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满心疲倦!

    这是此刻天神雀心中的感受,在凌风闯关的时候,他带着董雨烟、燕十二驰骋天地间,以寸神极速,躲开诸多势力的追捕。

    而在这个过程中,它才真正体会到以前凌风的压力,每一步都相当艰险,一个不慎就会死于非命。

    更何况。

    董雨烟、燕十二速度太慢,真要分开跑路,怕是早已落入那些势力人物手中,而它则是要肩负着三个人的生死,这太沉重。

    一个月的时候。

    它靠着生生不息的小神树坚持过来。

    两个月的时候。

    它靠着天地极速,将众神“秒杀”。

    三个月的时候。

    它已妖石、大白鹅镇压,生生杀出一条血路。

    可是。

    到现在,它唯一剩下的就是意志力,靠着这股意志力坚持到此刻,那灿烂的羽毛上布满血迹,那坚不可摧的身躯上落下了太多伤痕。

    这让得燕十二动容,更让得董雨烟落泪。

    这到底是何等神雀?那个人这些年到底是如何过来了?

    是谁?

    在生死间,绽放不屈的灵魂。

    是谁?

    在血难中,盛放最绚烂的神虹?

    整整七个月时间。

    他们亲眼目睹了天神雀的战斗场面,它凶戾惊世,在最危难的时刻,奋勇而出,披着鲜血战斗,推开众神的尸骨走出,在这个过程中,死在其爪中的众神已多达三位数。

    这是惊世战绩!

    更重要的是,直到目前,这只神雀都没有放弃他们独自逃生,凌风交待的就是它要完成的使命,即便凌风不在了,它也希望肩负其这一责任。

    它在等!

    等凌风能够活着走出来,亦或者等到逆神众睥睨而至。

    风幽幽。

    正无情地吹打着天神雀身上的血痕,一些羽毛已凋零,一些血肉翻开,殷红的血水正自天神雀的体内喷出,让它变得煞血威风凛凛。

    这是那场血战造成的,数位七级真神封住他们,进行斩杀,也正是那时,董雨烟、燕十二见证了一场逆袭般的战斗,天神雀动用极尽真力,大白鹅狂暴,妖石镇诸神。

    它一步一个脚印,带着他们走出那片战场,而在其身后则是满地血水。

    这简直是非兽!

    凶兽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人呢?

    在这七个月里,他们不止一次询问凌风的去向,可天神雀的神目却变得无比凶戾,像是被刺激到了,空前疯狂,这让他们心中有种非常不祥的预感。

    难道,那个人真的坚持不住,已生死道消?

    他没能等到找到逆转禁术的神物,就已倒在了这场征途上?

    董雨烟心中沉闷,压抑的想落泪,凌风与天神雀的疯狂征战,正在推开一个不同的世界。

    以前。

    她的世界温润如泉,没有征战,春暖花开,像是人间圣土。

    现在。

    她的世界充满血腥,一步一个天地,没有圣土,唯有生死熬炼!

    不得不说。

    在这样的战场上,燕十二与董雨烟变得稳重许多,知道了很多事情,这个世道没有人间圣土,唯有武力征服。

    “傲娇鸟,不要坚持了。”

    董雨烟走来,望着天神雀,说道:“我来想办法解决,我所在的势力在恒天星辰有些能量。”

    “我来吧!”

    燕十二也额首,觉得天神雀已坚持不住,而且它的坚守太势单力薄,在众神更强的压制下,已全面弱势,这般坚持已没有任何意义。

    然而。

    当他们祭出灵器,想要通知势力的时候,却发生变故,灵器光芒灰暗,并没有得到回应,这意味着要么其所在势力遇到问题,截断灵器,要么就是这片天地已被镇封,灵器不能通灵。

    无论是哪种情况,对于他们来说都非常不利。

    ……

    “董莫,真的要这般做吗?”

    一位美妇皱着眉望着一位中年,玉目湿润,不太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这可能是她的意思。”

    董莫望着美妇说道:“浅儿,雨烟不再是小丫头,她应该走出去看一看,受些风雨,这是一个极佳的机会,而且你没有发现,直到现在雨烟都没有祭出那一灵器吗?”

    “可是,风雨是不是太多?雨烟还太稚嫩,要是……”雨浅泪眼婆娑的说道。

    “这是她的选择。”

    董莫郑重的说道:“与其让她做温室中的花朵,我更想她能够成为铿锵玫瑰!”

    “可是……”

    “浅儿,雨烟是我们的女儿,我不会真的放任。”董莫说道:“真要碰上生死凶险,我会让人接她回来。”

    他望着天,眉心闪过一抹隐忧。

    直到现在。

    他派出去的真神也没能找到董雨烟的下落,不是他不想把董雨烟接回来,而是完全被那只神雀逼疯了,不过在这个过程中,他也体会到董雨烟的意思,她想经历一些风雨。

    于是。

    董莫直接镇封灵器,让董雨烟去经受血与火的磨砺,去变成一朵铿锵玫瑰!

