让傲娇鸟、燕十二、董雨烟飞进紫竹林,这才施施然地进来。

    “盛世繁华,这里的确不同!”

    燕十二瞬间神往,在这里他身上的血腥气息正在消散,变得空灵起来。

    “很难想象,卑劣的混元教竟还有这样的神土。”

    董雨烟也惊呼道,她微闭玉目,呼吸着紫竹林中的空气,七窍都在喷薄着淡淡的空灵气息,浑身舒泰,像是要举霞飞升一般。

    “盛世均是以武力镇压出来的,每一个盛世背后均是充满血腥。”

    凌风则不同。

    他经历的事情太多,已看透世间沧桑,远非董雨烟与燕十二能够相比,而且他在紫竹林中也感受到血腥的气息,紫竹林这片神土能够净化的是血腥气息,却无法净化心灵。

    并且。

    这么多年下来,即便是神圣而充满灵性的紫竹也沾满血腥味,迟早要被魔化。

    众人似徜徉在紫竹海中,缓步而行,就是凌风也放空身心,来让紫竹林净化。

    说实话。

    这些年走来,他手上的鲜血更多,特别是步入星空后,每一步都是血难,心中焉能没有戾气?长此以往对他是不利的,因而他也正想利用紫竹林来净化身心。

    不多时。

    他们步入紫竹林一侧,望见几位神灵,有男有女正盘坐在紫竹海中,吐息这天地气息,而其身上的血腥气息正在散开,让董雨烟直皱眉。

    显然。

    这些人刚经过血战,怕是不少人已毙命于他们手中。

    不过。

    凌风却并没有上前,禁自走向中心,并且他隐晦地打下几面旗帜,落在紫竹海一角,这让董雨烟侧目。

    “真要这般吗?”

    她心思单纯,不忍这片紫竹海被毁掉,有些哀求的说道:“它只是一片神土。”

    “我知道。”

    凌风额首,望着四周说道:“这里血腥味更浓郁了,迟早会被魔化,并不能真的达到净化的效果,与其如此,倒不如彻底毁掉。”

    “这……”

    董雨烟叹息一声,她也能够看出其中的问题,紫竹林并非神圣利器,洗掉混元教身上的血腥气息,只会让他们更虚伪,像是披着羊皮的狼,倒不如撕掉这层羊皮,让他们以狼面目呈现在世人面前。

    三个时辰后。

    他们来到了紫竹林相对靠近中心的位置,而这里的血腥戾气更浓郁,中心似乎在飘散着血雾,让董雨烟直皱眉,这并非是眼睛能够看到的,而是神力能够碰触到的。

    但是。

    就在这片竹林中,一位绝世丽人正凌空而立,微闭着玉目,吐息这竹林神圣气息,来洗礼自身戾气,要不是处于这片竹林,怕是就连董雨烟都可能被其美貌欺骗。

    只因。

    她身上的血腥气息是先前那几位武神的数十倍,而那偶尔流散出来的气息,也让董雨烟、燕十二能够精准的判断出其境界。

    五级真神巅峰!

    处于这个阶段,能够步入这般境界,不得不说这也是一位天骄。

    可是。

    就在那么一瞬间,众神变色,望向苏流云的目中也充满了冷冽,只因苏流云此刻并不止是在洗礼自身的血腥气息,更是在炼化那血腥气息,让其形成力量融入到体内。

    “锤炼血腥!”

    凌风神目骤然寒凉起来,凌厉的说道:“这并非是正道,而是魔道。”

    “难怪,她进步这么快,以这种道进入真神境,迟早会入魔的。”董雨烟惊呼道。

    “多么娇艳的花朵啊,竟然是血腥的刽子手。”

    燕十二叹息道,他能够想象,苏流云怕是以杀入道,才能聚集这么多的血腥戾气,她已不是单纯的矛盾或者利益那么简单了。

    “上吧。”

    凌风努努嘴,示意燕十二上前,泡走这个教花。

    “我怕。”

    燕十二瞬间蔫了,这与他想的不同啊,在他印象中教花应该是一个相貌精致,心思单纯的小女人,可没人告诉他教花也能是个心狠手辣的毒蝎子。

    “你可是保证过的哦。”傲娇鸟立刻补刀。

    “我没有!”