    当然。

    董莫的人也正在疯狂寻找董雨烟,在与天神雀飚速的过程中,他们真的生气了,区区一只神雀而已,却让他们处处吃灰,这不能忍啊。

    不过。

    天神雀不是凌风,其湮灭行踪手段太“落后”,还是被其他真神找到痕迹,神觉也没有凌风那么变态,这才遭遇一场场恶战。

    ……

    “气死我也!”

    远方山顶,两位老头正在跳脚,真被气坏了。

    前几天。

    他们差点就追捕到那只神雀,却在一瞬间被其甩开,气的两人杀鸟的心都有了。

    “不对劲啊!”

    忽然,两位老人止步,望着远方说道:“诸多势力现在的情况不太对,似乎正在布局,这天地间充斥着一股诡谲的味道,似乎要出现大举动。”

    “怕真的是这样。”

    另一位老人额首,凝重的说道:“并不像是围攻,更像是……该死,要立刻寻到雨烟!”

    下一刻。

    他们直冲远方,电闪雷鸣般地追捕天神雀,只因他们已觉察到凶险,这片天地太浩瀚,围攻的可能性不大,可是他们却在狩猎啊。

    显然。

    他们将这里当场了狩猎场,布局太多,很多地方都形成禁区,一旦闯入,就会被镇封,届时诸多势力人物有的是时间来解局。

    要是迟一步,董雨烟就可能毙命。

    ……

    “大风雨就要到来!”

    一片烟雨中,傲娇鸟望着远方,满目肃杀,它虽然不太清楚现在的状况,但是能够自一场场恶战中活下来,其危险的“嗅觉”非常灵敏,而在四周它已感应到死神气息。

    “要立刻离开这里!”

    它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每耽搁下一刻,他们生死道消的可能性就增加一重,唯有披荆斩棘,远离此地,他们才能遨游四方天地。

    “走!”

    它怒喝一声,带着燕十二、董雨烟向前而行,消失在这片天地。

    轰隆!

    然而。

    就在他们闯入一座山时,却发生了不测,天际闪电如雨,簌簌落下,轰鸣整个天地,可怕的闪电能够击穿真神防御,在短时间内便让燕十二、董雨烟受创,鲜血横流。

    “破!”

    傲娇鸟冷冽的喝道,直接祭出妖石与凤刀,劈开闪电,带着董雨烟、燕十二向后倒飞。

    可惜。

    这个陷阱远非看到的那般简单,在他们倒飞出那座山时,天地神虹飞舞,一只只神鹤飞出,由神纹勾勒而成,向着他们飞扑而来,上千上万。

    不止于此。

    四周的天地完全被激活,闪电耀空,飞鹤惊世,还有龙血狮咆哮,远望能有五百里,而地下则是毒虫横生,草木成兵,完全将他们镇封在其中,想要杀出来谈何容易?

    九重镇封!

    这是绝灭道!

    它想横冲直撞,崩开九重镇封,以其体魄及妖石倒是能够做到,最多重创垂死而已,但是董雨烟、燕十二已坚持不住,皮开肉绽。

    “傲娇鸟,你走吧!”

    “别耽搁,你活着我们就还有希望。”

    董雨烟、燕十二催促道,他们真心不希望经受过生死的凌风与这只雀鸟死掉,他们已受过太多伤,老天何苦还要折磨他们呢?

    太残忍!

    然而。

    就在他们疾呼的时刻,傲娇鸟身躯一颤,神目惊空而起,身上的鸟毛都炸开了,它望着远方,嘶哑的说道:“他……要来了!”

    “什么?”董雨烟、燕十二茫然。

    “我们在这里等着。”

    说完。

    它祭出妖石,撑开一片风雨,让燕十二、董雨烟进来喘息。

    “傲娇鸟,你和凌风都特么是疯子!”燕十二神目赤红的说道:“全是白痴,要是我能够劈开这些镇封,早离开这里了,只有傻子才等在这里。”

    “傲娇鸟,不要管我们,这件事情由我们而起,就由我们而终吧。”董雨烟虚弱的说道。

    傲娇鸟淡漠。

    半晌,它才咧嘴笑道:“自走向星际的那一刻,我们注定风雨,注定坎坷,也可能就此毙命,但是走到这里,我们从未想过止步。”

    “恒天星辰,诸多势力,总有一天老子要把他们踩在脚下!”

    它激扬天地,意气风发的说道:“我们总是在坑神,何时被人坑过?你来了,老子不介意做一次炮灰,等你来披荆斩棘,等你来逆战天下。”

    晚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