    这个时候,燕十二已顾不上颜面问题,直接摆手,爱谁上谁上,反正他不干。

    嘭!

    结果,凌风一脚将其踹飞出去,直接出现在苏流云面前,让其身躯一僵,禁不住地回首,望向燕十二,而此刻燕十二想破口大骂,可开工已没有回头箭,他硬着头皮上了。

    “哈哈,苏仙子多日不见如隔三秋,仙子似乎更美丽了呢。”

    燕十二笑呵呵的说道,却并没有上前。

    “你是谁?”

    苏流云开口,声音寒凉,像是寒冰碰撞。

    “一位仰慕你的人。”燕十二说道:“不知道苏仙子能不能赏个脸吃个便饭呢?”

    “你不该来这里。”

    苏流云飞落下来,神目冷冽地盯着燕十二,瞳孔闪过一道黑芒,她说道:“你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东西。”

    说完。

    她大步向燕十二走来,精致的容颜上闪烁着戾气,显然她不想让人知道自己的事情,本以为躲开所有人,且在四周设下奇门,却没有想到还是有人闯进来。

    “我不行啦,你们上!”

    燕十二倒飞,脸色狂变,这简直是个女魔头,上来就要杀人。

    “找死!”

    苏流云微眯起眼睛,玉手化成一柄利刀,向着燕十二劈斩而来,武道血腥真力携带着可怕的力道,劈开一株株紫竹,已到了燕十二身后。

    不得不说。

    这种以血腥气息锤炼而成的真力,要比寻常真力强大许多,至少燕十二这种真神完全不是对手,会被瞬间毙掉。

    然而。

    就在那真力要劈中燕十二的时候,一个飞出,拦在燕十二身后,弹指而出,将那一道掌刀崩掉,一排灿烂洁白的牙齿亮了出来。

    凌风笑呵呵的说道:“苏仙子,这位青年不够味道,你觉得我怎么样?”

    “一具尸体而已。”

    苏流云变色,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能够神不知故不觉的隐藏在自己身旁,这太危险了。

    下一刻。

    她抬手杀出,要毙掉凌风,可是凌风比她想象的更迅速,第一时间躲开。

    接着。

    凌风出现在苏流云身前不远处,笑眯眯的说道:“久仰苏仙大名,不过,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明明喜欢这个人,却还是想着这个人能够向我开口表白。”

    “白痴!”

    苏流云厌恶的说道,她掌心一闪,一柄血剑出鞘,就要向凌风杀过来。

    可是。

    那血剑却当啷一声掉在地上,只因一柄比她血剑更长更大的神刀,已架在她的颈项上,而那柄神刀的主人正是那位笑得人畜无害的青年。

    “苏仙,你听说过表白的时候一定要带块板砖吗?”凌风笑着说道。

    “板砖?”

    苏流云皱眉,不太明白。

    “就是表白不成,一板砖拍死。”凌风眯起眼睛,说道:“我先前说过我这个人有个毛病,现在不知道苏仙要不要向在下表白呢?”

    “可是,这并不是板砖!”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凌风庄重的说道:“表白是件很神圣的事情,请不要岔开话题。”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苏流云质问道。

    “苏仙,你这是不打算表白的节奏咯?”凌风笑容逐渐冷了下来,说道:“亲自杀掉仰慕的人是件痛苦的事情,你可不要逼我哦。”

    “……”

    苏流云变色,只因凌风手中的神刀已割破她的肌肤,这让她懵,这特么是表白吗?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奇葩?

    “我……喜欢……你!”她咬牙切齿的说道。

    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